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有事。」看來是她高看了韓晴絲了,這才多久就受不了了。

「把玉佩還給我,把空間還給我。」韓晴絲像是一個瘋子一樣撲到葉靈的面前,想要抓住葉靈。

如果連空間異能都使用不了了,那麼她們收集的那些東西就全廢了,所有人都不會放過她。

體驗未來人生 她也想過將空間里的東西全部取出來,但是空間里的物資實在是太多了,這裡也不是他們的地盤,全取出來根本沒地方放。

而且,因為她沒次只能拿出一杯靈泉水,而且還要隔很久,首都基地根本不放他們離開,這讓韓晴絲想要快點回J市都不行。

不過就算回了J市也不能將物資全部拿出來,當初她用她空間大的理由將小隊收集來的所有物資都放在空間里。

現在她要拿出來肯定會惹人懷疑,而且她也不能保證在拿物資出來之時空間會不會突然不能用了。

一旦空間不能用她就只是一個普通人,現在得到的一切都會失去。

那些幼稚男人的愛也好,基地成員的崇拜也好,隊長的位置也好,這些她都會失去。

她不想過會前世的日子。 韓晴絲還沒有碰到葉靈就被何琇盈擋住了,失去了空間,她一個異能者小隊的隊長居然敵不過一個普通人的一合之擊。

「玉佩是我葉家的傳家玉佩,你的空間有沒有關我什麼事。」葉靈直敘事實,但這正是韓晴絲無法接受的。

她見夠了這種眼神,眼中完全沒有她,他們是高高在上的,而她是低落塵埃的。

重生后她就將尊嚴放的比一切都重要,她要做人上人,再也沒有人能無視她。

但是韓晴絲卻是不知道,當這份自尊是不擇手段得來的,這不過是虛假的,只要被揭開了那一層掩飾,會更加的低落塵埃。

那時才是真的所有人都看不起,所有人都可以去踩上一腳。

韓晴絲被丟在一旁,葉靈帶著三人直接越過她,沒有給一個眼神。

對一個自尊心強的人,最不能忍的不是怎麼踐踏侮辱她,而是直接無視。

「葉靈……」韓晴絲對著葉靈一行人離去的背影憤恨無比,但是如今的她卻狼狽不堪,路過的行人有的只是嘲諷,卻連腳步都不會停歇。

葉靈沒再管過韓晴絲的事,有葉靈的幫助,燕俊不過三月就將疫苗研究出來投入了使用。

至此燕俊和葉靈之名名留千史。

清冷的女子坐在陽台前看書,一個禁慾系的男子端著一杯水果冰悄悄的靠近,手中的杯子貼像女子的臉頰。

「一起吃。」葉靈接住杯子,順便將燕俊拉到身邊。

燕俊順勢做到葉靈身邊,「每次都失敗。」

「說讓你你又不願意。」葉靈將一勺水果冰喂到燕俊的嘴邊。

燕俊一口含住勺子,不說話。

「彆氣了。」葉靈拉過燕俊的手握住杯子,然後將杯子貼到自己臉上,「現在不是成功了嗎?」

「涼!」燕俊連忙將杯子遠遠的拿開。

「不是想要冰到我嗎,現在怎麼又拿開了。」

燕俊板起臉,隱隱含著委屈,「我哪捨得,你不截住我都不會真的碰到你的。」

「真碰到也沒事,我沒那麼脆弱。」葉靈拿過冰杯吃了起來。

燕俊也知道,但是知道沒事是一回事,會不會在意又是一回事。

「別貪口,多吃不好,喜歡的話我常給你做。」

葉靈實在煩了,一口水果冰堵住燕俊的口,看著燕俊被冰的直哈氣,自己吃一口,愉悅的半眯眼睛。

何琇盈在末世結束之後去開了一家花店,這是她和胡蕾的願望,現在她一個人做了,帶著胡蕾的那一份。

何琇盈偶爾會去看看葉靈小姐,但是每一次都被燕俊教授瞞著葉靈小姐趕走了。

也是那時候她才知道燕俊教授對葉靈小姐的佔有慾那麼強,雖然沒有遠離人群,但將葉靈小姐困在了一個只有他們的地方。

後來她知道了葉靈小姐對於燕俊教授所做的一切都是知道的,只是縱容著燕俊教授,那時她才明白燕俊教授和葉靈小姐。

看似平淡無奇,但是相互包容,相互的佔有慾,那時世間矢志不渝的敢情。

那時最為堅固,最甜的敢情。

這也導致她一直找不到男朋友,畢竟不是誰都可以像葉靈小姐和燕俊教授愛著對方那樣愛著別人。 葉靈接替的時候正是在一片迷霧中,周圍有隱隱綽綽的鬼影,還有詭異的嚎叫聲。

葉靈冷靜的原地盤膝坐下,這迷霧到時間了自然會消失,而且這是也好解決。

這是一個靈異的世界,女主和小夥伴一起去鄉下村子里旅遊,卻碰上了村子舉辦喪禮,那其實是在祭祀,對象是古時一個大將軍,也就是男主。

女主一行人晚上沒有聽村民的告誡出了門,被一片迷霧籠罩,進入了迷霧的都是祭品。

女主一行人害怕回去后一個月,再次進入了迷霧,準確說是夢中被拉入了迷霧,在迷霧中將軍認出了女主是他的愛人。

變換了夢境,兩人在夢中相遇,女主愛上了夢中的將軍,女主知道將軍不是人,但是敢情卻控制不住。

最後女主還是和將軍相愛,將軍也坦白了一切,聽了女主的話放了其他人,而且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祭品,只會將大惡之人做為祭品。

女主和將軍的事被天師發現了,兩人和天師鬥智斗勇之後在一起了,之後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但這只是原本的,是李妍雅傳來過來之前的發展。

李妍雅是一個小說愛好者,看小說入魔,平時總會認為自己是女主,在她熬夜看完一本靈異甜文之後穿越了。

李妍雅認出了女主,並且知道將軍根據女主手上的紅繩認出她來的,所以她根據劇情和女主一起去了那個村子。

偷換了女主手上的紅繩,在晚上的時候還鼓動人出門,由於紅繩的原因將軍並沒有扔出人,在李妍雅和女主中間糾結,也就沒有出現,最後祭品全部成功祭祀,除了李妍雅因為紅繩早就被停了祭祀。

但是當女主死後,將軍也人出了女主,知道了李妍雅換了女主的紅繩,將軍極怒之下去找李妍雅,李妍雅害怕之下將她是穿書者的事說了出來。

李妍雅因為女主的勸說保住了一條命,但是後半生因為將軍將陰氣打入體內過得卻並不好。

李妍雅也找過天師去對付將軍和女主,但是因為將軍和女主早就消失去過自己的生活了根本找不到。

真正有本事的天師都不會去找安分的鬼怪,而會去找的大多是半吊子或者神棍,根本找不到兩人。

李妍雅也只能孤苦一世。

這樣的結果也不錯,但是本來的隱藏結局卻是將軍在女主百年之後和女主一起入了輪迴,一世的考研之後將軍在地府成了鬼神,和女主一起在地府做神仙眷侶的鬼神。

但是因為李妍雅將軍和女主只能做孤魂野鬼,就算沒有天師敢惹,那也不如鬼神,太過厲害的鬼會被天道壓制,會受天雷之苦,但是鬼神卻不會。

女主希望讓將軍成為鬼神。

而現是祭品開始祭祀的第二天,還有五天所有人都會喪命。

徐毅本來隱於霧中在看穆含蕊,但是剛剛那一瞬間卻感覺人換了,而且穆含蕊這個名字開始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葉靈。

徐毅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必然是有人篡改,只是不知道誰的能力有這般,便是那諸天神佛都沒有這般的能力。

更讓徐毅介懷的是,這般替換之後他心中很是不好受,好似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無端生出一股子戾氣,想要將面前之人撕碎,將原先那人換回來。

但是理智卻讓他不能這麼做,能有這般改換人記憶的能力,必定不是什麼無能之輩。

葉靈知曉徐毅在暗中,卻默不作聲。

重生:蛇蠍毒後 「你是何人?」最終徐毅還是先出聲了,他扛不住心中的擔心。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葉靈。」葉靈睜開眼睛準確的找到徐毅的方向,「徐大將軍既然出聲了,何必再躲躲藏藏。」

徐毅愣了一下,又想到改換記憶之事,也就覺得沒什麼好驚訝的了。

迷霧中漸漸顯出一個身影,高大挺拔,氣勢如雲,一身黑色的鎧甲更是威風凜凜,散發著煞氣,細看那鎧甲並不是本來就是黑的,而是鮮血染就的。

「小姐是何人,為何要佔據這女子身軀。」雖然用語還算禮貌,但是如鷹般的眼神卻是凌厲非常。

葉靈淡笑不語,只是周圍的環境卻是在無聲之中改換,不再是迷霧一片,周圍綠竹流水,簡譜精美的竹屋屹立一旁一柄長槍靠在竹屋欄杆上,葉靈身前正好一個石桌,桌上紙墨筆硯,兩盞茶,一局棋,好一個清靜之處。

「你是如何……」然而徐毅見到這景象卻是大駭,為葉靈改換了他的幻境,更為這景象。

這景象他再熟悉不過,只是如今也陌生。

這正和他與妻子逍遙獨居時的住所一般無二,若非後來君王連發十二急詔,他不得不赴戰場,餘生怕是便如此與妻子恩愛相伴了。

只是可惜,四面楚歌,士族臣子為自身利益爭鬥不休,國君縱然才德兼備也無法在各國圍剿,臣子士族相鬥,對天子指令陰奉陽違,連軍需都沾染的環境下保住國家。

先王無能親信小人,只顧享樂,將國家折騰的千瘡百孔,太子雖然冒著大不韙,不顧名聲奪了權。

卻也是晚矣。

「此處到真是一處避世桃源,將軍與夫人當真是神仙眷侶。」葉靈站起來,看著四周真心的讚美。

葉靈淡笑,看向徐毅,「將軍可是懷戀?」

徐毅被勾起了回憶,但理智終究是站上風的,愈發的忌憚,氣勢如虹威嚴無比,「你究竟有何目的。」

「將軍勿怒,靈不過是送將軍一份禮物罷了。」葉靈手一揮,面前的景象換成了一家醫院的產房。

徐毅愈發不解,只覺得葉靈在玩弄他,只是怒意卻在葉靈的話中煙消雲散。

「這出生的嬰兒便是這身軀的原主人,亦是將軍夫人的轉世。」

徐毅看了兩眼嬰兒,心中覺得親近,便信了三分,卻依舊不敢全信。

葉靈看出了徐毅心中所想。

「靈與夫人做了個交易,夫人將此生身份讓與靈,去投胎,靈保將軍位列鬼神之位。」

「吾怎知你未騙吾!」 面對徐毅的質疑,葉靈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將軍信與不信與靈並無關係,若將軍信靈所言,便將這祭品放了,若不信,也不過是夫人所求失敗,那便是將軍與夫人之事。」

葉靈說完便消失了,這幻境也破滅了。

「主人何必對那徐毅如此禮待。」菱寧跳上一旁的桌子,很是不忿。

不過是一個鬼將軍而已,也沒甚麼特別的,還三番兩次的質疑主人,給主人臉色。

若非主人攔著,他必定要那不知好歹的鬼魂飛魄散。

葉靈好笑的摸了摸菱寧的頭,「你以為為什麼這個世界的女主只是死了,最後依舊達成了原發展中相守的結局。」

菱寧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雖然這將軍再發展中看起來沒什麼用,但是以前的那些女主因為偽女主而下場非常慘。

這一次雖然也死了,但是這可是靈異位面,本來的結局就是男女主在地府相守,這一次不一樣的也只是男主沒有成為鬼神,但焉知日後沒有再次成為鬼神的機會?

若是按照以往的發展,這男主怕是會直接認錯人,將偽女主當做他妻子,最後哪怕發現不是也會愛上偽女主。

「這將軍到真是情深,真是愛慘了他夫人。」難怪能得主人親寐。

葉靈拉開窗,現在還是黑夜,正是魑魅魍魎出沒的時候,而那本所謂的書中並沒有出現其他鬼魅。

一是因為描寫的格局小了,只是圍繞著穆含蕊和徐毅,二是因為徐毅身前身為將軍就因為軍人正氣和殺敵的煞氣讓鬼魅也害怕,如今成了鬼還是千年厲鬼,其他鬼魅自然更加不會近身了。

但是既然是有鬼的靈異世界怎麼可能只有一隻呢。

女主家附近可就有,只是那種無意識的遊魂,嚴格來說也不算是鬼,只是才去世沒入地府。

這個世界要比其他世界高級,照理說那個偽女主應該更加難搞嗎,但是因為徐毅給力,偽女主相當於廢了。

而葉靈現在只需要找到扶晏。

而扶晏……

嘖~

葉靈手低著太陽穴,他這一次的身份有點難弄,基本上是,如果不是她提前感知身份,感知方向,隨緣是碰不到的那種。

至於神魂危險提醒?

這一次的扶晏是絕對不會有危險的,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任何人鬼都不會去的地方。

但這樣才更危險,因為無人打擾就會一直沉睡,直至靈魂消耗殆盡。

「主人要去找嗎?」菱寧蹲在白雯雯的身邊,她剛剛和主人共享了信息。

扶晏這神輝宮之主做的可真慘,先是被輝夜弄入輪迴,世世悲慘,好不容易主人幫忙了吧,現在又明顯是有人藉助輝夜要讓扶晏死在輪迴中。

「去。」

話落白雯雯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窗邊。

菱寧:……

看來扶晏在主人心中的地位越來越高的,雖然說天命人這邊有徐毅,但是主人也不能就這樣不管直接離開吧。

但是面對任性又有能力的宿主,菱寧也是很無奈,只能跟上去。

在陰暗的走廊中,一個白衣女子泰然自若的走在其中,周圍隱隱可見的富麗裝飾都成為了背景。

只是這樣的美景若是有人見到了怕是欣賞不來,反而會直接逃命。

這裡是一處還未被發現,甚至未來都不會被發現的地下墓穴。

這墓穴是按照宮殿的規模建造的極為宏偉,只是墓穴的主人甚至是墓穴都未成在史書上出現過。

或許在野史上會有些微的記載,但也不過隻言片語,或許會有人對史書上的一段歷史有所疑惑,那其中似乎有一段空缺,但是關於空缺卻找不到任何的隻言片語的記載。

後人只能疑惑,夏朝是如何建立的,為何從有記載起就是極其繁榮,又為何第一任皇上並未被稱呼為始祖,猜測夏真正的開國並未記載,但是原因卻是真的無人知曉。

葉靈推開主卧的大門,這扇重達上萬斤的石門在她的手下恍若無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