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想到看起來與世無爭,同時還面對任何勢力都是一副老好人樣子的獵人公會,居然還有著一些令青木都感到吃驚的計劃。

不過有些東西還不是現在的他所能夠管的,只是默默的記在心裡。

從陽鬥口中得到了大部分想要的東西。

陽斗都快把他在獵人公會長輩的所有老底都抖出來了。

青木見他這麼識相,也就沒有過多的折騰,給了他一個乾脆,然後丟進了異空間。

解決完陽斗,將他身上的精靈和值錢的東西全都收了起來。

還別說,陽斗的存儲空間中倒是有著不少的好東西。

這個密閉的空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人進來過,他們一路探索,當然是找到了很多的好東西,其中就有不少奇珍異寶,價值還是相當高的。

而且這個空間內的植被非常茂盛,適合那些草藥的生長,能夠存活下來的無一不是年分別比較高的草藥。

陽斗又是獵人公會這次的三巨頭之一,通過手下獲取很多藥材和珍果,還是非常方便的。

所以他的存儲空間中就有很多。

其中還有一些是青木自己就能夠使用上的。

再加上他的幾隻天王級精靈,青木從陽斗身上獲得東西倒也算是比較多的。

這次是真的確定方向,徑直朝著聯盟所在的駐地趕去。

此時聯盟中有著源治的坐鎮,只要他們不主動挑事,另外三方是不願意招惹他們的。

只是這個空間進來容易,出去卻不是那麼簡單。

尋找空間出口就是一個很費時間的事。

將精靈收起來,坐上妙蛙花全力趕路后,三個小時候后就算是接近了聯盟的駐地。

可能是為了安全著想,聯盟的駐地並沒有離生命樹很近,相對距離較遠。

從陽鬥口中得知,生命樹下已經被三大勢力霸佔。

源治一人倒是並不擔心,但帶著一群聯盟成員的話,就要為他們的安全負責。



青木坐著妙蛙花,沒有掩飾自己的行蹤,所以在他靠近的時候,就被崗哨發現了。

對方注意到妙蛙花的體型和氣勢,沒有傻乎乎的自己衝到青木前,而是派一人回去報告,剩下一人暗中觀察青木的一舉一動。

他們的那些舉動都被青木看在眼裡。

沒有表示什麼,就是在駐地外,讓妙蛙花停下了腳步。

沒有繼續前進,倒是讓那個監視的人暗暗鬆了一口氣。

很快,那個前去通報的人,就帶著幾個人趕了過來。

聽到那人說來的是一個陌生人,並且腳下的妙蛙花可能是天王級精靈的時候,直接把源治給驚動了。

源治身後還跟著幾個人,從他們所搭建的,簡陋的營地中大步走了出來。

身邊還跟著他那隻雙斧戰龍。

不過在看到來人是誰后,源治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哈哈哈,青木!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是沒問題,生命樹出現這麼長時間,你都不見蹤影,還以為你小子遇到麻煩了。」源治爽朗的笑聲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營地。

看到來人,青木也不在裝威風,笑著從妙蛙花的頭上跳下,大步走到了源治的面前。

「稍微遇到了點事情,讓源治天王您擔心了。」青木說道。

源治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營地,營地內也是出現了一些動靜。

只見兩道人影從營地內大步沖了出來。

看到正在和源治交談的青木,再次加快了腳步。

「青木!」

「青木——」

兩個聲音從源治身後響起。

聽到這兩個聲音,青木和源治都是露出了笑容。

「看來是你的好朋友們來了。」

「是啊。」青木微微點頭。

看向了源治身後的兩道身影。

正是許久未見的大吾和芙蓉。

此時兩人臉上都沒有之前在卡那茲市分開時的那麼光凈,但卻也比那時候多了一絲兇悍的氣息。

大吾相對而言還好,身上穿著的小禮服雖然略微有些臟,不過卻還是無法掩飾他那天生的氣質。

倒是芙蓉的變化是真的有些大。

原本芙蓉雖然實力也不弱,但總的來說還是缺少了一絲血性,就像是那些典型的,聯盟培養出來的溫室中的花朵。

但經過了這幾天空間內的生存后,變化是真的很大。

有點像是一個亞馬遜女娃。

如果是現在的亞當斯看到芙蓉,絕對會比較放心地讓她外出歷練。

雖然臉上的稚嫩還未褪去,出去依舊有可能被人騙,但至少變化已經開始了,不是么?

「大吾,芙蓉!好久不見。」青木咧開嘴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嘭——

青木和大吾習慣性的輕輕碰了一下拳頭。

倒是芙蓉,從原本的高興一些在臉鼓了起來。

——————————

第三更!求月票! 青木臉上的笑容略微變得有些尷尬。

原本想要和芙蓉擊掌的手抬到空中卻是無處安放。

不過卻也難不倒他。

啪——

直接拍在了芙蓉的腦袋上,還順著頭髮摸了摸。

手感還不錯。

就當芙蓉要生氣的時候,源治及時地給青木解了圍。

「青木,路上有沒有遇到別人。」源治問道。

說道這裡,青木臉色出現了一絲變化。

拿出精靈球將妙蛙花收回。

表情嚴肅地對源治說道,「的確是遇到了,而且不是一般人,我還抓了幾個,拷問了一些問題。」

聽到青木的話,大吾和芙蓉對視了一眼,也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鄭重。

在這個空間內待了這麼久,顯然也是知道一些空間內的情況。

「進去說。」最後還是源治說道。

一派狐言 帶著三人走進了營地內明顯是新砍的木頭所建造出來的房子。

這間應該就是源治的臨時辦公處。

四人進入房間后,才繼續聊起關於剛才的話題。

青木將自己從抓的那幾個「釣魚」的人口中得到的情報告訴三人。

不過這些情報無論是源治還是大吾兩人也是有些了解。

只是沒有青木這麼乾脆,直接抓人審問罷了。

他們也是自己的調查加上猜測,結果八九不離十。

「這個空間內估計是真的存在著一些什麼秘密,只是一時間無法找到。」源治聽完青木的講述,坐在了椅子上說道。

「而且,估計那三伙人也沒法一下子找到。」源治再次說道。

大吾和芙蓉也找了個位置直接坐了下去。

「也的確是比較煩,都不知道這個空間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不知道那三撥人究竟是為了什麼。

還無法離開,這才是最讓我們感到無奈的。」大吾說著。

稍微停頓了一會,繼續說道,「而且對方的實力也很強,佔據了生命樹,我估計這個空間內的秘密和生命樹有很大的關係。」

青木眼睛一轉,看著源治問道,「源治天王,不知道您有沒有和他們交過手?」

聽到青木的問題,源治微微一愣。

眼睛稍微眯了一下,不過還是說道,「的確是交過手,對方有三個實力人實力不錯,比較強,如果是單打獨鬥,倒是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他們三人的精靈數量的確是有些多,我能夠壓制住,可要是他們抽出幾隻精靈出來…」

後面源治沒有繼續說下去,意思很明顯,如果對方調出幾隻精靈,來對付聯盟的這群人,估計真的沒有多少人能夠活下來。

而且他們還並不是只有這三個人實力達到了天王級,還有一些人像陽斗這樣的,實力相對較弱,但同樣也是達到了天王級。

這些人的存在,也不是此時的聯盟中人能夠對付的。

估計也就大吾和芙蓉能夠抵抗住。

所以才說,此時聯盟的人,除了大吾、芙蓉和青木外,其餘的人其實都是托後腿的存在。

「那考慮一下將這些人都暫時先送離這裡,等到距離生命樹達到一定距離,相信源治天王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青木說道。

「我們也在考慮這個情況,只是這樣一來,再有人朝著這邊聚集過來,可能就找不到組織了。」大吾說道。

這也是他們這段時間一直在這裡的原因。

至少他們在這裡,那些四散的聯盟中人還有一個能夠活下去的機會。

霸少不要拽 「那也不是辦法。

你們不知道,之前我在來的時候,就是朝著生命樹靠近,但卻遇到了對方的『釣魚』,現在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們給抓住了,要知道進入這個空間可是四散的,不知道從哪個方向靠近生命樹,遇到他們的概率實在是太高了。」

青木繼續說道,「所以,不論怎麼樣,一定要搶佔下生命樹。

無論說是為了打破對方的目的,還是為了更好的聚集成員,生命樹都已經成為了必須搶佔的地方,說不定此時就有不少人已經被他們抓起來了。

我還懷疑,離開這個空間的通道也在生命樹那裡。

要是到時候被他們先找到了,離開后破壞了出口…

或者說,他們派幾個人出去報信,然後就可能有更多的人會衝進來。」

雖然現在外面聯盟已經將那個地方給封鎖了。

但是從陽鬥口中知道的一些名單,卻是讓青木對於這些人的封鎖,並沒有太多的信心。

「如果到時候只有我們四個人行動的話,會方便很多。

不要忘了,現在的聯盟中,也並不是百分之百的都可以信任。」

說到最後,青木的臉色有些嚴肅。

大吾和芙蓉當然也是知道情況,當時鐵旋被擊傷,兩人也是親眼目睹。

源治陷入了沉思。

青木說的話的確是很有道理,但這畢竟關乎著很多人的生命,不能草率地做決定。

「我在路上收服了兩隻天王級的妙蛙花,已經完全被馴服了,參加戰鬥的話可能還有些不夠,但護送他們離開暫時躲避,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青木又說道。

這最後一句話,就彷彿是給源治打了一劑強心劑。

啪——

手掌用力的拍在桌子上。

從臉上的表情就看出了他的決斷。

「那就這麼決定!不能跟他們拖下去,今天晚上將聯盟成員全部送離生命樹,準備跟那些人分個勝負。

到時候不論是是生是死,能不能出去,就都看各自的機遇了。」源治說道。

要不是有聯盟的這些人拖後腿,以源治的性格,早就打上門去了,對面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阻攔他的。

只要他想,一點點的消磨掉對方都沒有問題。

隨後將視線看向了三人,略微猶豫了一下后說道,「大吾、芙蓉,你們兩個就帶著大家一起走,最後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和青木吧。」

說得好聽是帶著大家一起走,但其實就是一起逃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