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巢都世界相對來說比較封閉,焰還是從層的口中知曉這些消息的。

從帝國的宣傳手冊中,焰甚至看到有強大的靈能者能夠掐滅處于飛船航道上的恆星,這相當高階天堂一艘光輝級戰艦的威力了!

深淵主宰什麼實力焰不清楚,但是深淵的領主們,最多也就是這種實力罷了。

這個世界怎麼說呢,僅僅是帝國中不起眼的一個世界罷了,一個蜂巢型世界,相對於鑄造世界和農業世界,這個世界的優點僅僅是能夠提供眾多兵源。

噓,讓我獨享你的寵 這裡的人口早已超過了星球的承載極限,所以這裡的一切都是循環使用的。

「你今天拉出來的,就是你明天喝下去的。」

博斯搖晃著杯中的不明液體,他的夢想就是弄到足夠多的錢,然後買個身份,到塔頂生活,過上上層人的生活。

嘭!

下水道酒吧的門突然被撞開了,三個穿著的盔甲的人走了進來,地面都被沉重的鎧甲壓下去不少。

博斯臉色一變,他趕緊提醒焰離開。

這進來的一看就是來自上層的高端賞金獵人,在下層他們是最恐怖的殺手,不屬於巢都世界的鎧甲讓他們實力強橫。

強大的力量,無懼一般武器的攻擊!

手裡面的粗大的槍管被殺手敲的砰砰作響,他朝酒館內吼道:「注意了!你們這些可憐蟲,誰叫阿斯塔.笛蒙.諾維奇!站起來!」 焰放下酒杯,站了起來。

其實他不用站起來,整個酒館人的眼神都已經深深的出賣了他。

焰最近可是最出名的一個賞金獵人之一,為此他得罪了不少人。

焰自己的賞金也一路升高,已經高達100塊錢了。

無論是在巢都哪裡,這可都是一大筆錢了,足夠把各處的老鼠渣子們都引出來了。

「很好,你就是那個得罪那些大人的白痴是吧。」

殺手提著巨大的爆矢槍走了上來,他不想開槍,這個白嫩的小個子對他毫無威脅。

這一百塊是他掙過最好掙的錢。

「小子,把你手伸出來,我要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抓活的可是兩百塊,殺手覺得這一趟來的真心值。

周圍一片的人全部散開,整個酒館瞬間就沒什麼人了。

雖然在這裡的都是亡命徒,但是他們只有為了自己的時候才是亡命徒,別的時候都是膽小鬼。

就連博斯都趕緊走到一邊,手裡還拿著焰請他的那一杯蛇鼠酒。

這麼多人看著,正是表現的好時候。

焰還是站在那不動,只是看著加上盔甲兩米多高的殺手。

殺手不爽了,這傢伙竟然沒動靜!

他直接伸手朝焰抓了過來,強大的動力手臂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只要輕輕一捏,眼前的這個傢伙恐怕就會手骨粉碎。

在他就要抓到焰的一瞬間,焰猛地一個側身,拔出了腰間的手槍,抵住那殺手的手掌就是三槍。

三槍直接打斷了三根手指。

趁著殺手慘叫的間隙,焰把他手中的槍搶了過來,砰!爆矢槍近距離的威力全部釋放在了後面的一個殺手身上,他的盔甲瞬間凹陷下去,然後整個人在衝擊力之下往後倒了下去。

焰槍口一縮,頂在面前的殺手下巴上,又是兩槍,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間,一個殺手倒下,一個頭都被打爆了!

嘩啦!這一下整個酒館內的人都跑光了。

另外一個站著的殺手開槍了,焰躲在死掉的殺手後面,整個鎧甲被那個傢伙打得不停的抖動。

焰直接推著鎧甲往前沖,狠狠的撞在了那個正在開槍的殺手身上,然後又是幾槍,全部打在了那個傢伙的頭上。

焰雖然只是普通的身體,但是反應速度還有預判能力遠超這些使用盔甲的傢伙,此時,另外一個被打在地上的殺手剛準備爬起來,焰回頭就是一槍,透過頭部的電子眼打爆了他的狗頭。

槍聲停歇。

寵妻成癮:總裁你咋不上天 博斯在門后探出頭來,一臉不敢置信,「帝皇在上,我以為你完了。」

咚!一排數字在焰的眼前閃耀起來,「擊殺三名上層殺手,雖然只是落魄的三個傢伙,不過你出名了,上層的混蛋開始注意上你了,知名度加1點。」

又是一點知名度,現在已經有三點知名度了。

按照主神入侵萬界的經驗,只要在這個評價標準下,湊夠100點的知名度,就相當於在整個世界的某個行業極富盛名,同時在整個世界也是個比較出名的角色。

如果達到兩百點的話,相當於是某個行業的精神領袖了,同時在整個世界,也是屬於知名人物。

知名度在往上升的話,那就是屬於神靈的領域,得歸入信仰的範疇了。

方舟世界。

焰拿出通訊戒指,他已經開始安排人手回到深淵了。

在那裡,他會獲得更多的消息,而不是每次都要詢問莉雅等人。

況且她們最近很忙,沒有太多的時間和焰閑聊。

血精靈的修鍊可比焰苦得多,應該講所有的惡魔修鍊都比焰苦,焰基本不用修鍊,血脈感應、磨鍊精神力,焰全都不用,他只需要專心的傳播真名就行了。

別說謊了,娘娘 讓自己的真名融入世界的歷史中,在時間長河中烙印下自己的痕迹,讓真名成為世界的一部分。

門捷列夫最近也很忙,因為極其善於研究,他已經被歸入了一個研究小組,那裡的成員甚至獲得了前往黑暗大圖書館的資格,限於每月一次。

黯月還有蓮就更忙了,每天都有無數的怪物等著他們進行奴役控制。

最近深淵戰事吃緊,和仙界的戰鬥越發的擴大,已經波及了超過一萬個的大小世界,每一處世界,都有數以億計的惡魔在那裡和仙族爭奪世界的控制權。

這場戰爭正在失控,誰都看得出來。

已經有數個世界徹底的毀滅了。

其中大部分都是被高階天堂的光輝級戰艦轟碎的。

因為高階天堂的人口處於弱勢,他們最強大的是虛空戰艦,給仙族逼迫得不得已的時候,高階天堂終於痛下殺手,無數的生靈死於他們信仰的神靈之手。

高階天堂的做法開了一個很不好的頭。

三方都開始使用恐怖的武器了,一個個的世界被打爆,戰爭從一開始爭奪資源的性質慢慢演變成了你死我活的漫長血戰。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三方的體量都足夠龐大,焰估摸著,這場波及兩個大型世界群落的戰爭起碼要持續上萬年。

世界太大了,只要三方不妥協,這場戰鬥可以貫穿許多惡魔的一生。

焰安心的收起戒指,隨著戰爭的全面進行,深淵魔龍一族估計也不會有太多的功夫來尋找他了。

深淵魔族是深淵軍團的重要戰力,他們龐大的體型甚至可以在虛空中和戰艦作戰而不落下風,是除了浮空城之外的重要虛空機動力量。

放下方舟上的事情,焰控制著分身,開始繼續在巢都活動。

「看看誰來了,風頭最盛的賞金小子,阿斯塔。」

「嘿兄弟,你的戰鬥視頻我看了,可真不賴。」

焰一走進賞金工會的任務大廳,就有人認出了他。

眾人紛紛投來敬畏的目光,幾個光著膀子的傢伙趕緊讓出位置,讓焰坐下來。

焰點頭和眾多賞金獵人打了招呼,然後靠在沙發上,等著排號領任務。

焰眼神掃過,對面牆上甚至還有他的通緝令沒來得及撕掉。

不過這已經沒關係了,能幹掉上層貴族派來的殺手,焰已經是一個優秀的賞金獵人了,沒有人敢正面和焰對著干。

也有很多看著焰不爽的賞金獵人,尤其是剛才被眾人圍著的一個光頭,他的臉部一半都是金屬,他是改造人,人稱狂暴者諾森。

諾森站起來,走到焰的面前,然後拍了拍坐在焰邊上的一個傢伙,那傢伙嚇得趕緊起身讓出座位。 諾森往焰的邊上一坐,一隻手不客氣的搭在了焰的肩上。

周圍上來和焰攀談的各種賞金獵人還有老鼠趕緊識趣的全部走開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很明顯,諾森就是來找茬的。

尤其是老鼠們,走得最快。

他們是依靠買賣情報為生的人,對於誰能惹,誰不能惹,他們比誰都清楚。

焰雖然厲害,但是諾森的無腦殘暴更加可怕,說不定一個不爽,就被這傢伙用改成了鑽頭的右手鑽幾個血洞出來。

焰瞄了他一眼諾森,伸手從口袋裡面掏出來一根煙遞給了諾森,「前輩,來一根?」

諾森生硬的笑了笑,他接過煙,張開一口鋼牙,「小子,你很識趣。」

焰的反應和諾森預料的不同。

不過這也更加佐證了他的猜測,焰絕對不是這個人渣之地的人,這裡的人不會這樣應對挑恤。

看到一場衝突化於無形,場面頓時又和諧起來。

所有人又聚集了過來,同時他們暗中不免鄙視焰。

還以為多硬氣呢,沒想到也是一個軟骨頭。

真不知道他的那些戰績是怎麼傳播開來的。

諾森點著煙,叼在嘴裡面,眼中泛起嘲諷的神色,今天他一定要試試這個小獵人。

「阿斯塔是么?說吧,你是在哪裡接受的神經改造手術,是哈克還是基克烈那裡,或者是那個便宜的小作坊?」

諾森自己就是改造人,所以他很清楚這一行。

他看過焰作戰的視頻,那動作,說真的,要說沒有改造過神經系統的話,他是不會信的。

再出色的戰士也不可能有那麼快的反應速度,除非他是傳說中阿斯塔特修會的星際戰士。

而這是不可能的,那些大人物就連巢都世界的總督也見不到。

聽到諾森的話,所有獵人都恍然大悟,他們的眼中泛起鄙夷的神色。

難怪,原來是改造人!

居然還弄得那麼隱蔽,生怕大家知道一樣,真是虛偽。

因為知道焰的底細,諾森一點都不慌,他要好好的戲弄這個傢伙,直到他聲名狼藉的滾出獵人公會。

當然,光是看焰不爽的話,諾森還不至於找焰麻煩,而是焰來路很奇怪。

諾森作為一個德拉奎家族的手下潛伏在下層已經多年了,他表面兇狠,實際上心思細膩。

他敏銳的察覺到,焰是另外一個家族派來的。

不管是哪個家族,這裡都是他的地盤,對方想要來,他就要露出獠牙。

諾森吸了口煙,「你哪來的錢?改造手術需要一大筆錢,該不會是哪個家族派下來的狗腿子吧?」

這話一出,整個大廳頓時安靜下來。

這可是賞金工會為數不多的嚴肅指控了。

要知道,賞金獵人作為上層的狗腿子,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雖然大家基本上都這麼干,但是擺在名面上的人都被弄死了,沒死也會被眾人排斥。

焰一直等著諾森說出他的目的呢。

原來是這個!

看來諾森自己就是某個家族的狗腿子,這急著護地盤呢。

這種時候,什麼解釋都是徒勞的。

只有一種東西能夠解釋清楚,並且讓所有人信服。

焰猛的一拳搗在諾森的鐵皮臉上,這突然的一擊把周圍的人都嚇壞了,眾人趕緊走開,狂暴者諾森可不是開玩笑的。

一聲爆吼從諾森的口中發出,他直接站起來,右手的電鑽瘋狂的旋轉起來,發出恐怖的咆哮聲。

他要撕碎這個不知好歹的小獵人。

諾森的要害部位都加裝了鎧甲,一般人根本對他不能造成傷害。

但是焰不同,焰大惡魔的靈魂洞察弱點的能力是驚人的。

焰拔出手槍,啪啪的兩槍,直接打在了諾森的臉上。

火花四濺之中,一些電路直接被震蕩起來。

諾森憤怒的張開嘴巴狂吼起來,他的視力一片模糊,視覺電路似乎被震蕩到了!

手臂粗的電鑽胡亂揮舞,焰隨意的避過電鑽,直接把槍塞進了諾森的嘴巴裡面,嘭嘭嘭的三槍,諾森右手的電鑽緩緩的停了下來。

焰一鬆手,諾森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沒了反應。

獵人們驚呆了,諾森這個久負盛名的老獵手就這樣直接死在了一個新來的獵人手裡面!

雖然這個新獵人是高手,但是這事情也太突然了。

一個機械改造人就這樣被一把手槍干趴下了,眾多獵人一時之間難以置信。

改造的威力能有這麼大?

雖然獵人們還是很鄙視焰,但是已經把這種情緒深深的藏了起來,這是一個比諾森還要危險的傢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