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冕···冕下···」諾蘭哆嗦著,經歷幾番大戰,他現在的鬥氣所剩無幾,新生的也都貢獻給了聖火。

「瑪雅沒事了,連我的孩子也回來了,現在只需要保住雲陸安寧,那就一切安好,我米迦勒一族亦可以傳承下去。」查爾多斯滿臉堅毅。

「冕下,你想幹什麼?」諾蘭顫聲道。

「當次國難之時,只有米迦勒一族的血脈才可以拯救米迦勒一族。而身為大天使,守護聖堂也是我米迦勒一族的責任!我們享受著族民們的信仰與供奉,自然也需要獻出自己的生命。」查爾多斯平靜道。

諾蘭沉默不語,他發現自己開不了口,也無法去勸說米迦勒,畢竟,最大的危險還在上面。

「替我照顧好但丁和瑪雅。」查爾多斯決然道,隨後揚起耶和華,狠狠一劍劃在了掌心上。

滋滋!

金色的鮮血汨汨流出,沾染了血液的耶和華放出巨大的華彩。

「米迦勒一族的各位先輩們,願你們的英靈與我同在,以我之血祭祀天地,聖火永燃,生生不息。」

查爾多斯一邊吟唱著,一邊用劍尖在空中畫著一道道符紋。

那些由鮮血組成的符紋遊盪在半空中,又在某種力量的牽引下組成一道道公式,最終化為一個祭祀類的魔法陣。

金色的魔法陣散發出柔和溫暖的光芒,而另一邊有些失血過多的查爾多斯則是兀自強撐著。

這是獨屬於米迦勒一族的獻祭魔法陣,通過這獻祭魔法陣,米迦勒的後人可以覺醒先人之英魂,藉此控制壯大聖火。

聖火是曾經光明神掌控的火焰,也是天地間誕生的第一縷火焰,他讓眾多生靈拜託了那些陰冷困苦的日子,給世間帶來了光明與溫暖。

毫無疑問,聖火是足夠偉大的,他也足夠強大!畢竟凝聚了無數生靈的虔誠祈禱!

而在光明神消失之後,聖火也隱去了自己的行蹤,可他的力量有一部分落在了雲陸上,散於山川湖海之中。

這部分聖火,只有米迦勒一族才能召喚!這聖火也是聖堂的信仰與圖騰!

可想要聖火,就必須通過魔法陣獻祭靈魂!

這是聖火出世的前提條件!

很顯然,查爾多斯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熊熊聖火,燃我魂體。以鑄天台,焚之於世!」

查爾多斯大聲吟唱著,那一個個音節衝擊著空間,讓魔法陣瞬間破碎。隨後規則迅速重組,於半空之中勾勒出一座雄偉的天台!

天台兩根純白的玉柱若隱若現,上面描繪的雲紋流水若空。

它們就像兩個亘古的巨人,傲立於天地之間,好似背負起那一片無垠星空。

查爾多斯的背後多出了一道淡金色的虛影,那是米迦勒一族的祖先,也是天使族的首領!

這虛影連接著天台,天台之上,一尊爐鼎悍然出世!

他流光溢彩!他厚重如大地!

他仰望著星空,也俯瞰著信眾。

巨大的爐鼎一刻不停的盤旋著,將空氣中遊離的光元素與火元素抽離。通過爐鼎上的符紋魔法陣,將兩種元素重構成兩道能量流。

將軍夫人有喜了 能量流在爐鼎之中迴旋,相互融合交錯,形成了一個飛快的漩渦。

漩渦的深處,引出了一縷純白色的熾熱火焰,他是聖火的雛形!也是一個引爆聖火的種子!

此時此刻!獻祭之場所構建完畢,剩下的就差一個血脈純凈,人品純潔的靈魂了。

「應之以劫難,所以在劫難逃嗎?」查爾多斯喃喃道。

十幾年前被唐克一招得手,查爾多斯也想過召喚聖火,但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因為那個時候滅掉一個唐克亦或一支軍隊並沒有什麼區別,預言中的結局也讓查爾多斯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他甘願沿著必將失敗的路途走下去,甚至以封印十幾年為代價!

不過現在,他必須挺身而出。

「冕下···」諾蘭哽咽道,渾濁的眼眸中透著點點淚光。

「諾蘭大師,謝謝你替聖堂謀劃了那麼多,但丁以後也還得靠你,我堅信,聖堂光明的未來就在眼前。我的父親和母親為了這片土地而奉獻出了生命,我也絕不會逃避!這是我米迦勒一族的榮耀!」

查爾多斯一邊說者一邊朝爐鼎飛去,那撲扇的潔白羽翼代表著他堅定的意志。

「不!」瑪雅捂著自己鮮紅的嘴唇,她與查爾多斯心意相通,豈能不知曉他此刻的想法。

「父親要幹什麼?」但丁雖心中茫然,但看著查爾多斯那決絕高大的背影,亦是頓感不妙。

嗖!

毫無預兆的,瑪雅飛向了天空。

是的,她不會去阻止查爾多斯的行動,因為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有多在乎這片土地。但她也不會像個柔弱女子一般哭泣,她會倔強的抬起頭,追隨那一道摯愛的身影。

諾蘭見到這一幕忍不住想要動手阻攔,但最終他還是放棄了。

他知道,只要自己動手,一定可以攔下聖母,但那麼做是不是太殘忍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無論是好是壞。

「原諒我吧,冕下。」諾蘭在心底默默道,剛剛查爾多斯還將瑪雅和但丁託付於他,可他卻選擇了忍耐。

「父親!母親!」但丁的心一陣陣絞痛著,接下來的一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承受住。

「回去!瑪雅!」查爾多斯站在鼎爐旁,火光映照著他那一張英俊的臉龐,這時他才發現了瑪雅瘋狂的舉動。

面對愛人,他選擇了冷酷的甩手,一道光波泛起,若是不出意外,瑪雅會被彈飛出去。

可意外偏偏就發生了,雲陸的意志讓這道光波消弭,一切又歸於平靜,瑪雅也藉助著這一段時間奔赴至查爾多斯的身旁,牢牢的抱住他。

「放手!瑪雅!」查爾多斯有些氣急敗壞道。

「不放!」瑪雅死死扣著查爾多斯的腰腹,倔強道。

「放不放?」

「不放!」

···

在天空吵嘴的兩人就像兩個孩童一般,富有童趣,卻又滿是溫馨。這就是獨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愛情,如飛蛾撲火一般無怨無悔,炙熱至誠。

「傻瓜。」查爾多斯也不再掙扎了,他蠕動著嘴唇,最終吐出了兩個字。

「是,你也是傻瓜。」瑪雅嫣然一笑,心中的甜蜜難以贅述。

「嫁給我,後悔嗎?」查爾多斯抬起了頭,雙目炯炯有神的望著前方,彷彿瑪雅不在背後,就在前面溫柔的注視著他。

「你問過我好幾次了,我的回答還是一樣,我後悔,後悔不能和你相守一輩子。」瑪雅呢喃著。

「過會可能會很疼。」查爾多斯又道。

「不會比十幾年的冰冷的海水還要讓人絕望吧?也不會比十幾年的思念更讓人心疼吧。」瑪雅回答道。

「下輩子我還要你當我妻子。」

「下輩子你還是我丈夫。」

兩人說完一句話后默契的閉上了雙眼,他們靜靜享受著這一刻的安寧。

兩顆強有力的心跳跳出了雲陸的最強音! 重生之軍中才女 也貼的那麼近,那麼近。

這一刻,沒有了所謂的大天使,沒有了雲族的公主,也沒有了聖母。

這一刻他們忘卻了戰爭與災難,忘卻了責任與壓力。

這一刻,只有相愛的兩個普通人,他們將共赴黃泉。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區區聖火,就算是光明神在我面前也不敢狂妄,更何況一道聖火。」漢尼拔冷眼旁觀,但他眼中忌憚卻沒有與所說的話語相符。

不過他也不會為此收手,聖火是天地間誕生的第一縷火焰,這沒錯,但他也只有在光明神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用處。

更何況經歷了如此多年的沉寂,蘇醒的聖火又能剩下多少力量?

轟!

天空之中,爐鼎準備完畢,那一道微弱的火焰也開始雄燃起來。

查爾多斯緊緊攥著瑪雅的手,將其攬入懷中,火焰的溫度正在一寸寸侵蝕他們的肌膚。

「不可以!」眼見如此的但丁開始激動,難道等了這麼多年,就等到這樣一個結果嗎?

諾蘭用餘光瞥了一眼,嘆息一聲,無奈的將其禁錮在原地。

倘若瑪雅和查爾多斯都死了,那麼但丁就是聖堂唯一的希望,沒有人會比他更有資格繼承聖堂的大天使之位,所以於公於私他都不能讓但丁出事。

「放開我!放開我!諾蘭老師!放開我!」但丁劇烈掙扎著,他伸出手朝向天空。

父母彷彿就在他的手中,但三者卻相距那麼遠。

「這一條路註定是充滿荊棘與苦痛的,王者面前的光鮮的確亮麗,但他背後也承載著無盡的黑暗。」諾蘭低語著。

「為了聖堂,為了雲陸。」查爾多斯朝著瑪雅點了點頭,兩人就此往前傾倒,眼見一頭栽入火焰之中。

瑪雅則是盯著查爾多斯,她只希望一直看著自己的愛人,哪怕兩人永墮地獄。

呼呼!

火焰灼灼,命運彷彿在此刻已然註定。

「等等!」

突然間,兩個字若驚雷般炸響,一柄長刀跨越了數百米的空間,橫亘於查爾多斯兩人面前,將他們堪堪攔在了火焰的外圍。

灼熱的溫度很是滾燙,眼前吞吐不定的火焰讓查爾多斯兩人略感害怕,面對死亡,世上極少有人會無懼,哪怕他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哦。」漢尼拔饒有興趣的觀望著,他的力量全部支撐於那一枚星辰。

拖延時間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現在的他心態更類似於一名戲謔的看客。

「加百列?」看清楚來人相貌之後,查爾多斯很是詫異。

「終於趕上了。」加百列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此時,在他的背上趴著一道嬌小的身影。

時間倒回至戰爭爆發之前,加百列一直阻止著軍隊進行鎮壓,而他埋下的數十枚暗棋也發揮了重大的作用,這才有了革命軍可怕的解放速度。

原本他是想一個人來到這一處最關鍵的戰場,然而寶麗雅的請求他無法拒絕!

「查爾多斯,你命不該絕,聖堂還等著你呢。」加百列狠狠一翻手,爐鼎旁的兩人就那樣倒飛出去。

「寶麗雅···」加百列輕輕的將背後的女子放下,明媚的眼眸中滿是淡淡的哀傷。

「對不起,加百列。」寶麗雅蠕動著鮮紅的嘴唇。

「你我無需說對不起,我尊重你的決定,正如我是那麼愛你。」加百列淡笑著。

寶麗雅點了點頭,只留下一個淡淡的背影。

「你們想幹什麼?」飛出去的查爾多斯拼盡全力咆哮著。

「做該做的事。」加百列正視著前方,平靜的令人難以置信。

沒有任何預兆,沒有任何兒女情長,寶麗雅縱身一躍,投入到那團火焰中。

那一瞬間,火光四射,大火漫天,如最璀璨的煙花美景。

「寶麗雅!!」查爾多斯痛苦的長嘯著,那是他的妹妹,妹妹呀!

底下的人則是呆愣住了,事情的變化太快,讓他們難以置信!

「真漂亮。」加百列笑了,眼角的淚水揉碎了融入風中。

沉重的凡體身軀被火焰吞噬,寶麗雅的靈魂徹底升華。

這是她的選擇!也是贖罪!

當初是她,讓雷東多去世,從而引發了後續一系列的事情。現在她想要還回來,換回聖堂昔日的安寧。

經過這麼多年的愧疚折磨,她才明白父親留給他的那一塊留影石是什麼意思。

當年,那一塊留影石上只有幾副畫面。

曾經安寧的小村子,曾經躲在暗處的目光注視,還有那極其美麗的聖堂。

雷東多是走了,「拋棄」了她和母親,但他又一直沒走,始終望著她們。

原來,母親去世之前的那一抹笑意是如此真誠與甜蜜,原來她的仇恨是一種渴望!父愛的渴望!

但雷東多不只是一名父親,他更是聖堂的父親!所以他不能帶走自己的母親和自己!這是一種決絕!更是一種保護!

這是獨屬於一個人的沉默,這個男人背負的遠比想象中的還要多。

「對不起,父親。」

寶麗雅的靈魂流著淚,那一顆顆純凈的淚水滴入聖火之中,引起了劇烈的反應。

寶麗雅正是生活所需要的純凈靈魂,她遠比查爾多斯要適合。

純凈是罪惡的相對,當洗凈罪惡鉛華,那抹飽含悔意的靈魂就是無垢的。

聖火!降臨於世! 啪嗒!

狼狽的落在了地面之上,查爾多斯顧不及站起,只是獃獃的望著天空中那一團燃燒的聖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