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牧楚蹲下,從無道德的腳上卸下一張紙條。

「我以為這種東西只在電視里存在。」林雪初低聲道。

牧楚站了起來,把紙條遞給林雪初,「這是您跟林帥之間交流的辦法,最近林帥可能,出事了。」

「什麼?」

林·十萬個為什麼·初上線。

「林帥是誰?」

牧楚嚴肅道:太太,平時您這樣我可以理解,但是現在是林帥出了事,

我覺得您務必把您的心態擺正。」

突然被牧楚這麼一說,林雪初有點沒反應過來。

牧楚:「林帥已經很久都沒有給您傳過消息了。」

林雪初把手中的紙條給打開了,上面只有一句話:保護好,我已被人所害。

……事情來的太莫名其妙,林雪初都不知道她現在應該擁有什麼樣的眼神來看待這件事。

牧楚:「太太,是不是出事了?」

林雪初把紙條遞給牧楚:「他說他已經被人害了。」

牧楚一聽,當即愣在原地,後面才慢慢的出聲,「被……害了?」

林雪初看著牧楚彷彿靈魂突然出竅了一般愣在了原地,趕緊開口道:「可能是求助我們的?」

「林帥不會這樣的,肯定是遇到了什麼危險。」牧楚說。

林雪初:「要不回復一句?」

牧楚點頭。

「不過這個林帥到底是誰?」林雪初問。

牧楚:「太太,現在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林雪初把筆遞給牧楚:「還是你寫吧。」

牧楚接過筆,給小紙條上寫了一句:您現在在哪兒?

蔣素依的聲音出現后,林雪初下意識的把紙條放到自己身後。

牧楚不動聲色的退到了林雪初身後。

蔣素依:「你處理完了嗎?剛恢復就碰見這麼晦氣的事!」

林雪初點頭:「我沒事。」

「我第一次看見這裡會有鳥飛進來,之前我給殿下說過,我害怕尖嘴動物,殿下很快的處理了這件事,但是現在……」

林雪初覺得蔣素依確實是被無道德給嚇到了,一口一個殿下來尋求安穩。

林雪初早就在蔣素依每次的話語中感受到了她有多麼依賴以及喜歡慕錦航。

雖然蔣素依正面從來都沒有成人過,但是通過一些小的細節,林雪初還是可以感受得到在蔣素依言語之間對慕錦航的喜歡。

蔣素依走後,林雪初莫名的鬆了口氣,拿出紙條看了一眼后道:「這件事不能告訴其他人吧。」

「平時沒關係,但是現在,林帥的生死存亡不確定,這件事少人知道越好。」

牧楚說著,把無道德從地上抱了起來,這個時候,咪咪貓突然出現,大喵了一聲。

林雪初可以感覺到無道德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不過這次咪咪貓徑直走到了林雪初腳邊,很親昵的蹭著林雪初的裙擺。

林雪初蹲下試著摸了摸咪咪貓,咪咪貓的表情是往日的舒爽。

牧楚已經走到床邊放飛了無道德,林雪初抱起咪咪貓:「它終於認得我了。」

這一句話下面,隱藏著林雪初的辛酸淚。

在恢復之前,每當林雪初覺得極度鬱悶的時候總想把咪咪貓抱在懷裡好好的擼上一擼。

男人都是孩子 但是後面,林雪初

很直觀的感受到了咪咪貓的冷血。

當時的咪咪貓只是跟自己對視了一眼就轉身離開。

留林雪初一人在原地痛苦,由此更加否定自己。

咪咪貓再次出現的時候嘴裡叼著一條小黃魚,放在了林雪初腳邊。

後面林雪初才反應過來,這是咪咪貓要讓她吃的。

所以這些天,咪咪貓就是為了給自己找這條小黃魚?

「附近沒有水源,如果要去補魚,只能去市集里的攤位上買。」女主說。

咪咪貓在林雪初心中的地位更上一層樓了。

女主抱著咪咪貓不撒手了,在不小心碰到咪咪貓腳的時候,咪咪貓很凄厲的叫了一聲。

林雪初嚇了一跳。

把咪咪貓的腳仔細看了看以後林雪初愣了。

應該是獨自一隻貓去市場偷小黃魚的緣故,然後直接被人踩住了腳。

林雪初帶著咪咪貓就去了醫館。

路上碰見了蔣素依。

蔣素依看見林雪初抱著貓,然後道:「發生什麼事了?」

林雪初大概給蔣素依說了情況后蔣素依趕緊把目光放在咪咪貓身上,「趕緊去醫館!」

說完,蔣素依的眼淚就出來了。

戰錘王座 林雪初搖了搖頭:「為了給我送條小黃魚這麼拼。」

「可能它就是想安慰你。」蔣夫人道。

(本章完) 「林帥的意思,是我們不要輕舉妄動。」

牧楚把寫好的紙條給林雪初看了一眼。

林雪初由於實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只能跟著牧楚的話語走。

牧楚把紙條綁回了無道德的腿上。

「林帥看見這句話就安心了。」牧楚道。

現在的林雪初一直在被牧楚推著走,想開口問幾句的時候牧楚就會用質疑的目光看著她。

林雪初:「我就是單純的問問。」

每次給牧楚說這句話的時候林雪初就覺得自己不靠譜。

其實就應該在一開始的時候跟小坑了解清楚事情的經過,還有原主的一些取捨問題。

不過就算知道了,等自己實踐的時候肯定會朝著別的方向走。

林雪初對於這個情況很無奈。

「太太,平時您問我的那些問題我都可以一一給您說一遍,但是林帥的事情,希望您以後藏在心裡。」

從牧楚的這句話中林雪初可以知道他的意思,不過後面,林雪初還是問了出來,「是不是我跟林帥之間有什麼故事?」

聽見這句后牧楚複雜的看了眼林雪初。

林雪初:「……」

好像在上個位面也是這樣來著,想起微信里那三千多個聯繫人,還有現在,想起原主跟林帥之間可能會存在的一些事情,林雪初就覺得自己的方向都遺失了。

想破頭也不知道應該朝著哪個方向想。

蘇娘換好衣服回來后牧楚已經把無道德給放飛了。

「太太,那隻鳥呢?」蘇娘四處看了看。

林雪初:「飛了吧。」

蘇娘趕緊把手舉起在空中晃了晃,「太太您等等,我清理一下您的房間,實在是太臭了!」

林雪初倒是沒聞見什麼臭味,倒是扭頭的時候看見牧楚朝著她搖了搖頭。

「太太,我覺得您必須有點什麼保護措施,不能再讓這種東西飛進來了!」

林雪初:「沒關係,我喜歡跟小動物相處。」

蘇娘看了林雪初一眼后嘆了口氣:「怎麼您跟我孩子一樣呢。」

「您孩子也喜歡?」林雪初問。

蘇娘拿起了一塊布就開始擦地,「對啊,那孩子就愛這些有的沒的的,以前家裡都放不下了。」

林雪初:「天生愛好。」

蘇娘點了點頭:「但是我受不了它們的氣味,但是孩子喜歡也只能忍著。」

林雪初對蘇娘笑了笑。

「好了太太,你們出去等等,我要把您的房間好好的打理一遍。」

林雪初沒反應過來,蘇娘已經拿著抹布站了起來,「太太,我絕對不會允許你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生存的。」

林雪初:「好。」

蘇娘在以前好像是被無道德類似的鳥給傷到了,看著她的架勢,林雪初甚至以為她要把自己的房

間給換了。

「太太,您可以去果園接著摘葡萄。」牧楚道。

彷彿剛剛的事情並沒有發生,牧楚跟原主應該已經習慣了跟林帥之間的交流,所以可以在關注與不關注之間切換自如。

成功到了果園以後,林雪初看著滿原子的葡萄樹,搖了搖頭。

以前就喜歡這種吃飽撐了以後再去散步的感覺,但是現在每天都是這樣的感覺就會有種膩了的感覺。

什麼事情都有個度,就算眼前的葡萄是自己在這個位面里最愛的,林雪初到現在也不再想放任自己去摘了。

所以,在摘葡萄的時候林雪初面無表情。

牧楚把剛摘下來的一串葡萄遞給了林雪初:「太太,這個不錯。」

林雪初無力的抬起手接過葡萄。

牧楚點了點頭后又開始物色下一串了。

林雪初看著手中的葡萄突然道:「要不我們去賣葡萄吧?」

「啊?」

……

林雪初覺得自己在這個位面里最自由幸福的場景就是隨心所欲。

當牧楚推著小車上面擺滿了葡萄,一個個紫到發紅髮黑,一路飄香。

「葡萄怎麼賣啊?」路上有人問了一句。

林雪初說了價格以後,她跟牧楚的葡萄車就這樣被人圍住了。

周圍的人大呼:「簡直是太便宜了!」

葡萄瞬間賣光。

林雪初甚至覺得自己連賣葡萄的樂趣都沒有體驗到就結束了。

牧楚:「太太,現在回去嗎?」

林雪初坐到小車上搖了搖頭:「我們就在城裡走一圈吧。」

「是。」

說是走,其實後面都是牧楚推著林雪初的。

林帥的事情本來在林雪初心裡已經被收了下去,但是她一閑著就感覺想知道點什麼。

「牧楚,你覺得,林帥是個什麼樣的人?」林雪初把一顆葡萄直接丟進嘴裡。

太甜了。

「我眼中的林帥……」牧楚沉默了一下,林雪初看了一眼他,「你眼中的他是什麼樣的。」

牧楚:「忍辱負重。」

「還有呢?」林雪初問。

牧楚:「那太太覺得林帥是什麼樣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