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玉石、法器、魔器、飛劍、陣旗都可以,這是折算價格,你看看。

巨魔大媽面無表情,很專業的從胸前一個小包內掏出一張獸皮,一抖開,上面密密麻麻的列滿了兌換列表,起碼有上百條。

最下面還蓋了個碩大的公章,字跡有點模糊。

焰湊上去,仔細看了看,上面寫著,深淵物價局公章,時間是分離紀元1000年。

周圍的人本來挺好奇焰的,一個羊角種的高級惡魔還是很少見的,就像是一個一米大的雞一樣,讓人稀奇。

眾人都在邊上圍觀,「看什麼看,別在這阻礙交通,都給我滾下傳送陣!」巨魔大媽口水四濺,周圍的惡魔頓時嚇得全部散了開來。

焰看在眼裡,看來這個巨魔大媽是管理者,這裡的狠角色啊!

焰頓時有點苦惱,雖然他很想一拳撂倒這個巨魔,但是打不贏啊!

錢是什麼東西?惡魔也需要這玩意?

黃金?應該不可能,或者是魔晶?

自己壓根沒有錢啊!

焰正猶豫著呢,一個嗲嗲的聲音從邊上傳來,「大王,你看那個羊角魔穿的好土哦!」

焰往那邊看去,是一個一身盔甲的高級惡魔,身高四米的肩膀上坐著一個魅魔。

發出聲音的就是那個魅魔,魅魔還朝焰舔了舔舌頭,順便拋了個媚眼。

「這很正常,寶貝,你要知道窮逼畢竟佔了世界上的大多數,像我這麼年少多金的實在是太少了,你看你身上這套龍皮裹臀裙就知道了,這個價錢大約是這個羊角怪一個腎的價錢。」

焰當時就蒙了,高級惡魔都這麼能慫人么?

一起結婚吧–好 擼起袖子,上去乾死這個狗大戶!

怎奈右手胳膊一緊,「給錢!」

焰只能無奈的看著那對狗男女走自己身邊走過。

不過剛才土豪說的龍皮提醒了焰,似乎龍皮很值錢的樣子,能值一個腎的錢呢!

「大媽,你看看我這個東西能換多少錢?」焰從戒指裡面掏出來一張龍皮,這是他用來做床墊子的,現在只好忍痛拿出來,還是先度過眼前的難關再說。

龍皮!

大媽胸前的一對巨無霸抖了三抖,她馬上又掏出一張皮卷。

一抖,皮卷往下鬆開,上面又是秘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分門別類的列好了各種各種的寶物兌換價值。

還好大家都是高級惡魔,要不然鬼看得到上面的字啊!

不過這個皮卷非常神奇,只要注意看一個地方的字,那裡的字就會自動放大,好像是浮現在眼前一樣。

焰很快在材料一欄裡面找到了龍類,裡面詳細的分類了個個部件的不同價錢,成年龍皮,1000魔晶每張。

這裡的錢是指魔晶!

焰還想看看自己的腎是多少錢,腦子裡剛想到羊角魔,這張皮卷就自動的彈到了羊角魔那一欄。

上面羊角魔的腎是900魔晶一個。

大媽,為什麼我的腎只值900啊,龍皮卻是要1000,比我的貴了100個魔晶。

大媽看到焰手裡面大大的一塊龍皮,臉色一下子好了很多,這個時候也有心情和焰閑聊了。

「小夥子,你是哪個鄉下來的吧,看你就沒學過經濟學的樣子,這個叫做供大於求!」

「什麼弓大於球?」焰一臉迷惑。

嫡女囂張:鬼王獨寵俏醫妃 文盲!

大媽一臉的優越,「你們羊角魔好吃懶做,需要用錢的時候就割一個腎去賣,等長好了又接著賣,時間久了,市面上的腎不就多了,東西太多,自然會不值錢!」。

卧槽,還能有這個套路!

自己這麼牛逼,恢復力比別的羊角魔強百倍不止,那豈不是自己也可以賣腎,別人每個月賣一個,我豈不是能夠一天賣一個!一天900魔晶,一個月就是27000魔晶!一年就是……

卧槽,數不清了!

焰直接陷入了幻想。

大媽看著焰在那傻笑,「我說小夥子,你可別學他們,看你也是個實誠魔,我就只收你100個魔晶好了。」

焰趕忙找了個借口。

裝樣子在戒指裡面找了找。

唉!我這裡居然有一點魔晶唉,大媽,我給你魔晶吧!

大媽罵罵咧咧的接過魔晶,就揮揮手趕緊叫焰滾蛋了。

焰嘿嘿一笑,也不在意,東張西望的走在廣場上。

這個廣場看起來是一個巨大的傳送陣,惡魔非常多,形形色色的,最低的等級都是高級惡魔!

甚至有個別比高級惡魔還更牛逼的存在,不過這些人要麼前呼後擁,要麼行色匆匆,焰都沒有機會近距離觀察。

這裡的一切對焰來說,都是那麼的新奇,比別的世界加起來都要多的新鮮感!

深淵啊!真是牛逼的存在,焰不禁感嘆道。

隨著人流,焰走出了廣場,剛一出去,焰就傻眼了。

什麼鬼?外面居然還是廣場!而且還分為了幾百個大大小小的廣場。

惡魔們紛紛散開,往不同的廣場走去,只有焰一個人不知道往哪裡走好。

原來裡面是傳送總站,這外面才是去往個個目的地的傳送陣,焰仔細的看了看每個廣場門口的牌子,上面都寫有地名,遺憾的是,焰一個都不認識。

焰這種東張西望的行為馬上引起了一大波人的注意,「這位大兄弟,去水游城么,傳送費只要半價!」

「帥哥,住宿不? 重生之薔薇妖姬 高檔13天連鎖酒店,今天入住打八折!」

「老兄,看這裡,低價出售寶物,99成新!」一個小惡魔靠近焰,神神秘秘的從包裡面漏出半個金屬物體。 唐河的眉頭緊鎖,這是什麼意思?雖然這黃章承認自己配不上菀兒很識相,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自己不喜歡菀兒?這簡直就是不識抬舉。

「菀兒,這麼不識抬舉的人,難不成你還在意?」唐河心疼的不行,菀兒一直都是被他們陪在捧在手心的,如今卻被這個男子給嫌棄了,自己一定要替菀兒出了這口惡氣。

「來人,將他綁起來帶回唐家。」唐河道。

唐菀一聽就知道兄長這個是要自己報仇,可是自己是真心喜歡這人的,要是真的讓這人被兄長帶回去了,那他今後的日子一定會很不好過的,所以。。。唐菀咬咬牙,沖著唐河笑道:「哥哥,我原本是看他有意思才逗他玩的,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眾人一臉懵逼,「唐姑娘剛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不過這畢竟是唐家的事情,他們不過就是看熱鬧的才不會管這麼多呢。

宋離見唐菀已經承認自己不喜歡了,也知道這場鬧劇算是結束了,所以打算轉身離開。

「少夫人,等等我。」黃章生怕自己一個眨眼宋離又不見了,畢竟自己可就是為了找少夫人,所以才會惹上唐菀這人的,絕對不能讓少夫人從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唐菀看著黃章追逐著宋離的背影,傷心欲絕。

「你這又是何必呢,哥哥給你出氣不好嗎?」唐河見妹妹委屈的都快要哭了,可是卻還是一直忍著,心裡就止不住的心疼。

唐菀吸吸鼻子,「我決定了,我一定要嫁給他。」

唐河震驚,妹妹你的這個決定可真是一點都不好笑。

不過不管唐河是怎麼想的,唐菀是真的決定了自己要嫁給黃章,嗯,糟糕自己剛才怎麼不知道問問他叫什麼名字?這讓自己到什麼地方去找他?不過眼下的當務之急是趕緊回府問四姨娘她的那些胭脂是怎麼用的,還有那祛痘的是從哪裡買來的。

「你跟我了一路了,也該走了吧!」宋離無奈的看著跟了自己一路上人,從一開始宋離就不相信他說的什麼自己是他家公子的夫人這話。

「少夫人?」黃章不知道自己怎麼惹了眼前這一位了,不過目前看來這人好像是真的被自己給惹生氣了。

「你扣口口聲聲說我是你家少夫人,那我問問你,你家公子姓誰名甚?」宋離正巧也走累了,索性就在茶肆坐了下來。

黃章一怔,剛才少夫人讓自己跟著她走,他還以為少夫人是想起來自己是誰了,沒想到少夫人根本就不記得自己是誰。

黃章抱拳,「屬下是這次隨著公子一起回去的,公子名諱顧寧。」

顧寧?宋離的腦袋裡面一個大大的問號,顧寧什麼時候成了這人的公子了?而且這人看起來傻了吧唧的,用起來真的順手嗎?

「你說顧寧是你的公子?」宋離問道。

黃章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是依舊還是點了點頭,「不錯。」

「那你告訴我顧寧人呢?」自己找了這麼久都還沒有找到顧寧的人,既然這人說自己是顧寧的手下那麼相信他對於幫自己找到顧寧應該是很容易的吧。

「小人正是要跟少夫人您說這件事情。」黃章道。

宋離聽見黃章喚自己少夫人,就覺得自己渾身不得勁。「你還是不要叫我少夫人了。」

「這怎麼能行?您嫁給了公子,就是我們的少夫人。」

「我這不是還沒有嫁給你家公子?」

「這不是遲早的事情?」

「算了,你還是跟我說說你家公子到底在哪裡吧!」宋離道。

黃章這才想起來,剛才少夫人問自己公子現在在哪裡,自己還沒有回答少夫人呢。

「回少夫人的話,公子如今已經回了京城,特意將屬下留下來就是為了讓屬下告知少夫人您,讓少夫人您寬心的。」

回了京城?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說之前顧寧跟自己說的他出了府城,其實是去了京城?

「你家公子在京城多長時間了?」宋離看似漫不經心,實則對於這個答案很是緊張。

黃章不知道顧寧一直都沒有告訴宋離關於自己仇家的事情,還以為公子能在情況這麼緊急之下都要來找少夫人那肯定是什麼都跟少夫人說了,所以對著宋離也就有什麼說什麼了。

「公子從小就是在京城長大的,如果後來不是家中遭逢變故輾轉流落,也不會。。遇見少夫人您。」原本黃章是想說如果不是因為家中遭逢變故,也不會流落到這樣的地方來,不過話到了嘴邊之後黃章還是硬生生的給轉了個彎。

一直都是在京城長大的?那也就是說是京城人士,可是這人說顧寧家中曾經遭逢變故?這又是什麼意思?宋離想起自己那時候第一次遇見顧寧的時候,那傢伙看上去卻是挺可憐的,不過他從來都沒有跟自己說過他是從京城來的。所以那傢伙一直都在騙自己,最後宋離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你家公子在京城可娶妻了?」宋離問道。

「當然沒有。」少夫人這話是什麼意思?如果公子在京城娶妻了,又怎麼會千里迢迢的回來看少夫人?雖然說京城卻是有不少的小姐願意以嫁給公子,不過公子的心裡可是一直都只有少夫人的。

聽到黃章說顧寧在京城並沒有娶妻,宋離的心裡總算是好受了不少,起碼這不是一個有婦之夫,自己也沒有在不經意間做了人家的小三,這是好事。

宋離苦笑不得,這算是什麼好事?

「你家公子這次回去是為了什麼?」宋離試探道。

黃章雖然心思沒有那麼多,但是卻已經明白了,這少夫人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否則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公子這次回去是準備做什麼呢?

完了,黃章突然想到自己剛才好像泄露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剛才我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吧!」黃章後知後覺,當初公子將自己留下來的時候好像的確是交代了自己這麼一句,不過卻被自己給忘了,這下完了。

「你說什麼了?」宋離一臉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心裡已經在盤算著等到顧寧回來自己應該跟他算賬了。 這都什麼惡魔啊!

焰只好裝作很熟的樣子,用眼角觀察起四周的牌子。

只要你露出一點點猶豫,這些傢伙就馬上黏上來,試圖讓你掏出口袋裡面的錢。

一路走出廣場群,焰來到了外面。

總算是鬆了口氣,終於是出來了。

這外面是一條巨大的馬路,周圍是望不到邊緣的焦黑土地,地面還時不時的冒起一些黑煙。

回頭望去,整個傳送陣都是籠罩在一層黑色扭曲的護罩裡面的,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外面入口處也有很多人。

「嘿兄弟,打車么。」

「打車,打車啦!去往黑暗堡的快上車了啊,馬上發車,馬上發車!」

「兄弟,這裡!就差最後一個人了,坐滿了馬上就走,來來來。」

焰看看四周,也沒有別的什麼建築了,看到別的惡魔都上了車,焰也跟著走了上去。

這個司機果然奸詐,事實上他對每個出來的旅客都是這麼說的,永遠還差最後一個。

「草擬嗎啊,都擠不下了,快點走吧。」一個紅頭髮的惡魔暴躁的說到。

「好的,好的,馬上,就差最後一個了。」

最後擠滿了一車的惡魔,這個鐵皮罐頭一樣的懸浮車終於是出發了。

焰仔細感應了一下,這個魔法裝備底部似乎雕刻了某種反重力的魔法陣,所以整個車子都能夠浮在空中,而且速度非常快。

周圍的空氣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排擠了開來,車子在空中快速的穿行。

從窗口望去,幾乎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全部變成了黑色的條帶狀的東西,因為車子的速度太快了,視覺都跟不上。

即使是以這樣的速度,車子還是一直在開,這個焦土平原似乎沒有盡頭一樣,景色一成不變。

難怪大家都要坐車,這裡的面積也實在是太寬廣了吧!

焰肚子開始咕咕叫起來,餓得要死。

他忍不住想要掏出小惡魔翅膀來吃,但是令人尷尬的是,車子上就坐著好幾個小惡魔,還都是高級惡魔。

焰不曉得看到這種情形,對方會不會有啥過激反應,所以還是硬生生的忍住了,肚子咕咕咕的叫。

終於,有一個惡魔好像是也餓了,只見他掏出來一根大腿,啃了起來。

焰仔細看了看,不知道是什麼惡魔,但是邊上有個惡魔卻是冷哼了一聲,也掏出一根腿吃了起來。

這回焰倒是看出來了,這個惡魔掏的就是對面那個惡魔同類的腿,顯然是在爭鋒相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