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活著是最重要的,她必須保持體力,才能找到出去的機會。

否則即便是將來霍擎天找到了她,恐怕她也餓得奄奄一息了。

沈星吃了幾口麵包,又喝了幾口水。

肚子里有了食物,身體也有了力量。

葉南目不轉睛的看著沈星。

彷彿要將中間分別的那些時間全都補償回來。

喜歡一個人,哪怕就只是這麼看著,心裡都充滿了喜悅。

「你要帶我到哪裡去?」沈星問葉南。

葉南神秘地一笑,說:「你不需要擔心,一切有我,我會安排好你以後的生活。」 沈星的心裡咯噔一下,葉南這是、要長期將她軟禁?

「我還有戲沒拍完,你這麼做,劇緩會有很大的損失。」沈星心平氣和地和葉南交涉。

哪怕希望渺工商茫,她也要試一試。

「劇組的損失,和我有關嗎?」葉南才不會在乎別人是什麼感受。

劇組賠錢,那是劇組的事,與他何干?

「可是這會影響很多人的生計,在我心裡,葉南應該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沈星這樣說的用意就是,如果你真的是葉南,就放我出去,除非你根本不是葉南,只是一個冒名頂替的傢伙。

葉南抿抿唇,沒有受到沈星激將法的影響。

「吃完東西好好休息一下,不要胡思亂想。」然後葉南便要往外走。

「葉南!」沈星突然叫住他。

葉南的腳步一頓,身體卻沒有轉回身。

「葉南,如果你真的是葉南,你這樣做,對得起蓉蓉嗎?她那麼喜歡你。」

葉南勾了勾唇角,喜歡?

然後緩緩地轉過了身,面對著沈星。

他幾乎是一字一頓:「喜歡是嗎?我也喜歡你,你為什麼不接受我,嗯?」

這樣子的葉南有些嚇人。

沈星看著與從前截然不同的葉南,心中泛起一陣冰涼。

也許,從前的葉南,真的不在了。

一個人的變化,究竟有多大?

除了這張面孔之外,眼前的人與從前的葉南沒有一絲相似之處。

知道說什麼都是徒勞的,沈星乾脆緊閉雙唇,不再說話。

同時將眼睛合上。不再看眼前的這個人。

葉南看到沈星的表現,心中抽痛。

她連看都不願意看到他嗎?

在她的眼裡,他是個讓她厭惡到看一眼都不願意?

不願意也要願意。

這一生,他都不會放棄她。

這一生,他都要將沈星困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

霍擎天出動了所有的有脈,在將寧城翻了個底朝天,卻依舊沒有發現沈星的蹤跡。

「老霍,現在該怎麼辦?」韓煜宸也一籌莫展。

做案的這個人,手段太高超了,竟然做得這麼不灑湯不漏水的。

一點破綻都沒有讓他們找出來。

霍擎天抿唇不語。

周身冷冷的氣場彷彿地獄里走出來的。

他看了眼韓煜宸和徐恕,果斷地說:「重點查蘇燕飛和葉南。」

韓煜宸一愣,蘇燕飛?

「呃,要不要跟蘇牧野打聲招呼?」霍擎天冷冷地瞥了韓煜宸一眼。

沒有說話。

但是接收到目光的韓煜宸打了個冷顫。

立刻知道自己這句話是問得多餘了。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沈星依然音信皆無。

此時已經是深夜兩點。霍擎天靠在車裡,心急如焚。

萬萬沒有想到對手如此強大。

他的小星星,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有沒有受委屈?有沒有挨打?

霍擎天越想心中越擔心。

手機響起,霍擎天趕緊接起。

「霍總,查到了,蘇燕飛和沈妍有過聯繫,而且,查到葉南曾經和沈妍也通過電話。」

徐恕急急的彙報。

霍擎天恨恨地拍了一下方向盤,他就知道! 一定是那幾個人在搗鬼。

「你現在跟我去蘇家。」掛了電話,霍擎天就開車往蘇家駛去。

當他用最快的速度來到蘇家時,蘇牧野正在書房裡看文件。

傭人來向他通報說霍總求見。

蘇牧野疑惑地站起身,來到客廳。

「蘇燕飛在哪裡?」霍擎天不想再繞圈子,他要立刻找到蘇燕飛。

「你要找燕飛?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什麼事?」霍擎天冷笑一聲。

「是讓她自己出來,還是我上去捉人?」霍擎天給了蘇牧野最後的選擇。

蘇牧野臉色一緊:「燕飛做了什麼? 婚戀新妻 你要這樣對待她?」

霍擎天不想再跟蘇燕飛多說廢話,一把推開他:「你讓開!」

說著就要上樓。

蘇牧野緊跟上來,衝到前面攔住霍擎天:「阿擎,有話好說,三更半夜的,燕飛已經睡了。」

睡了?霍擎天的眸子透出更為危險的光芒,此時的他就像是一頭危險的獅子,隨能都能將對手撕裂的狀態。

他的小星星現在音信皆無,還處於生死未卜的緊急關頭,蘇燕飛卻在安然睡大覺?

「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霍擎天雙眼通紅,他已經忍耐到極限了。

「可是……」蘇牧野還想阻攔,霍擎天卻已經將他一腳踹開。

大踏步上樓。

他並不知道蘇燕飛住在哪個房間,但是蘇家別墅的格局一樓整個都是大廳,所以,蘇燕飛肯定在樓上。

他上了樓就一間一間地將門踹開,直到蘇燕飛惺松的睡眼穿著睡袍走出來:「哥,出什麼事了?這是什麼動靜?」

她一邊說一邊揉著眼睛,卻並沒有看到霍擎天。

霍擎天聽到蘇燕飛的聲音,轉過身。

「擎……擎天哥?你怎麼來了?」蘇燕飛待看清前方站著的人後,一臉的震驚。

彷彿不相信似的,再次抬起手揉了揉雙眼。

「真的是你?擎天哥……」心中既驚且喜。

驚的是他這麼晚來蘇家,必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怕是為了沈星的事。

喜的是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他了,此時一見,他還如以往一樣帥氣迷人,就算是渾身上下冷冰冰的,也一樣將她的心吸引了去。

霍擎天大步走到蘇燕飛面前,直接發問:「我只問你一遍,沈星在哪裡?你對她做了什麼?」

蘇燕飛看著霍擎天,一個沈星將他逼成這樣嗎?他就那麼在乎那個沈星?

蘇燕飛心中嫉妒的因子漸漸擴大。

「你的沈星在哪裡,為什麼來問我?霍總,這大半夜的擾人清夢,是不是太過分了?」

蘇燕飛說完,欲轉身回房間。

卻被霍擎天拽住胳膊。

再也不想跟她廢話,霍擎天直接將蘇燕飛拖下樓,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

匆匆爬起來跑上樓的蘇牧野,看到自己的妹妹被霍擎天這樣拎著,就像是拎一隻小雞仔。

連忙上前阻攔:「阿擎,燕飛是女孩子,你不可以這麼粗魯!」

重生逆襲人生贏家 霍擎天才不聽蘇牧野在那裡說什麼渾話,他現在只想得知沈星的下落。 霍擎天將蘇燕飛扔到在毯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冷冷地說:「蘇燕飛,你最好說實話,都對沈星做了什麼,如果不說……」

霍擎天停了停,倘若蘇燕飛指拒不交待,那麼他自有他的辦法。

「擎天,你要對燕飛做什麼?」匆匆從樓上衝下來的蘇牧野擔心的看著霍擎天。

霍擎天露出魔鬼一樣的笑容。:「做什麼?她對小星星做了什麼,她就要承受什麼!」

「霍擎天,你不要蠻不講理,蘇家在寧城也是有頭有臉有身份地位的,你深更半夜闖到蘇家捉人,太為所欲為了!」蘇牧野時真的氣憤了。

霍擎天真是拿他們蘇家不當回事,一點禮節都不懂。

當然,此時的他還不知道沈星的失蹤與蘇燕飛有關。

他只是覺得霍擎天有些欺人太甚。

燕飛喜歡他又沒有錯,他用得這麼興師動眾?

霍擎天才不買蘇牧野的賬。

他側頭對徐恕說:「帶她走,讓她長點見識。」

蘇燕飛此時的心是要多寒有多寒,一起青梅竹馬長大的,到頭來他卻這麼對待她。

一顆眼淚流了下來。

蘇牧野看了心疼。

「阿擎,我知道你心急,可是這不關燕飛什麼事,你放開她,我跟你去一起找。」

蘇牧野站在霍擎天和蘇燕飛之間。

他要在自己的妹妹受到傷害之時,挺身而出保護自己的妹妹。

「你確定不關她的事?」霍擎天冷冰冰看著蘇牧野。

蘇牧野點頭:「當然。」

「徐恕,給他看證據。」

當蘇牧野從地上拾起徐恕扔過來的幾張紙時,愣住了。

上面清清楚楚寫著蘇燕飛跟沈妍通了幾次電話,每次時長是多少,還有蘇燕飛向沈妍的賬戶上轉錢的記錄。

蘇牧野看向蘇燕飛,那眼神,有怨,有不忍,有責怪。

霍擎天沒有時間跟他們兄妹浪費。他直接吩咐徐恕將蘇燕飛帶走。

蘇牧野還想阻攔:「擎天,也許只是誤會,通話記錄和轉賬說明不了什麼。」

呵!誤會?

說明不了什麼?

霍擎天冷冷地看著蘇牧野,真當他那麼好糊弄?

蘇燕飛會憑無無故會給沈妍打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