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可以。」他想全都沒想,徑直回絕我,「你如今這模樣,瞎跑啥?」

「不是,我有點事兒。」

「啥事兒?我要老柏幫你辦。」

「不可以,我必要自個兒去。」我不滿地瞧著華天桀,心中急的快要上火。

偏偏他便是不肯鬆口。

我咬了咬碎銀牙,衝口道:「我有我娘親的消息了。」

華天桀端著盤子的手掌一頓,驚訝道:「你媽不是已然死啦,上回……」

華天桀講的全都是實話,可是如今岑哥講他有消息啦,我倘如果不見一見,決對不可可以死心。

即使那可可以性真真非常小,可萬一是真真的,那又怎辦?

「我送你。」過了非常長時間,我們還是僵持不下,終究他鬆了口氣兒。

華天桀喊了朱伯過來,送我去熱茶廳。

岑哥果真一早便到啦,瞧著我帶了人來時,面色霎時難堪起來,不滿道:「怎不是你一人來的?」

他這句問非常怪異,我莫明其妙的瞧了他一眼。

華天桀眼光一沉,徑直在他身子上掃了幾眼。

「咳咳……請坐請坐。」估摸意念到自個兒態度不對,岑哥又即刻請我們坐下。

我屁股剛落座,便迫不及待地問:「我娘親在哪兒?」

他講著自包中摸出一張照片遞到我跟前。

我一瞧著照片上的人,心中即刻酸的要命。

我娘親一人縮在天橋下的樓梯拐角處,身子上的衣裳破破爛爛的,秀髮似是非常多天沒衝過般的,亂糟糟的。

我眼圈一熱,險些哭出來。

突然,華天桀抬掌把照片拿了過去,不滿道:「便唯有一張照片?」

岑哥一楞,隨後道:「便這張照片,亦費了我不少功夫。」

華天桀亨笑一下,抬掌把照片舉高一些徐,嘀咕道:「咂咂,一張側面照,又臟成這般,連人臉全都瞧不清晰,你應當不會認錯人了罷?」

岑哥顯而易見噎了下,表情居然有些徐惶亂。

他一把把照片奪過去,塞到我眼皮底下,聲響不自覺地抬高了些徐,問:「你瞧,你瞧瞧這人是否是你媽?」

我方才光顧著激愈,下意念便覺的這人是,可是給華天桀這般一講,內心深處突然起了疑。

「你帶我過去,僅須找尋到她,我即刻給你打錢。」我看著那張照片瞧了幾秒鐘,可便像華天桀講的,壓根兒分不清晰。

岑哥氣兒忿地瞧著我,不滿道:「她沒工作沒住的地點,成天在外邊跑,如今過去,鐵定找尋不到了。」

「那她身側那小娘子呢?為啥我沒瞧著她?」

不單這回沒瞧著,便連上一回的照片中,全都唯有我娘親一人。

我腦子中一個激靈,質問:「你是否是一直在蒙我?」

岑哥面色一白,支支吾吾講不出來話。突然,他「蹭」一下站起身,捉起包撒腿便跑。

「站住!」華天桀即刻追上,倆人非常快便跑出店外。

「方才問過啦,他壓根兒沒找尋到人。」幾近在他張口時,我的淚珠便掉出。

華天桀講:「他望過你之前給他的照片,找尋了個中年婦女化了妝,拍完照后再修圖,拿過來騙錢。至於你講的那小娘子,他沒見過,因而……」

「你不要講了。」我指頭揪緊了座椅上的防塵布,使勁抿了抿唇。

原先這一回,我是抱了莫大的期望,覺的找尋到一個倚靠譜的人,結果到頭來,還是給騙了。

我抬掌擦了擦淚珠,結果愈擦愈多,愈擦愈生氣兒,整個人快要暴炸似的。

我抑制不住地高聲哭起來:「他為啥要蒙我?為那點錢,便這般對我,我……」

我簡直難受地想捶心口。

一尋思到為籌錢,我卑微地跪倒在地下,一張一張揀起藺梓涵丟下的票子,我便覺的不值的。

到最是終,錢卻是進了個騙子的手掌中。

華天桀倚靠過來,伸掌把我的腦袋攬進他懷中,抬掌在我頭頂搓了搓。

我難受地揪住他心口的衣裳,語無倫回道:「他講可以找尋到的。」

華天桀拍了一下我的肩頭,嘴兒貼著我的頭頂,輕聲道:「是他沒可以耐。」

我繼續道:「他還拿了我的錢。」

「安心,方才揍他一頓,你那些徐錢決對連醫藥物費全都不夠。」

可我還是非常難受,心中似是壓了一塊大石頭,禁不住在他心口掐了一把。

華天桀「嘶」了下,惶忙攥住我的指頭,燜亨道:「鬆手。」

冷梟總裁的棄婦 我訕訕地抽回手,腦袋沖他胳臂上拱了拱,把淚珠與鼻水全都蹭在他身子上。

華天桀倒抽一口涼氣兒,眉毛兇狠地蹙了下。

他厭憎地摸出抽紙,把上衣的袖子擦了又擦,唇角兇狠抽了抽。

我抬掌抹了一把淚珠,有些徐心虛地瞧了他一眼。

「回去再跟你算總賬。」華天桀嚇唬道。

我燜著頭不講話,心中空蕩蕩的,啥性質全都提不起來。

他講要算總賬,我亦不覺的駭怕。

華天桀帶我回了小獨立公寓,午間我沒用餐,晚間亦沒啥食慾,窩在大床上不講話。

當中他來來回回問了我好幾回,我全都搖了搖頭,講我僅想睡覺。

最是終僅喝了兩丸消炎藥物。

華天桀去沖浴間沖完澡往後,抱著枕頭走了進來。

他卻是沖我這邊兒湊了湊,版側著身,輕聲道:「我給你講講我娘親的事兒罷。」

我張開眼瞧了瞧他,便見他面色不大好瞧,表情亦有點落寞。

他聲響低醇,輕聲講:「不是個好故事兒,聽完你不要哭。」

「恩。」我點了些徐頭,把視線轉向他的方名。

女配要逆襲:皇叔請留步 華天桀張了張嘴兒,卻是沒講出來話。

我感覺他喉結滾動了下,情緒彷彿有點不對勁。

隨後便感覺到他的手掌掌自棉被下來伸過來,把我的手掌捉過去,狠緊地攥在手掌心兒中。

種田寵妻:彪悍俏媳山裏漢 我驚異地瞧了他一眼,感覺此刻的他好像有些徐脆弱。

雖他面上的神情不顯而易見,可是他的舉動,分明是在示弱。

原先欲要掙脫的舉動突然頓住,居然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華天桀清了清喉嚨,講:「我娘親死時,我唯有九歲。」

我點了些徐頭,尋思起我娘親跳河時,那年我才八歲,真真的感覺天全都塌下來啦。

「她把我送回華家,期望我可以過上好日子。可是大太太,她恨我,恨我娘親。每回她瞧著我時,我全都覺的她想掐死我,可是我父親還在,她不敢對我動手。」

我偏頭瞧了瞧他,問:「你媽媽跟你住在一塊么?」

他搖了搖頭:「沒,她帶著我姊姊走啦,便是章小稀。」

我一枚心不由的提到了喉嚨眼。

「彼時我成日受欺壓,我父親一離開,連個僕人全都敢給我甩面色。大太太講,僅須我殺掉我娘親,我往後便是華家的小公子,她講,我年歲小,殺人不犯法」

華天桀話音兒未落,我卻是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驚駭的瞧著他,訥訥道:「你你沒對不對?」

他眼皮兀然抬起,兩僅眼伸出掀起數不清波瀾,牢牢看著我的眼,一字一頓道:「我、殺、了、她。」

那一剎那間,我頭皮驟然爆開,全身抑制不住地劇烈抽搐。

駭懼要我的身子出現片刻的僵直。

幾秒類后,我才清醒過來,禁不住「呀」地喊了下,惶忙想把手抽回來。

華天桀卻是牢牢攥住我的手掌腕兒,目光還瞧在我身子上。

我駭的全都全都在打抖唆,貝齒咬的嘎吱嘎吱響,簡直快要哭出來。

他乃至沖我身側倚靠過來,一僅手環繞住我的肩頭,貼著我的耳朵呢喃道:「那日晚間下著暴雨,外邊的雷聲特別大。大太太帶著我找尋到我娘親,她在我手中塞了一把刀,我不曉的她跟我娘親講了啥,僅瞧著我娘親沖我撲過來,撞在刀尖上」

我驟然倒抽一口涼氣兒,繃緊的身子剎那間放鬆下來,才發覺全身全都是冷汗。

華天桀把我的手掌攥的死緊,貝齒開始輕微地打戰,他講:「我娘親趴在我身子上,血沿著我的手掌往下liu,怎堵全都堵不住。她跟我說講,肯定要留在華家,那兒的所有,往後全都會是我的」

後邊的話他幾近講不下去,整個人一直在梗咽。

我震驚地看著天花兒板上的水晶燈,感覺他的身子不住地戰抖。

此刻此時,我才查覺到,他攥著我的那僅手幾近僵住,掌心一片冰寒。

我旋過頭,想寬慰一下他,面頰卻是蹭到一片溫熱的水漬。

抬頭瞧去,才發覺他在哭,淚珠沿著眼尾墜落在枕腦袋上。

「華少」我無措地叫了下,不曉的應當講些徐啥。

我簡直沒法想象,當他媽媽決絕地撞在刀尖上時,他疼苦成啥模樣。

華天桀一言不發,突然掀開棉被下啦,徑直鑽入衛生間。

我聽著衛生間傳出嘩啦啦的流水音,十幾分鐘后,華天桀才出來,僅是眼圈處有點不正常的紅色。

他鑽入棉被中,輕聲道:「睡罷。」

我那幾句寬慰人的話便堵在了嗓子中,感覺如今講,已然不是時候了。

華天桀躺在我身側,呼息還有些徐不平穩。

我默默瞧著他,又是心痛又是難受,猶疑了幾秒鐘,指頭沖他那邊兒摸了過去。

華天桀瑟縮了下,我牢牢捉住他的手掌不肯放開,他亦便沒再堅持,稍稍放開指頭。

他掀開眼皮瞧了我一眼,漠然道:「你會陪著著我么?」

我使勁點了些徐頭,鼻翼突然酸的厲害。

攥著他的手掌不禁晃了晃,鄭重道:「會,我會陪著你走至那一日。」

他微微地一笑,閉上眼不再講話。

我卻是一整晚全都睡不著,腦子中閃動過徐很多多的往事兒。

華天桀非常快便睡著啦,我看著他那張面孔,心想他媽媽肯定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不單美麗,還非常果斷。

為要華天桀在華家站穩腳跟,連自個兒的性命全都可以不要。

可她不會曉的,她當年那樣狠心,給她兒子留下的又是啥樣的創傷。

華天桀睡非常沉靜,攥著我的手掌一直沒放開。

我靜靜瞧他的睡臉,心中滿足的一塌糊塗。禁不住湊過去,在他下頜上親吻了下。

原來愛一人,不單愛他的堅韌勇敢,亦會愛他的脆弱無助。

我內心深處嘆了口氣兒,感覺自個兒快要完蛋了。

依據華天桀的意思,我必要在他這兒把傷養好才行。僅是丹丹給了打了好幾個電話,講我再不回去,小櫻在家中便快要餓死了。

我且是非常想即刻便走,僅是華天桀一直不肯放人。

我把小櫻抬出來,他一聽著這名兒,眉角便蹙起來:「難聽。」

「反正比起『若竹』qiang多了。」我沖他亨了下,把吃乾淨的碗往他跟前推了推,「片刻要朱伯送我罷。「華天桀瞧了眼我的碗,蹙眉道:「今日你沖碗。」

我「誒呦」一下,一把捂住肚子,難受的亨起來:「不可以啦,肚子又開始痛了。」

「吳幼幼,你不要給我的寸進尺。」他咬碎銀牙瞧著我,面色黑的難堪。

「曉的啦,曉的啦,下回不會了。」我笑嘻嘻地瞧著他,感覺自自那日晚間他跟我講了他媽媽的事兒往後,倆人之間的氛圍驟然輕鬆起來。

彷彿不管講啥,全都更是可以理解他一點。

「過幾日我再一回相見歡,這幾日我不在,你幫我瞧著點秋姐,我怕她對我手底下的人動手。」

一聽聞我要回去,華天桀面色便難堪起來。

在這件兒事兒上,我們壓根兒談不攏。

我抿了抿唇,道:「我保證,不會再出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