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正好是何煥之大喜之日,也是趕巧了。

何家想在吉祥富貴樓開席面,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賺錢機會,還能讓吉祥富貴樓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那何家要求的菜譜送到……」

何大頭點點頭,他這就回去給公子送信。

「送到文掌柜那就行,幾日之內,酒樓就可徹底完工。」

方芍藥突然想到現代婚宴的模式,和何大頭一打聽,才知道以前也有在酒樓辦的先例。

只是尋常人家,選擇相對低廉的酒樓,不如何家財大氣粗。

廚房剛送來一些點心,還有做好的水煎包。何大頭著急回去報信,方芍藥讓他帶到路上吃。

……

農曆十月開始,早晚明顯的見涼,庭院里的花花草草,早晚掛著露珠。

方糕小丫鬟早起收集花露,也不曉得打哪裡聽說的,要把花露留下煮茶。

這樣,甘甜的花露混合著茶香,喝上一口,讓人神清氣爽。

因為方芍藥閑著,方糕也跟著沒事幹,都開始附庸風雅起來。

方芍藥自打有身孕,白日睡,夜裡繼續睡覺,而且相當好眠。

難得蕭鐵山陪著她出門逛街,她得多採買點東西。

講究禮數的人家,農曆十月就開始採購年禮,特地避開年底的採購高峰。

夫妻倆剛出門,就撞見氣喘吁吁地謝文昊。

「表妹,欣蘭去找過你嗎?」

謝文昊停下腳步,用手抹了一把額角的汗,聲音裡帶著慌張之意。

「找我?我和她之間沒有來往。」

方芍藥回憶,自己有一段日子沒見過謝欣蘭,二人合不來,再者說謝欣蘭心術不正,覬覦她的夫君,眼不見心不煩。

兩家有親戚關係,舅舅舅娘和謝文昊這個表哥還算可以,方芍藥不想鬧得太僵。

只要對方別出幺蛾子,她這邊保證不找事。

這次謝文昊再次上門問,難道謝欣蘭又離家出走了?她那性子,註定消停不了。

「欣蘭昨天下晌出門,到現在也沒找到人。」

昨晚,家裡人就已經出門尋找了,還找到上次謝欣蘭藏身的客棧,一無所獲。

家裡人著急,找了一宿,因為謝欣蘭做過的丟人事,他爹娘沒好意思打擾方芍藥。

這不,第二日仍早不到人,謝文昊只能厚著臉皮上門。

「最近,你們又刺激她了?」

謝欣蘭人不算太蠢,若不是和家裡人對抗,也不會鬧這麼一出。

方芍藥聽劉粉黛說,謝家正想給謝欣蘭說親,在年底之前,把女兒嫁出去。

想必是,對於親事,謝欣蘭不願意,所以離家出走?

「妹夫,欣蘭有沒有來找過你?」

謝文昊簡直羞愧到無地自容,垂著腦袋,好半晌憋紅了臉,才問出口。

這要不是他親妹子,他說什麼也不會管的!

方芍藥奇怪地看一眼蕭鐵山,同樣等待答案。

「找過。」

蕭鐵山相當無奈,他對於自己被狗皮膏藥纏上,非常鬱悶。早知今日,他肯定不多管閑事。

就算謝家被山匪殺死,是他們的命,人又不是他殺的,和他有關係?

因為鏢隊路過,有人上去幫忙,他不過是順手殺死幾個山匪,就被謝欣蘭纏上,認定什麼救命恩人。

上次在護國寺,他以為自己說得足夠明白。

「找你了?那你怎麼沒提起過?」

這下,方芍藥眯了眯眼,蕭鐵山這事不和她說,存心是不想讓她知道,還是謝文昊來問,他說了實話。

這種事不彙報,蕭鐵山真夠可以的。

娘子面色驟變,蕭鐵山身子緊繃,心裡止不住地打鼓。

他前兩日有事出門,去鏢局一趟,剛好碰到在那堵著他的謝欣蘭。

為此,蕭鐵山還被鏢局的人嘲笑,享了齊人之福,這是沒有的事!

「那,欣蘭找你說了什麼?」

謝文昊這會兒著急找人,只得歉意地發問。這個對於他們來說很重要。

謝家不是本地人,這麼多年,謝欣蘭深居簡出,幾乎沒有同齡交好姐妹,所以家人對於她去了哪裡,一無所知。

撒旦的復仇新娘 現在當務之急是把人找到,至於謝欣蘭犯的錯誤,隨後再懲罰她。

方芍藥沉著臉沒說話,勾搭有婦之夫,還把自己當成苦戀的白蓮花,而她成了不讓謝欣蘭進門當小妾的惡人。

蕭鐵山緊鎖雙眉,只覺有些不好。

「她說,我娘子是個災星,家裡被滅門,方家後繼無人,是絕戶。她的八字太硬,克妻克子,將來我們夫妻,都會倒大霉。」

蕭鐵山把謝欣蘭的話重複一遍,這個節骨眼上,肯定不能隱瞞。

謝欣蘭自己的八字旺夫,旺財,是因為她八字旺,所以家裡生意做的不錯,謝文昊年紀輕輕中舉,還找了個官家千金當媳婦。

當年,謝家差點被山賊害死,也是因為謝欣蘭命格貴重,遇難成祥。

方芍藥抽抽嘴角,謝欣蘭不但抹黑她,還把蕭鐵山和謝家人的功勞搶了,靠自己的八字,帶領全家走上人生巔峰。

早知道謝欣蘭是什麼貨色,她一點沒生氣,反倒是謝文昊要點臉,瞬間面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

謝文昊想讓方芍藥幫忙找人的話,著實說不出口。

他的妹妹做事很過分,已經被爹娘還有他訓斥過,謝欣蘭也答應的好好的,怎麼背著家人來了這麼一出,難道最近本分都是裝出來的?

他一向心如止水,此刻也被氣得說不出好,除了生氣,更多的是羞愧。

「好了表哥,道歉的話不必說。」

現在人不見了,就算讓謝欣蘭受到懲罰,首先也得找到人再說。

驕記 她身體不允許,會派出家裡的下人,跟著謝家人一起打聽消息。

出門就遇見這等事,方芍藥完全沒有逛街的心情,轉身打道回府。

她沒有說話,也沒看蕭鐵山一眼,這讓蕭鐵山束手無策,他心裡清楚,娘子這般,怕是生氣了。

「娘子,我錯了。」

蕭鐵山責怪自己,當時他想,謝欣蘭不過是一隻蒼蠅,在他這嗡嗡飛一圈就過去了,娘子知道還得無端發火,既然剛好岔過去,就不說了。

尤其是眼下,娘子有身孕,他更不想用這些破事,讓她糟心。

「你沒錯。」

方芍藥搖搖頭,深吸一口氣。宇文墨偷走衣衫的事,她一樣隱瞞下來,沒告訴蕭鐵山。

或許夫妻之間,本就應該留個心眼,誰都有秘密。

除了這件事,方芍藥在蕭鐵山面前,好比一張白紙,就連她心中所想,包括因何為何煥之擋刀,都毫無保留地告訴他。

到他這裡,沉默,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

方芍藥不知道,他在路上遇見了什麼,只有她問,他才會說一些,僅此而已。

夫妻倆之間的交流,都是她在說,而他,更多的是沉默。

她以為,夫妻倆這是一種平衡,而今兒被謝文昊找上門,方芍藥才發覺,自己有那麼多不知道的事。

如果謝欣蘭不玩消失,趁著蕭鐵山不在,上門來嘲諷她,她一點準備沒有,會不會被挑撥?

那時候,她敢說,夫妻倆一定會出現信任危機,而現在,已經出現了。 方芍藥沉著臉回到院子,根本不理會身後一臉緊張的蕭鐵山。如果不是謝文昊出現捅破這層窗戶紙,她這邊還被蒙在鼓裡。

現代有諸多情感雞湯,大談婚姻要經營,就好像一個機器,破損了需要維修,還要時常做保養,上油,保證其正常的運轉。

機器有不靈的時候,兩個人在一處,也有意見不合的時候。

方芍藥突然有些茫然了,越發感覺自己和大齊格格不入,她的思想,她所受到的教育,註定不會接受一夫多妻,什麼小妾姨娘,這對她來說,是幸福道路上的絆腳石。

蕭鐵山沒錯,有問題的是她,誰讓她是穿越者!

所以,真到走不下去的關頭,二人好聚好散,似乎……可能,也沒什麼大不了。

方芍藥胡思亂想,越來越消極,這樣的狀態,她不想和蕭鐵山談什麼,不是吵嘴,就是冷戰。

「娘子。」

蕭鐵山跟著進門,隨手關上房門,隔絕了在門口處探頭探腦的方糕小丫鬟,他雙手握拳,緊張到顫抖,愣是一句話憋不出來。

讓一個不擅言談的人,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辯解,蕭鐵山做不到。

而且,他略微思考一下,此事他做的很有問題,太過想當然。

「我累了,我想歇一會兒。」

方芍藥扭過頭,不看自家醜夫,她諷刺地勾起嘴角,早晨出門還蜜裡調油的兩個人,竟然有隨時分道揚鑣的可能。

她太高看自己,還是高看了蕭鐵山?

總以為他很不同,其實嘛,也沒有什麼不同。

時下男主外,女主內,大男子主義都是與生俱來的,環境造就。方芍藥和蕭鐵山談女性的地位等,都是扯淡,他就算認同,有什麼用?

方芍藥不說話,蕭鐵山一顆心懸著,更加緊繃,他不知道自己所作所為,讓娘子如此憤怒,他想讓她靜靜,走出門去,輕輕地帶上房門。

沒有解釋,甚至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這下,方芍藥更氣了。

她承認,自己口是心非,很矛盾的一個人,她說累,是想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但是,他沒有。

方芍藥躺在床上,力氣像被抽干一般,心累的不想說話。

蕭鐵山站在門口好半晌,聽見裡面沒有動靜,額角冒冷汗,他抬眼看了看火熱的日頭,卻感受不到一點的暖意。

剛剛娘子在氣頭上,鑽了牛角尖,不是他開口解釋的好時機。

蕭鐵山想到此,只得出門一趟,過了半個多時辰,他才提著一個土布做的兜子回來,身後跟著鬼醫和白牡丹。

「你們夫人怎麼樣了?」

兩口子拌嘴,蕭鐵山不會和外人說,後院起火,他還沒擺平,鬼醫和白牡丹非要跟著他一起上門,只為啤酒而來。

粉桃盯著布袋子,濕乎乎地,往下淌水,而且布袋子動來動去,不曉得裡面裝著什麼東西。

「夫人在房裡,方糕伺候著。」

粉桃羞澀地偷瞄白牡丹,不愧是京都第一美,無論遠看,近看,一張臉沒有半點瑕疵,讓她忍不住多看幾眼。

「你確定,這玩意我娘子能吃?」

蕭鐵山指了指布袋子,問鬼醫。布袋裡的東西,是他從周圍村子里收上來的。娘子說過,這叫做小龍蝦。

因為長在池塘里,周圍都是淤泥,髒兮兮地,蕭鐵山怕這個東西有毒,禁止自家娘子吃。

今兒若不是惹她生氣,蕭鐵山急於表現自己,也不會帶小龍蝦回來。

小龍蝦沒什麼肉,還有很濃重的土腥味,周圍村裡的人家不吃,抓了之後,剁碎了餵雞鴨。

蕭鐵山一直勸說方芍藥,放過小龍蝦,不要和雞鴨搶食。

「確定,不頓頓吃就沒問題啊。」

鬼醫感嘆蕭鐵山太緊張,有妻奴的傾向,簡直為大齊男子丟人。

男子賺錢養家,哪有人為討好媳婦就下廚房的?

「就是,這個觀點我認同。」

白牡丹順著鬼醫的話說,「小山山,其實我想勸你很久了,你看看你娘子,有點不順心就甩臉子,你就是太慣著她!」

慣著慣著,就容易不知道自己的斤兩,上天了!

鬼醫點頭,別看蕭鐵山什麼都沒說,但是,他身上冷氣更甚,嘴唇緊抿著。

那麼多任務在身,不處理了,偏偏跑去給方芍藥收戰蝦,一看就是為討好人,用心良苦。

村裡人把小龍蝦叫戰蝦,因為前面的爪子夾人,還有叫螃蟹蝦,都不如小龍蝦好聽。

「如果你們有娘子,會如何?」

蕭鐵山沒有反駁,而是提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