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哈哈,我懂,我懂!」

從殘圖那裡意外得到賺功德的豪華方式,夏鴻騰心情相當不錯。無視別人怪異的目光,一回到家中,夏鴻騰便在門口壘石架鍋,淘水洗沙,忙的不亦樂呼!

此時木老正躲在夏奴赤家裡喝茶,「老赤,這位爺你都觀察兩天了,感覺怎麼樣?」

夏奴赤似沒聽見,也沒說話,只是低頭放柴火繼續燒草根茶。

「我說老赤,這兩天我可都低調到基本不說話的地步,沒有違反你的規矩吧?話說今天這小傢伙表現挺帥,關鍵時刻能挺身而出。最重要的是,居然能在噬魂血霧中殺得來去自如,根本讓人看不出手段,難怪連九幽萬靈也敢惹!以我之見,你們有什麼寶貝或奇物,快點給這位爺得了,我觀察多年,他比他二哥靠譜多了!」

木老努力地幫夏鴻騰私下要福利,年輕時,他跟老赤都隨太老爺打過仗,私交還不錯!

「老木,我們祖奴自有一套詳細的祖訓,每個封主來臨,我們按族訓規則操作即可,沒有看好誰,不看好誰之說。」

「你還跟我傲嬌上了!規則誰不知道啊,但是有些遊離在規則邊的潛規則,還不是你們自由掌度?所以我也不要求你幹些什麼,盡量多給這小傢伙提示吧!如今夏家沒落,要是夏家真有寶貝,也該出世了!」

夏奴赤被纏得沒辦法了,輕嘆一口氣道:「唉,老木,你也別套話了,以咱倆的交情,我真心跟你交個底,我們也不知道夏祖有沒有聖物留下,一切都只按族訓行事而已……」 「爹,不好了,不好了,新來的封主好像瘋了,晚飯居然親自炒沙子吃……」夏奴紫叫著從外面跑來。

咳咳,木老直接聽噴,自己剛在老赤面前吹噓這傢伙如何好,你轉身就玩出這齣戲,真的想打我老臉啊?

「沙子怎麼能吃,你沒看錯吧?」夏奴赤有點聽懵地問道。

「絕對沒有!我看的真切,他一回來就淘來溪沙,然後從我那裡要去蜂蜜,往鍋中溪沙里倒,還不知從哪裡摘來桂花也往溪沙中放,現在正炒得不樂呼!」

夏奴紫看到木老也在這裡,有點不好意思地吐吐舌,不是她想背後說封主的壞話,實在是夏鴻騰的所作所為太匪夷所思。

「走,去看看!」木老以前也經常見夏鴻騰做些弱智的遊戲,原本以為拜倒高人門下有所成長,沒想到還繼續挑戰他的智商,這日子咋過呀?

遠處塔樓外,此時已經香氣衝天,幾人老遠就聞到很濃的桂花味,要不是知道中秋已過,早過了桂花盛開的時節,他們還真以為是桂花盛開。

如果不是看到滿鍋的溪沙,他們真有可能為這香味流口水,

「老木,你在江湖上混得久,可曾聽過簽了金錢龜后,龜主變得喜食溪沙了?」夏奴赤被眼前的景象真的嚇到了,難道真是我見識少的緣故?

「我只聽過,有少數人和金錢龜共靈后,偶爾也喜食少量黃金玩,但從沒聽過吃溪沙的!」木老也感覺自己的智商同樣完全不在線。

夏鴻騰見三人嘀咕著走來,遠遠就熱情地道:「木老,老赤,阿紫,你們來得正好,來,幫我品品剛出爐的美味,看看哥的手藝如何?」

三人見夏鴻騰起身鏟溪沙,正想拒絕,眼尖的夏奴紫看到溪沙中埋藏有寶貝,恍然大悟,馬上過去道:「好啊好啊,我先來!」

「來,小心燙!」夏鴻騰特意盛在竹筒上,給她來了兩粒嘗嘗。

夏奴紫自從發現溪沙中埋藏有寶貝時,體內饞蟲早爬到喉嚨了,不顧燙地輕吹幾下,小心地咬破皮。板栗特有的香味混著蜂蜜和桂花香味,讓她甜得滿嘴庭香。

「好吃好吃,再來幾粒!」兩粒糖炒栗根本沒法解饞,夏奴紫不由地出聲再討。

「嗯,給你便宜點,一個銅板兩粒,你要幾粒?」

「呃?要收費啊?那再來六粒好了,阿爹,給銅板!」夏奴紫略遲疑后,就下單,邊用手中的半片竹筒自己去撈最大的栗子。

看到溪沙下板栗不多,木老首先站不住,扔過一個銅板道:「給我來兩粒嘗嘗!」

「給我來四粒!」

夏奴赤迫不及待地扔過五個銅板,幫女兒付了錢,多餘的他也想嘗,溪沙中之物他自然認識,那個滿山沒人撿的東西,若真能好吃說明什麼,說明那全是滿山遍野的銅板。

「呼呼,好吃,真好吃!」

「對呀,沒想到這東西這麼好吃,少主,還有嗎?再來幾粒!」

「一兩銀子,我全包了!」木老財大氣粗地扔出一塊碎銀,就待帶鍋抱走。

夏鴻騰直接連鍋收到歸藏空間,「剩下的晚上我當夜宵,你們想吃,自己去山上撿去!」

剛才對我愛理不理,現在哥叫你們都高攀不起,夏鴻騰報完仇后全身通暢,直接關門睡覺。

殘圖說過,雷劫水對雷靈龜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雷靈龜有特殊本領能把雷劫水分解成生機水。

聽口氣,生機水很可能如九幽靈灰這種等級的存在,所以眼下,夏鴻騰覺得應該去群里打探一下哪裡有雷靈龜出沒,儘快把雷劫水提現。

他熟練地用神識溝通龜龜群,群里人多相當熱鬧,殷滅成為四寶聯盟的盟主后,眾人隱隱圍著他聊天。

君上——花無錯:【眾位老哥老姐,小萌新想打探一下,何處有雷靈龜的消息?】

殷滅:【咦,君上,你不是剛捉了一個金錢龜嗎?還想捉雷靈龜?話說雷靈龜一般都在沼澤密林中才有出沒,我知道一個地方,不過在江南蘇城,離這有點遠!】

南宮木和北海辰可是見過夏鴻騰捉土靈龜的,現在聽夏鴻騰的口氣,還想捉雷靈龜,有點不可思異。

一般來說,師父教導徒弟,都是說,簽約靈龜越單一越好,因為培養多隻靈龜的資源要比單一的難。

有的人本身靈根變異成相當特殊,比如風雷屬性,那麼有條件的話,自然也去弄兩種風雷的靈龜配合本身修鍊,那樣成長起來才快。

現在夏鴻騰有了土金兩種屬性的靈龜,還想捉雷靈龜,那他的靈根是什麼屬性?全能系的嗎?

若真這樣,那麼問題來了,他只有時時作出各種屬性的戰詩,引得天幻靈氣,才能餵養靈龜,可這現實嗎?想想都替他蛋疼!

不過眼下夏鴻騰想找靈龜,他們自然要配合取悅,南宮木忙詢問身邊手下,得到消息后,馬上發言道:【據我所知,江南清風庵的庵主掌握一處小世界,裡面很可能有風雷屬性的靈龜,要我們動手綁……請她過來喝茶聊聊嗎?】

北海辰也同步道:【江北聽濤寺後山小秘境,同樣有雷靈龜,君上想要名額的話,我可以請對方負責人喝茶聊聊!】

荊無月:【我說幾位老哥,咱們是替天行道群,忘了君上說的什麼是功德嗎?你們這樣喝茶會喝掉本身功德值的!對了君上,我記得你好像要去白馬寺學院玩聖儒令,就在他們學院不遠處有一處山脈,叫雷劫嶺,那裡雷靈龜很多,我曾聽風十三說過,她們風家有雷靈根的人常去那裡簽龜,不過,那裡經常出現雷弧風暴,威力接近五品雷劫,去時要千萬小心!】

君上——花無錯:【為荊無月點贊!各位,功德值是個好東西,要多賺別亂敗!】

薩荒:【君上,我發現賺功德值太難了,前幾天好不容易救了一個人,才賺到10點功德,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壞人殺了,才賺了300點。等我集齊一萬點,怕是早進黃土了!君上,有沒有賺功德值的捷徑?】

薩荒這句話可是問出了眾人都想要問的精髓,大家頓時沒人刷屏,齊刷刷等夏鴻騰怎麼說。

【有呀,改天來我家搬磚……】夏鴻騰來了一句神回復。 搬磚賺錢這個梗在前世很流行,夏鴻騰也就隨口一說,但是剛說完,他就愣住了。

原本一直感覺現在住的地方有點不對勁,卻一時找不到問題所在,現在他才想到,此處不同前世,但是此刻所住的塔樓牆壁居然是類似水泥抹得一樣平,怎麼可能?

夏鴻騰再次多點了三根蠟燭靠近牆壁細看,此牆上面果然抹著一層厚厚的沙漿,用手細摳,此物居然堅強無比,完全摳不出來。

我靠!

這牆壁不會是在暗示什麼吧?

再結合今天沼澤谷弄來的糯米,以及沼澤邊圈種一大圈的柳樹,夏鴻騰覺得自己隱隱明白了什麼。

那噬魂血蛭根本不是重點,完全是人家順手扔的攪亂視線的煙霧彈。

只是,即使此處藏著徹牆壁的神秘配方,但好像跟聖器什麼的完全不搭界啊,傷腦筋啊!

算了,先睡覺,明天找老赤再問問。夏鴻騰心態很好地悶頭便睡。

只是苦了群里的人,他們好不容易套出一個賺功德的方法,也不知道夏鴻騰是隨口忽悠他們,還是真的暗示什麼。

等他們再問時,這傢伙像是睡著了似的,再也沒有出過聲,你說你們年輕人睡這麼早幹什麼,都沒有夜生活嗎?

…………

今天是來到封地的第三天,夏奴赤早早候在門外等夏鴻騰意思,略簡單用過早餐后,夏鴻騰道:「老赤,今天我們能飛上天空轉一下我的萬里山林封地嗎?」

「我們此地是被聖祖加持過的,上面禁空,各靈獸無法用靈力飛行!」

「不會吧?那別的封主怎麼巡視自己的山林?」

夏奴犯白眼,誰家封主這麼像你愛折騰!

夏鴻騰不信邪地祭出虛空帆,虛空殘帆雖然不能飛很高,但是能離地面飛起十多米高。

果然,這種遠古奇物特殊的屬性,能鑽某些孔子。

木老跟夏奴兩眼一亮,跟著跳了上去!

「少主,敢問這是何物?」見多識廣的木老忍不住出聲問道。

「一面撿來的遠古殘帆,也就這樣飛著玩,要是有高級帆靈融入,也許能恢復往日榮耀就發了。」

說到這裡,夏鴻騰不知道黃河上那個帆靈如今咋樣了,不知多久能達到滄海帆巔峰,那樣的話,不用自己誘惑它也會自動找來!

夏奴赤和木老兩人相視一眼,這東西一看就不是夏家的,難道是他師門的?

此物甚是偏門,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由此可以看出他師門的底蘊也太深不可測了吧?

沿著峰巔飛行了一陣,看著前面一眼望不到邊的層峰疊翠,夏鴻騰感覺這速度弱爆了,不由祭出兩株七品風靈草,大聲吼道:「風來!」

果然,風靈草自動生風的屬性,只要控制好,速度馬上上來的,快了不止十倍。

在夏奴赤和木老驚訝的目光中,夏鴻騰問道,「老赤,這條溪澗通往何處?」

夏奴赤從小在這片山林長大,就是人形活地圖,脫口道:「此溪通往百裡外的橫溪縣。」

「咦,我們這塊地是雙龍戲珠的龍珠嗎?那這條溪澗通往何處?」

夏鴻騰沒想到自己封地所在,集有西南西北方向兩溪匯聚,在村口合二為一後向東流去。龍珠中心,正是自己所住的塔樓所在。

我怕不是個假的魔法師 「此溪所連同樣為百里之外的一個大縣城,名為上格縣。」

「那橫溪縣和上格縣如何到我們天水縣?要花費多少時間?」

「他們兩縣到我們天水縣,要繞山而行,來回至少兩天。往年春汛時,也有人踏龜從這兩條溪道而行,這溪道倒是捷徑,來回半天足夠,可惜的是,這溪道滿水的時候極短。」

「原來如此!」夏鴻騰聽后心中略有譜。

大致又逛了一大圈后,夏鴻騰對自己的封地有了更直觀的認識,除了山峰還是山峰,除了密林還是密林,不過山中最多是些普通的小獸,靈獸之類的東西很早就被前封主搞絕跡了。

「少主,我們此處的封地雖然是附近最大的,但是也是最貧的,幾乎都是亂石灘,能種穀物的良田很少,不足養活三百人。」夏奴赤不無感概地道。

「我看很好呀,物產很豐富,有幾座都是黃泥山,還有石灰山,那片長有密竹的山林你們叫人別動,我有妙用。」

夏鴻騰對那些比較寬的干溪道很有好感,「老赤,這些干溪往年什麼時候有水?」

「大概來年三四月吧,待春汛來臨,這溪道才活起來。」夏奴赤對這些都是亂石頭的溪灘很不待見,有心想清理一遍蓄水養魚吧,但這人工和花費卻要海量。

「哈哈哈,我怕是知道先祖的意思了!」

夏奴赤和木老同時被夏鴻騰這個跳脫的話雷的差點摔下虛空帆。

「少主,你看出聖物的蹤跡了?」木老忍不住問道。

「我也只是心中略有想法,感覺聖祖挖得坑有些大,想實現相當難!也不知對錯!」

「坑有些大?」夏奴赤本能地道,「你這麼一說,看來想法在方向性上是對的,據我們祖奴祖譜記載,說當年在大家流行玩法則化令的年代,咱們夏祖在踏虛飛升前,又有了一種造出新令的想法,草草打了幾個特殊的手訣,又往這片封地扔了幾把東西。留言:後世子孫若能參悟,必能煉出驚世的始祖級別的始源令。」

夏奴赤這話乾貨十足,五行令這種奇令已經不在儒門十二令中,其令精華——不周山精石,甚是難集煉化,煉成后,號稱聖祖令。

眼下自己老祖放言居然是比聖祖令還高一級的無上源令——始源令,他的小心肝頓時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走,我們回去!」

木老很沒出息地還問道:「少主,你真看出門道了?」

「當然,我現在的悟性可是超過三百多的高智商人才,咱老祖的坑雖然很深,但是除了花點時間,還是有很大機率實現的,現在我要回去做個實驗求證一下想法。」

激活雙龍戲珠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夏鴻騰想把造橋鋪路賺功德的事跟它合二為一,若能沿溪道兩邊造路,不但能賺到很多功德,還能賺到買路錢。

現在首要任務,就是馬上回去確認拌漿配方是否如自己猜測的一樣有效…… 夏奴赤和木老很想知道夏鴻騰到底看出什麼,但是夏鴻騰卻是不急不燥,吃過晚飯後以天色不早為由,早早關門睡覺。

夏鴻騰知道老赤那裡絕對還有乾貨,只是這老頭心思詭異的很,不用些手段,絕對抖不出來。

今天也是意外勾引起他的心思,才無意中說漏一些,所以今晚必須先晾他一晚。

「叮咚,殘圖提醒你,收到何馨墨來自相思令煉詩台的30876點才氣分成。建議宿主再花8000點功德,可以同步煉化五行令,並免費贈送超級五行煉體術一套!是否確認?」

五行令不煉化只能是一塊漂亮的令牌,若煉化,它完全可以變身為航母級的戰令。

花8000點功德還能贈送一套超級五行煉體術,這次殘圖收費還算公道,夏鴻騰忙道:「確認!」

歸藏小世界中,但見三萬點才氣和八千點功德之力融入后,五行令玄光大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同化變大,待玄光內斂后,一頁巨大無比的聖祖級戰令現出身來。

夏鴻騰一直以為自己的薩蠻戰令已經異於常人,比殷滅薩荒的都要大上一點,但是跟眼前這個巨無霸相比,完全小巫比大巫,人家身位完全百倍起步,不枉自己歷經千辛萬苦闖通關弄來啊!

歸藏空間中原本卧在角落睡覺的五隻靈龜,似感應到什麼,同時睜開眼睛,見到空中飄浮的五行令,如遇到寶貝一樣,馬上爭先恐後地飛了上去,找准自己感受到的戰紋處所在,舒服的趴了下來。

怪異管理公司 有五行令加持,只要夏鴻騰氣血不枯,才氣值不枯,放戰詩戰曲,五隻靈龜完全可以相互加持,威力無窮。

夏鴻騰收回五行令,但見本命真書又多了一頁,跟薩蠻頁上君子劍騷氣無比的樣子不同,這五行頁上的五隻靈龜圖騰要暖萌多了。

果然技校打通關,也可以一飛衝天。

情獵腹黑總裁 「叮咚:肺為金,肝為木,脾為土,腎為水,心為火,藏靈五臟,可煉筋骨。」

夏鴻騰按殘圖所示,把五龜精靈體分別寄於相應位置,果然一一歸位后,便覺體內生生不息冒出一絲絲精純的五行靈力,全身手腳感官觸覺等各屬性明顯改變,如升級動力系統一般舒暢,神識以前只能往空曠處施展,現在山體地下,只要他想,都能慢慢滲透。

這一夜,夏鴻騰玩得不亦樂乎,方圓神識所能覆蓋的地方,不管是山體還是地下,都慢慢地探尋了一遍。

很可惜,包括此處塔樓下面一百米,完全都是山石,沒有什麼寶貝異物存在。

第二天天一亮,糾結了一晚的夏奴赤和木老兩人早早起來在外嘀咕,終於聽到夏鴻騰戶內有動靜,兩人便藉機出聲請安。

夏鴻騰昨夜已經祭出最善長打洞挖泥的靈兔去挖來黃泥和石灰,還祭出戰狼去叼來一些柳枝,早上略洗刷后,他就弄出兩個行軍鍋放在門前煮糯米糊和柳枝湯。

「少主,你這是要做啥?」木老以前一直自詡自己見多識廣,但是夏鴻騰玩出的套路他基本都看不懂。

「呵呵,木老,不知你會不會用泥漿糊牆?」

「誰沒事玩這小孩子遊戲啊?」木老都不知道怎麼接他的話題,糊啥牆啊,信不信我打斷你的手?

「呵呵,那老赤你呢?」

「少主,你弄了半天,就是想說,你會用泥糊牆?」夏奴赤也一頭懵圈,「我們祖奴倒有這技術傳下來,不過如今蓋房還是用木頭最省事,一般懶得玩這種吃力的高難度動作。」

「有就對了!」夏鴻騰不經意中又從這老頭口中套到想要的東西,心情超好,看來這個連殘圖都沒看出來的局,要被自己破了,話說悟道茶喝多了,這智商果然會飆起來。

「看我昨夜剛悟出來的配方,黃泥5分、石灰2分、柳漿1分、糯米湯1分、溪沙1分,攪拌均勻后,以水為媒,糊置這幾塊石塊上,等冷卻后,看會變成什麼?」

若想完成雙龍戲珠的風水,必要在溪道彙集處攔水築壩,而在這個沒水泥的時候,這攔水築壩可是個相當高難度的技術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