品茅台看小說

「差一點就被你滅口了。」慕雷瞪了慕青鶯一眼,隨即,他伸出右手,輕輕地扣在亡靈額頭,嘴裡念起複雜的咒語,少傾,那亡靈身體顫抖,面部扭曲中慘叫一聲,渾身泛起光暈。

半柱香過後,慕雷睜開雙眼,他的右手從亡靈的額頭挪開,隨著他的動作,那亡靈身體一歪,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唉,果然不出我所料,沒什麼有用的信息。」慕雷輕嘆一聲道。暴風城的礦洞,經過30年的挖掘,已經可以正常開採,每天都會有大量的靈石礦從地底挖出。

封神宗倉庫中的靈石儲量越來越多,宗內弟子,不管是什麼級別的,靈石分配數額比以前高出幾倍。

整個宗派上下,洋溢著喜悅的氣氛,眾多先前情緒低落的弟子,也才真正開始覺得當年離開趙國是多少明智的決定。

《冰魂王座》第67章:礦洞 在距離落日星億萬里之外,無盡虛空中,兩艘中型星際羅盤極速飛行。在前面的羅盤之上,一名女子亭亭玉立,女子容顏嬌美,一雙美目茫然地望向前方虛空。她的手上,握著一枚玉牌。

除了女子以外,兩艘羅盤之上,還有十幾位青年修士。這一些,衣袍上,都有一個統一的「韓」字標誌。他們是來自月神界韓家。自從韓家祠堂內那代表韓冰的生命玉牌重新發光,韓家就在最短的時間內,派出了這些家族的精英,帶著玉牌,踏上尋找韓冰的征程,他們一行人已經在這虛空中行進了二百年。

女子名叫韓妍,是韓冰的二姐,別看她年齡看起來不大,卻同樣是韓家天才級別的人物,修為不在韓冰之下。從她身上,散發出強烈的威壓。

嚴格的說,兩艘羅盤上總共16人,修為最低者,都已經達到化元中期。而韓妍的修為,更是在早在七百年前達到化聖初期。

「小姐,這一帶沒有修真星。」星羅盤前方,一名操舵手回過頭,向韓妍彙報道。

「繼續向前。」韓妍聽到屬下的彙報,看了一眼手中微弱發光的玉牌,不動聲色地說道。玉牌的微光逐漸有加強的趨勢,她相信,一直朝著這個方向走,總有一天能找到韓冰的下落。

「小姐,我們現在距離月神界兩千多萬里了……」

韓妍聽到屬下的話,原本平靜的雙眸,突然轉動了一下,隨即,露出一股深深的仇恨之色。因為韓冰的原因,韓家與月神界王族的關係,已經變得更加微妙,韓家與月神界其它的家族勢力之間,同樣如此。這使得韓家的處境越來越差。

暴風城,韓冰從打坐中睜開雙眼。他的修為,已經穩固在了化元後期大圓滿,再吸納靈力也是收效甚微。想要突破修為,達到化聖,韓冰需要一枚五品巔峰的化聖丹,還需要承受飛升一刻的六彩天劫打擊。

王茜的煉藥水平,經過在暴風城日夜練習,到現在為止,剛剛達到三品,絕無可能煉製出五品的丹藥,更不用說,化聖丹是屬於五品巔峰。

如果說在落日星,有誰最有可能煉製出五品的丹藥,那非聯盟的煉藥師協會莫屬。韓冰想到這裡,臉色變得頗為不自然,又是煉藥師協會,那不正是在慕青鶯的眼皮底下么。韓冰來到暴風城一座平頂的山包上。瞭望著身前的城池,這裡,幾十年前幾乎寸草不生,一派荒涼,到了現在,放眼望去,已經有了大片的奼紫嫣紅,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葯香。

煉藥堂在王茜的帶領下,已經發展得有聲有色,葯堂的葯園,已經多次擴張,煉藥堂的弟子,有八人,已經達到一品煉藥師水平,有一人,達到了二品。

在大量丹藥供應下,封神宗的鍊氣期弟子幾乎都已經提升至開靈境界。

按照這樣的態勢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整個封神宗將再無鍊氣期修士。

韓冰面色平靜,心中卻是有些擔憂,在這座孤島之上,封神宗沒有新弟子來源,在諾大的島嶼上,數百人顯得格外孤單。 東聖國一座小鎮,稀稀落落的人流中,一位身材挺拔、全身籠罩在黑色斗蓬中的人影緩步走在官道上。

從體形上看,是一名男子。此人的臉被斗蓬遮蓋,身上氣息顯得很平常,並不是特別引人注目。

男子手中,握著一枚玉簡,玉簡上,是關於下個月落日國大型拍賣會的信息,據說這一次的拍賣會是百年之內最大型的拍賣會。

而且,散播消息者彷彿是有意強調出,拍賣會上有五品的丹藥拍賣,包括五品巔峰的化聖丹。

「既然聯盟如此盛情相邀,不妨一去。」男子藏在斗蓬中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他,正是從暴風城走出的韓冰。

《冰魂王座》第70章:大型拍賣會的信息 韓冰一連走過幾條街道,路邊的行人中,很多人都在談論著關於聯盟拍賣會的消息,一路下來,他也聽到了不少。

在一家小酒館,韓冰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店小二很快便端上來兩碟小菜,一壺果酒。韓冰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果酒甘醇,自從離開月神界后,他幾乎就再沒有喝過酒。只不過,這裡的酒,比起家鄉的來,味道要差了許多。

「這位道友,一個人喝酒不悶嗎?」一道雄渾的男音傳來,韓冰並沒有回頭,來人是一男一女,他很早之前便發現了他們的尾隨。

「既然來了,就坐下來吧。」韓冰不動聲色,頭也不抬。女的他認識,正是慕青鶯。韓冰神識早已探查過四周,隨了慕青鶯兩人以外,此地並沒有其他聯盟修士存在。

慕雷哈哈一笑,目光中透出精芒,看了韓冰一眼,上前幾步,坐到了韓冰對面。慕青鶯的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那黑色的斗蓬,她的目光中透著複雜。

「在下慕雷,對於韓冰道友的大名聽聞已久,今日有幸一見,真是緣份。」

「找我何事?」韓冰自顧自地端起酒杯,再次喝下一口,隨意地問道。

「韓冰,趙國一別,幾十年過去,看起來,你過得不錯啊?」慕青鶯鼻子里輕哼一聲,說道。

「慕公主也不錯嘛,修為也是提升到了化元初期,韓某佩服。」韓冰抬起頭,看了臉色微紅的慕青鶯一眼,笑道。

「見笑了。」慕青鶯臉上慍色更濃,比起韓冰的修為增長速度,那她自己簡直就不值一提,可他偏偏拿這個來說。

「哈哈,說起來,大家都是朋友,以前可能有一些誤會,還望韓道友不要放在心上。」慕雷向慕青鶯使了個眼色,笑道,說著,向小二一招手,「小二,再拿一壺灑,兩隻杯子。」

慕雷接過店家送過來的酒和杯子,倒上兩杯,端起,說道:「韓道友乃聯盟的貴賓,若是不嫌棄,在下想與道友交個朋友。」說完將自已的杯子一飲而盡。

韓冰望著遞過來的酒杯,略一沉吟,倒也沒有拒絕,接過來喝了。

「來,妹妹,你也敬韓道友一杯。」慕雷給慕青鶯使了個眼色,說道。

「我不會喝酒。」慕青鶯將頭扭向窗外,並沒有接受哥哥的建議。

「聯盟對韓某,很感興趣吧?」韓冰沒有理會慕青鶯,只是對慕雷說道。

「韓兄不要介意,聯盟一向求材若渴,像韓兄這樣的大能,聯盟當然是懷著萬分地誠意邀請。」

「韓某山野草民,懶散習慣了,慕雷兄弟的厚意,心領了。」韓冰淡淡地說道。他對聯盟並無好感,他心裡清楚得很,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此刻修為達到化元後期大圓滿,聯盟一定追殺自己到天涯海角。 韓冰身前的酒壺,已經空了一大半。韓冰只顧埋頭喝酒,三人之間話語很少,慕雷站起身,向著韓冰一抱拳道:「韓兄,我們就不打擾您了,聯盟還有事務,先走一步。」

「不送。」韓冰淡淡地說道。

軍婚難違 倆人離去后,韓冰又在座位上停留了少許,留下一些銀兩后,離開了。

韓冰出了酒館,索性摘下頭頂的斗蓬帽子,露出一頭雪白的長發和刀削斧鑿的面孔。他四下一望,略一沉吟后,向著一個方向走去,不多一會兒功夫,便來到一處人煙稀少的草場。

「出來吧。」韓冰站立,望著面前虛空,平靜地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面前的虛空中一陣波紋回蕩間,慕雷與慕青鶯兄妹倆從中一步走出。

慕雷臉色略有尷尬,對著韓冰一抱拳,說道:「韓兄,在下有個不情之請,還望韓兄成全。」

韓冰抬起頭,他的目光在慕青鶯的臉上稍作停留後,落在慕雷身上,「何事?」

「在下從未見識過冰系修士的神通,所以——想要向韓兄討教幾招,還望韓兄不要見怪。」

韓冰聽了慕雷的話,並沒有感到意外,從他第一眼看到此人,便從他的眼神中讀出了強烈的戰意,此人一看便是好戰分子。

「出招吧。」韓冰伸出右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聽到韓冰的話,慕雷和慕青鶯兩人眼中同時露出精芒,慕青鶯看了兩人一眼,身子一動,飛出百丈,將戰場留給兩人。

慕雷臉上露出興奮之色,右手攤開,手心紅光一閃,一把鋒利的長劍出現,劍刃之上陣陣靈力波動。

韓冰不動聲色,靜靜地等待慕雷出招,慕雷的修為,化元中期,火系功法。

君主獨寵淡漠妻 慕雷全身靈力運轉,他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韓冰,「韓兄不用武器么?」

韓冰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他的武器,只有噬魂杖,對付眼前的慕雷,他還不需要請出噬魂杖。

慕雷一愣,輕嘆一聲,他自然明白韓冰心中所想。靈力運轉中,手上劍鋒火光四射,少傾后,猛然揮出。劍尖的劍芒呼嘯而出。

呯的一聲,劍芒在韓冰身前一丈外,猛地被一道冰牆阻隔,劍芒直接被震碎,而冰牆看起來毫髮無損。以現在韓冰化元後期大圓滿的修為,所施展的冰牆,足以抵擋三名化元中期修士的同時攻擊。

遠處,慕青鶯也是看到這一幕,眼中露出震撼之色,慕雷的攻擊,雖然還沒有用上全力,但即便如此,能量也不容小覷,剛才那一道劍芒,她自認為,如果換成是自己去抵擋的話,具有相當的難度。想當初,韓冰還僅僅是魂實後期大圓滿的修為,絕對不可能是哥哥的對手,可如今已是天地之別。

慕雷臉上凝重之色更濃,他腳踏虛空,身體後退幾步,一咬牙,右手寶劍猛地向前一拋,雙手立即掐出一道極為複雜的手形。同時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落入印決之中,但見飛舞中的寶劍劍身一震,頓時發出嗡鳴、一道光暈以極快的速度擴散開來。

寶劍震動之下,劍身立刻變得虛幻,最終化作一隻火龍形態,龍頭之上,似有咆哮之聲傳出,火龍瞬間跨越數十丈,直逼韓冰而來。

韓冰看到火龍之時,眼中露出讚歎之色,化元中期修士,能夠發動如此強大的攻擊,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韓冰身子未動,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粘合,手掌輕輕地向前一推,一道掌形的冰幻光暈脫手而出,直接印在先前出現的冰牆之上。在下一個瞬間,火龍轟然而至,一聲劇烈的爆炸響起,冰與火的交鋒揚起漫天的水氣,如濃霧一般。

濃霧之中,熊熊的火焰升騰。 韓冰面色平靜,他的神識鎖定著冰火交匯處,咔的一聲,冰牆出現一道裂痕,而慕雷的火龍,卻是已經消耗大半。

慕雷的神識,同樣感受到火龍的重創,此刻一咬牙,從納戒中取出一物,此物,是一個錐子,通體火紅,尖端極為鋒利,錐身之上,各種複雜的銘文附著,錐子一出,迎風見漲,轉眼間化作一丈大小。

「烈火錐!」慕雷大呵一聲,再出吐出一口精血,融入錐體,錐內空間火光一閃,立刻烈焰極速膨脹,但是到了錐體邊緣便是生生止步,火焰在壓縮之下發出噼啪之聲。

慕雷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戰意,這烈火錐是家族至寶,自從傳到他的手上后,他極少使用,因為每一次的使用都需要自身精血為引。

「原來這傳家寶已經到了哥哥手中。」不遠處,慕青鶯同樣神色震撼,她只在父親的手上見過這件威力強大的法寶,當年父親用它秒殺了一名同修為的化元期修士。慕青鶯的右手中,握著長鞭的手不自覺地緊了緊,在為慕雷擔心的同時,也急切地想知道韓冰將如何應對這法寶的攻擊。

韓冰的注意力,也放到了烈火錐身上,目露精芒,這烈火錐的確奇異,韓冰從其內,甚至感受到火毒之力。 豪門灰姑娘 難道,此物長年在富含火毒的熔岩之地祭煉滋養?此物在慕雷手中,展現出來的威力,已經達到化元後期水平。

烈火錐在慕雷的控制之下,以雷霆之勢,向著韓冰襲來,剎那間便轟擊在冰牆之上,原本與火龍互相侵蝕,生出裂紋的冰牆在烈火錐的攻擊之下,以極快的速度崩潰。

一息,兩息、三息時間過去,冰牆瓦解,烈火錐上的火焰黯淡了幾分,但威勢不減,在極速旋轉中直逼韓冰,在錐尖到過韓冰所在的一瞬間,韓冰的身形驀然消失,出現時,他已經在了數十丈外的空中。

韓冰目露讚賞,他沒有刻意去維持冰牆,是想看一看這烈火錐的攻擊能力。

烈火錐失去目標后,身形一頓之下,火光之中,一陣亮白之色閃現,隨即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強烈的火烈衝擊波以烈火錐為中心,向著四方涌去,瞬間擴散至方圓百丈範圍。火焰的中心,能量暴燥不安,

韓冰身形再退,有冰遁術在身,這法寶暫時還傷不了他。

韓冰雙手掐決,身形遊走中,一道虛幻的寒冰箭在手中漸漸成型,衝擊波之後,那烈火錐再次鎖定了自己。

在烈火錐再次沖向自己的一剎那,韓冰手中的寒冰箭射出,在身前一丈外與烈火錐相遇。

「還不錯。」韓冰淡淡地看了一眼空中被寒冰箭徹底凍成冰坨子的烈火錐一眼,說道。

烈火錐在空中停留了片刻后,墜入地面,在慕雷一招之下,回到他的手中。

「韓兄弟的修為實在是令在在望塵莫及!」慕雷苦笑一聲,無奈地說道。他已經使出了全力,而且他也看得出,韓冰根本就是在揮手之間化解。即便是自己的父親,也不可能如此輕巧地化解自己全力出擊的烈火錐。

慕青鶯呆立在原地,一言不發,只是愣愣地望著硝煙逐漸退卻的戰場。

慕雷收了烈火錐,右手在納戒上一抹,一隻潔白的玉盒出現在手中,指尖一彈,玉盒化作流光,直飛向韓冰,被韓冰伸手接住。

「韓兄弟,此為五品巔峰化聖丹一枚,是在下代表聯盟對您的一份心意,還望韓兄弟收下。」

韓冰看了慕家兄妹一眼,打開玉盒,果然,其內放著一枚散發著濃烈葯香的丹藥,他認得出,的確是化聖丹不假,雖然成色並不算太高,至少也是實實在在的化聖丹,是自己一直想要得到的。

「多謝。」韓冰收了玉盒,一抱拳,說道。

「韓兄弟不用客氣。」慕雷恭聲道。

「韓某還有要事在身,就先走一步,他日再會。」韓冰告別了二人,轉過身,腳踏虛空,漸漸消失在兩人的視野之中。

「哥!」慕青鶯從遠處趕來,目光中露出關切。

「我沒事。」慕雷臉色突然變得有些蒼白,這是損失了精血的緣故,剛才韓冰在場,他刻意沒有表現出來,此刻說話都是有些虛弱。

慕青鶯望著韓冰消失的方向,神色複雜。 慕青鶯輕嘆一聲,輕聲問道:「你說,他真的能化聖嗎?」

慕雷聽了妹妹的話,神色一肅,化聖,打他有記憶起,整個落日星界就從來沒有修士成功過。「估計,不太可能吧,也許,正因為如此,父親才會如此慷慨地將丹藥白送吧!」

慕青鶯聽罷,沉默許久,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哥哥的說法。化聖丹,並不太可能創造出一名化聖期修士來,送出丹藥,還能順水推舟討個人情,何樂而不為。

「不過,倘若他真正化聖成功了,那麼——」

「那麼,無疑對聯盟是一場災難。」慕青鶯接過哥哥的話,說道。

東聖國緊臨死亡之海的一處虛空中,韓冰身體疾馳而走,他自然沒有聽到慕家兄妹的對話,但是對於如此輕易便得到了對於自己來說難於登天的化聖丹,他心中也有所猜測,大致上也是明白聯盟高層所打的算盤。

兩個月後,韓冰回到暴風城,他的手上持有亡靈族邱機的令牌,因此一路上暢行無阻,並沒有遇到麻煩。

在韓冰到達暴風城的一刻,岸邊一塊巨石之上,原本呆坐的一名女子轉過頭來,看到來人後,目中原本的迷茫之色瞬間被憂傷和仇恨取代。

韓冰身體化作長虹,直接落上石台,走向坐著的女子。

「青伶。」韓冰望著女子,他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過她了。

青伶目光從韓冰身上掃過,淡淡地點點頭,緩緩站起身,向著遠處走去。她今天穿了一件寬鬆的裙衫,並不像她一慣幹練的風格,她秀髮披肩,在海風中飄蕩。

韓冰目送她漸漸走遠,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卻是沒有追上去。青伶向來對自己冷漠,他已經習慣了。只不過這一次,好像是更加冷漠了。

走在遠處的青伶,漸漸地眼角有些濕潤,她的右手,輕輕地撫著自己的小腹。她懷有身孕,島上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她也不會對任何人去說。她的心裡,只有深深的屈辱與仇恨。

許久之後,青伶來到暴風城東北的一處角落。這裡,是一片破爛的海灘,灘地之上,布滿了淤泥和漆黑的碎石。來到這裡之後,青伶臉上的淚痕消失,臉上露出堅定之色,在踏過海灘某處之後,她的身體驀然消失。

這裡,是一處結界,這一處結界,是青伶趁著韓冰外出的數月時間內,偷偷布置,這處結界異常隱蔽,如若不仔細探查,絕對不可能被外人發現。

結界之內,是一座簡陋的大殿,外加一些簡單的石室。結界的範圍並不大,約莫30丈見方,結界內的一切氣息都與外界隔絕。

「主人!」青伶進入結界之後,在她的身前,幾名衣衫襤褸的亡靈恭敬行禮道。

這幾名亡靈,均都是小頭目,各自都掌握著數百亡靈士兵。青伶已經將它們完全控制,在幾名亡靈身後的石柱之上,還捆綁著兩名亡靈。青伶的目光,落在被捆著的兩名亡靈身上,這兩名亡靈修為不弱,相當於人類修士的化元初期。

「剛剛抓來的?」青伶問道。

「回主人,是的,它們倆都是東部近海海域的護法,請主人處置。」

青伶點點頭,一擺手,幾人退到大殿之外守候。剩下的工作,青伶便要花費一些時間來將這兩名新的護法煉化為自己的傀儡。到目前為止,她的手底下,已經掌握了一名亡靈長老,還有近十名護法,一旦她將這些全部的力量集中起來,將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只不過,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既要避開亡靈族邱機的注意,更主要的,要背著韓冰。這是屬於她自己的秘密武器。 青伶通過自己所控制的亡靈,對死亡之海內部的勢力有了更加清楚的了解,在了解了整個亡靈族的真正實力之後,她內心震撼,更加感覺自己是像是行走在刀尖上,稍有閃失可能萬劫不復。

她終於想明白了,為何聯盟會允許亡靈族長年霸佔死亡之海,因為聯盟根本就沒有能力對抗亡靈族的大軍。

在死亡之海的海底,原來別有一番天地!青伶目中露出精芒,兩名新的護法,已經被成功控制,從它們的體內,青伶得到了一些信息。

暴風城西北部,封神宗的弟子在這裡開闢出了一片方圓百丈的淡水湖,經過雨水的灌溉,現在湖中已經水波粼粼,只是少了一些生機。

韓冰來到湖邊,小心地從納戒中取出一隻巨大的水袋,其內,是他從東聖國採購來的一些魚苗水草之物。封神宗的低階弟子需要凡人的食物,島上環境艱苦,他便趁著這次外出買了一些回來。

魚苗入水,轉眼間游向遠方,給這原本並無生機的湖水中,添了一絲活躍的氣氛。用不了兩年的時間,這湖中便會生長出大量的鮮魚,補充弟子的膳食。

湖邊,弟子們將一些新生的雷木樹苗栽成了整齊的一排,樹葉在微風中沙沙作響。自從有了自己的靈石礦脈,這些雷木,倒是成了裝飾品。

在韓冰回島的第七天,柳月突然找到他,向他彙報了青伶想要任封神宗副宗主的想法,還提出要分管與亡靈族的外交工作。

「什麼時候的事?」韓冰疑惑地問道,在他的認知里,青伶一向對這些虛銜不感興趣。

「就是剛剛,青伶前輩發來的傳音玉簡。」柳月說道。

「依了她吧。原本我準備讓你開始與亡靈族商議在暴風城建立商船碼頭之事,現在就交給她來辦吧。」韓冰點點頭,無所謂地道。

「建立商船碼頭?」柳月瞪大了眼睛,「與誰通商?」

韓冰從納戒中拿出一份地圖,展開來,指著其中一角說道:「與死亡之海相鄰的,除了烈焰火山、死亡森林和侵蝕海灘之外,還有兩個國家,分別是東聖國與伊水國,本次為師出海,與聯盟和東聖國有所接觸,加上我們與亡靈族的盟約,行船通商不成問題。」

「聯盟的船可以在死亡之海通行嗎?」柳月神色露出一絲擔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