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呀!老不死的,你也精變了,怎麼你長得那麼像七龍珠裡面的龜仙人呢?」熙熙驚訝地看向錦鯉。

「這是怎麼了?你們是約好一起精變的嗎?」

雲熙子和蕭瓚遛完冰淇淋回來,就正好撞見了這一幕。

「咳咳,錦鯉大叔,跟我來,我給你選幾件合身的衣服。」蕭瓚急忙說道,並站到雲熙子的身前,替她擋住視線。

「好!好!我要穿你平時穿的那種黑襯衣,賊酷!」錦鯉笑著說道。

隨後,錦鯉捂著下身,就跟著蕭瓚上樓了。

「老不死的屁股好紅呀!」熙熙搓著小短手,興奮地說道。

「熙熙!」

呵呵急忙上前,擋住了熙熙的視線,熊萌萌也捂住了玉兔的眼睛,海亞則將林曉慧的三朵花扭向一旁。

笑笑看了看周圍,很自覺地用小短手捂住了雙眼。

「看來,我也要找個男朋友了。」

此後,笑笑搖身一變,成了花痴洋娃娃,凡是看到長得好看的男人,就會湊上前去,問人家是否單身,介不介意自己的女朋友是個洋娃娃。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把人家嚇得轉身就跑,再也無法直視洋娃娃了。

直到,雲熙子給她從國外帶回來一個以金髮男孩為形象的古董玩偶。

「嘻嘻,我也有男朋友了。」

笑笑每天都抱著那個玩偶,走哪兒都帶著。

看著笑笑又在給那個玩偶梳頭,熙熙錯了搓小短手,小聲對呵呵說道:「你說,我要不要去哪兒弄死誰,然後把他的三魂塞進那個玩偶里,讓它活過來。」

「不行!怎麼能殘害無辜生命呢?」呵呵急忙呵斥道。

熙熙癟了癟嘴,不再說話。

不久后,在大學城的附近,發生了一起惡性交通事故,其中一名傷者是個五歲的男孩,雖然他沒有生命危險,但卻變成了植物人,除非發生奇迹,不然他將會躺在病床上度完餘生。

得知此事後,熙熙悄悄找到孫挺,讓他帶自己去看看那個男孩。

一進到病房,熙熙就發現,男孩的三魂七魄都在慢慢消失。

熙熙一著急,拿出收魂袋,就將男孩的三魂收了進去。

「這孩子沒得救了。」孫挺忍不住感嘆道。

「誰說的,我會讓他變成第二個呵呵的。」

回到店裡,熙熙找來蕭瓚,讓他把小男孩的三魂注入到了那個玩偶里。

如法炮製,玩偶活了過來,成為了「熙熙不攘攘」里第四個有生命的玩偶。

笑笑給他取名為「鬧鬧」,希望他能跟自己笑笑鬧鬧過一輩子。

看著那兩對洋娃娃情侶,蕭瓚攬過雲熙子,笑著說道:「看來我們真的不需要生小孩了。」

「提起小孩,你是不是把虛遊子給忘了,我們很久都沒有去赤陰洞看過了。」雲熙子說道。

蕭瓚點了點頭,喚出白霧,就帶著雲熙子秒穿到了赤陰洞。

此時的虛遊子已經快十歲了,個頭長了不少,臉上的嬰兒肥也漸漸褪去。

「大神,熙子姐姐,你們來啦,聽說你們已經結婚了。」

看到蕭瓚和雲熙子出現后,虛遊子拎著道袍,就跑了過來,劉潔緊隨其後。

「大神,熙子,恭喜你們。」劉潔笑著說道。

「謝謝,你們最近還好吧…」雲熙子拉過劉潔,聊起了女孩家的話題。

蕭瓚則把虛遊子喊過來,考完他的法術后,就摸著他的頭,欣慰地說:「你沒有辜負你師父的期望。」

「嗯,大神,以後我可以協助你捉妖了。」虛遊子點頭說道,目光炯炯。

「不,以後你可以代我捉妖了。」蕭瓚笑著說道。

從此以後,捉妖大神蕭瓚就淡出了江湖,帶著自己的嬌妻雲熙子四處遊玩,捉妖的任務就交給了熙熙的洋娃娃軍團、孫挺的特殊案件調查科,以及虛遊子和劉潔。

除非是他們搞不定的大妖,否則,蕭瓚很難露面,畢竟,捉妖不如談戀愛!

(全書完!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本書是兔嘰嘰寫的第一本,還有很多不足,沒有撲街,也是靠著各位作者朋友和讀者朋友的支持!姐妹篇《給畫仙打工的日子》正在縱橫女頻連載,希望大家繼續支持,謝謝!) 月神界,屬於五級星界,擁有大大小小的修真星數十顆,靈力資源充足。星界的中央位置,是主星,也就是界王所在的月神星。

月神星北部,是一片冰雪荒原,幕色降臨,寒風不停地吹打著雪花和落葉。月光照亮雪地。

雪地上,一名半跪的男子,頭髮凌亂,身子輕微顫抖,看起來像是受了極重的傷。從男子的衣著來看,應該是出自名門望族。在他的四周,幾名身著勁裝的男女靜靜站立。

「韓冰,好好享受此刻的月光吧,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人群中,一名身材魁梧的紅髮男子上前一步,望著地上的青年,冷冷地說道。男子手中,握著一支奇特的骷髏法杖。

「殿下,讓屬下殺了他吧?」紅髮男子身邊,一名青衣女子恭敬地說道。

「不,直接殺了他太可惜了,以他的資質,用來祭煉我族聖器再合適不過。」紅髮男子微微搖頭。說著,他將手上的法杖提起,靈力輕吐,頓時,法杖周身符文亮起,其頂端的蒼白頭骨散發出一絲淡淡的紫色霧氣。

被眾人圍在中間的韓冰,聽到兩人的對話,一陣猛烈地喘息,嘴角的鮮血滴落在雪地上,在他身前的雪地,已經血跡斑斑。他緩緩抬起頭,目光在那紅髮男子身上停留少許后,落在青衣女子身上。

「青伶,我韓家,可是待你不薄。」韓冰眼中的恨意滔天。正是這名女子,多年前進入韓家,深得族人的信任。也讓在溫室中長大、涉世未深的韓冰對她心生好感。可萬萬沒想到,最終她還是背叛了自己。這一切,應該是早有預謀。

韓冰自小天資超群,成年後更是光芒奪目,成為月神界各大修真家族仰望的存在。更是有人傳言,因為此子的存在,將來韓家極有可能在實力上超越王族。也正因為如此,他成了王族權貴們的眼中釘。

韓家雖然是大家族,但是相比於統治月神界數萬年的王族來說,還是勢單力薄。提起當今的界王,無不談之色變。那可是頂了天的存在,在月神界,有著絕對的權威。

青衣女子的目光,同樣落在韓冰身上,不過,她的目光中更多的是不屑。作為劍靈,她只對王族效忠,嚴格地說,她是對未來的界王效忠。

「青伶,這次都是你的功勞,回去后,我會向界王大人請求,賜你重賞。」紅髮男子微笑道,眼睛的餘光,瞟見韓冰那更加陰沉的臉。

「何風,你這個卑鄙小人——」韓冰一句話沒說完,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此時他身上經脈盡毀,已經成為廢人。

「結陣!」何風目光一冷,口中吐出兩個字,手中的法杖插入雪地,同時身體後退數步,雙手快速打出一道道印訣,落在法杖之上。隨著他的動作,其他人迅速就位,組成陣形,一個個全身靈力迸發。

韓冰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根近一丈長度的法杖,眼中露出驚駭之色。這根法杖,他只是聽說過,名叫噬魂杖,是月神界的聖階法寶,一直掌握在界王的手中,也是何家能夠稱霸星界的秘密武器。只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它的真容。

眾多修士的靈力組成一張大網,匯聚到法杖之上,許久之後,杖尖頂部的骷髏頭骨,一層熒光緩緩浮現,這熒光越來越盛,最終脫體而出,化作長長的細絲,以迅雷之勢瞬間刺入韓冰眉心。

原本滿臉惶恐的韓冰在細絲入體的瞬間,發出一聲慘叫,臉上露出極為痛苦之色,噬魂杖,果然名不虛傳。韓冰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裂,雙眼球鼓起,目光開始變得獃滯,一個虛幻的靈體從其頭頂飄散而出,瞬間被細絲吸收,引入法杖之中。

「從今以後,月神界,少了一個絕世天才!」何風聲音低沉。他的臉色頗為蒼白,即使是以他的修為,再加上眾多隨從的陣法相助,驅動這噬魂杖,也不是一件易事。作為界王的繼承人,他必須剷除一切可能的威脅。

正當幾人松下一口氣之時,忽然天地一陣強烈的威壓傳來,在場之人,無不色變。一聲冷哼從虛空之中傳出。

「界——界王大人!」何風最先反應過來,連忙跪地行禮,其他人也紛紛跪地。

在眾人的前方,空氣中一陣波紋回蕩,從其中走出一名頭戴輕紗的婀娜女子,女子舉止端莊,秀髮披肩,收身的月袍服勾勒出迷人的身姿。由於面紗的存在,外人看不清她的臉,事實上,也沒有人敢明目張胆地去打量她的相貌。

月袍女子的目光,停留在地上的一攤碎肉之上。隨後右手虛空一抓,噬魂杖落在她的手中。

「滾回去吧。」

「是,界王大人。」何風臉色煞白,大氣都不敢出,慌忙帶領眾人化作長虹逃之夭夭。

「可惜了——」女子古井不波的臉上,玉唇輕啟,長嘆一聲,對於何風的做法,她並不支持,但也沒有責罰的打算,畢竟,韓冰的天資,已經足以在若干年後影響何家在月神界的地位。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萌嫁豪門之甜品小妻 許久后,女子的身形微動,消失在了原地,出現時,已經來到數萬里之外的一處結界之內。

這裡不分白天黑夜,長年被濃霧瀰漫,迷霧之中,陣陣哀嚎之聲回蕩。透過迷霧,隱約可見地上的平台,這平台,儼然就是一座巨型的陣法。這裡是月神界所有修士的禁地——寒冰囚場。

女子玉手微動,她的身前,一道細長的漩渦驀然出現,漩渦的中心,通往迷霧的深處。女子右手向前一拋,噬魂杖化作一道流光沖入漩渦之中,轉眼消失不見。

噬魂杖,數萬年以來,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這裡封存,經受冰寒和怨煞之氣的滋養。按照目前的狀態,再過一些時日,它的品階能夠更進一步。

時光荏苒,轉眼間900年過去,韓冰的靈魂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漸漸地失去意識,直到最終與噬魂杖完全融合,外界發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唯一不變的,是寒冰囚場那萬年不散的迷霧。 韓家,對於韓冰的離奇失蹤,一直以來都不敢大肆宣揚。對於這個局面,族中長輩心裡如明鏡一般,但事已至此,他們只得忍氣吞聲。王室,不是他們可以對抗的存在。

韓家的祠堂,韓冰的靈位被一塊紅布遮蓋。少數人還是不願意相信韓冰已經死亡的消息,雖然那代表他的命魂玉牌已經變得黯淡無光。

對於韓家的遭遇,其它各大家族也是有所察覺,但大多也只是偷偷地幸災樂禍,槍打出頭鳥,似乎他們也早就猜到了會有這個結局。

這一天,整個月神界平靜如同往日。但是王室的一些高層,卻是突然接到女王的密召,火速趕往禁地集結。此刻的寒冰囚場,噬魂杖正在蛻變,即將成為神階法寶。

整個結界之內,數萬年不曾消散的迷霧,在某一刻,忽然停止涌動。隨著這一異像,在場所有的修士,均都神色駭然,包括站在隊伍最前方的輕紗女子——界王何慕雪。

「不好!」何慕雪驚叫出聲,她的話音未落,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眼前的迷霧彷彿受到大力牽引一般,以恢宏之勢向著中心某一處聚集,轉眼之間消散一空,只留下一望無際光禿禿的平台,以及正中央懸空而立的噬魂杖。

這一切都是在瞬間發生,噬魂杖在吸收完最後一絲迷霧之後,全身紫色光暈迸發,法杖周圍靈力劇烈波動,時間彷彿靜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向場地中央。

卡擦!

一聲刺耳的脆響,彷彿從每個人的心底發出。

「陣盤承受不住了!」有人失聲喊道。

「天劫!」有人抬頭,這才發現,原本清澈的天空,不知何時,被紫色密雲重重遮蓋。

神階法器的誕生,在月神界,是第一次。所以,即使是界王何慕雪本人,也是有些不知所措。陣盤中心的裂紋,正在飛快地延伸。

「加固陣法!」何慕雪大喝一聲,眾人這才清醒過來,迅速散開,落在各個陣眼之處,盤膝坐下,全力調動修為。

天空一道巨大的紫色閃電,彷彿是要將整片紫雲扯下,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沒有任何拖沓,徑直落入陣法中心的噬魂杖頭骨。巨大的衝擊力,將陣法四周的修士掀翻,在一陣驚呼聲中,陣盤中心,噬魂杖所在的位置,空間驀然坍塌出一片空洞。

噬魂杖全身電光閃爍,處於空洞的最中心。借著閃電和氣流的衝擊,噬魂杖轉眼間落入空洞,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不!」何慕雪驚叫著,在噬魂杖墜入空洞的瞬間,閃掠而來,在空洞的邊緣,生生地止住身形,轉身形遠遠地退開。她已經發現,這空洞的後面,並非尋常的虛空,而是更加恐怖的寂滅界。目光所見,哪裡還有半點噬魂杖的影子。

坍塌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四周的空間隱有不穩定的跡像。驚慌失措地眾人四處逃散,大部分人被新生的裂縫捲入。一時之間,慘叫聲四起。

何慕雪站在遠處,面色極為難看。如果不是因為她在空洞面前撤退及時,後果不堪設想,寂滅界排斥一切生靈,即使是以她的修為,也是無法長時間存活。而且,寂滅界空間廣闊,亂流無處不在,進去搜尋噬魂杖就好比大海撈針。

驚天的異變,引起了月神星各地大量修士的注意。只不過,異變所在,是屬於禁地方向,所以,外人根本就敢前往查看,只是滿臉驚疑地在極遠處駐足觀望。

隨著噬魂杖的消失,天空的紫雲漸漸散去,寒冰囚場的坍塌裂縫,也開始自然收攏。所有活著逃出來的修士,一個個面色蒼白,沉默著站在女王身後。噬魂杖的丟失,是驚天大事。

三天後,一道道傳音玉簡從王宮大殿內發出,化作流光,劃破天際,飛向月神星各勢力所在,更是在何慕雪的命令之下,大量使者乘坐星際羅盤,前往轄內各座修真星,傳達女王的詔命。

一場氣氛嚴肅的會議持續了近一個月,一群大能之士,幾乎將所有關於寂滅界的典籍資料翻閱了個遍,最終,所有人都搖頭嘆息。他們分析,噬魂杖重新出現在修真界的幾率微乎其微。

畢竟寂滅界的範圍實在是太過遼闊,有限的資料表明,它似乎與任何已知的星界相連,而且暗流涌動,內部情況極為複雜,誰也不知道何處會再次出現空間坍塌,將噬魂杖吐出。

氣急敗壞的何慕雪仍然下令,調遣遠征軍隊,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尋找到噬魂杖的下落。會議結束后,各方首領走出王宮的一刻,半數人臉上一片迷茫,另外半數人卻是表情各異,他們有著自己的打算。

說不定,借著尋找法寶之名,還可以到界外低級星界燒殺搶掠一番。反正出了事有何慕雪這個5級星界的界王頂著,這種機會,可是不多。

陸陸續續中,數以萬計的修士大軍從月神界各個修真星出發,這場遠征,從一開始,便一發不可收拾,從一個星界,到另外一個星界,最終,戰爭完全失控。

時光如梭,一萬年過去。

月神界累計派出的修士大軍,也由最初的幾萬人,達到千萬之眾,然而成功返回的人數,卻是廖廖無幾,大多數人,不是迷失在星途之中、就是隕落在戰場,另外,還有一些人,丟失了羅盤,找不到回家的路,在異國他鄉,遭受本土大能修士的圍追堵截。

寂滅界,黑暗之中,罡風帶著刺骨的寒意,無邊無際。這裡,與生者的世界格格不入。偶爾某一處也會由於空間的坍塌,卷進來一些生靈,不過,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會在進入後幾天內被瓦解得連渣都不剩。

在這無邊黑暗的某處,時常會有一道冷光閃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光芒日漸微弱,沒有人知道,這其實是一顆帶有裂紋的森白顱骨。它正是一萬年前從月神界丟失的噬魂杖,如今也已經耗盡能量,杖身被完全侵蝕瓦解,只剩下一個孤單的顱骨。在每一次的光芒之後,它便更加黯淡一分。

終於有一天,就連這顱骨也不再是實體,從裂縫處一分為二,化作一股淡淡的煙絲光團,被亂流吹散后,急速地涌動,彷彿是在做垂死掙扎。

突然,黑暗被撕開一道口子,口子的外面,是一處三級星界。這裡正在進行一場大混戰,戰鬥的一方,便是月神界派來的侵略軍。下一個瞬間,一塊巨大的陸地碎片,帶著無數的修士,來到這這寂滅空間。

噬魂杖化作的煙光團,恰好被亂流衝擊到裂口附近,一名修士的身體剎那間被煙絲光團捕獲,那修士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便被完全包裹。

這一股煙絲光團,同樣處於消亡的邊緣,不過卻是在吞噬了修士的肉身和元神之後,明亮了一分。隨後,它猶如飢餓已久的猛虎一般,在這亂流之中縱橫遊走,所過之處,吞噬一切生機。這一過程,持續了數月。 被煙絲光團所捕殺的修士,只是卷進來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的修士,都已經被亂流席捲到極遠的地方四散開來。日復一日,寂滅虛空的亂流,無時不在消耗著其內一切生機。

「唉——」一聲悠長的嘆息,從煙絲光團中傳出,似乎發自靈魂的深處。隨後,光團漸漸凝實,最終竟化作一名白髮男子的身影。男子身材修長,面容有些模糊。在吞噬了大量修士之後,他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識,只不過,這股意識中,更多的是迷茫,他已經記不清,自己在這黑暗中到底度過了多麼悠久的歲月。

嗖的一聲,一道華麗的青影從男子前方一閃而過。那是一柄泛著青色烈焰的寶劍,在衝出數十丈之後,搖身一變,化作一名女子的身影。如果韓冰此刻意識是完全清醒的,他一定能認出眼前的劍靈。

她正是當年在月神界背叛了韓冰的青伶,這些年以來,她跟隨遠征軍到處征戰,最終在這三級星界,無意間通過坍塌的空洞落入寂滅界。幾個月以來,她拼盡全身的力氣,四處尋找出路,卻是一無所獲,隨著時間的推移,一股絕望之情慚慚湧上心頭。

青伶面色極為凝重,緊緊地盯著眼前奇怪的男子,隱約中有一股氣息,讓她感到極為不安。片刻后,她不敢再逗留,再次化作寶劍的形態,急速逃遁。煙絲光團化作的男子,對青伶的離去,無動於衷。恢復人形的煙絲光團,已經失去吞噬修士的能力。

時間,又過去半個月。由煙絲光團所化的男子,輪廓已經完全清晰,此刻正站在一塊飄浮的巨石之上,男子一頭白髮在亂流中迎風飄蕩,蒼白的臉上滿是痛苦之色。他正是韓冰,在被噬魂杖封印了一萬零九百年之後,以冰魂凝結肉身得以重生。

他已經回憶起了很多事情,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裡,但是有一點,他異常地清楚,那就是如果不儘快逃離,他將被這虛空耗盡生機,徹底地死亡。

此時韓冰體內的靈魂,已經不再純凈,從某一方面講,他已經是噬魂杖的化身,恐怕此生再難與那邪惡法器相分割。

韓冰站在石塊上,在虛空中緩緩前行,右手一翻,拿出一粒丹藥,丟入口中,這些天,吞服丹藥補充身體的消耗,已經成了習慣。寂滅界本生並沒有任何可供生靈吐納吸收的靈力資源。

這些丹藥,還是來自被自己吞噬的那些修士,韓冰的手中,倒是積累了不少的納戒和儲物袋。不過,大多數已經空空如也,找不出可用之物。

丹藥入體,化作精純的能量,韓冰的面色,稍微緩和了些。以神識探查體內,在他靈魂之中的6道封印,一道比一道強大。這些封印,限制了韓冰化作人形后的修為。他目前的修為,處於魂實後期。

修士的等級,從低到高,分為鍊氣、開靈、魂虛、魂實、化元、化尊、化聖、化神、真神,一共九個階別,魂實期的修士,並不算高。至少,相比於當初韓冰在月神界的修為,也是遠遠不如。這正是韓冰感覺處境不妙的原因。一旦補給用盡,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存活多久。

在韓冰身後,傳來一點亮光,這亮點吸引韓冰回過頭。亮光緩緩靠近,直到五丈左右距離,韓冰才看清,這居然是一隻飛行中的星空羅盤,其上坐著一名男子。

此時,羅盤上的男子也發現了韓冰的存在,稍微一愣之後,面露狂喜之色,終於見到活人了。寂滅界里,神識幾乎不起作用,羅盤前端的夜明珠也只能照亮極小的範圍,所以兩人一直到差點撞上了,才相互看清。

「在下邱明,見過前輩。」羅盤在韓冰身邊停下,其上男子向韓冰一抱拳,恭敬道。

「韓冰!」韓冰也抱拳道,近距離,他探清了對方的修為,開靈後期,如此低的修為,居然能在這寂滅界存活,倒是怪事,難道是因為羅盤?韓冰的目光,在羅盤上下打量。

「前輩,要不要上來?」邱明指著身旁的一個空位,熱情邀請道。

韓冰點點頭,一步跨上羅盤。頓時感覺一陣溫暖之意籠罩全身,這羅盤是為長時間星際飛行使用,自然是有一些特殊的陣法。果然不錯。

「請問道友是何方人士?為何來到這寂滅界中?」 Pick me!佛系老公談談情 韓冰問道。

「回前輩,在下是三級星界齊國一名散修,幾個月來到這裡,我們的星界遭遇外敵入侵,他們修為高深莫測,而且……」邱明說到這裡,猛然心裡一驚,額上瞬間沁出豆大的汗珠,他已經感受到韓冰身上的冰系功法氣息,和那些外來的侵略者一樣!

「怎麼了?」韓冰不明所以,他的語氣一直平淡,這一點,讓邱明更加驚恐。

「前輩,小的願意將此羅盤贈予前輩,請前輩不要殺我!」邱明此刻後悔莫及,真不該引狼入室,邀請韓冰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