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老婆子心滿意足的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聽著被想成這樣,侯輕語偷偷睜開眼看了唐玉一眼,然後趕緊閉眼。而唐玉聽到這裡,心裡也是一陣感慨,不想隨口說的謊話,居然被人家生出了這麼多的猜測。

而那邊的談話還在繼續著。

「其實,我還有一種猜測……」陳大娘故作神秘的說道。

「誒,老婆子,你就別吊我胃口了,趕緊的吧!」

之後,那屋裡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後。直到聽見陳獵戶親了一口,這時,陳大娘的聲音才繼續響起。

「咳咳,我估計,一般的偷/情,被發現的之後,當場被抓的比較多,跑了的不多。」

「像是他們這樣什麼都沒有準備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女的懷孕了!估計身邊的丫鬟什麼的知道了幾個月沒來了……這二人才惶恐之下跑了出來的!」

「哼……老婆子。要是照你這麼說,我也有一個大膽的猜測。」

陳獵戶清了清嗓子。

「我看那小子身上穿的也挺好的,而且那姑娘年紀看著明顯比那小子大!」

「又是本家,說不準是什麼小叔和嫂子的私奔故事……很有可能還是死了大哥的寡婦嫂子……」

「小點聲……」

「老婆子,不如我們再試試看吧,說不定我們也能夠再生一個兒子……」

接著,說話的聲音停了,隔壁傳來了一陣不知道是什麼的細小聲音。

而此時的唐玉和侯輕語,簡直尷尬到了極點。

他們兩個也都不是懵懂無知的少年。

對於隔壁老兩口在做的事情,心裡都跟明鏡似得。

要是在以前,這個熱烈妖嬈的侯輕語,必然早就撲到唐玉身上去了。

可是現在她侯輕語打算換一個方式來征服唐玉,自然要忍住,確保矜持。

可突然,唐玉喉嚨里有一點癢,怎麼忍也忍不住。

隨後,咳嗽了出來。

可這一咳嗽,侯輕語情不自禁的睜開眼,自然就是一陣四目相對。

尤其是夾雜著隔壁窸窸窣窣的聲音,唐玉臉上又是一陣尷尬。

「早點休息,明天,早點就離開呢……」

良久之後,唐玉靠在牆上睡著了。

而夢境再一次的出現了。

夢裡,唐玉彷彿回到了一年前,還在唐家大院的時候。

可是似乎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自己沒有了那麼些堂姐堂弟,而是只有一個年紀大了他十歲的堂兄。

而且,早在七八年前就死了。

「小玉,來嫂子房裡,幫嫂子幫個書櫃!」

「來了!」

唐玉轉頭,只看到一個清秀的背影。一路跟過去。

嫂子以及站在了梯子上,正在一本本的拿著書。這個高度下,唐玉正好能夠看到嫂子的小腿和膝蓋,而且這個角度,到膝的長群就顯得有些秒。

一時間,唐玉看到那白凈的雙腿,有些心猿意馬。

正當唐玉看著,忽然。嫂子在空中一個沒站穩,從梯子上甩了下來。

「啊,啊!我的腳!」

唐玉立馬上前,拿起嫂子那白凈的小腿,打算解開鞋子看一看腳腕又沒有事。

可是目光隨著小腿朝上,就有點剋制不住,尤其是從高出掉落,好像膝蓋朝上,白色的大腿已然可見……

忽然,唐玉想到了曾經陷害過自己的堂姐。一下驚了。

立馬看向了嫂子的臉,卻發現,那模樣並不是唐熙雨,而是侯輕語!

「小玉,嫂子臉上有什麼嘛!」

「沒,沒什麼……」

「那你幹嘛一直盯著看,難道你喜歡看?要是喜歡看,那就看吧……」那個長的和侯輕語一樣的嫂子,妖媚無比的說道。

唐玉頓時間感覺到氣血上涌,想要湊到那個嬌美無比的容顏跟前去……

「起床吃飯了!」

一陣急促的聲音響起。

唐玉驚醒,自言自語道:「原來這只是夢啊!呼!還好只是夢……」

「趕緊來吃飯了!」侯輕語從門口探出了一個小腦袋,笑著說道。

唐玉定睛一看,此時的侯輕語已經變得有些不同。

先前那在柴江王城買的身衣服,已經換成了非常鄉土氣息的粗布衣服。

可是在侯輕語的絕色容顏和傲人身段的配合下,依舊是美的不可方物。

「來了,來了。」

吃飯間,大娘不斷給侯輕語夾著菜。就像是照顧自己的兒媳婦一般,而且是已經懷了兒子的兒媳婦。

「來,輕語,多吃點這個,對你好!」大娘慈祥的笑著,眼睛卻時不時的看看侯輕語的肚子。

侯輕語也不說什麼,只是笑著答應著。

唐玉和陳獵戶則是完全看不懂的在一邊吃著。

吃罷飯,侯輕語主動想去幫忙洗碗,可是卻被大娘勸住。

「你這身子,不宜動冷水,怎麼也得過了頭三個月!放著我來!」

「嗯……」侯輕語嬌笑一聲,羞澀的回道。 不多時,在陳大娘的笑容中,唐玉和侯輕語踏上了離開陳家村的路。

「侯老師,先前你跟陳大娘到底說什麼了……」

唐玉對於早上吃飯的時候,陳大娘說的那些話,是一頭霧水。很想知道其中的究竟。

「就說,我是你做長工家裡的小姐,然後你把我肚子搞大了,最後逃難出來了。」

「大娘還勸說我,等以後孩子長大了些,在帶回去。外公肯定能夠接受你們三個人的……」

唐玉吸了口氣瞪大了眼睛,看著侯輕語,又看了看侯輕語的肚子。

說不出一句話。

侯輕語則是捂著嘴偷笑,一副純潔可人的樣子……

陳家村也不大,先前問過路,很快二人就離開了陳家村,朝著臨近的一個鎮里過去了。

因為回去江州道路遠不說,而且怕路上遇到各種麻煩,所以兩個人要弄兩匹馬,這樣速度才快一些。

澄湖府,三松鎮。

鎮長大院中。

包括郡長在內的所有人,都只緊張的站在院子里。而所有人都面朝著門,像是在等著迎接什麼人一樣。

「爹,你說的馬家少,什麼時候來啊,咱們都等了一個早上了!」

「兒啊,別問了,好好等著吧,說不準什麼時候就來了。」

「爹,我們大可以休息一會再等,要不我先去睡會,一會等人來了。你再叫我!」

「松兒,這不好吧……」

「爹……我真的又困又累,頭都有點暈了……你就讓我進去休息休息嘛!」

鎮長頓了頓,壓著嗓子說道:「我待會一叫你,你就要立馬起來,知道不?」

娛樂圈我心安處 ……

而此時,一列豪華的隊伍,正從著三松鎮里穿來。

為首的騎兵個個身披明亮的鎧甲,氣度不凡。哪怕就是外行人來看,那一眼也就能看的出那是是精銳。

後面跟著大約三十騎,同樣威武不凡。

最中間,則是兩個穿著華服的男子。

這二人正是馬東和羅川。

「馬東,你瞞著你老爹,偷偷溜回澄湖,到這種偏遠的地方來玩,是不是不太好啊!」

「廢話,要是被知道了肯定不好,可是這個鎮子,乃是全澄湖最遠的地方了。即便消息穿回去,也不知道哪一年了,你就放心吧!」

羅川也知道,馬東在江州過的不舒坦,於是二人偷偷請了假。

原本江州書院級別很高,請假很難請,可是因為子易出事,徐先生落馬。再加上侯輕語的離去。

九陽絕脈續 江州書院一下子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起來。除了龐箭這種為了混日子的人,已經有很多人都不怎麼去上課了……

而羅川和馬東也就是請了假,偷偷溜回來玩。

所以不敢去大地方,只能是帶著人馬,往偏僻的地方去。

看著羅川一臉的不樂意。

馬東拍了拍羅川的肩膀。

「兄弟,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官大一級壓死人!什麼叫有求必應!今天你就是想要二十個雛!那老傢伙也要想辦法給你弄來!」

馬東張狂的說著,似乎完全沒有在乎周圍人的眼神。

他們倆偷偷溜回來時間不長,也就是昨夜才派人到鎮長家裡通知的此時。

「行,兄弟,要是真的按照你說的那麼美,也不枉我,陪你回來這一趟!」

二人說著話,隊伍就已經到了鎮長大院的門口。

看著門口已經站好的下人和打開著的門,馬東得意一笑。

「怎麼樣,我說了吧。兄弟你跟著我,咱們一定沒問題的。」

羅川點點頭,對於眼前這個很是滿意。

因為他們兩個,不敢太過於聲張,所以下人什麼的都沒有,只是讓羅川弄了點兵,來壯壯聲勢。以免被當成騙子。

「你們在外面等著!」羅川朝著那穿著鎧甲的隊伍招呼了一聲。

隨後,二人結伴走進了大院。

婚不由己 一進院,就看到兩邊全是人,列隊歡迎也不過如此。

馬東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尤其是看著羅川臉上的滿意神色,馬東就更加的高興了。

「我是馬東!哪個是鎮長啊!?」

狂武戰尊 馬東向前一步,大聲的說道。

「我就是,下官我姓施。」

施鎮長從人群里走出來,彎了彎腰,臉上堆滿了笑意說道。

「馬少爺好,羅少爺好!」施鎮長說道。

隨後,施家眾人齊聲喊道。

「馬少爺好,羅少爺好。」

看著眾人禮貌有加,馬東二人自然是十分滿意。

「施鎮長,不比這麼客氣,我們不過是路過,轉轉而已。不用這麼大張旗鼓的……讓你的這些下人們,都散了吧。」

馬東大手一揮,瀟洒異常。

可是正在此時,突然一個刺耳的聲音從人群里穿出。

「爹,那兩個人到了嗎?啊哈……」說完還打了一個瞌睡。

這一句話,讓整個氣氛變得安靜了起來。

有些懂事的下人更是加快了步伐,感覺離開了院子。

施鎮長心裡都後悔死了,可是臉上還要保持微笑。

馬東一抹厲色浮上臉頰。

「哦?施鎮長,這是何人啊?為何不列隊出來,難道是看不起我馬某人?」

這話一出,施鎮長立馬嚇得一個激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