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門口保鏢被洛熠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從剛才的臆測中醒來,繼續盡忠職守。

「我不認為兇手會是大小姐,老夫人暈倒時她在身邊,也是她打電話通知醫生和我的。」洛熠低聲道。

自從經歷過下毒懷疑后,蘇羽菡變得收斂多了,大部分時候都在陪外婆,試圖拉進這段因安蘇晗而疏遠的親情。

慕景沛:「那你為什麼不懷疑芯星?」

洛熠:「是她給我電話,告訴我賀管家出事。何況那時她在月琁宮有傭人作證,所以沒她什麼事。」

慕景沛從不放過任何一種可能:「這就是你的邏輯?監控只記錄到一個小得可憐還摸不清的人影。這麼熟悉總統府內部的監控設備,也不會是外人所為。不管蘇羽菡是否具備時間都得查。」

模糊的背影需要技術手段進行大致復原,但也需要時間。

蘇嘯瑾為了掩人耳目,把姜非頴的審訊交給卓銘。

卓銘一心要為賀庚討要公道,姜非頴落在他手裡,當然少不了吃些皮肉苦。

芯星為能見上他一面也是較勁了腦汁,無奈羅八穩用盡各種辦法也不能讓卓銘鬆口。

姜非霜得知哥哥出事後,在慕邇凡身邊安排了得力的人手,自己抽身到後勤宿舍找芯星。總統府里,他只和她熟悉一些。

走廊上見姜非霜,芯星就像看到某人似的,愧疚之感怎麼也壓抑不住,眼淚刷的掉落下來。

甚至難以自持的抱住姜非霜:「對不起,是我太馬虎,電話里沒告訴他們老夫人在哪裡,讓他們以為是去紫閣……」

姜非霜一點也沒有彆扭的感覺,反而一隻手抱住她安慰:「沒事,我哥不會怪你,我們都不會怪你。」

羅八穩見到眼前一幕,差點驚掉下巴。

頴哥和小九,這位芯小姐到底是誰罩的?

姜非霜餘光看到羅八穩,沒有推開芯星,而是直接伸直提盒子的手:「小羅哥,這是大羅哥讓我帶給你的,沒時間過來一直放在我那裡。」 羅八穩顫顫往前兩步,害羞的接過盒子。

小九啊小九,抱得這麼旁若無人,你哥知道嗎?

姜非霜拍拍芯星的背:「別哭了,我想想辦法。」

芯星控制好情緒,不哭了,離開他的肩膀:「我想見見他,但是卓銘那邊不讓見。」

姜非霜:「探視也不行?」

芯星點點頭。

姜非霜:「別在這裡說,去你房裡商量。」

羅八穩:……

獨處一室?

這怎麼行,頴哥知道會扒他的皮吧。

正要開口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誰知前面兩人走到芯星房間門口時,停了下來。

姜非霜帶著無邪的笑容向他招招手……

羅八穩根本沒有任何思考,不自覺的就走了上去。

姜非霜:「小羅哥,在這裡給我們守著。」

羅八穩居然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典型的心裡所想和行動不一致,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竟然還給他們守門。

絕地求生之魔王系統 姜非霜關上芯星房間的門,坐到她旁邊:「別想那麼多,少夫人和我哥都沒把你牽扯進去,他們都是維護你的。那種情況,我哥怎麼會讓他們抓走少夫人。一切在他預料之內吧。不過,卓銘是什麼來頭?」

芯星:「我對他也不是很熟。羅隊長了解一些,這個卓銘似乎是孤兒,沒什麼朋友,只和賀管家走得近。」

姜非霜:「沒朋友,連女朋友也沒有?」

芯星:「據說沒有,大家都沒見過。」

姜非霜感覺難辦了,不自覺嘟噥一句:「那美人計就不好使了。」

芯星被他不經意的提醒,豁然開朗:「美人計!這計策好。」

姜非霜:「萬一他不喜歡女人,不就失策了。」

芯星:「你傻么?我不信這個世界上有既不喜歡男人也不喜歡女人的人。」

姜非霜感覺她說得也對,正要同意,發覺芯星看他的眼神不懷好意,心中警鈴大作:「你想幹什麼?」

芯星:「你有女朋友嗎?」

姜非霜搖頭,他能喜歡女人么?

芯星放心了:「那就好辦了。」

姜非霜凝視她,心中湧起不詳的預感:「你有男朋友?」

芯星愣愣:「算……有吧,只不過連手也沒拉過。」

姜非霜:「這也能叫男朋友?不算。」

芯星:「算不算和你有關係嗎?」

姜非霜被她成功懟住,和他哥才有關係吧。

商量好晚上如何擺平卓銘,兩人一起出門,也不看羅八穩自覺大難臨頭的表情,一邊走一邊聊著別的事。

羅八穩手心都出汗了,這是什麼情況?弟弟趁哥哥不在搶未來嫂子?

沒等他想明白,臉上被石子打出一個紅紅的印記。

姜非霜奶凶奶凶的看著他:「再胡思亂想,讓你見識我哥的真傳。」

說話間,捏響了指關節。

羅八穩好歹也是總統府的護衛隊長,有份這麼耀武揚威職業的人卻處處讓姜非霜鉗制,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為什麼。

安蘇晗雖見不到慕景沛,但能想象出他白天忙著總統府和YOR集團的事,晚上回堒港市陪慕老太太,是有多辛苦。

夜晚時候,她打開卧室里所有的燈光,為這個靜得滲著寒意的地方增加些暖色。 如果兇手是蘇羽菡,怕也不好查。她明明有參與下毒,最後卻清白脫身,。

這次殺害賀庚怕也是謀划許久,要抓她的把柄,不容易。

安蘇晗望著水晶燈出神,完全沒留意到翻進窗戶的黑影。

餘光感到窗帘抖動,她才扭頭看了過去。

某人動作熟練的從窗檯跳下,還不忘輕拍衣服上整因動作幅度太大造成褶皺的地方。

安蘇晗看水晶燈太久,眼睛有些花。

自顧揉眼的時候,慕景沛已經把她攬入懷中:「不是幻覺。這麼盯著燈看,想變瞎子?」

安蘇晗放過自己的眼睛,看向他:「你不回去陪慕奶奶?」

慕景沛:「慕司令回去了。」

安蘇晗:「意義不一樣的。」

慕景沛放開她,轉身佯裝邁步:「我現在走。」

安蘇晗一步上前,牢牢圈住他:「客套而已,還當真了。」

慕景沛感覺背後的人像磁鐵一樣吸著自己,呼吸之間,別樣的感覺異常明顯,他喉嚨發緊,乾澀的吐出兩個字:「鬆手。」

安蘇晗:「不!」

豪門罪妻 慕景沛控制把她扔上床的衝動:「我不走。」

不知道這麼親密無間的貼緊他很危險么?

但單純的女人很固執,沒鬆手:「你保證。」

慕景沛難耐的嘆息一聲:「保證不走。」

她終於放過他,繞到他前面,笑道:「怕我一個人睡不好來陪我,你真好。」

慕景沛又愛又恨的捏捏她的下巴:「知道我好還折磨我?」

安蘇晗抹開他的手,傲慢說道:「快去洗洗乾淨陪我睡。」

一副膽兒大欠收拾的神情勾得某人眸色韻黑。

等他洗白白鑽進被窩時,看似睡著的女人甜甜的笑著擠進他懷裡。

慕景沛:「不老實?」

安蘇晗:「你不是也喜歡?」

好吧,他是挺喜歡的。

兩人沉默一會兒。

安蘇晗又出聲:「慕奶奶.的病很不好嗎?」

慕景沛微微點頭:「慕庭堯失蹤后就離不開藥了,這次病倒,不是很樂觀。」

安蘇晗輕吻他的帶著細碎鬍渣的下巴:「所以這些年不管慕庭堯怎麼胡作非為,甚至曾經差點要了你的命,你也為慕奶奶著想容忍他。」

慕景沛不語,忽兒吻上她的唇。

不帶任何情.欲.的吻,輕重適宜。

他停下:「這件事結束后我們出去一趟。」

安蘇晗:「去哪兒?」

慕景沛:「去L國,那裡的結婚登記按年限收費,時間越短越貴。」

安蘇晗來了精神,他要暗度陳倉?

「為什麼選擇去L國?」

慕景沛:「費用便宜。」

安蘇晗:……

慕景沛:「不介意簡單低調的婚禮?」

安蘇晗:「介意有用嗎?」

慕景沛:「沒用。」

安蘇晗白眼一翻:「我算是看清楚了,不管跟你結多少次婚,你也是……一樣的摳。」

慕景沛很有底氣:「你沒選擇別人的權利了。」

安蘇晗頓覺心裡美美的:「蘇羽菡的證據不好找吧。她如果要故意遮掩,沒那麼容易查出來的。就算是她手下人做的,她也會全力維護他們吧。唇亡齒寒的道理,就像我和姜非頴一起進入的紫閣,不管我再如何強調自己,他們也會懷疑到姜非頴身上,因為在他們眼裡,我們是一夥的。」 蘇羽菡沒有作案時間這件事他還沒有告訴她。不過經她的無意提醒,慕景沛感到要調整調查方向。

安蘇晗又想到什麼,說道:「蘇家的羈押室很恐怖吧?」

她擔心姜非頴。

但慕景沛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共事多年的兄弟:「芯星做事冒失,早就提醒過姜非頴要多鍛煉她,但他捨不得。現在為自己的偏袒受點皮肉苦也沒什麼不好。」

再看看懷裡有些憔悴的她:「睡吧,明天還有很多事。」

安蘇晗點點頭。

他能在這種時期翻窗來陪她,這樣的男人,還有什麼好挑剔的,摳門就摳門吧。

相擁而眠互以慰藉,他們都需要好好睡上一覺面對明天。

卓銘對姜非頴的審訊依然只得到對方沉默回應的結果。

「今天只是小case,給你一晚上考慮,明天再不承認,從你的左手開始,一天斷一隻。」

總統府要私下處理的犯人,自有一套遊離在規則之外的體系。

姜非頴嘴角一抹極寒的嘲笑:「這麼肯定我是兇手還用問什麼?」

卓銘不理這副硬骨頭,命人收了刑具下班睡覺。

而姜非頴,當然不能讓他休息……

夜深人靜的總統府鵝卵石小路,白天看似風景文藝的地方,誰知道這條路的盡頭是不能見光的羈押室。

在羅八穩的口述中找到卓銘的具體位置后,芯星和姜非霜拒絕羅八穩陪他們一起行動的建議,兩人給出的一致理由是:這個男人礙事。

羅八穩:……

大哥說得對,女人就是一種利用完就把你踢開的生物。

但姜非霜怎麼也能這樣?

他為什麼也要這樣!

卓銘在小路的轉彎處,被一個魅影偏偏的女子攔住。

芯星一席緊身黑衣,有致的身材加上時而隨風揚起的青絲更顯得婀娜妖嬈。

這是芯星自己認為的。

男人和女人有視覺偏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