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位公子,可否讓老夫先看看她?」

南宮岳說完之後,北冥夜便起身站了起來,帶頭向著卧房走去。

而身後的南宮岳跟著東仁看到北冥夜的動作,趕緊緊跟著向卧房走去。

只見離夜躺在床上,呼吸勻稱的像一個沉睡不醒的人,根本看不出來是重了毒!

「多久了?」東仁看著床上的小人,終是心疼的不得了。

同樣的南宮岳,走到床榻前,伸手握起離夜那隻本就蒼白無力的小手,暗嘆一聲,卻也不知道面紗下,那張臉到底有多麼的傷心。

「夜哥,夜哥,夜哥………」南宮岳再次喊到。

北冥夜走上前,伸手扶起了南宮岳。

「南宮爺爺可是聽誰說的離夜中了毒?」

剛剛起身的南宮岳一愣,隨即露出一抹淡然!

「她三日沒有回家,我便去了樂意坊,然後萬老闆也說夜哥有幾日沒有回去上班!。」

「於是你就想到了我?」北冥夜不敢相信的看著南宮岳,總覺得這裡面還有一些東西看不明白……

「啊~是!昨天晚上東仁告訴我的!」

一會兒是萬賭,一會兒說自己聽到東仁的話了,北冥夜聽著南宮岳的話,使得自己更加的堅定,南宮岳這個人太過不一般。

「出去吧!」

北冥夜說完之後,第一個走出了卧房。

隨後南宮岳跟著東仁也從卧室走了出來。

「那個南宮岳爺爺,還有諸葛小軍爺,離夜的情況兩位剛才也看到了,不知兩位有何意見。」

此時的北冥夜完全像是一個剛剛迎娶新媳婦兒的新姑爺。

因為自己新婚妻子的事情徵求自己岳丈家人都認可。

南宮岳跟著東仁兩個人聽聞北冥夜的話之後相互看了一眼,隨即搖了搖頭。

「這幾天就讓夜哥先住在這裡吧,至於解毒的方法,我回去之後也找找看!」

東仁說完之後,看向了自己的爺爺,發現南宮岳沒有反對,便做下了這個決定。 南宮岳與東仁走後,北冥夜便起身又回到了離夜的床榻前。

只見床上的小人呼吸順暢,卻也不知道為何就是昏迷不醒,而且手臂上的膚色不是青紫反而變得滲白透亮。

發現離夜的不同,北冥夜一時有些心緊。

鬥氣俏冤家:pk冷血總裁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丫頭會自己驅毒?」

北冥夜喃喃自語,卻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反應。

伸手打開蓋在離夜身上的被子,北冥夜一時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隨即便又蓋上了離夜身上的棉被。

這時候房門被汐月輕輕打開。

「王爺,桑少主、佟祿找王爺有事要商議!」

北冥夜聽聞之後,抬腳向著門口走去,不想走到汐月身旁又停了下來,回頭看了眼卧房裡的那張床榻。

「汐月,出門守著,不得任何人踏進這間卧房!」

「是,王爺!」

汐月雖然有所不得解,但還是按照自家王爺的吩咐退到了門外。

待到屋裡平靜下來之後,原本昏迷不醒的離夜,突然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只是一霎那,又昏迷了過去。

北冥夜來到客房,桑白跟著佟祿兩人一臉的憂色。

「夜,你來了!」桑白說著便領著北冥夜向卧房走去。

「發生了何事?連翹呢?」北冥夜走在前,桑白佟祿走在後側,三人走進了卧房。

此時的卧房裡面,連翹趴在窗前,一臉的茫然還有幾許的怕意。

「連翹,連翹……」

北冥夜走上前輕聲喚起連翹,不想連翹只是抬頭看了眼北冥夜變便又垂下了眼眸。

看看身後的桑白、佟祿,北冥夜想要知道連翹到底發生了什麼。

桑白收到眼神,越過北冥夜,伸手去掀蝶煙身上的棉被。

「不要啊!」不想手指剛剛拿起棉被,連翹便大喊一聲。

接著在桑白掀起的棉被下,掉出一條毛絨絨的尾巴!

尾巴大概有一條隔壁粗細大小,上面全是白色的絨毛,特別的好看,但也特別的下人。

北冥夜臉色先是一驚,緊接著便微微蹙起了眉目。

「蝶煙是條靈狐,我聽你父親說過,她是鳳璃國的族人!」

「鳳璃國?」連翹聽到這三個字,先是大吃一驚,接著眼眸變得木然。

「原來我的娘親真的是一隻狐狸,原來爹爹被壓在仙樂閣都是娘親害的!」

連翹想到往日里聽到別人私下討論葯仙的事情,不知道該日和面對自己的娘親。

「榮王殿下,我爹爹如今被神將大人鎮壓在仙樂閣的桃花陣,是不是都是我娘的錯!」

連翹說出這些話,著實讓北冥夜、桑白有些招架不住。

畢竟當年之事,他們兩個不是知道的太多。

「連翹,師兄我也只不過年長你三歲!」

桑白一句話,似的連翹更加的難過。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娘親,可為什麼又讓他知道自己的娘親是個罪人。

北冥夜看了眼蝶煙,緩步上前,握起了連翹的小手。

「連翹,蝶煙娘親對你怎麼樣?」

「很好!」

「那就是了,你要相信自己的娘親,你看看,你爹地並沒有恨你娘親,反而還喜愛的緊,要不然也不會讓你師傅收留你們一直住在岫絡谷的桃園!」 連翹聽聞北冥夜的話,在心裡衡量一番,最終還是趴到了蝶煙的床前。

狼性少將請接招 白胖的小手顫顫巍巍的抬起蝶煙的素手,緊緊握在一起。

「娘親,你快醒醒,娘親,你真開眼睛看看連翹,娘親……」

雖說連翹已經年歲十五,但是他的生長發育的停留還是多少有些跟十五歲搭不上邊。

看到蝶煙昏迷不醒,趴在蝶煙的床前不停的哭訴,希望自己的娘親快點醒過來。

桑白看到連翹如此模樣,心裡跟著一緊,甚是疼惜,上前抱住了連翹。

「連翹,沒事的,剛才你親自給蝶煙姨娘施了金針,蝶煙姨娘身體便不會有什麼大礙,只是太過虛弱才會顯現露出原型,等到休息過後便會醒來。」

連翹附在桑白的懷裡,聽聞自己娘親沒有大礙,一顆懸浮不定的心,順勢安定了下來。

「獅昏,娘親她,她真的無大礙嗎?」

桑白點點頭,算是給了連翹一顆定心丸,使的連翹安靜了下來。

北冥夜看到連翹情緒穩定下來,換了桑白跟著佟祿走出了房門。

「可有什麼發現?」北冥夜問到。

佟祿聽聞主子的話,趕緊上前:「回主子,沒有,除了蝶煙媽媽,其它的別無發現!」

「那蝶煙媽媽身上的傷口是何所致,你可差出?」

佟祿聽聞,面色有些異常,但也不敢不說實話,看著自己的主子露出一副尷尬之色。

「回主子,表面看來像是被什麼東西劃破,實則不似表面看到的那般!」

「哦,那是什麼?」北冥夜眼眸微斜,犀利的眼神露出一抹清冷的目光。

「是被音力所傷,強大的音力震破傷了內臟!」

不等佟祿開口回答,站在一旁的桑白則道出了原委。

北冥夜聽聞桑白的話,目時大驚。

煉香堂的人是靠著制毒名聞大陸的,這音力?

北冥夜一時有點作難拿不準。

靠音力聞名的首屬仙樂閣,其次便是千悠門。

「佟祿,你可是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被點到名字的佟錄猛然一顫,緊著支支吾吾的哼唧起來。

「說!」

北冥夜發現佟祿的異常,出口呵令起來。

「是!主子!」佟祿雙手抱拳,躬身俯頭:「是千悠門!」語畢,一雙冷目看向佟祿。

「可是看清楚了?」北冥夜語氣冰冷的問到。

「回主子,蝶煙媽媽身上的傷執乍一看像是外力所傷,但是仔細查看便知道是音力所致,而且還是,還是……」

「是什麼?」北冥夜看到佟祿欲言又止,語氣跟著便沒有了耐心:「佟祿,現如今我跟千悠門早已經沒有了關係,你還有什麼可以顧慮的!」

聽出自己主子的言外之意,佟祿的膽子也便大了起來,抬頭看了眼北冥夜,微微嘆息開口:「是陶塤!」

「佟祿,你可知道你再說些什麼?」

北冥夜面露驚疑之色,神情微顯恍惚。

陶塤?怎麼可是會是陶塤!要知道,當年自己的師傅千悠老人把他從毒門領回去的時候,只是教給他一人使用了陶塤。

紫色的眼眸瀲起目光,瞬時看向了遠處,散發著危險的信號。 竹園外的竹舍前,陷入一片寂靜。

桑白雖說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委,但是聽聞佟祿說到陶塤,還是出自千悠門,便知道不是好事。

畢竟北冥夜也從千悠門出來的,而且在千悠門這幾年只是學會了陶塤,其它的並無學習過。

「夜?」

北冥夜聽到桑白喚他,回首轉身看向了身後的桑白。

「我懷疑是師傅?」

「什麼?千悠老人? 團寵妹妹六歲半 他老人家不是已經仙逝了嗎?」

桑白就是想破腦袋,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到佟祿與北冥夜會懷疑到已經死去半年之餘的千悠老人身上。

「夜,千悠老人當時的病情還是我爹親自整治的,雖說當時我並不身邊,但是以我爹給我講述的話來看,千悠老人他,是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桑白的話不無道理,當時自己的師傅仙逝之時,他也緊跟在身旁伺候,倒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可是當下這事情並不能讓北冥夜看輕,當做沒有發生過。

「都先下去吧,只有等到蝶煙醒過來才能知道誰是真正的兇手!」

北冥夜說完,轉身去了主卧。

遞煙已經顯現了原型,怕是離夜也快了。

北冥夜走到主卧旁邊,看到汐月站在門口張望,隨即命汐月給院里的人準備一些吃食送過來。

苟縣令雖說是這個縣令府的主家,但也從來不管這竹園裡的事情。

因為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埋在川嵐國的探子,將來是死是活全靠著上面的一句話。

現如今這榮王爺這麼看重與他,他也只能抱緊這隻大腿,順著人心去辦事。

從府衙剛剛回來的苟縣令看到汐月向著廚房走去,隨即吩咐身後的邵總管跟了上去。

「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的,另外看看他們都在忙些什麼!」

邵總管聽到自家縣令的吩咐,馬上跟在汐月的腳後向著廚房走去。

「老爺,你回來了?」縣令夫人看到苟縣令站在院子當中發獃,趕緊遣退身後的丫鬟,上前查看。

被喚名的苟縣令一時回神,看到自己的夫人,會意笑了一笑。

「夫人今日怎麼有空當出來迎接為夫回府啊?」

苟縣令面帶微笑,扶起夫人的后腰,二人便一向著正廳走去。

「老爺,家裡又來人了!」

原本面色和煦的苟縣令在聽到自己夫人的這句話時,腳下的步子稍稍挫了一下。

隨即挽著夫人快步向著正廳後面的東廂走去。

「夫人,可還有其他人看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