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修真界,普通鍊氣修士,活至八十歲實屬正常,至百歲亦大有人在,築基境的修士,壽命皆在百歲之上,到了結丹境,可活二百年,培元境,足足可以活五百年。

也是相處的久了,喬拉丹才知道,萬獸真人的年齡已至一百五十餘歲,這丹辰子的年齡亦是不相上下。

只是因為是修士,肌體衰老速度慢於常人,才讓喬拉丹誤以為倆老頭不過才五六十歲。

這也是凡人嚮往修真的原因之一。

要知道,等修為提升到了一定境界,修士甚至可以返老還童,青春永駐,這對那些壽命不過幾十年的凡人來說,簡直不可想象。

書歸正傳。

倆老頭所剩壽命都已不多,若不能在這剩餘的年歲里將境界突破至培元境,便只能化作一抔黃土,自此煙消雲散。

所以。

見喬拉丹將整個門派打理的頭頭是道,倆老頭也樂的輕鬆,心無旁騖的只顧修鍊,這一次,若不是門派大比,倆老頭估計還在閉關。

三位長老,並排坐於台上。

「不錯不錯,今日觀這門下弟子,修為皆有提升,執事長老功不可沒。」

「修鍊之事,執事長老不必太過憂慮,待此次閉關結束,老夫便去走訪名山尋找靈藥,定會煉出治療你那經脈傷勢之靈丹,助你重返修真之途。」

倆老頭這麼一說,喬拉丹哪還好躺死狗一般在那裡坐著,忙起身行了一禮:「晚輩謝過兩位前輩了!」

說起來,這段時間,倆老頭對喬拉丹確實不錯,特別是丹辰子,沒少為喬拉丹的事兒操心,煉了好幾爐的靈丹,想要幫喬拉丹治療經脈舊傷。

可惜。

喬拉丹的問題,根本就不是經脈的問題,那不過是用來忽悠老頭兒的。

那些療傷靈藥,剛進肚子,就被饕餮鼎焚為灰燼,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最後。

見丹辰子老是為自己操心,喬拉丹實在是過意不去了,最後以修鍊為重的借口,把這老頭兒給攆進了練功房,閉關去了。

此番聽到丹辰子要外出為自己尋葯,自是感動無比,卻又心懷愧疚,糾結的很呢。 張北羽真是哭笑不得。他把這當成三高了,隨隨便便就能抽煙。但說實話,在海高突然被這麼一約束,還真的有點受不了。

「那想抽煙咋辦?」

唐禮嘿嘿一笑,對著他招了招手,「跟我走!」唐禮帶著張北羽來到廁所,他看了看四周,對手下的人說:「放哨去。」

三個人一聽,各自散開。有兩個人在廁所外面,一個在裡面。

唐禮笑著把張北羽拉進一個隔間,為他點起煙,然後自己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紙盒板,對著張北羽使勁扇,把煙味扇走吹散。

張北羽一臉黑線,他長嘆了一口氣,黯然的說:「我突然覺得,你們在海高混,太不容易了…」

……

第二節課後,張北羽想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結果蘇九又過來纏著他。

「北哥,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來海高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北哥,我以後就跟著你混了。」「北哥,我覺得你能把海高鬧個天翻地覆。」「北哥,要不你叫上三高的兄弟,把海高給平了吧。」

「北哥…」「你是不是有病!」張北羽實在受不了了,罵了他一句。

蘇九一愣,馬上又低著頭笑起來,「北哥,我是真崇拜你,真的想跟你混。」張北羽一臉不耐煩的合上書,「我來這是學習的,你跟我混?那就好好學習吧。」

「不是吧北哥。你是堂堂三高北風,到海高學習來了,誰信啊!反正不管怎麼說吧,我是鐵定跟你混了,只要你一句話,蘇九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那你跳個樓給我看看。」

……

一個上午就在恍恍惚惚中度過。還好上午有一節歷史課,不然張北羽真的以為自己變成一個傻子了。因為數理化他一丁點都聽不懂,恨不得撞牆。

除了第一節課的交流之外,一個上午眼鏡妹也沒再跟張北羽說一句話,看都沒看過一眼。 龍王之我是至尊 張北羽倒是時不時回頭看看萬里,可惜人家壓根就沒瞧過他一眼。

中午放學,張北羽跟唐禮他們幾個人去食堂吃飯。蘇九這傢伙死皮賴臉非得跟著來,還說:「北哥果然牛B,剛來第一天就有這麼多手下了。而且還是大名鼎鼎的禮哥,嘿嘿。」

唐禮問張北羽這人是誰,張北羽回道:「一個神經病。」

在去食堂的路上,張北羽覺得周圍的好像都在有意無意的盯著自己,目光有些奇怪。感覺他們看自己像看怪物一樣。

他並不知道,「三高北風轉到海高」這個消息已經傳遍全校……

海高的食堂也相當不錯,反正一進去張北羽聞著味是感覺不錯。

唐禮說什麼也不讓他去打飯,讓自己手下的人去。蘇九倒是挺懂事,跟著那三個人去打飯,還說用他的卡。

張北羽被人伺候的像大爺一樣,雖然以前在三高也差不多,但是人在異地,這種感覺特別明顯。

六個人正好坐了一張桌子,吃了一會之後,突然有個男生走到了張北羽面前。

「請問,你是三高北風么?」聽到這句話,不光是張北羽,其他幾人也都警覺起來,抬頭看著來人。

這個男生面帶微笑,禮貌的問了一句,看上並沒有惡意。 大叔要逼婚 張北羽點點頭,「是。」

隨後,男生彷彿定住了。一秒,兩秒,第三秒,他突然抬腿一腳,結結實實踹在張北羽的臉上。

「我踹了三高北風一腳!哈哈哈哈!」這人誇張的大笑幾聲,扭頭就跑,一邊跑一邊大叫,「我踹了三高北風一腳,三高北風被我踩在腳下了!」

「我草泥馬!」張北羽大罵一聲,推開桌子追了過去。唐禮一揮手,帶著幾個人也沖了過去。

可惜那人跑的實在太快,再加上食堂里人實在太多,擠不過去。只好眼睜睜看著他跑出食堂…

「呸!」張北羽用力啐了一口,剛才那人的鞋底也不知踩了什麼,臭氣熏天。這一腳踹的倒是不疼,但是臉上髒兮兮的。

唐禮拍拍張北羽,「北哥,我叫人去查查那小子幾班的,回頭再找他。」

圍觀的學生越來越多,堵得水泄不通。張北羽憤恨的看了一圈,低著頭走回自己的位置,打算繼續吃飯。

當張北羽站在剛才吃飯的那張餐桌前,突然有一種燒了食堂的衝動。六個餐盤全部翻在桌子上,飯菜撒了一地。

「誰幹的!」張北羽突然抬頭怒吼了一聲,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

「那邊的學生!你們想幹什麼!不準打架!」

張北羽這一嗓子把幾個保安給喊過來了。保安過來一看,指著張北羽說:「你是哪個班的的!浪費糧食是可恥!保持食堂整潔是責任!趕快收拾了。」

張北羽牙齒咬的咯咯直響,一步一步走到說話的保安面前,睜大眼睛瞪著他,兇狠的說:「你他嗎瞎啊!」唐禮衝過來一把拉住他,小聲道:「北哥別衝動,罵老師,鐵定大過一次,三次就開除了啊!消消氣,消消氣。」

保安也瞪大眼睛,指著張北羽,「你…你說什麼!」唐禮叫蘇九把張北羽拉走,自己走到保安面前,點頭哈腰的賠禮道歉。

「老師你別生氣,他是轉學生,今天剛來,不太了解咱們學校的規定!」

保安哼哼兩聲,又教育了幾句就走了。

張北羽坐在椅子上,雙手撐住雙腿,氣得呼呼直喘。其他幾個人都勸他別生氣,再打一份就行了。

「沒心情吃了,你們幾個吃吧。」說了一句,張北羽就往外面走。

出了食堂,走出十幾米,唐禮就追了上來,手裡還拿了兩個包子。

「北哥,吃點吧。」唐禮笑著把包子塞到張北羽手裡。張北羽心中一暖,笑了出來,搖著頭說:「還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江南的朋友是不是都這麼暖。」

「嘿嘿,差不多吧。」

兩人一邊啃包子,一邊在操場上閑逛。

走了一會,唐禮突然開口說:「北哥,你實話告訴我。來海高…真的不準備干點什麼?」 卻就在喬拉丹苦惱於該如何辭卻丹辰子好意的時候,一聲呼喝聲響起,卻是那門派大比,已經開始了。

場內,兩名鍊氣境後期的弟子,正在比拼。

一人,步伐輕盈、劍法精妙,一看便是原金劍門的弟子。

另一人,卻不斷的發出呼喝聲,身旁一隻巨狼,在這呼喝聲中,時而突襲,時而退卻,進退有度,頗具靈性,這明顯是原靈狼宗的弟子。

若是擱在以前,兩人肯定得打個難分難解。

可是。

這一個月下來,無論是原金劍門弟子,亦或是靈藥、靈狼兩宗的弟子,都已經身懷三術,就算是不精通,卻也已經了解了。

這不。

那金劍門弟子劍光一閃,一記殺招使出,卻見那靈狼宗的弟子,早已預料到會有此招,一個絕妙的閃身,躲過了這一記殺招,而後,手中長劍翻轉,轉守為攻,旁邊,靈狼已經撲上,斷了這金劍么弟子的退路。

長劍,抵在喉嚨處,一招取勝。

「第一場,青狐勝,晉級!」

「第二場,金星對戰紫狐,雙方上場!」

一場。

一場。

名門寵婚,首席的情意綿綿 又一場。

作為一個門派的弟子,對方使的招數都心知肚明,境界相同之下,要麼就是一記妙招出奇制勝,要麼就是大戰數十乃至上百回合,直至一方力竭認輸。

當然了,也就境界碾壓者。

在擊潰了青蒼派、繳獲青蒼派寶物之後,靈劍宗財力頗豐,門下弟子,不缺丹藥靈石,短短一月的時間,外門之中湧現出了好幾名築基期弟子。

但凡是築基的弟子,無一不苦心練習御劍術,飛劍一出,便是秒殺,鍊氣級弟子根本就無法阻擋。

所料不差,這些築基弟子,必可進入內門,那些鍊氣境弟子,爭奪的,不過是那剩餘的幾個名額罷了。

比試,還在繼續。

修士有辟穀丹相助,根本無需飲食,渴了喝點兒靈泉便可,所以,中午也不需休息,繼續比試即可。

第一輪比試,已經結束。

剩下的四十人,分成了二十組,繼續比試。

史上最強練氣期免費閱讀全文 台上。

喬拉丹懶洋洋的坐著,旁邊兒,倆老頭雖有些不耐,卻也坐在那裡沒有離開,這屆門派比武,可謂是靈劍宗一大盛事,況且,眾人也已約定,每年都將舉行一次,既然要做成慣例,這第一次,自然不能馬虎。

卻也沒費多少時間。

一個時辰后。

四十晉二十,結束。

又半個時辰。

二十晉十,結束。

自此,晉級內門的十個名額,已經初步確定。

只是初步確定。

因為,還有一輪挑戰。

之所以有挑戰這一環,也是為了公平。

就在二十晉十的比賽中,兩名築基期弟子相遇了,一番激戰之後,一人獲勝,另一人,卻慘遭淘汰。

築基期的弟子,其實力足以進入內門了,若就這麼被淘汰了,自然很是不公。

所以,才有此安排。

這不。

「弟子不才,想發起挑戰,搏一搏那內門弟子名額!」

挑戰環節剛剛開始,這名心有不甘的築基境弟子便走進場內,發起了挑戰。

卻也不能白白就讓他發起挑戰。

100點門派貢獻值,這就是代價。

平常做個門派任務,多則十多點門派貢獻度,少的才幾點,要攢齊這100點門派貢獻值,可不容易。

好在,還有另外一條途徑,那就是捐贈,將自己私有之物捐贈給門派,可兌換門派貢獻值。

數枚靈石,掏了出來,總算是湊夠了這100點門派貢獻值。

「弟子要挑戰青狐!」

此言一出,那名叫做青狐的弟子,臉色頓時大變。

才鍊氣境而已,哪裡是築基期的對手。

顯然。

這剛剛到手的內門弟子的資格,沒了。

傷心啊。

不過。

卻也並非一無所得。

挑戰費用的那100點門派貢獻值,有一半兒會補償給青狐,也算是一個安慰。

有了這50點門派貢獻值,無論是兌換丹藥還是兌換靈石,都可以極大的提升修鍊速度,待明年的門派大比,晉階內門的勝算可是提升了不少。

比試,開始。

很快。

在築基期的實力碾壓下,青狐只是堅持了沒多久,便敗下陣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