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羅陽現今遇到的日苯忍者是越來越強了,他知道後面還會有更強的忍者找上門尋仇。

若是已窺知了五行奧秘的忍者,羅陽就不得不擔心了。

影拳雖強大,可有一個致命的弱點:若有人能攻擊他的陰魂,那影拳是無法防守的。

至於影拳的第三層靈魂擺渡是怎樣的,羅陽不知曉。

明明好像要突破,卻又突破不了。

是以,要到什麼時候才有機會領悟第三層靈魂擺渡,沒有確切的日期。

無影腳的威力還行,但沒影拳那麼強。

狂暴功和飛劍劍術,又要等拿到血煞子才能學。

一旦是人級以上的日苯忍者殺上門來,對於羅陽而言,那是很棘手的事。

只有學會了狂暴功和飛劍劍術,就算是人級以上的日苯忍者,羅陽也有自保的能力。

這麼一來,想活命,羅陽必須得變強。

想變強,就得去把血煞子搶到手。

就算進祭壇的危險再大,羅陽也得去。

不然,那他也相當於是慢性自殺。

這麼矛盾的事兒,羅陽也不便跟美人們說。

現今摟著安玉瑩和唐桂花在懷裡,羅陽思緒萬千。

他在想,要是果真回不來了,那要不要提前向兩位正牌女朋友說點類似告別的話語,讓她們有個心理準備。

正在思索間,只覺肋部又更痛了,回過神來,聽唐桂花冷笑道:「牛仔,老娘陪你去吧。」

聽了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昨晚,蘇雲要跟去天江市,羅陽就很為難。

最後也是沒有辦法了,才讓蘇雲跟去。

若唐桂花也跟去,那就完蛋了。

本來借回家過中秋節帶眾美人回宏運大隊了,一旦她們又全都去,那就白做了前面的工作。

羅陽連忙輕輕拍了拍唐桂花的圓臀,說道:「桂花姐,我只是帶貨去給代理商,很快回來的,你們在家等我就行了。」

這是事實,並非胡言。

只不過帶貨去天江市,那是順路做的事而已。

「反正老娘有時間,陪你去吧。」唐桂花固執道。

須知她有時候會鑽牛角尖的。

若找不到辦法開導她,那她就要一味跟去天江市,這對羅陽非常不利。

安玉瑩又嬌聲道:「牛仔,人家也可以陪你去呢。」

聽了這話,羅陽暗暗叫苦。

「安姐,不用陪我去。我很快回來的。你們在家做好晚飯等我就行了。」羅陽只好說謊。

有時候,謊言能最快解決問題。

「那好吧,人家就在家等你回來呢。」安玉瑩同意了。

穿越之凰臨天下 現今只剩下唐桂花還沒有擺平。

羅陽又接著道:「桂花姐,你幫我去安慰安慰阮姐,她心情非常低落。既然幫了她,就幫到底,你說對不對?」

唐桂花聽了,說道:「她也是挺慘的。」

這話的意思,便是願意按羅陽的話去做了。

「桂花姐,安姐,大喬姐,小喬姐,小雲姐,方姐,飄姐,你們都去安慰安慰她,好不好?她來這裡是客,人生地不熟,又不方便主動來跟你們拉家常。」羅陽勸道。

「牛仔,我們會去的。」秦飄應聲道。

其實秦飄有話想跟羅陽單獨講,只是沒機會。

從昨天開始,秦飄就要羅陽兌現諾言,結果沒成功。

現今聽說羅陽又要去天江市,秦飄也想跟去。

為了能儘快懷上羅陽的骨肉,秦飄也算是豁出去了。

她明白一個道理:近水樓台先得月。

只要經常跟在羅陽的身邊,才有機會得到他甘霖的施捨。

羅陽倒害怕跟秦飄單獨相處,明知她想要什麼。

是以,能盡量避開秦飄,那就少接近她。

不是羅陽不喜歡秦飄那婀娜多姿的嬌軀,而是她要急著給他生寶寶,這讓他壓力山大。

若秦飄是羅陽的正牌女朋友,那又是另一種說法。

可惜安玉瑩和唐桂花才是羅陽的正牌女朋友。

在房間跟美人們閑扯了一會子,羅陽的手機鈴聲又響了。

這次是大巴司機打來的。

羅陽告訴司機怎樣走,才能進來宏運大隊。

結束了通話,羅陽說道:「你們聊吧,我出去一趟,傍晚可能就趕回來了。」

這話主要是說給安玉瑩和唐桂花聽的。

若她倆得知羅陽可能要去幾天,多半會有意見的。

畢竟才從天江市回來沒多久,又要去那兒。

平時,羅陽若出外,一般帶上洪佳欣,這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兒。

是以,就算安玉瑩和唐桂花兩位大美女,也不會吃醋。

她們也知道羅陽在保護洪佳欣。

重生之婦甲天下 可現今蘇雲也要跟去天江市,她還得找個借口。

不然,在面對安玉瑩和唐桂花時,蘇雲也會感到尷尬。

「羅陽同學,還有沒有座位,順便載我去?我想去天江市的同學那裡走走。」蘇雲說道。

羅陽原本想說「沒座位了」這種話,讓蘇雲去不了。

若那樣說了,雖說能阻止蘇雲跟去,可也太不給面子她了。

不管怎麼說,蘇雲都是羅陽的班主任。

面子還是要給的,羅陽只得應聲道:「有。」

蘇雲跟去,羅陽感到壓力更大。

需要保護好蘇雲,這還在其次,更關鍵的是她要羅陽傳真氣給她。

原本想向花襲伊等美人打探一下的,但時間有限,也只能到了天江市再說。

若沒有可行的辦法可傳真氣,那羅陽都不知怎樣向蘇雲和洪佳欣解釋。

這種事算是小事,但也是挺煩人的。

羅陽下了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李,辭別了眾美人,便下樓了。

因還要等蘇雲和洪佳欣,便在門口等待。

此時聽見有下樓梯的腳步聲,羅陽暗道不妙。

他聽慣了美人的走路聲,可以判斷出來者正是秦飄。

羅陽現今很怕單獨見秦飄,因她急著向他獻身。

何況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她承諾過,說每天會給她5次以上的快活體育運動。

秦飄帶著濃濃的期望,想要羅陽儘快兌現承諾。

若非還要等蘇雲和洪佳欣,羅陽就拔步逃跑了。

其他美人又在二樓,羅陽在一樓也不方便跟秦飄說話。

可秦飄已下來了,不見她,那還能怎麼辦?

思索間,秦飄便走出了門口。

見了羅陽,她便連忙挨近上來,咬著他的耳朵,輕語道:「牛仔,我也想和你去天江市。」

早就猜到秦飄有這種想法,羅陽附耳道:「飄姐,你在家等我回來。」

對於饑渴難奈的秦飄,她是一秒鐘都等不下去了。

在村裡,她想跟羅陽做些快活的體育運動,得到他的甘霖,那不容易。

只有到了外面,才方便行事。 想不出來,她兩都是剛剛成仙的,一百年前都還是沒有什麼法力的妖精,哪能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如果說還有誰能告訴他們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恐怕也只能是哪吒了,就對羽舞說:「你跟哪吒說過這件事嗎?」

羽舞點頭:「我是想說來的,可是才開口,他就回答我說『你好奇的事情跟我好奇的一樣,南海太子案很不湊巧,我正好在跟崑崙境的一隻妖精打仗,當然,你應該慶幸我沒有去,不然當時的情況,我一定會宰了你這條雜毛泥鰍』。」

哪吒也不知道嗎?有些不敢相信,就算他沒有在場,但是這樣的大事,怎麼也該聽別的神仙說一些的吧。

知道囚焰在想什麼,因為她也曾這麼想,告訴囚焰說:「不僅是哪吒不知道,就連楊戩李天王也不知道。

據楊戩說,當時他跟哪吒正領兵在昆崙山打仗,卻突然收到玉皇帝君的命令,要他們緊急回防本部兵馬嚴陣以待,當時他們都以為天庭遭遇了什麼大敵,跟李天王一起連夜拔營,火急火燎的趕回戒魔關,可是等了整整半年都不見有一個妖精靠近。

而如此做法原因何在,九天仙家卻都不言隻言片語,就連那些仙子仙官都被封的嚴嚴實實,對此事連議論都不敢,後來聽說有一個大仙在四海龍君、觀音及一眾仙家手上輕輕鬆鬆帶走了黑龍公主,才敢猜測是因為此事,至於九天之上被禁止提起,應該是這個大仙的身份和實力,對天庭來說也是十分強大的威脅。

可是三界之中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大仙,他們從從未聽過,去天機閣查看檔案,一幫人幾乎將三界中所有的神仙卷宗都翻看了,所有在錄的仙家都被排除。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這個仙家是黑龍一族,至於為什麼黑龍一族有這樣的高手還不對天庭動手,猜測是因為這個大仙對天宮,對三界中這些爭權奪利的事情根本沒興趣。

這一百年的時間,他們也特別關注黑龍一族的動向,但是一百年來,那個大仙沒有出現第二次,甚至有幾次他們已經帶兵跟黑龍一族打起來,打敗黑龍精兵,可是還是沒有將這個大仙逼出來,最後不了了之。

然後經過在北海的一戰,哪吒肯定了此仙並非黑龍一族,因為如果他真的是黑龍一族的仙家,不可能看著我外公落敗被聖始祖點化之後趕去域外天而無所行動。

所以到了現在,對於找出這個大仙,我的頭緒越來越少。」

羽舞的聲音很失落,很無助,像是一個溺水的孩子,怎麼努力都抓不住那一根救命繩,只能任由自己沉落。

囚焰拍拍她的肩膀,鼓勵她說道:「沒關係,只要他還在天地之間,咱們就一定能把他找出來。」

羽舞點點頭,找出這個大仙,對她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一個向前的動力和支柱,所以不管多難,這個希望一定要有。

回答囚焰一個堅定的眼神,繼續給她講道:「那些仙家原本以為這個大仙的本事也就在金仙之列,或許比九天大羅金仙強那麼一點,觀音跟四海龍君還有九天上來的那些神仙聯手打敗他不是問題,可是經過這麼一下,足以證明就算他們綁在一起也擋不住這個大仙的一招一式,於是就只能放棄掙扎,行禮問道『大仙何許人也,可否留下個名號,讓我等好給玉皇帝君一個交代』。

但是那個大仙十分的猖狂,哈哈哈大笑回答他們『不必了,玉皇帝君那邊我親自告訴他好了,黑龍公主我是非帶走不可,至於南海太子父女,送給你們吧』。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說完,伸手將我母親抓上去雲頭,對著九天之上喊道『玉皇帝君,本王要帶走黑龍公主,想來你也不會有什麼意見,當然,有沒有都不打緊,反正你也沒本事攔住我』。

他才說了,就聽見九天上傳來戰鼓,聽見這站鼓聲,一眾仙家都洋洋得意,是玉皇帝君派兵來協助他們,這遭,一定要拿下這個猖狂的傢伙,押上斬妖台,讓三界中還在蠢蠢欲動的仙妖魔怪都看清楚,跟天庭做對的下場。

可事實似乎不如他們想的美,那個大仙也似乎是有心要欺辱這些神仙,就端坐在雲端上,等著天上的援兵過來。

等了很長時間,已經過去四五天,雖然這是凡間的時間,可是即便天地相距九萬里,即便大軍排陣需要時間,也早就該來了。

五天時間還不見天庭的援兵到來,這些仙家也有了猜測,那個戰鼓,不是援兵要來,而是天宮在備戰防衛,防著這個神仙攻上九天,能讓天庭如此緊張,看來眼前的這個神仙不是好惹的,一時間進退兩難,相持不下。

看著這些神仙終於明白過來,那個大仙也不再客氣,不屑的聲音對他們說『既然你們不動手,我可要走了,眾仙家,有不同意的嗎』?

這樣的猖狂,讓那些仙家顏面掃地恨得牙痒痒,卻也讓我父母知道此仙是條生路,連忙跪拜請求『大仙,救我一家人性命,感激不盡,立廟刻碑一世供奉』。

雖然他能輕鬆帶走我一家三口,可是卻不願意,回答父親說『南海太子,你若是別人我自然樂意救你,可你是南海太子就不容易了,黑龍公主非是天道仙家,我能救她,可你是天宮屬臣,南海太子,我若是救了你,就是與玉皇帝君宣戰,縱使本王不懼他玉帝,本王卻還有自知之明,不是鴻鈞老祖敵手,這遭救了你,鴻鈞老祖哪裡說不過去。』

『小龍自知罪該萬死,不敢請求大仙饒命,但是我妻女並無過錯,懇請大仙抱她母女一命,小龍縱使魂飛魄散,也無怨無悔,感激大仙恩德』爸爸知道自己沒有活路了,可是他一定要保住我們母女的性命。

那個大仙沉默了十分之一刻的時間,冷哼一聲回答父親說『你何必擔心,九天仙家要你夫妻性命,是因為南海太子與黑龍公主結緣乃是天地不容,可這孩子何罪之有,如果九天仙家連這麼一個孩子都容不下,這天宮治下,未免也太狹隘。』

他說完,父親叩頭謝恩。現在我都還在想,我能活下來,大概是因為他說了,天宮治下如果容不下我,這些神仙就太狹隘了。

九天諸神是何等的要面子,怎麼能允許被說狹隘,為了自己的顏面,縱使千般不願也只能留下我。

就是這麼可笑,我耐以生存的天要我的命,卻因為一個跟天不相和的大仙一句話不得不允許我活下來,大大方方的活在九天之下,可能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當初那個小妖龍有一天會登上九天做了三界之主,見他們都趕在哀牢山去。」

囚焰無奈的笑了,這樣的事情,如果不是發生了,九天諸神怎麼都不敢想的吧,在若木攻天之前,甚至在戒魔關被破之前,九天諸神應該怎麼都想不到他們會是這樣的結局。

事情就職如此難以預料,就是如此喜歡捉弄人,曾經恨之入骨的,轉眼間就放下了,曾經苦苦追尋的,突然就覺得無足輕重。

黑龍公主被那個大仙帶走,南海太子雖然被俘,但是經過這麼一鬧,天庭應該不敢輕易將他處斬,那後來南海太子怎麼最後還是沒能逃過呢?

這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這件事,一定是足夠讓玉皇帝君不惜一切要殺了南海太子,讓四海龍君連給他求情都找不到理由,並且這件事可能直接關係到四海水族,並且牽連之廣前所未見,所以南海龍君才會下令殺了自己的兒子。

可是這樣的事情,怎麼會都沒有聽羽舞說過,而且羽舞似乎並不知道,疑惑的問她:「你父親被抓回去應該是關了很久才被處斬的吧,中間發什麼了什麼事?」囚焰猜測,南海龍太子被抓回去之後應該是不會立刻就被處斬的,不說別的,就說四海龍君在三界中的地位,不是萬不得已玉皇帝君就不會下令殺了南海太子。

南海太子是抓回去之後被立刻斬了的,還是關了一段時間就斬首,羽舞不清楚,搖頭告訴囚焰說:「我不知道,我跟爸爸被抓回去之後爸爸立刻就被關在了監獄,我則是被帶到南海龍宮偏殿之中看押。」

父女二人被抓回去,南海太子犯了天規,下獄無可厚非,可是這個南海太子跟黑龍公主生下來的妖龍要如何處理,卻成了讓一眾仙家頭疼的問題,如果把她下獄,哪個大仙說的就成了事實,這些天宮治下的神仙,連一個無辜的孩子都容不下,更別說把她斬了,要是這孩子死了,估計就要有神仙以此上天質問玉帝了,放了她?也不行,羽舞是仙妖合體的產物,卻也是南海的二公主,放到人間流浪,豈不是讓南海臉上難堪,而且她性格中的妖性已經顯露出來,放她離開萬一有一天修成魔道,那今天在座的,可都要遭殃了。 秦飄為了能給羅陽生一個寶寶,也是豁出去了。

當然,她生寶寶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