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汪岐讀的是大專職校,課也沒有初中、高中那樣排的那麼緊,一個星期足足有三天下午沒課,小日子過得是那叫一個安逸。

汪岐望了望窗外,此時的天空萬里無雲,太陽大兄弟可勁兒的放著它的光和熱,連雲兒妹妹都被今天滿血復活、像遠古凶獸覺醒一樣威猛的太陽大哥給嚇跑了。

「今天天氣好啊,去哪浪?」汪岐回頭問道。

「我也沒決定,要不等我想會兒?」王白可摸了摸下巴,一時間也想不到去哪浪。

「要不去魚三石老家允風玩去?」汪岐忽然想起之前在QQ看點看到的一篇報道,允風發生神秘地陷,一大片草地就這麼變成了巨坑。雖然這篇報道很水,但是汪岐還是想親眼去看看這個地陷的景觀,畢竟年輕人都是有著很濃郁的好奇心嘛。

「允風?」王白可放下了摸下巴的手「但是那地方我們經常去玩,都玩膩了。」

「怪我嘍,雖然我老家是風景區,但是每次都跑我老家去玩,我也很無奈的。」一旁的魚三石撇了撇嘴。

汪岐嘴角微微一揚:「我聽說最近允風可是發生了巨大地陷事件,據說那地陷出來的坑如果灌滿水都可以當做一片湖了,你確定不想去看看?」

坐王白可右邊的魚三石趴了過來:「這事我也有聽說過,我也想回老家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白可眼睛一亮:「好,那去允風,就這麼定了。到時候喊上孔聖墟、陳在義,陳文頁,不知道劉一皮去不去。」

至於文安丘,他就是個宅男屬性,走路什麼的最不願意了。當然,劉一皮也好不到哪裡去。

「叮鈴鈴!」清脆的鈴聲響起,代表著又要開始對於汪岐來說度日如年的學習了。

「那放學聊。」汪岐回了一句,就轉過頭來開始上課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上午的四節課像過隙白馬一樣「唰」的就過去了。

說來也奇怪,汪岐發現自己今天一直在認真聽課,一直沒有走神,老師說的每句話都在腦子裡認真分析了一遍,並記了下來。

「莫非我得了過目不忘的天賦?哦不對,過耳不忘。」汪岐邊收拾書包邊想著。

「汪岐,走,浪去!」王白可拍了一下汪岐的肩膀打斷了汪岐的思考。

「約好人沒有?有哪些要去?」汪岐問道。

王白可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彷彿再為牙膏打廣告:「我,你,魚三石,還有劉一皮,孔聖墟,陳在義和陳文頁。」

「文安丘不去?」汪岐雖然知道了結果,但還是習慣的問了一句。

「嗯,他說他要回家打遊戲,要今天上王者呢。」王白可無奈的擺了擺手。

汪岐背上了收拾好的書包,打了個響指:「那,出發!」

……

汪岐和基友們是騎電瓶車去魚三石老家的。

魚三石的老家『允風』離『女頁城』有24公里,說近不近,說遠不遠,而電瓶車正好可以到。

汪岐載著一百九十斤的劉一皮感覺特別累贅,雖然感覺穩了不少,但感覺自己的電瓶車承受了它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重量。

幸好昨天充滿了電,否則還真不夠跑的。汪岐暗暗吐槽道。

至於其他人,雖然汪岐這個小圈子幾乎是人手一輛電瓶車,但也只是幾乎。像王白可雖然有著自己的電瓶車,但前陣子被他老爹給『借』走了,天天霸佔著騎去上班,恨得王白可牙齒痒痒的。以至於後來雖然他老爹把車還給他了,但王白可也不想騎了,天天蹭魚三石的車坐,因為這兩貨家挨得近。

坐車多舒服,幹嘛騎車?這是之前王白可對汪岐說過的話。

……

於是,汪岐組成了一個車隊,總共有五輛顏色、風格各異的電瓶車,排成一列,勻速向允風駛去,一路上形成了一道移動的風景線。

騎著車,曬著太陽吹著風,感受風兒從腰間往後滑過,盪起敞開的黑色外衣,彷彿盪起了一條黑色的披風。

「啊!這才是騎車的精髓所在啊!」汪岐抬著頭感嘆道。

等等?抬起頭?卧槽!汪岐反應過來,他現在在騎車啊!為什麼會突然這麼神經大條。汪岐趕緊目視前方,還好還好,沒事沒事!汪岐拍了拍胸口,又擦了擦臉上的汗。 還好?我去,我好像兩隻手都沒有掌著電瓶車龍頭啊!夭壽了!

「哐!」汪岐騎著電瓶車帶著劉一皮往路邊的台階撞去。

「汪岐你搞什麼鬼!」劉一皮趴在台階上,電瓶車倒在了一邊,後輪還在緩緩的轉著。

「咳!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這樣了。」汪岐在電瓶車倒地的一瞬間跳到了地上,所以免了一場砸地之痛。

汪岐乾笑著把電瓶車扶了起來,劉一皮也自己爬了起來。

「沒事吧?」汪岐小心翼翼的問道。

劉一皮白了白眼:「我就不該和你們出來玩,我今天肯定忌出門。」

「還能開玩笑,看來問題不大。」汪岐笑道,重新坐上了電瓶車:「上來吧,這回保證不會倒。」

劉一皮撇了撇嘴,爬上了電瓶車後座。

因為汪岐的電瓶車是吊在整個電瓶車車隊的後面,所以其他人都沒有發現汪岐砸倒了,,因此也把汪岐拉開了一段距離,汪岐只好以最高的速度追了上去。

汪岐走遠后,汪岐之前砸倒的地方冒出了一個黑色人影,這道人影略顯虛幻,臉上有一層朦朧之色,如果不注意看的話根本發現不了這道身影。

「凡人?」這道人影望著汪岐遠去的方向低喃著:「有意思。」

人影停留片刻后,一瞬間,這道人影就消失不見了。

……

用了約四十分鐘的時間,汪岐等人才到了允風。

允風是一個風景區,一個很美麗的地方。沒有什麼高樓大廈,沒有什麼霧霾黑煙,有的只是一片片鱗次櫛比的二樓或三樓平房。

說道平房,允風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允風屯堡。

允風屯堡是古代明朝調北征南和調北填南在文頁一帶的屯軍屯田,經過六百年多年的傳承、演變而形成的歷史文化遺存。

允風屯堡有方圓十一平方公里,八個村寨分佈有序,疏密得當,既可各自為戰又能彼此為援,堪稱軍事防禦體系的傑作。八寨中的雲山屯、本寨,較完整地保存了典型的屯堡建築和民風民俗,被列為全國的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雲山屯還是建設部、國家文物局命名的「華夏歷史文化名村」。

而魚三石的老家就是允風屯堡的小山寨,距離地陷的本寨並沒有多遠。

魚三石在老家的房子是新建的,沒有保存屯堡的風格建築,只是那種很常見的三樓平頂房。

汪岐等人把電瓶車停在了三樓平頂房門前,跟著魚三石走進了房子。

因為電瓶車跑得太遠,所以已經沒有剩多少電了,魚三石從家裡扯出了一個插板,汪岐等人紛紛把電瓶車充起了電。

「那接下來去哪呢?」陳在義問道。

孔聖墟摸了摸看起來像個孕婦一樣的肚子:「我們先去吃飯吧,一放學就跑過來,飯都沒吃,好餓啊。」

「對,確實有點餓了。」王白可應道,然後又轉身對著魚三石問道:「三石,附近有什麼餐館之類的嗎?」

「有啊,跟著我,我帶你們去。」魚三石擺了擺手,然後帶頭先走了。

汪岐等人也立馬跟了上去。

因為魚三石老家的房子沒人住,他和他的父母都在文頁城租房子住,每個星期才會回來一回,所以魚三石老家房子里根本沒吃的,只能出去買吃了。

汪岐等人跟著魚三石來到了一家餐館——小范餐館,或許這家餐館的老闆姓范。

當汪岐等人走進小范餐館,一個額頭上有王字抬頭紋的大叔老闆迎了上來:「歡迎光臨,幾個小帥哥吃些什麼?」

汪岐望著這個老闆,總感覺這個老闆在有意無意的盯著他看,但是想想自己也不認識這個老闆啊?難不成是自己臉上有什麼東西?也沒有啊。等等!卧槽這老闆不會是想謀財害命吧?!

汪岐這麼想著心中暗暗的留了個心眼。

汪岐等人點好了菜,各自都點了一碟菜,然後可以放一起大家吃。

很快的,菜一碟碟的上桌了,老闆也給大家盛好了飯,於是就開吃了。

汪岐盯著自己的好友一口口的將飯菜都吞下了肚子,並沒有任何異樣,似乎……還很好吃的樣子。

汪岐暗暗的鬆了一口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那些電視劇不能看太多啊,害人不淺啊。

汪岐端起了自己的飯碗,開吃了起來。

……

「嗝——飽!」孔聖墟摸著自己的肚子打了個飽嗝。

「這家的飯菜真心不錯啊!」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陳文頁贊道。

魚三石得意的揚了揚頭:「那是,畢竟我以前天天來吃的,不過今天做的這頓似乎更好吃啊。」

「嗯,以後有機會還來吃。」劉一皮也是一臉的滿足。

「都吃好了嗎?吃好了結賬去。」汪岐道。

眾人紛紛站了起來,前去找老闆結賬了。

「總共一百零三,看你們小夥子也是第一次來,就給你們抹個零吧,一百元。」老闆笑著眯起了眼睛,額頭上的王字抬頭紋顯得更深了。

「這麼好嗎?謝謝老闆了。」魚三石笑著送出了一張紅色的票票,這是一百大洋的面值。

老闆接了過來,也不看真假就揣入了綁在腰前的錢包:「那麼,請慢走,歡迎下次光臨哦。」

「嗯,好的。」汪岐眾人應道。

……

待汪岐等人走遠后,老闆臉上的笑容立馬收斂,變成了一副思索之色。

「怎麼樣?」一道陰冷的聲音突然從餐館的一個有陰影的角落發出。

老闆抬起頭看去,那是一個若隱若現的黑色身影,臉上一片朦朧彷彿打了馬賽克一般。赫然是之前汪岐砸倒后出現的黑色人影。

「真的是凡人,我在飯菜里下了封靈藥,這種葯對沒有靈力的凡人是沒有任何影響的,甚至還會讓凡人感覺更好吃,並活絡氣血。但是如果是修士吃下的話,就會封鎖修士的丹田,讓修士無法調用靈力。這顯然不是一個能讓修士還能安心吃飯的原因。」老闆雙手抱胸,緩緩的說道。

「這麼說,那個叫汪岐的小傢伙真的是個凡人?」黑色人影問道。

老闆點了點頭:「很顯然,之前那個叫汪岐的小子吃完飯菜后沒有半點異常,是凡人無疑了。」

「好,待我再盯著一日,如果此子真的只是個凡人,並且身邊也沒有任何修士保護他的話,我就去將那赤菱石搶過來!桀桀——」黑色人影發出怪聲,隨後身形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另一邊,汪岐等人吃好飯後,來到了一片清湖邊,在湖邊飯後散步,並吹著柔風,實乃人生一大美事耶!

「我說,我們什麼時候去看看本寨的地陷?」王白可問道。

王白可是個急性子,自從來到了允風后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允風本寨的地陷,現在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嘿嘿,別急,聽說那裡現在被封鎖了,想進去看看得有個計劃。」魚三石暗含深意的笑道。

「你們要搞事情嗎?我陳某人最喜歡了。」陳在義興奮的湊了過來。

「不搞事情,我們就不是風子組合。」汪岐雙眼眯著:「過來,過來,我來跟你們說說我們的計劃。」

於是,陳在義、陳文頁、孔聖墟、劉一皮、王白可都湊了過去,而魚三石之前似乎已經和汪岐暗中商量過了,所以並沒有過去聽,只是站在湖邊看著風景。 「我打聽過了,本寨地陷的那片草坪已經被警察派人封鎖起來了,白天是有人看守的,根本沒法進去。所以我們最好是晚上偷偷摸摸的潛過去,然後進去看一眼就跑,怎麼樣?夠刺激不?」汪岐嘴角微微一咧,眯著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壞壞的頑氣。

「刺激,我王白可最喜歡這種刺激的事情了。」王白可興奮的用舌頭舔了舔嘴角:「我們晚上幾點行動?」

「嗯,晚上十點鐘吧,這個時間點警察們估計都已經回去休息了,沒有人看守,正好。」汪岐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三點鐘了,我們先去三石家打打遊戲開黑幾把,很快就能到十點鐘了,然後我們提前十分鐘去偵查一下『敵情』,以免有什麼意外。然後,就這樣決定了?」

王白可五人紛紛點了點頭,眼睛里都透露著一股興奮、激動之色。

於是,汪岐七人回到了魚三石家裡,開始了一場開黑之旅。

這款推塔競技遊戲最多只能五個人組隊,陳在義他不玩這款遊戲,但還是有六個人,並不好組隊。於是王白可提議先是五個人玩,然後看誰的戰績最差,就換下來讓另一個人來繼續組隊開黑,以此往複。

差不多玩了四個半小時的時間,汪岐六人一直在魚三石家裡玩這款推塔競技遊戲,陳某人則在一旁看了一下午的狗血劇情電視劇。當然,他們期間也出去吃了一頓飯。

這一個下午里,汪岐幾乎沒有被輪下來過,而且大多數的局數汪岐都是最佳戰績,並且帶著基友們贏了不少把,段位都整體提升了一個小檔次。

「和昨天晚上一樣,莫名的平靜讓我思考得更快和縝密,遊戲操作上也更是失誤極少,技能的施放大多數都能命中敵方,是什麼在影響我?」

汪岐已經意識到了這種狀態並不是偶然,或許是有什麼東西在影響著自己?最近也沒有買什麼東西在身上,這種狀態也是昨天晚上才開始出現的,難不成……是那塊紅色石頭?

汪岐想到這裡,摸了摸衣兜里的紅色石頭,入手就有一股涼意傳來,但是並沒有感覺到寒冷,有的只是舒服,和讓人感覺寧靜的觸感。

之前汪岐在「味道好得很」飯店撿到了一塊奇怪的石頭,散發著紅里透金的光芒,一看就不是什麼便宜的東西。

汪岐猜測是那位長白直發奇怪大叔的東西,於是就把石頭隨身帶在了身上,看看能不能再遇到那個奇怪大叔,然後交還給他。

「真是因為這塊石頭啊。」汪岐並沒有將這個奇怪的菱形石頭拿出來,只是在衣兜里將它握在手中,感覺……好舒服啊!不僅腦子一片空靈,還隱隱的感覺到周圍的天地間似乎遍布著一粒粒很奇怪的光點。汪岐本能的伸手想要去觸碰這些光點,和這些光點接觸,但卻發現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攔在汪岐與這些光點之間,或許,是需要一種引導的方法?

「喂!汪岐,你在幹嘛?」一旁的王白可等人看著汪岐雙手揣兜似乎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忽然雙眼放光伸出手四處亂抓,像極了愛……像極了一個精神病患者。

「咳!沒啥,就是忽然想跳舞了,就跳了一段。」汪岐尷尬的縮回雙手,隨便編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那啥,現在七點半了,我們可以出發了。」

汪岐快速的轉移了話題,並將奇怪石頭緊緊的揣進了衣兜,將衣兜的拉鏈拉了起來。這石頭肯定很貴重,要保管的更妥善一些。

「玩著玩著都忘了正事了,那我們就這樣走了?不準備點東西?」王白可摸了一下後腦勺,問道。

「嗯,你還想怎樣?拿上洛陽鏟嗎?」汪岐翻了翻白眼:「兄弟們走起,看眼神行動!咳,好像大晚上的你們看不到,總之不要亂跑啊。」

汪岐七人走出魚三石家,偷偷摸摸的向本寨走去。

因為小山寨距離本寨並沒有多遠,只有一千多米的路程,而時間又充裕,所以根本沒必要用跑的。

慢慢的沿著小路走過去,還能欣賞欣賞夜晚允風這別具一格的風景線。

因為是初春,田裡都是剛插好的稻苗,青翠欲滴的苗尖尖隨風飄舞,和夜空上時閃時碩的星星們相互映照生輝,再加上一旁明月散發著的月光,更是為整個夜景塗上了一層熒光色。

十分鐘后,汪岐等人來到了本寨的一處公園外,祖龍公園。地陷的正是這處公園內的那一大塊草坪。

祖龍公園因為地陷的事就已經早就關門了,並接受警方的調查,找出這場地陷的原因。此時的祖龍公園內沒有任何燈光,只有在月光的照耀下才能模糊的看見裡面的景象。

八零嬌嬌女 「我們應該帶手電筒來的。」魚三石懊惱道。

「手機也一樣。」王白可摸出了手機,並將手機的手電筒功能打開「我們翻過去嗎?」

「嗯,大門關了,只能翻過去。」汪岐點了點頭:「不過這祖龍公園之前本來就是不收費的,所以圍牆什麼的都是隨便建的,我知道有一處地方賊好翻進去。」

說著,汪岐就帶頭向一座平路橋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