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順看在大家同學一場,才給的這個機會。要是外面人加盟,費用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整體實力還要很強,總部要派人驗資考核,楊順走的是精英加盟模式,所以,大家要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

肖健看著四周,解釋道:「加盟后,寄養,美容,洗澡,訓練,攝影,婚介,殯葬等等,這些你們自己做。而寵物用品,活體銷售,醫療,賽會這些可以由順心總部統一安排。」

王大娘期盼問道:「狗薄荷和貓薄荷香水呢?」

「包含在寵物用品里,這是順心寵物店才能拿到的專營特色。」

肖健這麼一解釋,大家全都火熱起來。

這可是全國壟斷行業,楊順僅僅用了一招,就能保證擁簇者無數,大家都擠破腦殼加盟,並且永不背叛。

開店最怕的就是客流量小,商超邊人流量大但很貴,但如果有貓狗薄荷香水,愛寵人士絕對會蜂擁而至,即使開在租金低的偏僻位置,也能賓客雲集。

所以,還不如找個租金低的地方,開的面積大一點,提供的服務多一點,只要顧客進店了,還怕不消費,賺不到錢?

肖健在眾人眼光聚焦中,端起酒杯,補充一句:「對了,現在狗薄荷香水可沒有線上供應,這是順心連鎖店實體店獨家銷售的,全國1.2億隻狗啊,已經賣瘋了。來,切爾斯,祝大家發財。」

「發財發財!」

「謝謝楊老闆給大家機會!」

「發財不忘老同學,楊順真是好人。」

不少跟著人舉杯,面露喜色,這還猶豫什麼呀,當然跟進啊。

不說1.2億隻狗,就零頭的2000萬隻寵物犬,一隻消費100塊,就是20億的市場,全國了不起1000家加盟店,光狗薄荷香水,一家店平均就能做到200萬,還有比這個更暴利的生意嗎?

接著,肖健又講解了開店的注意事項。

和煙草店一樣,方圓多少米內不允許開第二家,紅楓是楊順的大本營,順心寵物大約只有100家的名額,基本上可以做到覆蓋的地方,同行們寸草不生,被擠兌到破產。

說到精彩處,肖健眉飛色舞,手舞足蹈,是一個非常好的演講者,創業導師。

就連王大娘,也被肖健畫出的大餅給吸引了。

她也開始猶豫起來,她剛剛結束一段撕心裂肺的感情,要不要試著和肖健接觸一下?反正大家都那麼熟,知根知底,而且他跟著楊順,又是那麼前途無量,應該還不錯吧。

唉,早當年怎麼就沒發現楊順這匹大黑馬呢?王大娘也在後悔,只能怪命不好吧。

………………

第二天,當然是君王不早朝了。

楊順和汪卉的工作交給其他副手,滿世界的度蜜月去了。

兩人計劃著,先在東南亞走一圈,把幾個海島轉一轉,再去北美轉一圈,最後去歐洲,汪芸的預產期是12月1日,也就是兩個月後。

婚禮的錄像第二天就被婚慶公司做好剪輯,發到了汪芸和苗芳菲的郵箱里。

柏林,汪芸家,瑜伽室。

汪芸挺著大肚子,剛剛做完孕婦健身,坐在旁邊休息了半天,看著苗芳菲在跑步機上大汗淋漓。

兩人各自洗了澡,享受了一頓營養健康的晚餐,然後歪在沙發上,看國內傳來的婚禮錄像。

汪芸慵懶地靠在沙發上,懷孕32周雙腳水腫,苗芳菲幫她捏腳。

看到畫面上那些熟悉的朋友,豪華的車隊,還有意氣風發的楊順,幾個不正經的伴郎,兩女都忍不住想笑。

另外新娘家精心布置的房間,化著美美妝容的汪卉,讓兩女也是讚嘆不已。

「卉卉的婚紗真漂亮~~」

「義大利設計師的傑作,總共設計了三套,迎親,主會場,敬酒,我跟她選的。」

「唉……」

苗芳菲雙眼迷離,都看痴了,她看到鏡頭下汪卉是那麼美麗,美的讓她都黯然失色。

汪卉化著妝,盤頭髮,擦口紅,戴項鏈,還有那一串據說是楊順嘔心瀝血打造出的鋯石項鏈,閃亮璀璨的光芒里還有些許純凈的紅色,那是真正的血,她無比羨慕。

汪芸也沒有意識到捏腳動作的停止,她無話可說,看著妹妹成為所有親友關心呵護的公主,穿著潔白的婚紗盤腿坐在床上,而新郎那邊整裝待發,春風得意過來迎親,她也只有長長的嘆息。

然後,鏡頭只在楊順走下車,拍攝他走進樓道,然後就沒了。

炮灰女修仙記 「沒了?」

「怎麼下面的鏡頭直接去了酒店?」

「對呀,鬧洞房么?迎親呢?」

「是缺了一段嗎?」

兩女回過神來,以為自己看漏了,倒退一點再看,確實沒了!

她們不知,楊順和錢飛飛那些驚世駭俗的言論,誰也不好意思錄下來,就算錄下來了,也沒人敢做成視頻,直接將原始視頻交給新人自己處理。

而從天而降的浪漫,更是只有他們兩個新人才知道。

或許多年以後,楊順和汪卉回憶起來,還會相視而笑。

但這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美好記憶,吝嗇讓其他人共同感受。

似乎是心有靈犀,大屏幕暫停后,汪芸和苗芳菲都沒有繼續觀看的意思。

「芸姐,我回房間用電腦去郵箱里看看,是不是差一段漏了。」

「嗯,我也有點累了,我也回房休息了。對了,你明天早上還要和默克開會,你也早點休息。」

「好的,我扶你回去。」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互道晚安后,兩人各自關上房門,心情複雜地獨自看著酒店婚禮儀式,淚流滿面。 11月底,在全世界玩了一個半月的楊順和汪卉,第二次來到柏林,上一次還是半年前。

汪芸堅持在這裡待產,還有一個多星期就到預產期了,老汪兩口子從國內趕來幫忙,全家人都等著迎接這個小生命。

汪卉有豐富的帶孩子實習經驗,她吩咐下去,安排得井井有條,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其他人操心,大家照做就行。

楊順只能在旁邊站著,默默看著,他連做粗活的機會都沒有,這裡多的是人搶著做。

對於這一切,他也是沒辦法。

有些事情殺到眼前來,他就算想躲也躲不過,他只能給予汪芸精神上的鼓勵和支持,並且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工作中,遊山玩水接近兩個月,該收心工作了。

下一個項目就是蟾酥A部分抗癌物質的研究,白血病也是癌症的一種,楊順對它並不陌生,並且多次戰勝過,他手裡還有一些其他具有抗癌功效的草本植物,他準備利用這次機會,徹底搞清楚原理,進入細胞級的研究。

所以考慮再三,楊順決定放棄與國內朱院士,或是張院士之間的合作,自己的秘密,任何人都不能知曉。

默克集團也算是老朋友了,楊順到達柏林幾天,他們幾乎每天都派人過來噓寒問暖,熱情接待,還介紹楊順與歐洲EMA官員,以及藥商大亨的會面,與一些頂級生物醫藥科學家見面,交流學術心得。

雖然楊順的研究水平並不高,但他發現新物質的天賦是任何人都學不來的,所以即使是世界級的學術權威,也不敢小覷他。

楊順很快就與默克達成合作協議,正在研發的抗腫瘤藥物還是按照原來的方式合作,但萬一將來需要運作諾獎的時候,默克集團也不要吝嗇出手。

沒有學術大牪在前面帶路,楊順的學術之路必然充滿坎坷,挫折不斷,要走很長的彎路,但他能活得隨心所欲,沒有羈絆,自由自在。

具體協議要等楊順回國后再簽訂,在柏林,只有一個小小的慶功宴,還是楊順和愛德華私人之間的慶功。

地點在柏林鼎鼎大名的阿德隆飯店,這是一家無數名人都享用過,並且讚不絕口的老牌名店,米其林二星餐廳,宮廷范兒十足,平常一桌難求。

臨近12月的柏林,氣溫零度左右,夜間非常冷。

餐廳里燃燒著熊熊的壁爐,四周是褐色歐式牆壁,掛著或是擺著各種復古的銅製雕像,裝潢低調奢華,音樂輕柔,服務生們如同紳士般微笑,餐廳的氛圍極好。

楊順穿著正裝,和愛德華面對面坐下,簡單交流晚餐吃什麼后,吩咐服務員下單。

愛德華又一次促成了楊順與默克的合作,但他這次拿到應得的獎勵之後,很乾脆地從默克辭職,出來自己單幹。

「愛德華,歐洲的植物用藥歷史並不比華夏短多少年,所以你的任務一點都不輕鬆,可能會面對成千上萬種不同的植物,篩選是一項長期工作。期待你能帶給我更多的驚喜,乾杯。」

「希望我給你找到的植物,你能從中間找到想要的東西,乾杯。」

楊順和愛德華乾杯,喝下杯中紅酒。

接下來這幾年,愛德華將負責在歐洲尋找各種藥材,不管是有記載的藥草植物,還是特產動物,他都要收集種子,培養幼株,養殖幼獸,再想辦法弄到華夏,送到楊順的景區藥材培育基地,裡面肯定會涉及到非法走私,但汪芸會有辦法解決。

愛德華將獲得豐厚的回報,他是楊順在歐洲的代理人。

而這樣的代理人,將來東南亞也會有,美洲和非洲也不例外,全球有7萬種植物,楊順需要專業的人來幫忙篩選,收集情報,這項工作將會持續他整個人生。

直到哪天楊順玩膩了,放棄大自然信仰,改為信仰聖光,學習牧師和聖騎士的天賦,或是信仰力量,玩玩盜賊與戰士。

楊順拿起餐布擦了擦嘴,問道:「愛德華,其實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信念支持你毫不猶豫地從默克辭職?你明明可以再工作幾年,風光體面地退休。」

愛德華認真想了想,說道:「是對你的信心。說實話,兩年前在簽署強人湯合約時,我就料到會有極大的困難,我還懷疑過你是否會中途放棄。但你堅持下來了,而且做的很好,所以我對你有信心。」

「僅僅只是信心嗎?」

楊順苦笑著搖頭:「這次抗腫瘤藥物合作,我卻信心不足,說不定我會三年,五年,甚至十年都看不到成果,因為我也無法預知未來會怎樣。」

愛德華笑道:「那我就等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等到你的回報,我想我至少還能做十年的科研。」

「謝謝。」

「如果還可以加上另外一個理由,那就是堅持。」

愛德華笑了笑:「有件事我還從未對你說起過,我十幾年前就關注了貓薄荷草,並且試著提取過,可惜默克並沒有重視,他們放棄了這個項目。」

楊順真驚訝了,竟然還有這種內情:「哇哦,竟然還有這種事。如果你們當年堅持,說不定現在真沒有我什麼事。」

愛德華聳聳肩,癟嘴道:「我父親告訴我,從哪裡跌到,就要從哪裡爬起來。貓薄荷草是屬於你的,但其他的草或許還有我的份,這就是我的堅持。」

楊順舉杯,開玩笑:「乾杯,競爭對手。」

「乾杯。」

愛德華和他乾杯,有點擔憂地說道:「你的競爭對手並不是我,楊,強生的依魯替尼一款葯,一年的銷售就超過90億美元,輝瑞治療乳腺癌和前咧腺癌的兩款藥物超過100億,羅氏更是以開發各種癌症葯而知名,一年超200億,你是在對抗全世界的醫藥巨頭。」

楊順將酒一口飲盡,輕輕笑了笑:「我知道,但我無所畏懼。」

………………

本以為可以在柏林一直待到看到孩子出生,但國內一個緊急電話打過來,楊順的奶奶不小心摔倒,腦部著地,昏迷不醒,送去醫院搶救,醫生說快要不行了。

楊中華希望楊順能趕緊回來,說不定還能見奶奶最後一面,送奶奶一程,而且汪芸有父母和苗芳菲照顧,家裡傭人也有兩個,幫忙的人手夠多了,他沒有必須留在柏林的理由。

是啊,楊順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所以他準備回國,汪卉考慮之後,決定跟著老公一起走,畢竟這裡人手確實太多,而她是楊家的媳婦兒,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回國最快的航班也超過24小時,楊順剛剛在中京降落,還沒來得及轉機,手機就接到父親的簡訊,說老人家走的很安詳,在昏迷中離開人世,沒有感受痛苦。

楊順從小就沒和奶奶一起生活,感情並不是那麼深,送葬之後,很快就從悲傷中走出來。

生命不過只是一場騙局,從開始呼吸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在慢慢死亡了,人固有一死,即使他有異於常人的天賦,未來也一樣會歸為黃土。

所以,看淡了生死,也就不會再有畏懼了。

有人死去,也有人新生。

2021年11月0日,汪芸在柏林順利產下一名男嬰,母子平安,嬰兒相當健康。

消息傳回來,汪卉都快樂瘋了,一直要求視頻聊天,想看看小外甥長什麼樣子。

汪母還有點急,說護士把孩子推走了,還沒有交給他們,他們也急著抱孫子啊。

在焦急的等待,與嘰嘰喳喳的吵鬧中,楊順一句話都沒有說,默默地坐在沙發邊上發獃。

這就是喜當爹的感覺?

他此刻的心情很古怪,突然就有了一份責任,可他什麼都沒幹啊,最無辜的就是他了,算了吧,誰叫他手賤,有女朋友還用手幹嘛。

過了一個小時,護士推著小床車將孩子送回病房,雙方這才連上視頻。

看到手機屏幕上那個小嬰兒,閉眼睡覺,鼻頭一張一合,頭皮皺皺的,看起來好醜,楊順表情發獃。

汪卉卻一個勁興奮說,小夥子好帥,眉眼長得和汪芸好像,得到了老汪兩口子的一致贊同,兒子像媽,將來肯定長成一個小帥哥。

越像母親越好,楊順鬆了口氣,千萬不要像我。

汪卉問小寶寶的名字,汪芸想了想,說道:「孩子跟我姓汪,至於名字……就讓楊順幫忙起吧,他是咱們家最有文化的人,學歷最高。」

「對哦,楊博士,未來的楊教授,楊院士。」

大家都同意了,楊順頭大如牛:「取名是文科僧的事,我是理科生,一時半會兒想不出來,過段時間吧。」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 中文名字可以放一放,德文小名叫Felix,費力克斯,意思是「幸運者」,汪芸覺得孩子是她的幸運,是上天送給她0歲最美好的禮物。

倔強的母親,幸運的孩子,雖然是不完美的結局,卻是最好的結局。

過了幾天,楊順為孩子取名「汪文淵」,文淵閣是《四庫全書》藏書閣,楊順希望孩子能博學多才,將聰慧的大腦用在科學上。 雷鳴的話沒人敢不聽,而玉家的人此時心裡也是亂成一團,那人便領著雷鳴和玉家家主,以及玉家的兩個破虛境強者,朝著滄瀾境入口處而去。

等他們到時,那裡已經亂的不行,從滄瀾境出來的那些人各自惶惶不安,對於修為跌落之事慌亂至極,而外間守著的那些宗門世家的強者也都紛紛上前詢問,可問來問去都沒問出個所以然來,反倒是讓的周圍越發亂了。

雷鳴的存在許多人都知曉,見他和玉家強者到來,那些人總算安靜了一些。

「雷長老……」

「雷鳴長老,這滄瀾境怎會突然出了變故?」

「雷長老,他們這些人修為都跌落了,這是怎麼回事?」

周圍的人紛紛開口,而雷鳴直接上前,身上氣勢散發出來后,瞬間震得那些人都是安靜了下來。

雷鳴神念鋪展開來之後,直接將那些從滄瀾境中出來的人籠罩在內,片刻后他眉心緊皺,發現這些人的神念多多少少都有受損,只是一些較輕,只是損傷了神念,而一些則是極重,特別是那幾個昏迷不醒的,識海都碎裂了。

修鍊之人向來都看重身體靈力和氣海,在意靈根、靈源,卻忽略了神念和識海,可到了雷鳴這般境界的人卻知道,想要領悟規則之力,想要踏足破虛,神念識海是絕不能或缺的一部分。

識海破裂,神念全無,就等於是無法在領悟破境之力,無法窺破境界的壁壘,也就是說他們往後就算是再怎麼修鍊,也不可能再有寸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