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水清搖了搖頭:「母妃直接將我作為神仙的記憶斂去吧。」

「隨音,這件事我不會告訴你父君的。」

「嗯。」

「此一次一定要當心,人間很苦的。」

「我會化作一條魚,只在河裡呆著,不上岸。」

知道母妃的身影成了一個點,隨音才背過了身子看著前面。

在母妃的心中,隨音知道自己一直是一個很乖的人。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中像要什麼。

聽過天界說書先生口中的人間,便會知道天界呆著有多麼的無趣。

沒有勾欄美景,也沒有當時明月。

沒有春風吹綠的青山,也沒有斜雨散亂的江南。

所以隨音便只有一個念頭,下凡去看看。

不管看見什麼都是好的。

到了凡間后,隨音才知道,先生口中的凡間果然比仙界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管在橋下望明月還是在水中看著月亮,都是一種不同於往常的,關於美的想象。

直到後頭失去了關於仙界的記憶,隨音才有了自己的際遇。

當火光將天邊染紅,隨音躺在被火染紅的河水中向上頭看的時候。

怎麼天也變得狹窄了起來。

沉睡過去的時候,隨音想了想自己作為「水清」的這短短的一生。

最後只留下了自己的孩子。

那個不能一直陪著他長大的孩子。

當曾經的記憶回來之後,水清覺得還是天界好。

只是再也回不去曾經的心態了。

無論是自己在凡間短短几十年遇見的人,還是經歷的事情,都比隨音的前面七百歲來的還要真實。

前七百年太過平淡。

平淡到讓隨音不知道自己是誰。

讓隨音多了很多想要的。

可是最後,其實還是平淡最幸福。

但是看見關山月的時候,隨音知道自己的幸福到底在什麼地方了。

於是便不想回天界忘了那凡間的事。

關山月的一聲聲「阿娘」,叫醒了沉睡在隨音心中的月亮。

「後來有一天,我被母妃帶了回去,本就沒有到我到渡劫的時候,還出了那樣的事,幾乎事傷痕纍纍。父君跟母妃知

道了我在凡間的經歷,很生氣。」

林雪初靜靜的聽著。

水清說話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的表情,也不看自己。

更像是說給她自己聽的,對她自己過往的總結。

林雪初開口:「你現在還好嗎?」

水清低下了頭:「我不肯忘記那些傷心的事,其實我是想要忘記的,可是我忘記他們的話我就會忘記阿月,我不會忘了阿月的。」

林雪初點了點頭。

趙重四開口:「你之前為什麼會去鬼界?」

「是我自己提的要求,不接受度化的神會被送到鬼界。」

「不接受度化……是不肯忘記以前的事情嗎?」林雪初問。

水清點頭:「凡人輪迴有陰間的孟婆湯,忘記前塵舊事。仙人渡劫後有度化一說,忘記曾經的劫,恢復心中的無念無求。」

林雪初緩緩的點頭。

「但經歷了那些酸甜苦辣,無念無求位面難了些,或許我根本就不配當神,只要能看著我想看見的人便好。」水清道。

林雪初道:「所以你甘願來到鬼界,也不願被度化?」

水清應了一聲,然後道:「父君生氣的後果很嚴重,他將那些村民的生死薄子給燒了,讓他們生生世世走畜生道,其實對於這些我沒有任何的感覺。」

「你只是想看見阿月嗎?」趙重四問。

水清道:「人生在世總有一些念頭的,我既然已經將我自己當作了人,便要用人的情緒的思考問題。」

林雪初道:「你不打算回去了嗎?」

水清點了點頭,然後道:「只有在這個地方我才是清凈的。」

「隨縱會擔心的吧?」林雪初問。

「他會來看我。」水清說,「其實我無所謂的。」

「如果關山月壽終,那時你會如何?」林雪初問。

水清:「之前是我沒有保護好他,我會彌補他。」

林雪初點頭:「我知道了。」

(本章完) 這個時候水清站了起來,將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林雪初跟趙重四跟著站了起來。

「怎麼了?」林雪初問。

水清道:「結界處有異動,我出去看看,你們便呆著這裡。」

「好。」

水清匆匆離去。

林雪初想了想之前水清說的那些,搖了搖頭。

不過這麼看來,神仙其實也是有著他們自己的煩惱的。

不管咋那個地方,都會有這樣那樣的事情發生。

總以為自己到了那個層面便只會有自己的幸福,但是在這種幸福之外,還是會有很多的煩惱。

無解。

水清走了以後林雪初來回走著。

趙重四道:「小雪,你現在在想什麼?」

林雪初問:「你有煩惱嗎?」

趙重四搖了搖頭,「我現在已經沒有煩惱了,之前有,你呢?」

林雪初突然之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有煩惱了,最後開口:「不知道現在道長在什麼地方。」

趙重四開口:「以後我便要同你跟道長一起走。」

「你說道長現在在做什麼?」這是林雪初現在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趙重四搖了搖頭,然後道:「鬼王看起來很喜歡道長,他們現在應該在一起吧。」

林雪初:「別把道長留在鬼界就好了。」

其實林雪初想的並沒有錯。

喚青不僅想把法明就這麼留在鬼界,還想讓他做自己的夫君。

法明應拒絕很多次了。

喚青從來都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

法明被喚青帶離了林雪初后鬆了口氣。

不知道再讓林雪初跟鬼王呆在一起的話鬼王會對林雪初做什麼事。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法明把喚青只是當作了一個小女孩,那個時候的喚青在凡間的時候變成了一隻貓,在樹上就不敢下來了。

法明那個時候將還是貓的喚青從樹上抱下來的時候,輕輕摸了摸它的頭。

「以後都不要這樣了。」法明開口。

喚青看來了法明許久,最後點了點頭。

「你回去吧。」法明說。

之後,喚青便一直跟著法明走了。

其實在林雪初之前執意要跟著法明的時候,他想起來的就是遇見喚青時候的場景。

幾乎是一樣的。

都可以化成化動物和人。

都一直跟著自己。

有時候法明也會想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吸引喚青的注意。

每次喚青見了自己總是貼上來。

法明嘆了口氣。

「道長為什麼要嘆氣?」

法明道:「忽然想到之前的一些事情。」

「什麼事?」

此時的喚青把法明拉到了觀燈館里,將自己最喜歡的幾盞燈擺在了法明面前。

重生之女王崛起 法明道:「很好看。」

「道長喜歡哪一盞?」喚青

問。

法明伸手指了指。

喚青看見后道:「我也最喜歡的是這一盞,這麼看來,我跟道長真的很像,我之前給道長的玉佩呢?」

玉佩法明在走前給了林雪初。

喚青說過,只要有那塊玉佩便可以自由出入人間跟鬼界。

法明道:「在我身上。」

喚青沒讓法明將玉佩拿出來,只是道:「那道長一定要拿好。」

法明點頭:「我會的。」

「若是被我從什麼人的身上看到,那便不要怪我了。」

法明平靜的看著喚青道:「那是自然。」

喚青不說話了,就這麼看著法明。

手裡還拿著燈。

法明看見喚青拿著燈的手在顫抖。

法明輕輕低下了頭。

喚青道:「道長還要裝到什麼時候?」

法明沒有說話。

喚青道:「我知道,道長其實早就將那玉佩給了那個人。」

「我跟著你,用不到玉佩。」

「那道長這是承認騙了我嗎?」

法明:「抱歉。」

「你們這次來鬼界的目的是什麼?」

「有事相求。」法明道。

喚青道:「我可以感覺到了,道長你其實很敷衍。」

法明:「需要什麼樣的條件你直接提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