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在沐靈夕和葉靈兩人笑鬧著的時間裡,不知不覺,他們已經來到了主殿的大門前。

「葉靈,你又在慫恿少宮主帶你出去嗎?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少宮主現在還很危險,你若是出去了,少宮主恐怕更難隱藏身份了!」

棲木的聲音在大殿門前響了起來,葉靈聞聲,身影一閃,頓時躲在了沐靈夕的身後。

「棲木奶奶,我下次不敢了,你就饒了我吧。」

沐靈夕看著棲木臉上那嚴肅的神色,知道棲木是為了自己而擔心。

「棲木姐姐別生氣,我現在的實力已經不算弱了,更何況我已經進入了帝國學院,以後實力的精進會更加的快速,說不定再過些時日,那些賊子就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了!你就放心吧!」

「少宮主,萬萬不可大意,那些人的手段卑劣不已,少宮主不得不防啊!」

棲木一臉語重心長地對沐靈夕說道,她生怕沐靈夕孩子心性,大意輕敵之下,遭了那些賊人的暗算。

「我會注意的,棲木姐姐!你最近感覺怎樣?身體好些了嗎?」

沐靈夕認真的對棲木點了點頭,這才一臉擔心的問道!

「老奴的身體已經好多了,想必再過些時日,雲凰宮就能恢復往日的生氣了。」

棲木一臉安慰的看著沐靈夕,眼神之中滿是感激。

「少宮主快進來!葉靈!你不是給少宮主準備了碧靈湯嗎?還不快拿上來!少宮主這幾日肯定累壞了,你看看這臉色,都憔悴成什麼樣了?」

葉靈在聽到棲木的話后,這才想起自己之前準備的碧靈湯還在溫著,小小的手掌一拍腦門,頓時轉身離去。

「少宮主!你別急,我這就去拿來……」

話還沒說完,葉靈的身影就已經消失了。

棲木見葉靈離開之後,眼神朝著沐靈夕的身後看了看,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一般。

「棲木姐姐!你在找什麼呀?」

沐靈夕看著棲木臉上的疑惑神色之後,也是不由得出聲問道。

「宮佑公子呢?他這次沒有一起過來嗎?」 那數行龍飛鳳舞的大字,就像是刀劈斧砍上去的一般,筆觸異常的鋒利,光是看著,就讓人頗為的感到幾分刺目,即便是那幽炎尊者,望著這般字跡都是隱隱的感到一陣胸口發悶,足以想見,寒空子當年的刀法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進入此處,生死便不由自己!

這般霸道的話語,也是讓得那幽炎尊者以及一眾鬼宗的高手頗為的有些心中不安,能夠留下這種話,顯然,這寒空子是有著極大的把握,無論何人闖入這陵墓之中,都能讓其萬死一生!

忽然……

婉轉悠揚的琴瑟之聲,無比突兀的在這片空間之中響起了,一開始,那琴聲低迷婉轉,就像是黯然失神的少女在啼哭一般,凄涼嘶啞,卻讓所有人心中一陣凄涼之感,不由自主的跟著黯然了起來……

「都小心些,守住心神,這琴聲有問題,會影響人的心性,莫要被控制了!」聽得琴聲的一瞬間,按幽炎尊者便是立刻開口喝道。

忽然,那琴聲便是毫無徵兆的一邊,頓如烽火狼煙肆虐而過,金戈鐵馬,血濺山河,一股濃郁的肅殺氛圍,陡然間便是在這片迷霧之中擴散而開!

萬馬千軍,如是從那迷霧的深處紛至沓來,朝著眾人發起兇猛的衝鋒,讓得這片迷霧空間仿若死生相抗的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這樣凶唳的殺戮氣氛,陡然間便是讓得不少人都陷入了癲狂之中!

「這寒空子的音律之法好生厲害,光靠著音律就能影響人的心神,這些傢伙能否撐過去,且看造化了……幽風尊者略微皺眉的嘆了一聲,道。

除去這幾位「幽」字輩的高手之外,剩下來的鬼宗之人此刻皆是陷入了一片癲狂,有的淚流滿面,彷彿是經歷了天大的悲傷,有的高聲嘶吼,似是融入了戰場之中,還有的,則是虔誠的跪了下去,朝著某個方向禮拜禱告著……

周圍的濃霧越發的濃厚了起來,就連那幽炎尊者,都是已經之多能夠瞧見三米之外的景象了,葉天等人也是早就沒了蹤影,這般情況,立刻便是讓得幽炎尊者心中一陣惱怒!

「梁雲!你是否還在?你若還在便想辦法解決這迷霧,不然你身邊的人,恐怕也得完蛋!」

此刻,幽炎尊者也是只能寄希望於葉天能夠出手將這法陣破去,她根本無法知道,這法陣是否會影響到寒空島的人,若是不會,恐怕他們自己變成了笑話了。第一道法陣就讓他們如此狼狽,這再往後,那還了得?

「嗯?不對,這琴聲好像有變化……是從……快!你們幾個跟我來!」

忽然,幽炎尊者似是發現了這琴聲的來源之處,當即便是振臂一呼,也沒工夫去管那些陷入瘋癲的人了,直接便是領著其他幾名幽字輩的高手,朝著那琴聲傳來的方向飛掠而去!

濃霧,濃霧,不管怎麼飛掠,前方都是一片濃霧!

幽炎尊者帶著幾位高手足足飛掠了近十分鐘的時間,這迷霧的前頭,方才是出現了一道高聳的黑色石碑,見狀,幽炎尊者立刻便是湊上前去,當即便是感受到了,這座石碑,正是這法陣的陣基所在!

「叮!」

根本都不等幽炎尊者有所動作,那黑色的石碑,忽然便是自己發出了一陣空靈清脆之聲,剎那間,琴聲驟停,濃霧頓散,而這戛然而止的琴聲,立刻便是給那些方才還在瘋癲之中的傢伙們帶來了極大的衝擊!

「噗!」

瞬間,大量的鬼宗高手,都是從口鼻之中噴出了一股血霧,就連那幾位幽字輩的高手都不例外,除了四劫涅槃境的幽風以及幽炎自己,其餘的幾人,也都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創傷!

「這寒空子簡直是個混蛋!這音律之法影響了他們的心性,原本持續下去並不會有危險,但這般戛然而止,卻反而是讓得他們受到重創,用心相當險惡!」

瞧得此景,幽炎尊者也是陡然破口大罵道,但方才罵完,她便是立刻感覺到了不對勁!

葉天等人不見了!寒空島的所有人,此時此刻都不見了!

「該死!我們被耍了!」

幽炎尊者猛地一咬牙,當即便是一拳砸在了那黑色的石碑之上,頓時便是將那石碑砸得粉碎,但這沒用,葉天等人已經不見了,此時此刻她再怎麼惱火,都已經無濟於事!

而最重要的是,來時的路沒了!

那條青石廊道,此刻已經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了一面厚重的牆壁,四面八方只有一條路可走,便是繼續向前!

「罷了罷了,頭,我們便小心一些朝裡面探索吧,這些傢伙,怕是早知道路線,趁著濃霧先跑了,我用一下『追影術』,頭,麻煩你幫我護法了。」

「嗯,也只能這樣了。」

幽風尊者的提議,立刻便是得到了幽炎尊者的認同,那追影術,是專門追蹤身負鬼蠱之人的,寒空島的其他人身上沒有,但葉天的身上是有著幾分鬼蠱氣息存在的,即便是葉天靠著法陣殺人,儘可能的不留痕迹,但這追影術,依舊是能夠追蹤到幾分鬼蠱留下的氣息。

只是這追影術,最怕便是被人打斷,一旦被打斷了去,便是會永遠的與那留下氣息的鬼蠱失去聯繫,施術者也會受到重創,因此,也是不得不幽炎尊者親自來護法了。

「嗡……」

隨著幽風尊者的手印變幻,地面上陡然便是開始有著一條黑色的氣流浮現而出,那邊是葉天蹤跡的指向,這樣的黑色氣流,也是只有修鍊過著追影術的鬼宗之人方才能夠看得見。

「找到了頭,他們果然已經前行先走了!呃!」

忽然,就在那幽風尊者即將確定了葉天位置的時候,周圍的琴聲忽然便是再度爆響一聲,如是所有的琴弦都崩斷了一般,一聲爆響,將不少人都嚇了一跳,而這音浪衝擊瞄準的,赫然便是幽風尊者!

這般突然的變故,即便是幽炎尊者都沒能反應過來,瞬間,那幽風尊者的胸口便是猛地凹陷了下去,如同被一桿重鎚砸在了胸口上似的,口鼻之中頓時鮮血狂噴,夾帶著內髒的碎片灑落滿地!

這恐怖的音浪衝擊,加上追影術被打斷,這雙重的衝擊,頓時便是讓得那幽風尊者的生機潮水一般卸去,當得他的身影落地,已是氣若遊絲,只剩得最後一息尚存!

「該死!這寒空子簡直是個禽獸!快!去看看幽風!」

幽炎尊者此刻已經是完全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直接是張口大罵道!

爆寵萌妻:邪魅總裁有點壞 幽風尊者是這次出動的幽字輩高手中頗為重要的一人,非但是法陣高手,還是這群人中僅有的兩個掌握追影術的人,除了幽風尊者,剩下能夠使用追影術的,就只有幽炎尊者自己了!

其他幾位幽字輩的高手湊上前去查看了一番,而當他們瞧得幽風尊者的情況是,一個個的臉色也是頗為的有些難看……

「頭……幽風他恐怕……唉……」

湊上前去的一人,是幾人中最擅長醫術的幽鬼尊者,當他確定了一番幽風尊者的情況之後,也是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刻,幽風尊者的肋骨全都折斷了去,斷裂的肋骨直接刺進了臟器肺腑之中,即便是用藥吊住性命,也是難以為繼多久了,幽風尊者顯然也是自知這具身軀無救,直接便是放棄了肉身,靈魂體開始凝聚而出。

「知道了……且把他的靈魂體收好,之後……小心後面!」

忽然,就在那幽風尊者的靈魂體凝聚出來的剎那,便是忽然有著一道青綠色的身影閃爍而過,瞬間,便是將那幽風尊者的靈魂體給抓在了手中,旋即,便是徹底的消失無蹤! 宋老漢兒右腿上的傷可以說是觸目驚心。

「老頭子,你這是受了多大的罪啊,哪個殺千刀的就把你給推到了。唉,這是要遭多大的罪啊!」趙氏一邊心疼宋老漢兒一邊咒罵把宋老漢兒推到的人。

「是黃良村的喬大郎把我爹給推到的。」宋離面無表情的說道,但其實心裡已經不知道想著幾百種方法要把喬大郎碎屍萬段了。

「這位姑娘,抓著你爹一點。我要先給他正骨,可能會有一點疼。」蘇問天道。

宋離這個時代不像自己之前的世界,骨折了還給打上石膏。這裡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只希望這位蘇大夫的本事能強一點,讓她爹少受一點兒罪。

「爹,你要是疼就咬我的胳膊。」宋有成把自己的胳膊伸到宋老漢兒的面前。

宋老漢兒直接就把宋有成的胳膊給推開了。

蘇問天可不會管宋老漢兒會不會咬著什麼東西來止痛,直接就用了最快速的法子幫宋老漢兒把腿給正過來了。

「爹,你怎麼樣?」宋離見宋老漢兒這一下臉色發白,冷汗直冒的。就可以想象正骨的時候有多痛。

「大夫,我這腿的問題不大吧。」宋老漢兒擔心的問道。

蘇問天眼皮子都沒有抬起來。

「你這腿沒有四五個月是養不好的,且的安心養著。」

什麼?自己這腿沒有四五個月都養不好?那家裡那地里的水稻怎麼辦?那麼多還沒有收到水的田。而且之後還要插秧?難不成今年就一點收CD沒有了?

「有沒有什麼法子能讓我的腿快點好起來,這地里還有不少的活兒等著我干呢。」宋老漢兒道。

蘇問天環顧了宋家人一圈之後說道:「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能幹活兒的?不過你要是不想要你這腿我也不勉強。」

「爹,聽大夫的。家裡的事情有我還有三位哥哥不會出亂子的。」宋離直接就幫他爹做了決定。

宋老漢兒哪裡放心把家裡好幾十畝的地交給宋離來管理,直言不行。

「你個小丫頭哪有這個本事,再說了你三個哥哥也忙不過來。」宋老漢兒道。

宋離想也沒想就道:「三個哥哥要是到時候忙不過來,那到時候就讓幾個嫂子一起都去地里幹活兒。總之爹你就安心養著。」

趙氏撞了撞宋老漢兒。

「你就聽閨女的話好好養著,再說了閨女那有辦過讓咱們失望的事情。你說是不是?」

趙氏對宋離那是百分百的信任,再說了老頭子這腿人家大夫都說了要好好的將養著,哪能就回去下地幹活兒了。

「是,小姑子說的是。咱們到時候全都下地總是能幹完的,爹,您就好好將養著,咱們家到時候還得要爹您這個主心骨來主持才行。」周氏道。

周氏這話說得貼宋老漢兒的心,宋家幾乎就沒有讓兒媳婦下地幹活兒的先例,如今話頭雖然是自己閨女說出來的,但是也得有兒媳婦的支持才行。

「那就辛苦你們幾個了。」

「娘,您想陪著爹在這裡好好休息。」宋離道。

「蘇大夫,我有事情想要問你。」

「跟我來吧。」

「我爹的腿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吧。」宋離問道。

「哼,你覺得呢?」蘇問天反問道。

「你說的四五個月能好,是指到什麼程度?」宋離沒有回答蘇問天的問題反而接著問道。

蘇問天也不生氣,而是接著說道:「那你跟我說說看你想要讓你爹恢復到什麼程度?」

宋離想也沒想的就說道:「自然是能跟之前一樣是最好了。」她爹年紀這麼大了,這次傷的又是腿到時候肯定是會有後遺症的。

蘇問天似笑非笑的看著宋離。

「我那屋子住一天要十兩銀子你給的起嗎?」蘇問天問了一個答非所問的問題。

一天十兩銀子,自己確實住不起。宋離也沒有騙蘇問天的打算。

「別說是一天十兩銀子了,就算一天一兩銀子我們也是住不起的。」宋離道。

宋離本來以為自己這麼說,蘇問天肯定是要把自己給趕出去的。可是蘇問天卻沒有這麼說。

「你爹的腿傷,我只有七成的把握。你要是願意就讓你爹留下來,不過我可是事前要說清楚,雖然我那屋子可以不收你的錢,但是這葯錢可是不便宜,你自己最好是有心裡準備。」蘇問天喜歡把所有的話都說在前頭。

宋離把自己送家裡帶來的銀子遞到蘇問天的面前,「這些銀子夠不夠?要是不夠,我這裡還有。不過你要保證給我爹用最好的葯,還有絕對不能讓我爹受一點點的罪。」

蘇問天把銀子收下了,而後一笑:「這個我就保證不了了。」

宋離拿蘇問天根本就是毫無辦法,不過即便是這樣宋離的心裡也算是有底了。蘇問天這個人行事雖然有些奇怪,但是作為一個大夫,到是合格的。

「總之我爹就拜託給蘇大夫您了。」宋離從這蘇問天深深的鞠了一躬。

「阿離,娘剛才找你,說是有事要跟你商量。」陳氏被婆婆趙氏吩咐出來找小姑子。

宋離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娘,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宋離回了屋子問道。

「阿離,我左思右想都覺得你爹出事有些不對。」趙氏道。

宋離皺眉,她娘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爹出事是有人故意為之的?

「咱們活水村每年都臨近的幾個村子為了水的事情沒少鬧矛盾,但是大家都還算是理智。 秀色田園:異能農女要馴夫 只是今年鬧出了你爹這麼一樁事我這心裡總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得勁兒的。」趙氏道。

活水村跟臨近的三個村子都是共用的一個水庫,所以到了每年種水稻的時候,每個村子都會派人輪流出來到水庫去看水,就是為了防止別的村子的人偷偷的多放水。

而且派人輪流看水也是三個村子的村長之前商量好了的,誰也不允許動手。可是這一次喬大郎卻居然動手了,這說明什麼?難道是黃良村的人故意的,為的就是想讓原本平靜的協議消失,從而獲得更大的利益?

「娘,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我會解決的。」宋離沉聲道。

趙氏本來只是想要跟鬆開念叨念叨的意思,畢竟宋老漢兒傷的實在是太重了。可是現在閨女的態度才是更加讓自己害怕的。

「阿離,你可千萬不能胡來的。」 沐靈夕看著棲木臉上的疑惑神色之後,也是不由得出聲問道。

「宮佑公子呢?他這次沒有一起過來嗎?」

沐靈夕的臉色頓時一僵。

「他……以後不要提了,我們已經分開了!」

閃婚遊戲:惡魔首席求放過 沐靈夕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到。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是宮佑公子惹少宮主生氣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