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只見阿泰壯碩的身體上一道道氣浪嘭嘭炸開,只一瞬間原本完好無損的阿泰身上衣衫就被炸爛,渾身上下到處皮開肉綻。

噗~

阿泰口吐鮮血,眼睛一翻接著就噗通一聲倒在地上。

「泰哥,泰哥你怎麼了!」

「泰哥你沒事吧!」

一旁阿泰的手下門驚呼一聲,急忙上前查看阿泰的傷勢。

「小子,你究竟對我們泰哥做了些什麼?」

「是啊,怎麼你一數輸泰哥就倒下了,難不成你這小子會什麼邪魔歪道?」

眾人紛紛看向林飛,怒火熊熊地喝道。

(本章完) 面對他們的質問,林飛微微一笑。

「既然輸就讓你們輸個明白,剛才我不過是略施小計罷了。」

「看似無關痛癢的一擊實則蘊含了我的內力,我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引爆內力所以才會如此。」

「現在你們明白了嗎?」林飛居高臨下看著他們說道。

眾人聽了這話恍然大悟,原來如今,怪不得泰哥會一敗塗地。

「好了,事已至此你們泰哥已經輸了,現在他昏迷不醒就由你們來替他履行自己的諾言,告訴我關於慕容華清的事!」

林飛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這群大漢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忽然一陣幽香從遠處飄來,林飛吸入這味道后只覺得一陣身心舒暢。

然而他卻眉頭一皺,隱隱覺得似乎哪裡有些不對。

「不好,這香氣有毒!」

林飛身為醫生,自然對藥物十分敏感,只在吸入味道的瞬間就發現了異常。

隨後他趕緊屏住呼吸,運轉體內真元祛除剛才吸入體內的毒氣。

咻!

就在他凝神之際,身後忽然一聲刀劍刺破空氣的聲音響起。

林飛神色一動,剛彎下腰時上方就已經有一把閃著寒光的劍從其上空穿過,看這模樣只要他稍慢上一秒就已經死於非命!

好狠辣的手段!

林飛神情凝重,此人出手果決且嚴密。先是放出毒氣,又在自己身後偷襲,如此一氣呵成的攻擊手段堪稱無懈可擊。

要不是自己如今望氣術突破到十層,恐怕今天就會遭了毒手。

想到這裡林飛也覺得一陣后怕,自己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要是一不小心掛在這裡豈不是虧大了,尤其是家裡還有一眾美女等著自己……

不過好在有驚無險,反應過來之後他已經快速調動神識,分佈於方圓五百米內,現在裡面的風吹草動皆是逃不出他的眼睛。

遠處的大漢們見到這一幕先是一愣,隨後皆是狂喜。

「是……是小姐來了,太好了!」

「小子,我們小姐來了,你就等死吧!」

林飛神色一動,他們口中的小姐是何人?

不過他並未表現出什麼異常,只是看了一眼一擊未中插在地上的長劍冷笑道。

「呵呵,我不管你是何方高人,只會躲在人後面放冷箭可不是英雄好漢的行為。有本事就出來一見,讓我與你決一死戰!」

果然,林飛這話一出,片刻之後遠方葫蘆口山谷入口走來一道人影。

林飛定睛看去,只見來人身穿一襲華衫亭亭玉立,身姿窈窕無雙,一看就是個擁有魔鬼身材的女子。

不過此刻卻是在臉上戴了個栩栩如生的木蝴蝶面紗,讓人看不清面目。

林飛面無表情地看著,雖然女子的臉被蝴蝶面紗擋住了看不清容貌,不過以自己閱女無數的經驗來看,一般擁有這樣身材的女子樣子也差不到哪去。

「你是何人,竟敢擅闖我藥王谷!」

面紗下傳來一聲清脆如黃鶯般的聲音,讓人聽了心情大好。

「在下林飛,事出有因,所以前來拜訪。」

他接著說道。

「原來閣下就是傳聞藥王谷里令人聞風喪膽的木蝴蝶女子,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林飛呵呵一笑上前抱了抱拳,不過眼睛卻是肆無忌憚地在女子身上掃著。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女子見林飛竟然如此無禮地對著自己看頓時聲音裡帶著殺氣說道。

「看看怎麼了,難道你身材這麼好不是讓人看的?」

他裝作一副十分好奇的樣子,圍著女子轉了一圈嘴裡嘖嘖稱奇。

「看上去挺不錯,不知道長得怎麼樣,戴個面紗不會是丑的見不得人吧?」

經過剛才偷襲一事,現在林飛對這女的已經徹底沒了好感,這麼狠毒的人就應該用自己的『特殊方法』對待。

雖然看不見女子面紗下的表情,不過看她身體微微顫抖應該氣得不輕。

「哼,只會逞口舌之利。」

女子冷哼一聲,聲音中隱隱有著怒火。語罷竟直接一掌拍向林飛。

「喂喂你這個人動手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啊,我可還沒準備好。」

林飛急忙擺手,口中怪叫。

「擅闖藥王谷者死!」

女子嬌喝一聲,根本不理會林飛的話,掌掌打向其要害。

林飛微微一笑,剛才他已經使用望氣術觀察過。

這女子同阿泰一樣體內都有一絲淡淡的靈氣,不過看其模樣似乎剛修鍊不久,自然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砰!

女子一掌向林飛打來,不過卻是被其牢牢抓住手腕。

她用力掙扎,不過仍是無濟於事。

「放開我你這混蛋!」

林飛深吸一口氣,頓時一陣馨香撲面而來。

「真香!」

語罷林飛還露出一副沉醉的樣子,看得女子暗暗咬牙。

「給我去死!」

終於女子忍無可忍,揚起另一隻手就要給林飛一耳光。

然而林飛怎會讓她得逞,趁她身前毫無防備,眼疾手快之際指點在其身上幾處穴道點了下去。

「我……我怎麼動不了了?你對我做了什麼……」

女子揚起的手還未落下,沒想到自己竟然動不了了。

現在大敵當前,自己落入其手中,對方又是如此色眯眯的人,後果可想而知。

想到這裡她看向林飛的目光隱隱有著一絲畏懼,直到此刻她才有些後悔不該擅自出手。

「怎麼樣,現在知道害怕了?」林飛呵呵一笑,對她露出不懷好意地目光。

「你……你擅闖我藥王谷,還出手打傷我們的人,現在又點住我的穴道,你不會有好下場!」

女子見對方不懷好意地盯著自己,有些慌亂地說著。

「你們這些人聽過我解釋了嗎,我都說了是事出有因,你們卻是上來就要我的命,我這麼做不過是自衛罷了。」

說著他靠近女子,詭異一笑。

「至於你嘛,就當做我的戰利品帶回去當小老婆算了。」

語罷林飛伸手捏著女子的下巴,左瞅瞅又看看。

女子直勾勾地盯著林飛,眼神一陣變換。

「你……你要是敢對我做那事,我……我就和你拚命!」

女子惡狠狠地說著,不過聲音里已經有了哭腔,顯然是被林飛嚇得不輕。

(本章完) 還沒到上課時間,剛才的動靜也不算小,班裡的同學早就忍不住好奇心探頭瞅了出來,曹斌這副狼狽的模樣,自然被他們給收入眼中了。

「看什麼看,眼睛瞎了啊!」

曹斌見到他們看自己的眼神,只覺得渾身都有些發緊。

從小到大,他都是被人捧在手心裡長大的,所有人看著他都是羨慕或者是崇拜,可是如今,除了厭惡,便是鄙夷,他怎麼受得了?

「切。」

聽了他這話,立即有人冷嗤出聲。

轉身便走了回去。

眾人對他的態度也跟之前截然不同。

現在在京城大學所有人眼中,他都成了個渣男,還是渣的沒有底線的那種。

想到這裡,曹斌忍不住恨得牙根直痒痒。

林飛!

要不是這傢伙自己怎麼可能落得現在這個地步?

「陳龍,你他媽怎麼辦的事?」

曹斌也沒心思上課了,過了許久,他才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的走到樓梯口,鑽了進去。

電話一接通,他便怒吼出聲,絲毫不顧及對方是黑社會老大。

自己有的是錢,曹家又勢大,別說一個小小的黑社會頭目,就是自己殺人犯法,也沒人敢對他怎麼樣。

至少在曹斌看來是這樣的。

「曹少,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陳龍聽他這樣說,也是滿心的怒氣,可是卻不能發作。

要是惹了曹斌,他損失可就大了。

這小子看不慣的人太多了,每次他有看不過眼的,都會找他來處理,自然也會有豐厚的報酬。

這些錢加起來,已經讓他說不出其他的話了。

都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自己既然收了人家的好處,因為自己辦事不力而導致出問題了,自己挨兩句罵也算不了什麼。

只不過,泥人尚有三分氣,希望這個只會坑爹啃老的敗家子能夠不要太過分。

否則,就說不好會發生些什麼事了。

「有什麼事您吩咐下來不就好了,何必要動怒呢?」

陳龍賠笑說道,不過眼底卻有著一抹寒意。

隔著電話,沒人看見他的臉色,其實已經陰沉的不像話了。

懷裡的女人見他這樣,也十分知趣的退了下去。

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他早就辦了這個孫子了,哪裡還會在這受他的氣?

雖然是這樣想的,可也僅僅是想想而已。

曹家勢大,根本不是自己這個小人物能夠得罪得起的,要是自己真的辦了他們家裡的這個傻兒子,呵呵,恐怕從此以後天下之大也無自己陳龍的容身之所了。

曹斌聽他這樣說,怒火也跟著下去了些。

冷聲說道:「你不是說,林飛見不到今天的太陽了嗎?」

他記得清清楚楚,陳龍當時給他下的保證,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

要不是他做事向來穩妥,從沒讓人失望過,這件事,說什麼也不會就這麼了了。

敢騙他?

那定然要付出代價!

一聽他這話,陳龍就知道事情肯定出了漏洞,急忙對著外面招了招手,隨後走了進來兩個男人:「林飛那小子是怎麼回事?」

兩人面面相覷,半晌沒有吭聲。

五個人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大學生給弄成這樣,怎麼也說不出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