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來我應該是能夠逃走的,但是不知道對方有沒有看出我的前進軌跡,為了不暴露這裡,我只能回頭和他戰鬥。

但是這個人的實力強的過分,而且自身還帶著很強的超能力,他的一些精靈能夠使用特殊的進化,根據這幾點我猜測對方很有可能是神教的人,那麼就更不能留下活口,所以…所以我才和他戰鬥到了這種程度…油盡燈枯…

雖然沒有看到他咽氣,但是他所有的精靈都和我的精靈一樣受了重傷,而且他本人還被我凍成了冰雕,估計應該是活不下來了。

在呆殼獸帶著我來的路上,我把渡留下的標記都清除了,並且還刻意地饒了幾圈,對方應該是發現不了這裡。」

科拿一下講述了很多的,不過因為是意識的交流,所以相比於說話,這種交流方式簡單得多。

聽到科拿的話,青木不得不佩服科拿的果斷,還有她的小心謹慎,能夠從一個比較「普通」的家庭走到這一步,科拿的能力是沒的說的。

如果讓青木站在科拿的位置,可能這次的事情也無法做得比她更好。

就算是在重傷瀕死狀態都能想到各種細節,不得不承認科拿的優秀。

她平時冷冷的樣子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她的性格本就如此,在那種情況下還能保持冷靜的人沒有幾個,科拿能夠做到和她平時一直都保持絕對的冷靜有很大的關係。

現在青木一度懷疑,其實科拿一直去找渡的麻煩,並不是因為她真的生渡的氣,只是她想要提升實力,需要一個絕佳的對手,而渡就是那個被她選中的人。

一次次的挑戰不過是為了磨合自己的戰術,培養自己的精靈,為了更好地成長,戰鬥絕對是必不可少的。

而她多次挑戰渡,只是缺少一個理由,既然眾人都覺得是那個理由,那就讓它變成現實,反正這對科拿來說沒有太多的影響。

細思極恐,青木突然發現,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去招惹一個實力強大外加頭腦過度冷靜的女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好像發現了青木的想法,科拿兩隻大眼睛閃爍著精光地看著他。

注意到科拿的視線,青木輕輕地咽了一口口水,心中默默的為渡默哀一分鐘。

難為他了,一直被瘋狂挑戰,還在不斷地找自身的原因,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卻一次又一次地成為科拿的戰鬥首要目標。

不過默哀歸默哀,青木是絕對不會將這個事實告訴渡的,免得他接受不了現實。

但是話說回來,細細一想,渡還真是一個溫柔的人,可能他並不是沒有猜到這一點,只是因為他真的覺得自己當時的確是做得過分了,所以選擇以這種方式來彌補科拿。

這樣一想,這兩個人的默契還真的是不一般,之前渡看到科拿陷入重傷時的怒意,是在場誰都能夠感受到的,就算是青木也是第一次見到渡如此憤怒的一面。

「按照你所描述的情況來看,應該是神教的人沒跑。」青木點點頭道。

隨後青木就將他們這段時間的經過,以及對神教出現和他們目的全都告訴了科拿。

這是一件非常長且複雜的事情,所幸此時他們處與心電感應狀態,不用一個字一個字說那麼麻煩。

聽完青木所說的話,科拿也大致地明白了他們現在的情況,不禁再次陷入了沉默。

第一次聽到這件事情,心中肯定會有不小的壓力,但這個壓力卻正好能夠成為他們前進的動力。

就像剛剛聽到青木所說內容的科拿,在短暫的沉默后,就接受這個已經成為現實的事情,她已經在考慮後面三個月的時間應該怎麼培養精靈了。

之前一個人的時候,因為本身帶著的一些藥劑和治療噴霧有限,所以就算是野外歷練也不敢放開了手腳去。

雖然收集到了不少的材料和資源,但就如別人所想的一樣,她也不知道怎麼使用這些材料是最高效的,而且也有不少材料她並不是很了解,更別說用它們了,這就掣肘科拿的成長。

但想在情況不一樣,她遇到了青木!

只要將東西給青木,他就能夠製作出大量有用的道具和材料,就算是精靈受傷了也不用再擔心了,可以盡情去戰鬥,盡情去成長。

那些本來只是擺設的材料,在青木的手中都能變成最合適的道具和藥劑等東西。

當然,不能讓青木做白工,肯定需要付給他一定的報酬,不過就算是這樣,肯定也比將那些材料放在手中干看好得多。

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為了提升實力,變得更強嗎?

收集大量材料目的也是希望用這些材料去換取能夠提升實力的道具,但現在材料能夠直接製作成寶貴的,獨具針對性的道具,為什麼還要捨近求遠地去等著回到精靈世界?

在精靈世界中本就是寶貝的高級培育家,在這個時空大陸上,更是變成了在至寶一樣的存在。

只要有青木在,就算是和神教人打消耗戰又怎麼樣?

對方肯定消耗不過他們!

青木沒有理科拿是怎麼想的,讓她好好休息,這幾天好好想想要怎麼鍛煉精靈提升實力,等到她和她的精靈們都恢復后,就能付諸行動。

走出帳篷后,青木將他從科拿那裡得到的消息告訴了眾人,也讓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整個營地終於是再次增加了一人,他們的集體力量也會越來越強大。

相信科拿的到來只是一個開始,後面應該陸續還會有人抵達這裡。

他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穩步地提升自己的實力,神教的強,是強在他的人數優勢、強在他們的超能力、強在他們的神力灌注,還有最麻煩的一點,就是對他們不夠了解。

所謂的知己知彼,在不知道對方具體實力的情況下,貿然動手很有可能會進入對方的陷阱中。

而青木他們的優勢,則是那幾乎攔不住的成長上限,這裡每個人的成長上限幾乎都會超出神教眾人的想象。

此時神教的人想要短時間內再提升實力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他們的實力已經抵達了上限。

這和他們本身的潛力不如青木等人有很大的關係,這麼多年的成長,早就已經將他們的天賦全都兌現了,再加上身為神教的人,肯定過度依賴神力灌注,導致他們的精靈潛力下降。

現在再想提升實力,除非是從頭培養精靈,或者是得到什麼了不得的寶物,否則根本不可能。

這就是青木他們的優勢,而且隨著和神教的人接觸的越多,對他們的了解也就會越多,等到他們積蓄好了力量,重拳出擊,一定能夠打神教一個措手不及,到時候鹿死誰手,就真的不一定了。

本來對於青木他們來說,是一場巨大的危機,但是在這個危機中,他們找到了一條能夠活下去的夾縫,那麼以他們的潛力和心性,肯定會以這條夾縫為根據地,瘋狂提升實力,直到能夠直面整件事情為止。

之後的時間再次陷入到了表面的平靜,其實內部正在瘋狂積蓄力量的過程。

而青木他們,也終於迎來了第二個到來的聯盟成員!

這次倒是沒有和科拿一樣,帶著重傷降臨,雖然看起來有些狼狽,但想必應該是因為在外面的生存和歷練環境過於艱難所導致的。

不過這次的這個人青木還是比較熟悉的,是卡洛斯地區的龍系精靈訓練家,將來真正的龍系天王,朵拉塞娜!

朵拉塞娜本身就是一個比較溫柔的人,雖然擅長使用的是龍系精靈,但並不是像渡那樣熱衷於戰鬥,如果能夠不戰鬥還能提升實力,估計她肯定會放棄戰鬥這項事業。

這次迎接她的是傷還未痊癒的科拿,其餘人在白天倒是都出去了。

對於朵拉塞娜的到來,科拿倒是一點都不意外,畢竟希羅娜和卡露乃在科拿以這樣的情況抵達后,更是加到了標記的力度和平時的活動範圍,朵拉塞娜能夠根據標記抵達這裡,也會是很正常的。

只是科拿本身就是一個性格比較冷淡的人,碰到朵拉塞娜這麼一個性格溫和且熱情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不習慣。

不過趁著自己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閑坐著也是閑坐著的關係,科拿倒是慢慢地和朵拉塞娜聊了起來。

這一聊,就直接聊到了天黑,青木他們回歸。

科拿將他們此時的情況,面對神教所應該有的態度和青木他們的計劃一點點地都告訴了她。

至此,朵拉塞娜才明白他們此刻究竟需要面對的是什麼,頓時感覺壓力倍增。

隨著朵拉塞娜的抵達,青木他們的山谷中人員也越來越多,慢慢積蓄力量的感覺,有一種讓人心馳神往的快感。

能夠肉眼可見的感知到成長,這才是成長中的樂趣。

特別是青木擁有晶元,能夠更加準確和詳細地看到精靈們經過戰鬥或者經過鍛煉,得到的收穫。

這是別人所體會不到的樂趣,不過就算像大吾他們感受不到這種一點點提升的樂趣,只要時間一長,終究還是會有所感覺,終究還是能夠看到自己和精靈們的成長。

在朵拉塞娜之後,第三位抵達的人,卻是有些出乎意料。

城都地區,惡系天王!梨花!

青木和大吾曾經遇到過梨花,告訴過她如果以後遇到了什麼麻煩的事情,可以來這一片找他。

所以第三個來的人是梨花,不過青木並沒有告訴梨花這個山谷的位置,只是她在野外的時候遇到了正在戰鬥中的芙蓉和米可利,最後被兩人帶了回來。

梨花的狀態也不是很好,雖然沒有科拿那麼嚴重,但也有多隻精靈失去了戰鬥能力,她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想到青木所說的地方。

多隻精靈失去戰鬥能力陷入重傷,還有其餘的精靈狀態也不是和理想,這是典型的戰鬥過度。

梨花想到青木高級培育家的身份,於是邊來到了這裡。

對於梨花的身份,其實芙蓉和米可利一開始是非常猶豫,要不要帶她回山谷的,畢竟現在已知的投入神教懷抱的人中,都是城都地區的兩位四天王,其中就有一位原本認識,但最後也依舊沒能想到他的背叛,超能天王,一樹!

芙蓉甚至因為對一樹的信任,還被抓了起來,如果不是青木就算現在能夠活下來,所有的實力應該也去掉了十之七八。

但是看到梨花那麼慘兮兮的樣子,芙蓉和一樹終究有些於心不忍。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裡的位置是青木告訴她的,出於對青木的信任,芙蓉和米可利才將梨花帶了回來。

可那時候青木告訴梨花方位的時候,並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不過問題也不大,如果梨花真的是神教的人,這樣直接來到聯盟的臨時大本營,估計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事實證明,其實梨花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四天王,她是真的,也是唯一一個在城都地區被趕鴨子上架的人。

在表演賽中,以惡系精靈的超級優勢屬性,都沒能戰勝一樹的超能力精靈,從這裡就能夠看出一二。

不過在梨花抵達山谷后,青木還是非常負責地檢查了梨花是否擁有超能力。

神教的超能力隱藏能力還是比較強的,光看表面根本無法識別,只有經過一定的身體接觸后,才能有所感覺。

青木檢查完梨花的是否有擁有超能力,她的精靈是否經歷過神力灌注后,才完全確定她不是神教成員。

這樣,眾人才輕輕地鬆了一口氣。

陸續有成員抵達,讓他們底氣大不少。

時間飛速流逝,又是一個月一晃而過!

屬於青木他們的反擊也從這個時候吹響了號角!

反擊的號角聲已經開始嘹亮起來!

你,聽見了嗎?!

————————————

感謝君戈A齊貝林大佬的再次萬賞!也感謝眾多書友們的打賞!

槿木弱弱地求票票!弱弱的… 一個月的時間,不僅是大吾、希羅娜和渡他們有很大的提升,青木的提升其實才是所有人中最多的。

不僅因為他自己是高級培育家,對於自己的精靈,他有著更準確的判斷,還能做出更好的調整。

還因為青木的精靈是所有人中最多的,而且也是所有人中,低等級的精靈最多的,在這裡他們的提升速度很快,所以從整體實力上而言,提升是很大的。

不是所有人都和青木一樣,每一次外出基本上都將精靈帶在身上,那很多精靈世界很多以培育屋為產業的人估計都會失業,他們將會少去很多顧客。

而且大部分的人也無法像青木一樣,每次外出都能照顧到所有的精靈。

身上每多一隻精靈,對於訓練家來說,就增加了不止一層的難度,身上的精靈一多,別說是旅行歷練了,估計忙著照顧精靈寸步難行。

聯盟規定每一個訓練家最多只能攜帶六隻精靈不是沒有原因的。

而且事實證明,大部分的培育屋都有著他們的優勢,不帶在身上的精靈能在培育屋中自由生活,這對於他們只有好處。

再加上收了錢,必然要賦予一定的回報,培育屋按照收錢的標準培養精靈,比訓練家帶在身上照顧不過來,要好得多。

雖然對於像大吾、渡和希羅娜這種實力的人,他們的精靈肯定不會放在培育屋中,就算不是他們的主力精靈,就算可能只是他們的第二梯隊或者是第三梯隊的精靈,那也非常稀有和珍貴的,不是普通的培育屋能夠接受的。

很多的培育屋,如果接收到了資質非常出色的精靈,雖然他們不會對那隻精靈做什麼特別不好的事情,但高資質的精靈是有很大概率能夠生出高資質的後代的,一旦那些不良的培育屋看中了這點….

隨便在精靈的食物中加點葯,然後讓他們來個一夜十三次,元氣大傷,只要稍微休息一下,表面可能還看不出來,等到訓練家發現的時候,也怪不到那些培育屋的身上了。

而那些培育屋,則憑藉這些「接種」生下來的高資質精靈,賺取一筆不菲的收入。

這是很多培育屋在暗地裡都會做的事情和勾當,像大吾這樣的大家族當然不可能會把自己的精靈放置到那些培育屋中,但那些第二第三梯隊的精靈,在外出歷練的時候也不會帶在身上,大都養在家族專屬的培育屋中。

像米可利這樣的,一般的道館也都有自己的培育屋,更何況是琉璃道館這樣擁有近一百年歷史的「古老」道館。

就算是芙蓉,她的精靈是和亞當斯的精靈放在一起,聯盟有專門的人負責培養。

所以說,在場唯獨只有青木一個人外出是將自己所有的精靈都帶在了身上。

一是因為他有能力也有時間去培養這麼多的精靈,二則是因為青木沒有什麼信得過的人能夠寄託他的那些精靈,對於別人,青木始終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信任,就算是大吾,青木也有一點的保留。

區別只是信任度的高低。

如果是在精靈世界中,青木倒是可以將自己的精靈放在自己那個剛剛擴建完成的農場島上,但從他進入空間開始,晶元與多邊獸的連接就會斷開,所以青木也是不得不將精靈都帶在身上。

事實也證明他的這個舉動的回報還是相當不錯的,這裡野生精靈資源非常豐富,而且實力也足夠強大,無論是像耿鬼這樣的距離冠軍第一道關卡只有一步之遙的,還是像路卡利歐和妙蛙花這樣的,距離准冠軍都還有一定距離的存在。

有著大量的資源和戰鬥,精靈實力的提升速度幾乎沒有任何的桎梏。

這一天,青木昨天剛剛結束了留守的一天,再次帶著精靈外出戰鬥。

走在他身邊的是一隻看起來非常壯碩的妙蛙花,只不過這隻妙蛙花的顏色相比於別的妙蛙花來說,顏色更淺,正是青木的那那隻閃光妙蛙花。

還有一隻藍黑相間的精靈在不遠處的樹林間來回穿梭,靈活矯健的身形讓他沒有因為複雜多變的樹林而停止下前進的腳步。

為了迎合上下方妙蛙花和青木的移動速度,看起來更像是閑庭信步,優哉游哉的樣子。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能夠發現其實這隻路卡利歐的身上背著一個獸皮製作的小書包,在他的手腕處和腳踝處,也同樣有著同款的小包子一樣的東西,這讓他看起來就像是身上帶著什麼特殊的裝飾品。

其實不然,這些東西都是青木專門給路卡利歐準備的負重,身體各個地方都攜帶著負重不會影響到他的成長,除了讓他在一定程度上行動受到阻攔外,基本不會留下什麼隱疾。

不論是人還是精靈,在攜帶負重的時候其實是非常講究的,不是胡亂的攜帶就可以了。

這樣有很大的隱患甚至傷病,輕一點的可能就是造成肌肉的拉傷,再嚴重一點的可能會導致因為不友好的負重肌肉骨骼等各個方位都扭麴生長,最嚴重的可能就會導致全身癱瘓。

所幸青木對路卡利歐的身體掌控足夠強,知道什麼階段的他攜帶多少負重,在身體的哪些部位攜帶負重最合適。

路卡利歐帶著此時的負重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剛剛帶上的時候他整個身體都扭曲了,各個攻擊和技能都不協調,但如今一個月過去,就算是踩在拇指粗細的樹枝上,路卡利歐也能如履平地。

這還是在他一直帶著負重的情況下,他自從帶上負重后,還從未體驗過負重被去除的感覺。

但就算是如此,大部分攔截在青木前進路上的精靈,都會別路卡利歐的鐵拳給擊退,很少有精靈能夠抵抗住路卡利歐的一起揮拳。

不只是路卡利歐,如果野生精靈的數量足夠多,在還沒靠近青木之前,妙蛙花就會告訴他花兒為何這樣紅,兩根大腿粗西的綠色藤鞭絕對會抽得他們找不到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