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什麼情況啊?」

「這儲物戒指怎麼認不了主,是我師尊還沒死嗎?」

陳玄北一臉懵逼。

「五百萬塊下品靈石,到底能不能拿出來啊?要是拿不出來,就滾一邊去,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葉雲端踮著腳尖,叫罵道。

「我……現在就回去取。」

陳玄北死撐,都恨不得找個地縫,立馬鑽進去。

「小王爺囊中羞澀,拿不出錢來。現在該我們流雲宗獻聘禮了。」

葉雲端緩緩走上前去,一揮手,便將兩具碩大無比的妖獸屍骸,放在了厄難師太面前。

「這是兩具妖王屍骨!」

「你們都看清楚了,這是中級妖王的屍骨,堪比武極境中期!」

「我的天吶,這兩具妖王骸骨,少說也能賣一千萬吧!」

「遠遠不止。」

「那隻妖熊生前的修為,應該已經逼近武極境後期了。光這一具骸骨,就能賣到一千五百萬以上!」

全場一片沸騰了! 君璟墨說完后,見幾人面面相覷的模樣,便再開口,

「最重要的是,之前你們與血靈王戰鬥的時候,體內早已經有血靈王攻擊時留下的煞力,若是不及時進入血煉池中借著這些靈液清除煞氣,恢復傷勢,將來必定會留下隱患。」

「眼下或許看不出來,可等到你們踏入破虛境突破壁壘屏障時,那些煞氣反噬之下。」

「輕則讓你們止步不前,從此無緣破虛,重則能直接在你們突破之時要了你們的性命,所以無論你們願不願意,都必須進入這血煉池中。」

換句話說,就算他們再擔心害怕,這血煉池不泡也得泡。

幾人聽到君璟墨的話后,幾乎第一時間朝著自己體內看去,乍一看之下沒有任何異常,可是有了君璟墨的提點,他們便再次仔細檢查。

這一次便察覺到留在體內,那些依附在經脈骨骼之上,薄薄的一層血霧,還有在氣海靈璧之上,不留意時根本就察覺不到的一團煞氣。

幾人察覺到體內藏著的東西之後,臉上神色都是極為精彩。

他們原本以為殺了厄慕和厄鉞兩兄弟,除了這血靈王后便能安枕無憂,可沒想到那兩隻血靈王死前還給他們留下這麼一份「厚禮」。

他們抬頭看向君璟墨那邊,見他已經把姜雲卿放入了血煉池中,而血煉池裡的那些血色靈液不斷朝著她身遭彙集,能量吸收之下竟是在她身側形成了小小的漩渦。

幾人都是很清楚的看到,姜雲卿浸泡在那些血色液體之中后,身體里原本衝撞的血煞之力竟然離奇的緩和了下來,連帶著被崩裂開來的肌膚,也開始吸收著血煉池中的能量,停止了碎裂。

宗瑞感應了一下體內的傷勢,咬了咬牙沉聲道:「璟墨說道對,不管怎麼說,這血煉池不進也得進,就算是為著熬過三日之期也得進去再說。」

「璟墨總不會害我們!」

其他幾人聞言也都是遲疑了片刻,便直接點頭。

君璟墨如果真想害他們,沒必要這般麻煩,以他的戰力之前只要直接帶著姜雲卿離開,放任他們便能讓厄鉞弄死了他們,何必費心力殺了厄鉞之後,又跟他們解釋了一堆,再來最後一步傷他們。

更何況姜雲卿的為人他們也清楚,能與她成為夫妻,甚至之前一直被宗瑞他們誇讚之人,想必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察覺到了身上的確如君璟墨所說,有一股隱藏在筋脈之中十分隱蔽的煞力,那些煞力附著在他們體內,根本無法驅逐,而且周圍的空氣不斷擠壓之下,也像極了血武之界察覺了他們的存在,開始排斥他們。

他們好不容易才從那兩隻血靈王手中活了下來,想要安然走過這試練塔五層,這血煉池就非進不可。

哪怕再危險也總好過喪命吧?

幾人本也就是天之驕子,心性遠比旁人堅毅,既下了決定,便都不再遲疑,跟在宗瑞身後直接踏入了血煉池中。 「葉公子,前段時間,鎮魔山脈裡面出現了一個吸血妖王,被它殘殺的妖獸和武者,死相跟你拿出來的這兩具骸骨十分相似。」

「這就讓我不得不懷疑了。」

「你跟吸血妖王,是不是有什麼聯繫啊?」

傅江話音未落,便引起了一片熱議。

「我看著也像。」

「就是吸血妖王乾的!」

「難怪葉雲端這小子財大氣粗,原來是找了一個妖王做靠山!」

「……」

「我跟吸血妖王認識,而且特別熟,因為吸血妖王就是我。」

葉雲端說了真話。

但眾人卻反倒不信了。

只有厄難師太和白依依,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葉公子,你不認識吸血妖王,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因為我跟金會長曾經仔細的研究過,發現那所謂的吸血妖王,很可能是邪神教的餘孽!」

傅江看著葉雲端,冷冷一笑。

胭脂扣 「沒錯。」

「我和傅會長一致認為,這吞噬精血的邪功,十有八九是《萬魔天功》的變種!」

在這個時候,金萬年也站了出來。

「邪神教若是復甦,北斗國必將塗炭。還請在場的諸位,都盡上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雙簧戲再次上演。

葉雲端是不得不服氣。

人才啊!

金萬年和傅江這兩個人,只要找到一絲機會,立馬就能搞出一場極具煽動性的演講。

「為蒼生!」

「為北斗!」

「尋找祭壇,摧毀邪神教!」

「……」

誰都沒有想到,在這個群情激奮的節骨眼兒上,金萬年竟然「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厄難師太的面前。

「金會長,您這是……」

「田副掌門已死,在場的諸位,只有師太您是武極境強者,懇請師太,陪我等深入邪巢,救救北斗吧!」

金萬年聲淚俱下。

「懇請師太,陪我等深入邪巢,救救北斗吧。」

傅江猶豫了一下,也跪在了金萬年的旁邊。沒想到還起了連帶反應,圍觀的人群「呼啦啦」跪倒了一片,少說也有五分之一。

「救救北斗吧。」

「救救北斗吧。」

如果,這都不是愛 「救救北斗……」

眾人的懇求如山呼海嘯一般,就連一向心如堅石的厄難師太,在此刻都不禁流下了激動的眼淚。

「好!」

「為蒼生,為北斗!」

「貧尼我今天就算豁出性命,也要……」

厄難師太正準備慷慨陳詞,結果卻被葉雲端的一聲咳嗽,給打斷了。

其表情一僵,然後便開始劇烈的咳嗽。

「貧尼……咳咳……」

「我……」

「為蒼生!」

「噗!」

厄難師太的聲音,在喊到最高處的時候戛然而止,狂噴一口鮮血,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師尊!」

白依依沖了上去,將厄難師太抱在懷裡。陳浩飛等流雲弟子,則圍在旁邊。四周幾百雙眼睛,都目光咄咄的看著厄難師太。

「師太!」

「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我還能堅持,我要跟你們一起……」

厄難師太氣若遊絲,虛弱到了極點。

「師太好樣的,你都已經重傷至此,還心繫蒼生,真乃我輩之楷模啊!」

「師太,您還是安心養病吧。」

「心意到了就好,蒼生有我們呢,保重!」

「……」

在這個世界上,在哪都有傻子,但也不缺聰明人。

這老尼姑,演的一手好戲啊。

葉雲端這小子不簡單,他一咳嗽,厄難師太立馬就慫了!

怕死,還想要臉。這老妖婆子,是註定要貽笑大方了……

葉雲端笑吟吟的走上前來。

「師太,你的傷勢不能耽誤。」

「我看不如這樣吧,你和白師姐就先到我們流雲宗做客,等把傷勢調理好了,再返回南海劍派。」

「正好也可以趁著這段時間,跟我師尊商討一下,白師姐和我大師兄的婚事,以及兩宗合併的細節。」

「葉師侄說的極對,貧尼這就帶著依依,去流雲宗療傷。」

厄難師太一臉的苦笑。

其話音未落,圍觀的人瞬間就沸騰了起來。

「兩宗合併,這是什麼情況啊?」

「流雲宗和南海劍派,以後要合為一家,那以誰為主,以誰為輔啊?」

「北斗七宗,變成六宗,這可是一件震動北斗的大事。不行,我得馬上返回宗門彙報!」

「……」

「師太,既然大家都很好奇,那你就跟他們說說吧,這兩宗合併,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雲端態度倨傲,對厄難師太更是沒有半點尊重的意思。

「我們南海劍派,準備以一峰分支的形式,整體併入流雲宗。但這也只是貧尼的個人想法,具體如何實施,還得看綾宗主的意思。」

厄難師太說出這番話后,連眼神都黯淡了下來。

「師太,這是為什麼啊?」

「流雲宗在北斗七宗裡面排名第六。你們南海劍派就算難以為繼,也應該找一個強大的宗門加入啊!」

重生之毒妃當道 「我可聽說了,排名第二的凌霄劍派,還有排名第三的神都武府,還有排名第四的莫王山,都曾向你們南海劍派拋出過橄欖枝,師太你為什麼單單就選擇了流雲宗!」

「……」

蠢笨的人,此刻都在追問厄難師太。至於那些聰明人,則全都意味深長的,審視著葉雲端。

「大家都讓一讓。」

「厄難師太有傷在身,不能操勞。你們要有什麼想問的問題,可以改日到流雲宗登門拜訪。我們現在要護送師太離開,返回宗門了。」

葉雲端走上前來,驅散人群。

陳浩飛他們則做了一個擔架,把厄難師太給抬了起來。

「依依,你快去把那兩具妖獸骸骨收起來,別……忘記拿了。」

厄難師太躺在擔架上,十分虛弱的說道。

嫡女策:妃臨天下 「噢。」

不是厄難師太財迷。

南海劍派已經名存實亡,這兩具骸骨,是她最後的指望!

「師太。」

金萬年走上前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