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梅副總經理出事了,現在還住院呢,人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呂紅帥的聲音充滿了焦急!

「啊?你說什麼?胖子怎麼就住院了?到底出什麼事情了?」吳賴頓時大驚,胖子梅傑作為自己的死黨,在自己最為落魄的時候,便是自己身邊唯一的好友,如今一聽說胖子出事了,自然是心急如焚!

那邊呂紅帥的聲音接著傳來:「今天早上有人來查封咱們公司,梅副總經理跟他們吵了幾句,其中一人便把梅副總經理打傷了,我們現在已經將梅副總經理送到了醫院,可是大夫也不給看病,說是上面有人吩咐了,誰若是給看病的話,上面就會滅了誰!」

「什麼?」吳賴頓時大怒,接著說道,「你沒有報警嗎?」

「報了,可是警察來了之後,問了幾句話,便急匆匆的走了,很明顯也不敢管這個事情!」呂紅帥急急地說道。

「程前輩和牛前輩呢?」吳賴心中騰起了火氣,不知道程金龍和牛一山為何竟然眼睜睜的看著胖子被打傷。

呂紅帥那邊卻是急急地說道:「兩位前輩出手了,可是不是那些人的對手,被抓走了!」

「啊?」吳賴這一下真的是震驚了,牛一山還好,經過自己的傳授,現在還不過是後天圓滿境的修者,但是程金龍此時卻已經先天成境的修者了,在世俗界算得上是高手了,怎麼能夠被對方抓走了呢?難道是慕容家族出手了?

「董事長,快來救救梅副總經理吧,遲了的話,只怕就來不及了!」呂紅帥的聲音都帶上了哭腔,很明顯那邊梅傑的狀況不大好了!

吳賴聽到這裡,雖然心裏面極度擔憂梅傑的情況,可是腦子卻是很快冷靜下來了,首先這一次自己碰到的對手絕非易於之輩,警察不敢管,醫院不敢收,程金龍也被抓走了,這一切的一切,說不定是一個不小的陰謀,自己必須得冷靜行_事,不過,現在當務之急是,先將胖子救醒,不然的話,那可就大大的糟了!

吳賴想到這裡,不敢怠慢,取出手機,給莫欣夢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里也沒敢詳細地說明情況,只是說去雲州一趟,讓她們不要挂念云云!

然後吳賴對著手上的戒指說道:「小黑,快快出來!」

吳賴手上的戒指頓時冒出滾滾黑煙,小黑的形體出現在了屋內,由於吳賴順利的晉陞到了結丹期,所以小黑作為吳賴豢養的鬼物,也是跟著沾了不少光,現在竟然也已經是先天圓滿境的高手了,算是高階鬼帥了,再差一步便會成為鬼王了!

「小黑,你就在應州,保護芳姐她們,我去雲州一趟,記得一旦發生什麼事情,第一時間通知我!」吳賴面色嚴肅地吩咐道。 羅格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近一年以來,他在跟蒂娜交往的時候,也在觀察著安娜,當然,他只是對安娜的能力感興趣罷了。

而這近一年以來,對於與『幻象』相關的能力他沒什麼發現,倒是讓他發現了另外一件事,他跟蒂娜接吻的事,很多次都被安娜知道了,那個小傢伙還專門跑過來警告過他好多次。

於是,羅格心裡才有個猜測,蒂娜能感應到安娜這一點已經證實了,而這個能力,有可能是互相的。

要不然安娜怎麼會多次知道他和蒂娜親熱的時間地點呢?要知道因為蒂娜比較害羞,他們一般都是在隱秘的地點才會親熱的。

而這次,在畢業晚會一半溜走,來蒂娜家『玩』,也是羅格提議的,這其實也算是他做的一次實驗。

而現在,應該算是初步驗證了羅格的猜測。

「只是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羅格難免遺憾的說道

「安娜…難道我在跟蒂娜那個的時候她也會有感覺?還是她只是能感知到蒂娜在做什麼,但並沒有生理反應…」

「如果是第一種,那就好玩了…」不知道為什麼,羅格內心深處居然有一絲小激動,可能是他太邪惡了吧。

…….

夜晚,羅格漫步在人行道邊上,一輛黑色的汽車緩緩駛到他身側,然後停下。

這輛黑色的汽車跟了羅格有好幾分鐘了,他早就注意到這輛汽車,心中多少也有個猜測。

車門打開。

「進來坐坐!」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傳來。

……

羅格坐在後座上,車上的兩個都是熟人,開車的是安森,副駕駛上的是隆多。

隆多氣息沉穩厚重,乍一看就像一個普通人,但羅格卻知道,隆多比一年(約等於)前不知道強了多少。

然而,他也不是一年前的他了,不管是身體素質還是能力的強度,他都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很久不見了。」許久,隆多才開口說道。

隆多的話中,多了一絲上位者的氣息。

「確實挺久了!」羅格應聲道。

「近一年來,我一直比較忙,所以沒能跟你聯繫。」隆多語氣中帶著一絲歉疚。

羅格點點頭說道:「你並沒有這個義務,我也沒聯繫你。」

「你現在畢業了,接下來是要去上大學吧?」

「嗯,是畢業了,但是大學,我還沒想好。」羅格平靜的說道。

「為什麼?」隆多眼中帶著一絲疑惑,但他緊接著又想到了什麼。

「你..你選了政府還是民間的團體組織?」頓了頓,隆多說道。

羅格看了眼安森,並沒有馬上回應。

「這是自己人…」隆多說道。

「…政府組織並沒有那麼好相處,而民間組織多是烏合之眾…你明明有最好的選擇…」

「你信任他..並不代表我也信任他。」羅格心中想到。不過隆多自己都不怕,他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麼說,你承認自己是政府的人咯?」羅格直接插話道。

隆多沒有掩飾什麼,而是坦率的說道:「我今天本來就沒準備瞞你。」

「我覺得,我們應該算朋友吧,兩次共患難…」

對於這一點,羅格沒有否認也沒有肯定。

對於隆多可能是政府的人,羅格在第二次從暗世界出來之後,就已經有猜測。

隆多的身手,乾淨利落,明顯是受過訓練,就憑這一點,他就不可能是什麼混混。

而他在安德魯死後,僅僅幾天就能穩定局勢並順利上位,這不止是個人手段高明這麼簡單,他背後的能量,同樣不小。

「往哪裡走,我心裡有數。」羅格說道。

隆多聽到羅格這句話,就知道自己剛才被下套了,不過他並沒有生氣,羅格表現的越出色,越證明他沒有看錯人。

寒暄過後,隆多就提起了正事。

「我要走了!」

「走?去哪?」

「這邊的任務完成了,當然要走。」隆多說道。

「至於去哪。」隆多搖搖頭。

「不過還是干老本行….」

重生之絕代商嬌 「什麼時候走?」羅格說道。

「應該就是最近,具體時間不確定。」

「那你今天來找我…是因為他?」羅格看了看主駕駛座上的安森。

隆多轉頭看向安森。

「羅格先生,您好!」安森姿態放的很低,恭敬的招呼道。

羅格點點頭,但目光還是放在隆多身上。

「安森是我過命的兄弟,沒有他我早已經死了。但是他身份和我不一樣,我希望我走之後,你能照顧點他。」

羅格沒有立即回應,看向隆多的眼神中反而多了一絲疑惑。

「我試過讓他服用精血,但只是增強一些體質罷了。」隆多看出羅格的疑惑,搖搖頭說道。

「後來我從政府那邊得到數據,只靠服用精血就發生身體進化的機率不足1%,進化的多數還是服用了大量精血能量。」

「只靠?」羅格說道。

「其他的辦法我也不知道,但政府那邊的傢伙在給我畫餅的時候提到一點,說什麼是『進化的階梯』,『神明的智慧』。」

「故弄玄虛。」羅格心中想到,但並沒有表現出來。

「我知道了。」羅格點點頭。

「你記一下我的電話。」羅格后一句是對著安森說的。

「好。」安森帶著一絲欣喜的掏出手機。

「13XXXXXXXXX」

隨後,安森又拿出一張名片遞給羅格。

「羅格先生,這上面是我的私人電話,二十四小時開機。」安森說道。

羅格點點頭。

他答應幫隆多罩著安森,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看中了安森的關係、資源。

安森是黑道中的人,在武器上,情報上,比羅格現在孤家寡人不知道強多少,至少以後羅格想要槍械也有個渠道不是。

說是隆多來拜託羅格幫忙,不如說隆多是過來給他送關係的,而這一點,他們都心照不宣。

……..

最後,安森將羅格送到家門前幾百米處,羅格下車自己走回家。

今天的見面,讓羅格對隆多的身份大概有個底。

隆多應該是政府安插在『黑槍會』卧底,只是機緣巧合之下成了超凡者。

後面就不知道隆多自己向政府坦白,還是政府從什麼渠道知道了他是超凡者的事實。

後者的可能性更大。畢竟羅格聯繫了特理局的人,只要那邊順藤摸瓜查下去就很容易發現隆多也參與其中。

也不知道隆多知不知道這件事。

…….. 小黑聞言,連忙點了點頭。

吳賴接著吩咐道:「你暗中保護即可,莫要驚擾了學校的師生!現在就去吧,切勿懈怠!」

小黑自然不敢怠慢,它心裡可是清楚那幾位女子在吳賴心目中的地位,立即點了點頭,化為一道黑煙,從窗戶穿了出去,已然是朝著應州職業中學的方向凌空而去,如今它實力大增,即便是在白日陽光下,對它的實力也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

吳賴挂念梅傑的傷勢,也不敢拖延,口中念動法訣,紫光一閃,紫青神劍已然懸浮在了吳賴的身前!

吳賴躍上飛劍,身形如電,也順著窗戶穿了出去,直上雲霄,朝著雲州市的方向疾馳而去!

飛劍的速度比起世俗界的飛機還要快上不少,沒有半個時辰,吳賴已然來到了雲州市的上空,他已然問清楚了呂紅帥,此時的梅傑正在雲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他在雲州的時候也曾經途經過這個地方,便在空中按下雲頭,已然是悄悄地降落在了雲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門診大樓後面,他的速度非常之快,地面上的人根本就發現不了,即便是從誰的眼前飛過,那人也不過是眼前微微一花,便已經就沒有了吳賴的身影。

吳賴回到應州的時候,便已經換下了紫霞觀的道袍,而是穿上了莫欣夢從學校帶回來的校服,一降落地面,吳賴便急急地從衣兜裡面掏出手機,給呂紅帥撥通了電話!

「董事長?」呂紅帥的聲音很快便在聽筒內響了起來。

「我已經到了,你們現在在哪兒?」吳賴不欲多說廢話,口裡急急地問道。

呂紅帥大大的吃了一驚,自己打完電話不過才半個小時,董事長竟然已經到了,這是多快的速度啊,不過董事長已然算是神仙中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呂紅帥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立即回答道:「董事長,我們便在醫院嗎,門診大樓一樓急診室的門口!您現在……」

「好了,我馬上過去!」吳賴沒等呂紅帥說完,立即掛斷電話,縱起身形,朝著門診大樓的前門急速奔去,因為醫院內的人很多,吳賴也不敢太過驚世駭俗,不過那速度依舊讓不少路人瞠目結舌。

片刻之後,吳賴已然進了門診大樓,遠遠地看見一樓的樓道內圍著一大堆的人,都在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心中「咯噔」一聲,明白人群中應該便是呂紅帥等人,立即閃身而過。

而在人群外,正有一個人朝著樓門口張望,一見吳賴進來,立即欣喜若狂地高呼道:「董事長,這裡,這裡!」

吳賴認識此人,是嵐芳夢葯業集團的一名高管,在春節的時候還在吳賴的家中吃過飯,算得上是呂紅帥的心腹,自然毫不遲疑,立即飛奔過去,擠進了人群。

雖然一路上吳賴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人群內的一幕,依舊讓吳賴大大的吃了一驚,胸中的怒火頓時騰地一下燃燒起來。

只見場內的最中間是一個大號的擔架,擔架上躺著一個圓球一樣的胖子,正是梅傑,只是此刻的梅傑臉如金紙,雙目緊閉,嘴唇蒼白,嘴角邊血跡斑斑,而最為觸目驚心的便是,胖子衣服的前襟敞開著,那肥碩的肚皮上竟然印著一個漆黑的手印,很明顯,這個手印應該就是導致梅傑重傷昏迷的罪魁禍首!

在胖子梅傑的身體兩邊,則是分別蹲著呂紅帥和嬌嬌,呂紅帥緊緊地握著梅傑的一隻胖手,嘴裡念叨著:「梅副總經理,堅持住啊,董事長馬上就來了,你一定要堅持住啊!」

而嬌嬌則是芳目含淚,一臉悲戚的表情,手裡拿著一塊毛巾,輕輕地擦拭著梅傑嘴角邊的血跡!

吳賴徑直闖進場內,由於力氣太大,擠得兩旁的人差點兒摔倒在地,不少人口裡叫罵出聲,吳賴卻是懶得計較,蹲在梅傑的身邊,扶起梅傑的腦袋,輕輕搖晃著,口裡說道:「胖子,胖子,你醒醒,老大我老看你了!」

呂紅帥一見吳賴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頓時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身子竟然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著吳賴那一臉驚怒的樣子,嘴唇囁嚅了幾下,終究沒有說出話來!

而嬌嬌也看到了吳賴,本來堅強的女人終於再也忍不住,也就勢坐在了地上,口裡哽咽著喊了一聲「董事長」,便兩行清淚順著臉頰無聲地滑下。

吳賴沖著呂紅帥和嬌嬌擺了擺手,口裡說道:「你們兩人不用擔心,現在我來了,定然不會讓胖子出事的,只是你們為何不在急診室里,反而就在樓道中呢?」

我的雙面先生 呂紅帥聞言,臉上閃現出幾分怒色,指了指急診室的門說道:「這些大夫不讓進,說是上面吩咐了,不準接待胖子,所以只好就在樓道內,若非公司中的其餘幾個人幫忙,我們甚至在樓道內都呆不住了,醫院的保安讓我們到醫院外面呢!」

「大膽!」吳賴聞言,頓時攥起了拳頭,指關節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若非周圍有著很多圍觀的人,吳賴都恨不得一拳頭將這醫院的牆壁給砸塌了!

就在這時,突然樓道的門口一陣嘩然,一群人沖了進來,口裡叫罵著,手裡都拿著警棍之類的東西,圍觀的人們見勢不妙,頓時轟然散開,露出了人群中間的吳賴等人!

這些人大概有十多個,齊齊穿著保安的衣服,領頭一人是個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那身保安服斜斜地披在肩上,惡狠狠地看著吳賴一眾人!

身邊一名歪戴著大沿帽的保安指著吳賴等人對那彪形大漢哈著腰說道:「泰哥,就這這群人,剛才院長下命令,要我將他們趕出去,可是我呵斥了半天,這些人就是不肯走,所以只好請泰哥您大駕出馬了!」

那泰哥大大咧咧地一揮手,伸出粗壯的指頭指著吳賴等人喝道:「我說你們這些人,這裡可不是你們能夠鬧事的地方,趕緊給老子滾出去,不然的話,老子對你們不客氣了!」

吳賴這邊,除了呂紅帥、嬌嬌夫婦以及擔架上的梅傑之外,還有兩個年輕男子,是嵐芳夢葯業集團的高管,這兩位年輕人也是血氣方剛,再加上董事長在跟前,總的好好表現一番,聽到那個泰哥的喝罵之後,都站起身來,擋在了吳賴等人的身前,口裡喝罵道:「哼!你們這開的是什麼醫院?我們副總經理傷成這個樣子了,你們不僅不給看病,還要趕我們出去,還有沒有王法啊?」

「王法?哈哈,這兩個愣頭小子跟老子講王法!」這泰哥聞言,卻是發出一陣狂笑,轉過頭跟身後的十來個保安笑道。

「哈哈!」那十多個保安都發出了一陣囂張的笑聲。

那泰哥笑聲停歇之後,豎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臉,口裡冷哼一聲說道:「哼!告訴你們,在第一人民醫院這個地盤,老子的話就是王法,你們到底滾不滾,不滾的話,老子不介意活動活動手腳,將你們扔出去!」

嵐芳夢葯業集團的這兩名年輕人也跟著呂紅帥去過幾天應州,也跟著吳賴、程金龍等人學過幾天武術,聞言自然都是勃然大怒,大聲喝罵道:「你們不要囂張,若是敢胡來的話,我們就報警!」

「報你妹的警!」那泰哥卻是根本就不懼,上前一個箭步,一伸手,蒲扇大的手掌便將其中一名年輕人扇到了一旁,摔倒在了地上!

另一名年輕人見這泰哥出手兇狠,他可沒有實戰的經驗,頓時愣在了當場,被那泰哥順勢一抬腳,也踹到了一旁!

「哇呀呀!」兩名年輕人在吳賴面前表現不成,反而挨了打,頓時都是氣沖斗牛,爬起身來就要和那泰哥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