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巫布見到薄東青到來時心中已是驚懼,連忙招呼鄭古斯落等人離開。

「巫老弟,你這是急著去哪呢?」

聲音落下,就見一名化神強者悠悠走了進來,張凡看了一眼,微微皺眉,這個化神強者正是他之前見到的鄭家強者。

「是你!猜頌!」

巫布臉色劇變,只見那猜頌先一步走到薄東青身前微微行禮:「猜頌見過薄大人。」

「他不是你們的人?」

張凡沒有去理會他們之間的口角,目光轉向古斯雅問道。

「不是,他是七哥的人!」

古斯雅臉色微微泛白,低聲道:「看來七哥已經跟越國皇室達成了共識,你現在趕緊離開,不然就真的危險了。」

在場的都是修士,無論聲音多麼低小,也無法逃過這些的人耳朵。

「臭小子,你以為你走得了嗎?」

阮輕書嗤笑一聲:「鄭古狗,我說過你千萬別失勢……嘿嘿!不怕告訴你,你老子已經用了九日續命丹,九天之後就要拜拜了。」

「封天大陣已開,給我圍起來!」阮輕書一聲命令下,頓時將鄭古斯落一行人包圍起來,其他中立修士紛紛退開,不想捲入他們之間的爭鬥。

「看來越國皇室是鐵了心要把鄭家嫡子留在這裡了!」

「那巫布雖強,但也不可能是薄東青的對手,何況越國這方又有六名化神強者壓陣!」

「我看這巫布是留不住的,不過鄭古斯落他們就難了。」

眾人說著,不少人都幸災樂禍。

他們大多是混跡金三口的亡命之徒,對於這些皇室的鬥爭見怪不怪,只是沒想到越國皇室敢如此悍然出手。不過看到猜頌到來也猜出七八分,老國王不行了,一旦歸天最大可能繼承的就是鄭古斯落跟他的七弟鄭古斯周。

「你們敢殺我嗎?」

鄭古斯落見勢不可為,索性跨步上前,與阮輕書爭鋒相對,一聲怒斥:「阮肥豬,我失不失勢都是鄭家嫡子,我若是命喪越國,你們就等著白度大能的報復吧!」

「不錯!在場那麼多修士,你們瞞得住嗎?還是打算將他們全部殺光?」

雛鳳艷嫵媚的臉上掠過一絲陰狠,此話一出。

一剎那之間,整個大廳都寂靜一片。

眾多修士臉色微變,看向雛鳳艷的目光充滿了狠色,她這話無疑是把在場中立修士逼上了死角。

白度大能是誰!

泰聯盟的守護神,洞虛圓滿的存在,越國如今的實力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承受他的怒火。

逆流黃金歲月 一時間,阮輕書也被逼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殺光在場的修士?

開什麼玩笑,這無疑是將整個金三口的勢力得罪遍,何況其中修士還有不少來自夏國的,萬一有南凡宗的怎麼辦?

一想到南凡宗,就連薄東青也心有畏懼,那可是真正的龐然大物!

萌寶徵婚:爹地,快娶我媽咪! 「我們什麼時候說過要殺你?」

正當氣氛僵持時,阮輕舞帶著明媚的笑容踏前一步道:

「鄭古斯落剛才咒罵我越皇室嫡子,侮辱我越皇室,我以修士的名義向你們挑戰!」

(本章完) 姜雲卿聞言頓時嗤笑出聲:「這話別人會信?」

「別人會不會信不知道,反正陳王是不信的。」

君璟墨說話間從袖中拿出份東西遞給姜雲卿:「祝書榮奉旨去賜死陳王的時候,把李慶淼死了的消息告訴了他,陳王就留下了這東西。祝書榮讓人帶給我,說是謝謝你之前饒了祝辛彤,還有這次的提點之恩。」

姜雲卿放下茶壺,伸手打開之後,就見到那是一封血書。

姜雲卿之前就看過陳王字跡,認出來血書應該是陳王親筆所寫。

上面記錄了不少元成帝當年還是皇子時所做的事情,而且也說清了十四年前,元成帝是如何從宮中盜出行軍路線圖,又是如何交給陳王,讓陳王將其送去南梁軍中,出賣君家父子。

陳王不是沒有留下後手,只是為了李慶淼,他才甘願扛下所有以命相抵。

可當李慶淼死了之後,陳王又怎麼還可能用自己的死去成全元成帝,甚至讓元成帝繼續高坐皇位?

元成帝怕陳王吐露當年的事情,不讓任何人接觸陳王,他防了所有人,卻唯獨沒防祝書榮,因為他篤定祝辛彤因他們而瘋,祝書榮不會與他們合謀,也不知道等他知道他親手把把柄送到他們手上的時候,會不會氣得吐血。

姜雲卿將手裡的東西遞還給君璟墨:「有了這東西,將來才好對元成帝動手,只是看這上面陳王所說,當年元成帝害死你父王之後,是先帝替他清掃的尾巴,所以才能瞞住所有人。」

君璟墨聞言頓時沉默下來,先帝於他,如同兄長。

若非是因為先帝,他又怎會竭盡全力的去輔佐太子?

姜雲卿見他眼底沉色,忍不住說道:「君璟墨,我不願意以最大的惡意去揣度別人,可是這件事情陳王知道的未必是全部,而黃雲的隱瞞,也不可能只是因為元成帝一人。」

「當年元成帝和陳王,還沒有後來權盛,而皇室和君家之間情誼遠非尋常,先帝如果真如你所說那般厚待君家,與你們情誼深重,又怎麼會冒著風險替元成帝隱瞞,而不是嚴懲?」

姜雲卿說到這裡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可是君璟墨卻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先帝和君家交好,更與君家情誼甚篤。

有些事情,本來並無大事,元成帝當年所做的事情與謀逆無異,先帝如果真的只是後來才知情,他何必費勁功夫去替元成帝隱瞞,留下禍患,最終還被人奪了皇位?

可如果不是事後才知情替其隱瞞,那麼元成帝又是為了什麼才會在那種情況之下,還要護著個出賣軍機,害死數萬將士的人?

君璟墨握著手中茶杯,半晌后才開口說道:「我自是希望,當年的事情他不知情。」

先帝與他,雖是君臣,卻也如同兄長。

先帝死後,他恪守臣子本份,護著大燕天下,護著太子多年,可如若十四年前的事情先帝也有份,甚至於他早就知道元成帝所為,那情誼全無,就別怪他掀了他李家的天下! 以修士的名義挑戰?

許多人聽到阮輕舞的話后,頓時都用憐憫的目光看向鄭古斯落,大家自然知道,阮輕舞這多半是說辭,為了找個合適的理由罷了。

鄭古斯落確實當著所有人的面前罵阮輕書是阮肥豬,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至於阮輕書如何咒罵鄭古斯落,眾人習慣性過濾了,因為不重要了。

「如果我不接受呢?」鄭古斯落神色凝重道。

「那也簡單,只要你跪下磕頭認錯,我就放你們離去又何妨呢!」阮輕書話鋒一頓,目光直視張凡道:「但他必須留下,本王子要好好陪他玩玩!」

「你!」鄭古斯落氣機一窒,雙拳緊握,跪下磕頭認錯?他如果這樣做了,就算保住了這條命也沒臉回去泰聯盟了,嫡系身份是保護傘,同樣也是枷鎖,他的一舉一動無疑代表著泰聯盟皇室。

古斯雅被氣的滿臉通紅,正準備開口時,就聽見張凡的聲音。

「這麼說,你是要殺我了?」張凡眼睛微眯。

「你叫方無忌對吧!如果你給我跪下磕頭認錯,在自斷雙臂的話,我可以考慮饒了你一條狗命。」阮輕書肥圓的臉上綻放出絲絲殘忍,看向張凡的眼神如同看螻蟻一般。

「我們的事跟他有什麼關係……」古斯雅漲的臉色通紅,大聲叫喚時卻被張凡打斷了。

張凡悠悠走前了一步,這會兒眾人才發現這個青衫少年長得無比俊秀,那五官精緻到毫無瑕疵。

「你這句話是代表自己,還是代表了越國皇室的意思?」

張凡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面對眾多化神元嬰強者,他就這樣微擋在古斯雅身前,面上神色毫無驚懼,不禁讓在場的眾人高看了幾分。

「有區別嗎?」阮輕舞接了一句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充斥在她的心中,她忽然覺得張凡的神情有幾分熟悉的味道。不過她敢肯定自己沒有見過這個人,如此俊秀的少年若是見過,又豈會淡忘呢?

「區別嗎?倒也是沒什麼區別,殺多少的問題……」

張凡輕嘆一聲,一時有種意興闌珊的感覺。

「狂妄無知!給我拿下他!」阮輕書一聲命令,就見他身後的一名化神初期驟然襲向張凡,在封天大陣之下,真元受到了一定的壓制,動作速度顯得緩慢了許久。

即便是這樣,十來米的距離也是眨眼就到。

「住手!」張凡還未動手,巫布就遙遙一擊打了過去,只見虛空一道透明的真元凌空而發,如強弩勁射般破空。

「好膽!」

那名化神初期面對巫布突兀的攻擊,只能硬生生爆發真元抵抗,巫布一拳之擊下,輕易將那化神初期打的踉蹌倒退,氣血翻滾。

「泰合拳果然名不虛傳!」薄東青感嘆一聲,像是在給阮輕舞剖析:

「巫布雖說也是化神初期,但能在封天大陣壓制下的隨手一擊還能爆發出這種威勢,不愧為泰聯盟化神初期第一人,只怕距離中期也只有半步了。」

「不知道楚豐師兄與巫布交手,誰勝誰負呢?」阮輕舞眨著眼睛說道。

「呵呵,阮師妹想知道嗎?」一旁的中年男子楚豐面帶輕笑:

「鷹九退下,讓我來會會傳說中的泰合拳。」

在楚豐的一聲命令下,化神初期的鷹九身形極速退開,隨即便見到楚豐爆發出強悍的真元,人如猛虎撲食徑直襲向巫布。

楚豐的出手,頓時讓巫布臉色微變,他雙拳擊出時,綻放出赤紅色光華,瞬息間化作猛虎虛影,轟然之中,震的武場修士連連後退到。

拳出如風,在捲動的真元下,巫布連連招架,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幾秒時間就被震的鼻孔流血,內臟移位。

但即便是如此,楚豐絲毫沒有停滯的意思,拳勁如怒濤,真元形成流光迴轉,拉出的猛虎虛影不斷壯大,最後全部拳影合為一體。

「餓虎撲食!」

楚豐大喝一聲,整個人如彈簧般猛地往後一退,在半空折返襲下。

在場的修士被耀眼的紅芒刺痛眼睛,隱約之間好像聽到了猛虎咆哮,就見楚豐身形之後赫然出現一頭巨大的惡虎的虛影,轟然砸下。

這一擊聲勢之大,威力之強,簡直駭人聽聞。

「轟隆隆!」

武場內響起大炮轟鳴的聲音,只見巫布雙手交叉在胸前抵抗楚豐這一擊,而在巫布周圍的椅子、桌子、凳子、花瓶等裝飾品,統統被拳勁打的粉碎。

砰!

一聲輕響!

巫布半截身子直接被打凹進地面,壓出一個橢圓的半弧,碎石漫天,旋即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猛虎拳影竟如此可怕!」

「真元如疊浪,一浪接一浪,最終疊出十六重浪,威力堪比化神圓滿!」有眼尖修士看出了楚豐拳影中的精華,驚嘆道。

此時巫布已經陷入危局,而鄭古斯落這一方也沒有其他化神強者,在猜頌、阮家的虎視眈眈下,彷彿已經無力回天了。

「鄭古狗,我勸你還是趕緊跪下磕頭認錯,這樣我還能求楚師兄饒了巫老鬼。」阮輕書勝券在握,一臉張狂。

「巫先生,你本就不是泰聯盟人,不如就此認輸,我越皇室大門願意為你敞開!」

阮輕舞梨渦淺笑,眼裡掠過一絲精芒。

場外的眾多修士,也認為巫布輸定了,紛紛搖頭嘆氣。

「若是投降也不算丟臉面,巫先生依附泰聯盟也只能為了修鍊資源,能拼到這一步算得上是仁至義盡了。」有人勸說一聲。

「誰說我輸了?」

沒想到被楚豐徹底壓制的巫布猛地爆喝一聲。

這一次,他從雙臂上爆發出金色光華,一股真元隨即炸開!

「合!」

在巫布一聲怒喝下,他整條手臂在瞬息間炸了開來,鮮血頓時瀰漫在武場上,隨即盡數沾染在巫布上身,巫布臉上猛地浮現無數道神秘的花紋,而這些花紋赫然綻放出可怕血色光華。

「泰合拳一臂拳!」

巫布斷臂出轟然爆發出一道血色光柱,如同流星趕月般轟擊向楚豐。

轟擊!

整個虛空彷彿都被一拳擊穿,虛空中帶起了無數勁力,甚至只能看到一道道被劃破的黑痕,巫布這一擊,比起之前的餓虎撲食快了兩倍有餘,讓楚豐無可躲避。

「啊!」

一聲慘叫下,楚豐直接被血色光柱轟中,漫空的鮮血化作紅霧,直接把轟上了封天大陣的光幕上,一個撞擊之下,反彈砸在武場之中,整個地面被砸開了一個大洞。

在一連串咔嚓的聲音中,楚豐的四肢盡數彎曲,整個人不成人形,生死不知。

全場瞬間死寂!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阮輕書眼睛瞪的大大的,彷彿不敢置信。

而阮輕舞倒吸一口涼氣,身體忍不住都動了動,顫抖了聲線:「楚,楚師兄……」

「好一式斷臂轟殺,夠狠!」

薄東青五指化掌,將楚豐吸了過來,一絲真元打入他的身上,隨即搖頭道:

「他元嬰被打散了,沒救了……」

一位化神初期的大高手,竟然就這樣被巫布斬殺!

其他修士只覺一股兔死狐悲之意湧上心頭。

「哼!」巫布攜著斬殺楚豐之威勢,宛如浴血魔神般,目光冷冷掃過薄東青等人:「我泰合拳以爆裂聞名,一臂斷命!你們誰還想來試試?」

一時間,連薄東青也怔住了,不敢輕易動手!

(本章完) 房中氣氛沉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