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誰得到血煞子,誰就更強。

是以,不管是骷髏堡還是十生宮,都極想拿到血煞子。

畢竟這關係到整個門派生滅的大問題。

「十三姨,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們一笑泯恩仇。」羅陽說道。

怔了怔,十三姨問是什麼方法。

羅陽不慌不忙道:「骷髏堡想殺十生宮的人,那是你們讓她變成了妖怪。你們給她解藥,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聽了這話,十三姨冷笑道:「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小子,你別亂指揮!遠遠輪不到你來命令姑奶奶做事!」

雖說骷髏堡和十生宮原本就屬於邪正不兩立的勢力。

不過在堡主還沒有變樣子之前,絕對不會對十生宮那麼痛恨。

現今堡主恨不得把十生宮每一個人都弄死,並且是用極度殘忍的手段達到目的。

若能讓堡主恢復原樣,那確實能起到緩解衝突的作用。

當然,這需要十生宮作出讓步。

「十三姨,我只是提個建議,並沒有命令你做事。」羅陽說道。

只見十三姨目光在水月和鏡花二人來回掃視,似乎想到了什麼。

「他直接去見你們的老大,救出你們的?」十三姨問。

水月和鏡花沒有即時回答,都轉頭望向羅陽,用眼神向他請示。

羅陽說道:「十三姨,你問這個幹什麼?」

不久前,羅陽曾在十三姨面前說過,他沒有見過骷髏堡的老大。

事實上,羅陽跟堡主見面多次。

十三姨冷道:「小子!姑奶奶記得你說不認識骷髏堡老大,對吧?」

到了這個時候,羅陽只得半真半假道:「十三姨,我以前沒有見過她們的老大,這次才見到的,但也沒有看到人,只是聽到聲音。」

聽了這話,十三姨警惕的盯著羅陽瞅了好一會子。

過了半晌,才冷道:「小子!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秘密多了去,羅陽不可能一一相告。

「十三姨,我能有什麼秘密,你們早就把我查得一清二楚了,難道不是?」羅陽冷笑。

不單十生宮,就是九陽殿和八仙堂,也對羅陽進行過調查。

這些大勢力做事,絕對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亂飛。

周小雲的幸福生活 先把要對付的人查清楚,那樣更容易達到目的。

十三姨冷道:「你既然已見過骷髏堡老大,那說明你還能再見到她。你準備好,等我的消息,到時你去帶她到我說的地點,那就不關你的事了。」 ?沒想到囚焰竟然不受她的威脅,羽舞感覺真的絕望了,乾脆就地坐下來,失落的聲音說:「你真的不願意留下來陪我啊,凌霄殿好悶的,上次的事情得罪了哪吒,他也不理我,想要去元帥府,想著跟那幾個神仙化解恩怨,可是一出去就會有無數的仙官仙子湧上來,車乘數百隨行,回來還要聽那些大臣說個沒完沒了,我真的不想做這個三界之主了,好幾次想逃走,可是青龍叔跟橫渡將軍早就料到,在凌霄殿設下了結界,只要我離開凌霄殿,他們立刻就會跟上來,然後對我一頓訓斥。」

她這副模樣,讓囚焰也有些心軟了,跟她旁邊蹲下來問道:「可是做三界之主是你的選擇,你當初為什麼都不想想。」

羽舞覺得委屈,鼓起腮幫子跟囚焰賣個萌,抬起頭看囚焰,無奈的回答她說:「我以為做三界之主很威風,可以對一大幫神仙呼來喝去,三界之內我最大,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說到這裡,咬牙切齒的:「這都怪那些寫書的混蛋,在書上只說三界之主君臨三界,天道之內的三界生靈都得俯首,可他們沒說三界之主其實是要守規矩,而且是必須守規矩,一般神仙還可以偶爾做點出軌的事情,可是三界之主,就連一個不雅的動作都會有執事官提點一遍一遍又一遍。」

囚焰轉頭看一眼三界之主的寶座,這張椅子無數人想坐上去,無數人為了坐上去不擇手段,曾經她也想坐上去,可是現在,她慶幸自己沒有坐上去,不然她的樣子,一定不會比羽舞好。

羽舞是她最好的朋友,這個時候幫她一把很有必要,四下見不到那些仙子仙官,就告訴羽舞道:「其實要離開凌霄殿不是不可以,偷偷去凡間走一趟,趕在明天早朝之前回來,應該不會被發現的。」

聽見囚焰這麼說,羽舞兩眼立即爍爍有神,興奮的問她道:「你有辦法帶我離開凌霄殿?我保證,只要你帶我去玩,我什麼都聽你的。」

囚焰點點頭,告訴她說:「現在已經是黃昏之後,據我所知如果沒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情大臣們是不會再黃昏之後來打擾你的,既然這樣,你可以回寢宮,幻化一個假的三界之主入寢,真身離開凌霄殿去下界玩,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就算在人間玩上一兩個月回來,應該也不會錯過早朝。」

「啊,還要回來啊。」凌霄殿,羽舞是不想再回來了,囚焰見她這樣,立刻就否定了剛才的建議,站起身說道:「看樣子給你這個建議絕對是錯誤,你還是乖乖的呆在凌霄殿上吧。」

蹭一下站起來,拉住囚焰跟她再三保證道:「別走,就聽你的,我保證一切都聽你的。」

雖然她是這麼說了,但是囚焰可不敢就這麼相信她,告訴她說道:「好,我能帶你避開青龍的結界,但是離開凌霄殿之前我要禁制你的全部法力,還有交出你的千機弓和天蠶仙衣,還有那兩根域外天的棍子。」

兩隻眼睛睜的大大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問囚焰說:「可以不這樣嗎,沒有法力,萬一在人間遇上什麼危險怎麼辦?」

囚焰搖頭,非常強硬的告訴她:「不行,如果不這樣我是不會帶你離開凌霄殿的,並且我告訴你,我會禁制你全部的法力,讓你連架雲的本領都沒有,只能乖乖的聽話,如果不聽話我就把你裝在乾坤袋裡帶回來。」

雖然很不願意,但是想到如果不同意就得留在凌霄殿,還是同意了,輕輕嘆氣說:「我好歹是三界之主,你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

「好吧,帝君陛下,小妖尊重你的威嚴,擁護你的權力,小妖告退。」

真害怕囚焰真的走了,趕緊拉住她:「我沒說不同意,你是姐姐,你說什麼我都聽。」

「那我說你乖乖坐鎮凌霄殿你聽不聽?」

「你真的忍心啊?」

看樣子是不帶走不行了,封閉羽舞的奇經八脈,收了她的法器,就將她的法器幻化出羽舞的替身,施法操控替身回去寢宮。

看著那些下官伺候羽舞睡下,各自退出之後才對羽舞說:「好了,你叔叔的結界是專門為你準備的,要想不被他知道,就你就得委屈一下藏到凈玉瓶裡面,不過放心,距我所知凈玉瓶雖然厲害但是還沒有本事傷害黃龍,你是黃龍脊護體的金身應龍,在裡面呆上三五載應該都不會有事,所以我會在離開南天門之後再放你出來,如果在裡面受不了,就使勁撞瓶子。」

囚焰的凈玉瓶是瑤池仙境天道法器,羽舞也是天道聖人,跟它頂多就是半斤八兩,想來在裡面呆一會不會有事,就自己爬了進去。

囚焰把瓶子掛在腰間,裝作沒事人一樣離開了凌霄殿,一路騰雲駕霧下了九天。

出南天門,離開天庭守衛的巡邏範圍之後趕緊把羽舞放出來,有心擔憂的問她:「沒事吧,你的金身跟凈玉瓶哪個更厲害一些?」

羽舞拍拍胸脯,嘿嘿的笑著說:「總算出來了,剛剛一直擔心會被發現。」

「哪吒離開天宮有一些時間了,如果他真的是下界去找南蠻公主,應該已經到了,咱們也趕緊過去。」

「嗯,快點,趕在晚飯之前過去,我還沒吃過南蠻的晚飯呢。」

在距離她兩千仞之外的地方,青龍和橫渡神秘一笑,青龍開口道:「還是你厲害,算出她兩必然會逃離逃離天宮去南疆。」

「你也不差,經驗老到,對自己的侄女了解的也夠多,知道應龍帝君要成長光在天宮受訓是不夠的,必須讓她知道三界之主真正的含義,三界之主應該怎麼做,若非如此,我就把她們攔在天宮了,不會放他們下界。」

青龍沒有繼續跟橫渡調侃,命令身後的銀甲衛士道:「你們聽好了,此次行動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保護應龍帝君周全,但是不準暴露行蹤,當然,萬不得已的情況例外。」

幾百名銀甲衛士接到命令就匆匆跟了上去,因為知道她們的目的地,為了不暴露就沒有跟她們走同一線路。

南疆寨子上空,哪吒抓來幾朵雲彩做個椅子,穩穩的坐下來看著下面。

囚焰羽舞過來,在高處發現了哪吒,不知道這個仙家在搞什麼,也就不去打擾他,只在遠處看著。

那些銀甲衛士在更高處發現了她兩,又看到哪吒在低空,就用雲朵將自己隱藏起來,暗中執行保護任務。

如此過去五六天,哪吒已經六天時間一動不動的坐著,羽舞心裡非常著急,如果哪吒就這麼看著,照著這樣下去,她根本就見不到哪吒跟南蠻公主的相遇相惜。

著急的問囚焰道:「你說他的椅子是不是比咱們的舒服,他已經坐了六天時間一動不動的,還要坐多久,我甚至都懷疑這是不是跟你在凌霄殿的法術一樣都是幻術,哪有人能六天時間都不動一下的。」

「人不能,但神仙可以,哪吒這樣的大仙,坐幾十萬年都沒問題。」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是說他再不行動,我沒時間了。」

其實囚焰心裡也著急,但是著急也沒用啊,哪吒不急,她們總不能下去把他一腳踢過去南蠻公主身邊吧。

看著雲端的哪吒,囚焰嘆口氣告訴羽舞說:「我猜此時他心裡一定非常難過,非常糾結,南蠻公主是他的劫難,本來他應該躲得遠遠的,可是眼下的形式卻逼迫他要去面對,甚至要解開自己禁錮三百年的七情六慾,去面對這個不知道是好是壞的緣分,要是我,我也會很糾結。」

「我才糾結呢,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被你抓回天宮了。」

頓了頓,咬咬牙對囚焰說:「要不咱們幫幫他,你去附近抓一隻南蠻公主打不過的妖精,降服之後讓它去對南蠻公主下手,看看哪吒會是什麼反應。」

白眼看一眼羽舞,鄙視又警告的羽舞回答道:「想都別想,你是神仙,三界之主,怎麼可以用這樣的手段滿足一己私慾,要是讓青龍橫渡知道了,你的下場就是一萬年都別想離開凌霄殿,是天宮的一萬年,人間三百六十萬年。」

羽舞撇撇嘴,非常不樂意的聲音說道:「可是我心急啊,你看哪吒的那個樣子,一萬年不動都有可能,南蠻公主可是凡人,幾十年之後就歸於塵土,到了那個時候,哪吒又得等她的轉世,如此循環往複,何時才是頭。」

「南蠻公主是半仙,南蠻第一巫師的歲女怎麼可能是凡人,就算暫時沒有消除死籍,但活千百年也不是問題,等千百年之後,就算她沒有靈根,南蠻巫師也會替她消除死籍,肯定不會死,連這都不知道,你這三界之主怎麼當的。」囚焰的語氣十分鄙夷,帶著訓斥的成分,羽舞很不高興,喃喃的回答她:「又不是我想當,你懂這麼多我讓給你好了。」 這話羅陽不愛聽。

說以後不關他的事,那是騙人的。

做了,並不代表沒有手尾。

「十三姨,你說的太簡單了吧?」羅陽冷笑。

「你要做的就是那麼簡單!」十三姨說道。

聽了這話,羅陽笑了。

十三姨明顯理解錯了。

她還道羅陽指的是帶路這件事,事實上羅陽說的是後果。

「小子!笑什麼?!」十三姨嬌叱。

「十三姨,我倆也算是熟人了。我就有一句說一句了。你讓我帶骷髏堡老大去你們的伏擊圈,這事不難。問題在哪,知道嗎?我告訴你。以後骷髏堡來找我報復,你們會幫我嗎?我想你們一般是會當作什麼也沒發生,任由我被殺吧?」

羅陽一針見血說道。

他說的是事實,十三姨並不反駁。

「那你是不想救她倆了?」十三姨顧左右而言他。

若要犧牲家裡的美人,羅陽寧願不管水月和鏡花。

畢竟安玉瑩和唐桂花等美人跟這些事沒有關係,若她們受到骷髏堡的報復,那就太對不起她們了。

羅陽冷笑道:「十三姨,請你認清一件事。我幫你找血煞子,你不能動她倆,這就是交換條件!」

面對強硬的羅陽,十三姨秀眉倒剔,嬌嗔道:「小子!憑你也敢跟我們十生宮對抗?!」

雙方火氣坐火箭一樣上升。

氣氛越來越緊張,劍拔弩張。

「十三姨,講真,我不是你們十生宮的對手。可是沒有我,你們能找到血煞子?」羅陽淡定道。

手中有王牌,自然不用驚慌。

只要十生宮九陽殿和八仙堂還不知道血煞子落入羅陽的手裡,那一切都好辦。

為了得到血煞子,這些大勢力都願意付出大代價。

面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十三姨想要嚇唬他,結果沒達到預想的目的。

「小子,你就不怕我們對付你身邊的人?」十三姨繼續施壓。

「那你們十生宮跟骷髏堡有什麼區別?」羅陽淡淡道。

鎮不住羅陽,十三姨又惱又無奈。

她確實還需要羅陽相幫,若沒了他的幫忙,那想得到血煞子,至少難了十倍。

「小子!從現在開始!她倆由我們十生宮來保護!」十三姨嬌嗔道。

話說的好聽,可弦外之音卻讓人難以接受。

若把水月和鏡花交給十生宮,那就相當於又將她們送進狼窩。

十生宮對骷髏堡的人,即使水月和鏡花不願意再做骷髏堡的人,但十生宮還是會當她們是骷髏堡的人。

寶貝,乖乖讓我寵 屆時羅陽就受到掣肘,左不是,右又不是。

不聽十生宮的指揮,那水月和鏡花就會被殺掉。

完全按照十生宮的意思去做,那羅陽就沒有了任何自己行動的權利。

「十三姨,用得著這麼霸道?」羅陽冷笑。

「小子,現在由不得你!你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清楚了就告訴姑奶奶!」十三姨怒道。

這麼看來,十三姨此來就是為了帶走水月和鏡花。

羅陽當然不會同意,冷道:「十三姨,那你得過我這一關才行。」

不意羅陽會強硬到這個地步,十三姨直勾勾的盯著他,說道:「小子,你真想跟我們十生宮對抗?那你活不了!」

不待羅陽回答,只聽門外響起一陣笑聲。

「呵呵……」

那笑聲太熟悉了。

不錯,正是花襲伊來了。

十三姨怔了怔,顯是沒料到花襲伊會來這兒。

不久前,羅陽還跟花襲伊通過電話,說會去她那兒。

不料花襲伊也尋上門來了。

由此可知,九陽殿也有人在盯著羅陽。

不用問,八仙堂也會派人監視羅陽。

得到這麼多大勢力的「照顧」,羅陽覺得挺自豪的。

「我干姐來了。」羅陽笑道。

花襲伊來這兒,並不見得對羅陽有好處。

不過就目前來看,有花襲伊在這兒,那可以鉗制十三姨,暫時對羅陽是有利的。

羅陽去開了門,見花襲伊嘴角揚了起來。

「呵呵!你們躲在這裡聊什麼?不會是談戀愛吧?」花襲伊冷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