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少人蠢蠢欲動。

前往他們被搶的地盤上,準備把地盤再搶回來。另一方面又擔心那個神出鬼沒的神還在這些星球上。

只是……地盤若都是這麼容易搶的,狐金也不用跟蘇眉交易合作了。

狐金搶地盤沒實力,但是守地盤還是很穩的。偶爾丟失了幾個星球,大部分新搶的星球還是保住了。

至尊保安 這也更加證實了傳言所說的兩種分析。

要麼鬧掰,要麼就是他們被騙了……

不過更多的幫會願意相信他們是鬧掰了,誰都不願意相信自己竟然是被虛擬器嚇得屁滾尿流。 蘇眉在同盟星球上待了近兩個星期,那領導可算回來了。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的多,由誘受前去和領導見面,又如同當初在狐金面前耍的把戲一樣,將蘇眉「變」出來。

然後領導就瘋了。

「人、人魚奈奈!」

蘇眉一副老神在在,「哎,乖孫子。」

領導:……

被蘇眉調戲了一下的他感覺不是很好,可同時他又明白,人魚奈奈能夠從這麼多人手裡逃脫,自然是有本事的。

聯想到最近同盟星球上的流言,領導心中一緊,似乎有所猜測,雙眉緊蹙面容嚴峻,那是極大的震撼。

「莫非那些流言都是真的?」

蘇眉笑著瞅他,並不否認。「你說呢?」

「你……」領導心裡頓時打響警鐘,將所有事情聯繫起來,眼前的這尾人魚,竟然讓他感到背後發涼。

「你想要什麼?」他深呼吸讓自己鎮定下來,人魚奈奈既然有如此大的本事,卻沒有見面就動手,除了這個星球上的規矩以外,想必對方也是有事求他。

能當上領導的人自然不笨,這隻需腦子一轉彎便能想到。

「我只是想借用一下聯絡網,找我的主人。」蘇眉邊說著,微微低頭露出一抹微笑,差點恍花了星球領導的眼。

主人?

人魚奈奈被諸多星球通緝,風聲之大,幾乎遍布全宇宙,誰不知道人魚奈奈的主人便是倫凌,可倫凌怎麼會……

等等!

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既然人魚奈奈都能夠從那群人手裡逃脫來到這裡,作為她的主人必然也有別的本事,難怪她會在這裡現身。

既然同為被那群人通緝,加入了流浪者,既是同盟的人,借用聯絡網自然沒有問題,不過有些事,他覺得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對方的。

「這個當然可以,不過你得想清楚,雖然在同盟星球上沒有戰爭,但你的身份過於特殊,若是我們長久收留你,或許會遭來那幾大星球的聯合攻打……」

「這個您就放心吧,」蘇眉知道對方在顧慮什麼,「我只是想來這裡試試能否找到我的主人,沒有打算長久躲在此地。」

「還有,雖然流浪者皆是同盟,不過出了星球后的任何戰爭我們絕不插手,到時候別怪我沒給你主持正義。」醜話說在前頭,流浪者同盟流派眾多,他也不能保證什麼,更不想得罪這個力量神秘又強大的女人。

蘇眉將他所有的話都做了明確態度后,才終於得到了聯絡的機會。

這一天里,流浪者同盟的幾個主星球,以及所有的幫派主艦上,都知道了一個叫「奈奈」的人魚……

這特么就是寶貝啊!

就算沒什麼用,抓起來擺著看都是賞心悅目!

他們眼睛都紅了,緊巴巴地盯著屏幕,哪怕是蘇眉把話說完關閉了聯絡網,也沒有回神。

借用了聯絡網,又與那位領導客氣幾句,蘇眉便獲得了一個顯眼的居住地方。

說那位領導沒藏著私心她都不信。

不過這又如何?蘇眉自有法寶來去自如,根本不在乎這些小動作。 同盟第二主星上核心城A區的四周環樹的一個大房子里,住著正被全宇宙通緝的絕美人魚奈奈,不過幾分鐘時間,就在流浪者同盟里傳開了。

人潮湧動全朝著蘇眉來了,蘇眉和誘受早有準備。回了家上了鎖就讓誘受捨棄屍體,以影子帶著大金鏈子移動。縱然是那些偷窺的人,也只能看見熟睡在床上的一個男人。

enmm……

男人?

說好的人魚呢!

他們在聯絡網上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的!可這怎麼才進了房子沒幾分鐘,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難道聯絡網上的,只是一項投影技術?

就連親自給蘇眉安排了房子的領導都懵了。他是想到把蘇眉的住所公布出去,一來明面上可以說是幫助她找倫凌,二來他還能借著蜂擁而至的人群日夜不停看守著蘇眉,就算她離開了星球,去往什麼方向,他也能在第一時間知道。

蘇眉之前搶的那幾個星球他也略有耳聞,人魚族奈奈不過是靠著水源才能發揮如此巨大恐怖的實力,他還特意選了滿是樹排在房子周圍的地方,也是用另一種方式控制這逆天的人魚。

只是他唯一沒有想到的,是奈奈如風來,似風去,沒有一點預兆!

這就很尷尬了。

一群人擠了大半天,只看見了一個「睡著」的男人躺在床上,而傳說中的人魚奈奈不見蹤影,誰還坐的住?

焦急尋找恨不得衝進房子里去,只是礙於同盟星球的規定無法闖入,他們更是抓耳撓腮了。

望眼欲穿。

連續兩天,每日都有新的人湧進樹林子巴巴地盯著那個房子,他們終於發現了一個事實……

那躺在床上的根本不是什麼睡著的男人,這特么就是一具屍體啊!!

都發臭了!!

清理屍體總算讓他們逮著借口進入房子里仔細檢查人魚的存在,殊不知在誘受脫離屍體的時候,早已借著房內的陰影把大金鏈子轉移到房樑上去。

房梁這麼細,不可能藏人,所以即使這群人進來清理屍體,也沒有人發現這麼一件重要的物品。

人魚奈奈好像就這麼消失在星球上了。

可她是怎麼消失的?

不……就連人魚奈奈怎麼進來的,他們甚至都不清楚!

從前兩日的激動焦急,到進入屋內的震驚和不敢相信,這房子一直是人滿為患。

韓娛之勛 直到過去了半月,這群人才終於接受了人魚奈奈早已離開的消息,除了少部分人還堅定不移的日常簽到以外,大多數人已經不怎麼關心房子的狀況了。

甚至那領導都在考慮再叫個人進來住了。

倫凌等了半個月,半信半疑地守著房子,才找到機會進去瞧瞧。

他知道,若是奈奈就這麼厲害,那麼她如此大費周章告訴自己的所在,豈不是白白浪費時間?就算是她真的離開,也一定會留下什麼線索,只能進入宅子里尋找。

倫凌卻不想,在他才潛入房子里,便有一個黑影潛伏在他的附近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雖說房梁是絕佳的隱匿之處,但蘇眉也不可能就這麼大大咧咧的一直躲著,所以誘受就成了房子的守護者。 倫凌進來的第一時間,誘受就有所察覺。時值夜半,漆黑一片的屋子就是誘受的天下,他甚至可以大膽開口,「你是什麼人!」

倫凌突然定住,心中一個激靈,不知對方是敵是友。

「你又是誰?」他強壓著心驚,努力讓自己冷靜思考。

「我當然是保護人魚奈奈的人。」誘受的身份不能明說,只能隨口胡諏了。反正也沒啥問題,蘇眉暴露身份,所有人都知道人魚奈奈是跟一個男人一起突然出現的,只不過這個男人在半個月以前突然變成了一具屍體,甚至達到了腐爛的程度,與其出現的情況完全不符,導致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撞鬼了。

人魚奈奈已經神秘到跟她一起出現的人都是生死成迷的地步了!

莫非……

這個男人的特有磁場還在有所影響?!

倫凌不知如何解釋這情況,他潛伏了半月之久的聽聞也讓他對這種情況深深懷疑,不得不小心。

「我是來探險的。」倫凌有所保留。

他知道這附近還有一些人在虎視眈眈,誰知道這是真讓他碰見鬼了還是有人裝神弄鬼。

既然被人發現,倫凌第一時間想的就是矇混過關。

誘受在他周圍環繞,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這裡不允許探險!」更是不由分說,將他擒住,讓他動彈不得。

倫凌臉色難看,同時也確定了對方真是奈奈身邊的神秘人,而不是其他虎視眈眈的傢伙。

冰冷的氣息環繞著他,明明沒有任何人的觸碰,他卻一步也挪動不得,這不能解釋的現象不正說明了是那個人?

「我找奈奈。」他不得不開口說出自己的真正目的。

誘受半信半疑,「你一會兒說來探險,一會兒說來找奈奈,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怎麼相信你?」

「你讓奈奈出來見我,她會明白的!」倫凌是奈奈的直接飼養人,說是彼此之間最為熟悉也不過分,無論他怎樣偽裝,奈奈一定能夠認出他,所以他才如此自信。

誘受沉思一會兒,實則是轉播讓蘇眉定奪。

「好。」誘受開口了,「將你的雙手準備好接住她。」

倫凌:……哈?

嘭!

蘇眉從房樑上的空間出來,直接落在倫凌伸出的雙手上,倫凌一個沒有防備,直接被這重力砸著一起倒地,猛地撲在蘇眉身上。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奈奈!」倫凌臉色無比複雜,也不知是高興還是生氣。

只是這熟悉的語氣,藏在原主的記憶深處,蘇眉也一下子把人認出來。

「王子殿下,你怎麼變得這麼丑了。」蘇眉假裝不懂。

「……」倫凌的表情更加複雜了。

「我開玩笑的。」蘇眉討好的掩蓋過去,倫凌也趁此從她身上起來,伸出手來再度把她抱起放在房間角落的椅子上,才開口。

「你沒事就好。」

他心裡實在有許多的問題要問,可這一切都不如歸程慶幸她的平安。

「可是躲在這裡也不是長久之計。」流浪者同盟可以短暫收留,但想他們這樣整個宇宙都在追殺的對象,流浪者同盟也不能保護,為了自己的生存,同盟星球頂不住的時候,一定在第一時間把他們交出去的。 「我知道啊。」蘇眉早就想好了日後的路。

「唯有把他們打怕了,讓他們意識到殿下的強大實力,是誰也搶不走的寶物,他們才會消停。」

這也是能夠永遠保住她的兩百萬積分的方法!

「如果真有這麼簡單……」倫凌搖頭,明顯不信蘇眉所說。

他們要面對的是數以萬計的星球軍隊,無論逃到哪裡,只要是有公民在的地方,就一定會被追殺,貪婪的心哪會讓他們有所收斂?

況且,就他們如今的處境,又如何能和這多如牛毛的敵人對抗?

「殿下別擔心,奈奈只有一個,就算他們搶去了,如何分配也是問題,終究會因此自相殘殺的。」

「你的意思是……」倫凌忽然意識到蘇眉的目的了,眼裡已是多了幾分贊同,可又因為擔憂不敢苟同,「不行,我不能讓你去冒險。」

蘇眉有些無奈,又不能將自己的本事和盤托出,只能隱晦的提醒,「殿下,奈奈自有保命之法,否則又怎能從那群人手裡逃脫,膽敢現身尋找殿下呢?」

「可……」倫凌也有想過,對方既然能夠平安出現,必定有什麼倚仗,只是世事無常,況且敵人數量之多,他哪裡可能百分百放心呢?

「殿下想想,方才我是如何出現,殿下可有察覺?」

這一問,叫倫凌啞口無言。仔細想想,剛才好似奈奈就是憑空出現,就連他也不曾察覺到對方。更何況這屋中還有另一個他至今也不曾見過其真面目的男子在幫助著奈奈。

細細思索的倫凌搖了搖頭,算是對蘇眉的本事信了八分。

蘇眉進而順著杆子往上爬,「所以殿下,要幫助奈奈才是。」

「嗯?」

……

蘇眉作為人魚族,若是爆發了無窮大的力量,勢必會引起其他不知真相的公民認為人魚族皆有如此本事,可若證實了她是人魚族最為特殊的那一個,一定會將她和被軍隊圍剿追捕的事情聯繫起來,從而猜測她身懷秘寶。

雖然她已經風頭正盛,但還是不願多生事端。更何況若是為了探索人魚族的秘密,而對宇宙里其他地方倖存的族人進行更加殘暴的對待,也是她的罪過。

蘇眉本意只想解決自己身上的死結,沒必要再招惹額外的麻煩了。

也因為奈奈這一尾人魚居住地曝光,她房子附近一直有人在觀察注意著,是因為之前進來的人都因誘受被嚇跑,眼下又看著倫凌進來的時間過於長久,而屋子之內卻沒有什麼太大的響動,早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在猶豫了一會兒,他們終於大著膽子靠近了這座房子。

「主人,有人來了。」誘受冷不丁的出生打斷兩人的談話,倫凌心下猛然一驚,顧不得眼下什麼情況,趕緊對著蘇眉低聲囑咐:「你快躲起來!」

「沒關係的,」蘇眉兩眼彎彎,只需她一個眼神,誘受便趁倫凌不查把大金鏈子藏在他口袋裡,「殿下直接離開就是,他們找不到我的。」

「……嗯?」倫凌一下子沒聽懂她的話。 蘇眉一個眼神,誘受直接強拽著倫凌扭頭離開,或許是因為不放心自己的寵物在這裡犯險,倫凌突然一回頭!

屋子裡空空蕩蕩,漆黑一片,壓根什麼也沒有。

他……當場就懵逼了。

同時懵逼的還有突然衝進門的幾個人,看著倫凌被嚇傻的樣子,還以為他也遭受了這屋子內的鬼怪手段,一個人壯著膽子上前推了推倫凌肩膀,叫他回神,「喂!」

「你進來這屋子這麼久,都看到了什麼?」

倫凌立即回神,裝作一副被嚇呆的樣子,「我……我不知道是什麼啊!剛剛一直抓著我不放,我動彈不得,然後你們就進來了……」

幾個人:……

卧了個槽這個情況跟哥幾個很相似啊!

還以為這哥們發現了人魚奈奈身在何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