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做任何事就要按規矩,我的手裡拿著這個座位的票,自然要坐在這裡!」裴燁說:「你現在應當上幼稚園了吧?我們幼稚園的老師應當教過你要遵守規則吧?」

小男孩:「……」

話是這麼說,但是,他想跟傅芊芊坐在一起嘛。

小男孩又將自己所坐座位的票拿了出來:「那我跟你換票。」

裴燁冷冷一笑,仍然是兩個字:「不換!」

小男孩:「……」

「要是票你不換的話,那這樣,你跟大姐姐換個座位可不可以?」

呵呵,想讓他跟傅芊芊換座位?女孩

「不可能!」裴燁仍然是冷冷的三個字。

小男孩:「……」

連續的被裴燁拒絕,小男孩惱了:「你為什麼一直霸著那個座位不放?大姐姐又不是你一個人的大姐姐!」

裴燁笑眯眯的提醒小男孩:「不好意思,你的這位大姐姐呢,他與我已經結婚了,法律都承認我們兩個夫妻,而且,她現在的戶口就在我的戶口本上,你說……她是不是我一個人的?」

呵,臭小鬼,跟他斗。

「你你你……」小男孩說不過裴燁,氣的指著裴燁的鼻子你你了半天,沒說出話來。

裴燁微笑:「怎麼了?你想說什麼?」

「我不理你了!」小男孩氣的別過臉去。

小男孩的父母有些尷尬的看著裴燁:「這位先生,真是對不住,給您添麻煩了。」

裴燁好聲好氣的說:「不麻煩,一點兒也不麻煩,這位小朋友很可愛!」

小男孩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呵,別以為他誇他可愛,他就可以原諒他霸佔著大姐姐的事。

不過,當小男孩轉過頭的時候,眼睛的餘光一直盯著裴燁手裡抱著的那一大桶爆米花。

他的父母覺得吃爆米花對他的牙齒不好,所以,當他看到爆米花想買的時候,他的父母卻不允許他吃,便也沒有給他買,這會兒看到裴燁的手裡有一大桶爆米花,那爆米花的香氣撲鼻而來,令他饞得不得了。

就這樣,他一邊彆扭的轉過頭去,一邊盯著裴燁手裡的爆米花。

而裴燁自然也發現了這一點,然後目光看向小男孩,而小男孩發現裴燁盯著自己,心虛的立刻把頭轉過去,不看裴燁。

小男孩那副想吃,又不能伸手極力忍耐的小表情,取悅了裴燁。

於是,裴燁彎唇輕笑:「想吃嗎?」

一邊問,裴燁還將手裡的爆米花桶往小男孩的面前晃了晃。

小男孩用力的吞了一下口水。

他差點就脫口而出想吃,可一看到裴燁的臉,小男孩便十分果斷的說了兩個字:「不想。」

裴燁笑著說:「明明很想吃,卻說不想。」

小男孩見放在自己面前的爆米花,伸手便想抱在自己的懷裡,誰知,他的手還沒有碰到爆米花桶,裴燁的手一縮,竟然直接把爆米花又給拿走了,氣的小男孩直瞪他。

「大叔,你……你不是說要給我吃的嗎?為什麼又拿走了?」

「這是我買的,想給誰吃,那是我的自由,不過呢……」裴燁誘道:「如果,你把對我的稱呼大叔,改成大哥哥的話,我就將它給你。」

小男孩的反應極快,他知道,裴燁這是因為他叫了傅芊芊大姐姐,卻只叫他大叔,所以心裡生氣,才會故意不把爆米花給他,還要求他叫他大哥哥的。

「如果我不叫呢?」

裴燁乾脆的回答:「很簡單,你不叫,這爆米花,自然也沒有你的份。」

小男孩嘟著嘴巴:「不給吃就不給吃,我是不會叫你大哥哥的。」

裴燁也著急,從爆米花桶里,直接捻起了一顆放進了嘴裡,輕輕的嚼了嚼嘎嘣嘎嘣脆響,一邊吃,裴燁還一邊很滿足的說了一句:「真好吃啊。」

見裴燁吃爆米花一臉香甜的樣子,小男孩下意識的用舌尖舔了一下下唇。

好想吃啊。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可是,如果他要吃的話,就必須要喊他大哥哥,可是,他是真的很想吃啊,怎麼辦,怎麼辦?

他的腦中在進行著劇烈的天人鬥爭。

末了,小男孩受不了裴燁手中爆米花香甜的感覺,咬著牙,脫口小聲喚道:「大哥哥。」

裴燁斜睨了他一眼,輕『嗯』了一聲:「你剛剛叫的什麼?聲音太小了,我聽不到。」

見裴燁故意激他,小男孩氣的比剛剛更大聲的喊著:「大哥哥!」

華先生,求放過 這一聲,幾乎整個影廳里的人都能聽得見。

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裴燁笑著將手裡的爆米花遞到了小男孩的懷裡。

一接到爆米花,小男孩便高興的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嘴裡。

小男孩的父母看到小男孩的模樣,有些尷尬的看著裴燁:「這位先生,真是對不起,這爆米花……」

「不用了,就給他吧!」裴燁笑答。

他本就不太喜吃爆米花,傅芊芊也對它沒興趣,他原本正想著該怎樣處置這桶爆米花而又不被傅芊芊說浪費,恰好小男孩想吃,正好順水推舟,又哄得他叫他一聲大哥哥。

說話間,影廳的燈暗了下來。

看到燈暗了下來,裴燁的眼中一亮,燈總算暗下來了。 俗話說的好,伸手不見五指,正是偷雞摸狗的好時光。

傅芊芊是個骨子裡非常正直的軍人,即使是看個電影,她也是端正的坐在那裡,目光直勾勾的看向前方,一點兒也不像是來悠閑看電影的。

再往旁邊看了一眼,小男孩有了爆米花之後,便捧著爆米花專心的吃著,連轉頭也不轉了。

裴燁的心裡有一絲好笑。

小孩就是小孩,很容易被其他的事物吸引了注意力,這個小男孩便是如此,有了吃的東西,就忘了自己之前要做的事情了。

在傅芊芊望向前方看著電影屏幕的時候,裴燁伸過手去,攬住了傅芊芊的肩膀。

按照裴燁的預想,他攬過傅芊芊的肩膀之後,傅芊芊就會將自己的頭輕輕的枕在他的肩膀,然後,倆人就這樣你儂我儂的坐在那裡一起看電影,那畫面想想都覺得十分美好。

只不過,理想很豐滿,現實,卻是很骨感的。

裴燁的手剛攬過傅芊芊的肩膀,坐在裴燁身側的傅芊芊有些疑惑的轉頭看著裴燁。

「怎麼了,有事?」映著電影屏幕,傅芊芊的眼睛清亮沒有半點雜質。

面對傅芊芊的雙眼,裴燁的心裡竟然升起了一絲罪惡感,這是腫么回事?

他下意識的回答了兩個字:「沒事!」

書穿成炮灰小侯爺 傅芊芊直接將肩頭裴燁的手推開,臉上的表情也是一本正經:「不是說要看電影的嗎?既然沒事的話,那就繼續看電影?」

「呃,是看電影不錯,可是……」裴燁表情有一絲莫名的看著傅芊芊。

他們是來看電影的,可是,他想要的不是這種方式的看電影,他眼尖的瞟到,他們前排的一對情侶,女孩已經窩進了男孩的肩頭,一邊吃著爆米花一邊看電影,怎麼到了他這裡,感覺就變了味呢?

傅芊芊仍是十分正直的目光:「可是什麼?」

裴燁:「……」

感覺被傅芊芊給打敗了。

末了,裴燁有些氣餒的縮回了自己的手,面上帶著一絲尷尬的看著傅芊芊:「沒什麼,不是說看電影嗎?我們繼續看電影吧!」

見裴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直視前方的電影屏幕,傅芊芊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重新轉回頭去,將自己的目光放在電影屏幕上,不過,還是覺得裴燁剛才似乎是有話說。

不過,隨著電影已經開始播放,傅芊芊將注意力放在了電視的劇情和畫面上,便沒再注意裴燁。

傅芊芊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人,在進來之後,她已經洞察過整個影廳,確定影廳沒有什麼危險,便相對的心情比較輕鬆,也比較容易投入到劇情當中,再加上電影屏幕上放的片子,恰好是一部非常熱血的動作片,裡面有很多打鬥、槍戰之類的劇情,正好對了傅芊芊的味口。

在傅芊芊的注意力放在電影屏幕上的時候,裴燁便坐在她的身側,用一副幽怨的目光看著她。

他想要的看電影,是倆人可以親密的在一起,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是純粹的『看』電影。

不單如此,在他的身側,還坐著一個只有四五歲左右的小電燈泡,這種感覺讓他非常不爽。

電影的劇情對他沒什麼吸引力,事實上,裴皓早就已經看過了這部片子,前幾天他在國內時回到裴宅,陪奶奶說話的時候,裴皓便把這部片子的內容大致的介紹過了,裴皓將細節說的都很精確,所以,只看一眼,裴燁便知道這部片子後面說的是什麼。

在他的字典里,看電影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奢侈的行為,從小到大,他的生活里,不是學習就是鍛煉,提高自己的能力,當他畢業之後,便又開始接手公司,處理公司龐大的事物,看電影這種事情太過佔用時間,看電影的那個時間,他已經將處理不少公司的事務。

當一個龐大跨國集團的總裁,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們向來都只是表面風光,背後,付出的卻是不知道比旁人多少倍的努力,並不是像一個只會揮霍的富二代那樣,靠著祖蔭庇佑,就能一輩子吃喝不愁。

他有他的野心,他也為了他的野心而奮鬥,從來不會為了沿途的風景停留下來,不過,自從遇到傅芊芊之後,他便有了另一個目標,陪她一起做那些從前他認為非常無聊而且浪費時間的事,而且,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

在傅芊芊集中精神看電影的時候,裴燁也在集中著精神,不過,他看的並不是電影,而是她。

片子還沒有進行到一半,片子進行到一個小過渡的當口,傅芊芊的思緒也拉回了幾分,突然感覺到旁邊裴燁灼人的視線,便轉頭看向裴燁。

見裴燁的雙眼一瞬不眨的盯著自己,傅芊芊摸了摸自己的臉:「怎麼了?一直這樣看著我?」

裴燁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那眼神好像在說『你總算注意到我了』。

對上裴燁的視線,傅芊芊的心裡莫名的心虛。

她好像也沒做錯什麼,可是,裴燁的目光卻也能讓她心虛是腫么回事。

「你很喜歡這個電影?」裴燁直接開口問了一句。

傅芊芊給了一個非常中肯的答案:「這個片子的內容不錯,拍的也很用心,雖然是電影,但是,很多細節處理的都很到位,這個拍電影的幕後導演,想必也是對相關的內容都做過詳細的了解,所以才能做得這麼好,算是我看過質量還算可以的片子之一了。」

如果是那種粗製爛造,只靠小鮮肉流量明星主演或是只為圈錢,隨便做特特的那種爛片,傅芊芊是不可能看得進去的。

傅芊芊這個人的眼睛是很毒的,如果連她都覺得這個片子不錯,那這個片子就是真的不錯,它的票房會高,評分也一直很高,那不是沒有道理的。

裴燁抓住了傅芊芊話中的重點,忍不住問出口。

「你剛剛說,你所看的片子中,你以前看過很多電影?」

「嗯。」傅芊芊非常誠實的點頭。

裴燁的眸底閃過一絲冷光:「都是跟誰看的?」 負心首席:千金大小姐 傅芊芊皺了下眉之後,然後仔細的想了想:「跟我一起看電影的人很多,但是,你讓我說出是跟誰看的,一時想不起來。」

裴燁:「……」

看電影的人很多。

裴燁的話幾乎是從齒縫中擠出:「呵呵,是嗎?不知,跟芊芊你一起看電影的人,都是男人,還是女人?」

傅芊芊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當然是男人了。」

裴燁:「呵呵,是嗎?那個男人中,包括秦市長嗎?」

傅芊芊奇怪的盯了他一眼:「秦市長他日理萬機的,怎麼可能會與我一起去看過電影?」

「既然不是秦市長,那是和誰?」

傅芊芊微彎嘴角:「我們部隊里看電影,自然大多數都是在訓練場上,大家一起看記錄片電影啊,大家一起看,人那麼多,我如何記得清所有人的名字?」

裴燁:「……」

聽到傅芊芊這麼說,裴燁這才放下心來。

原來,她是和她的戰友們一起看記錄片電影啊,他還以為,她是和人一起去電影院看的電影呢,嚇他一跳,連他的嫉妒都給挑了出來,差點就想把與她一起看電影的人給碎屍萬段了,結果,只是……

也是傅芊芊剛才的話,讓他的思緒歪了,正這樣想著,裴燁瞥到傅芊芊眸底一閃而過的得意,突然的,裴燁的臉僵住。

剛剛……傅芊芊是故意挑起他心底里的嫉妒,吃醋的嗎?

裴燁危險的眯了眼靠近傅芊芊,微笑的道:「親愛的芊芊,你剛剛……是在得意嗎?」

傅芊芊仍是一本正經、正直的目光回望住裴燁:「我有嗎?是不是因為電影院里的燈光太暗,所以,你看錯了?」

裴燁傾身靠近傅芊芊,危險的氣息浮在傅芊芊精緻的小臉上,傅芊芊的身體也往後面撤退了幾步,不過,她撤退,裴燁便繼續往前傾,與他保持同樣的距離。

「芊芊,你這樣說,是覺得,我的眼神不太好嗎?」

「呃,電影院里的燈光這麼暗,一時看不清,那也是有情可原的。」

「呵呵,我的芊芊啊。」裴燁的氣息繼續逼近著傅芊芊:「別忘了,你的丈夫可是修行了萬年的狐狸,你那點小伎倆,你以為,你能瞞得過我?」

「我瞞你什麼了?」

「軍人是不該撒謊的,不過,現在不是在國內,也不在軍區,不必受到你們軍法的制裁,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必須要……受到懲罰!」

感覺到裴燁驟然逼近,近在咫尺的氣息,傅芊芊的眸光也變得火熱了幾分,直愣愣的對上了裴燁的眼睛:「哦?懲罰?什麼懲罰?」

裴燁的唇毫不猶豫的貼上傅芊芊的唇,然後微分:「就是這樣!」

說罷,裴燁繼續剛才的吻,並且,一隻手探入傅芊芊的腦後,托住她的後腦勺,以加深這個吻。

他們兩個處在角落裡,其他人都在注意著劇情,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裡,至於小電燈泡,只專心的吃著他的爆米花,壓根沒心思去理會裴燁和傅芊芊倆人,心想著:這爆米花好好吃啊,這爆米花也好大一桶,他可以吃個夠了,他必須要趕在出場之前吃完,否則,出了場,爸媽肯定不會讓他再吃了。

電影播放過半了,傅芊芊和裴燁倆人的唇始分開。

一吻結束,倆人的氣息都有些不太均勻,目光相對間,有溫度在倆人之間繼續攀升。

恰好,這時劇情到了一個小高潮,傅芊芊眼睛的餘光往電影上瞟了一眼,恰好看到了非常熱血的畫面,下意識的直接將目光全部盯在了電影畫面上。

裴燁:「……」

剛剛的氣氛明明挺好的,這電影拍得這麼好看做什麼?連一個平時不看電影的傅芊芊目光都吸引了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