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因為藤蔓的攻擊被魔法護盾擋住,它很快揮舞著骨杖,召喚出幾團灰白火焰。火焰輕飄飄地飛過去,落在魔法護盾之上,很快就開始瘋狂吞噬構成護盾的各種元素,將它們焚燒至虛無。

本傑明雖然在來的時候,已經聽幾個法師們描述過這種場景,不過現在親眼見到,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可以毀滅元素……對應到元素位面,那不是等於在屠殺高維度生物嗎?

「那團火焰的成分你能分析出來嗎?」他在心中問道。

「太複雜了,有很多未知的能量,還有……之前你們在亡靈殘骸中提取出來的那種東西,很可怕,我的直覺告訴我千萬不要靠近那東西。」

本傑明摸了摸下巴。

又是本能的恐懼嗎……

法師們見灰白火焰再次黏上來,連忙撤銷魔法,然後帶著邁爾斯躲開了火焰的攻擊。他們沒有盲目地向巫妖發起反擊,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擁有的手段已經奈何不了那隻詭異的亡靈生物。

他們只能一邊躲避,一邊把目光投向本傑明。

本傑明也沒有輕舉妄動。

他匆匆趕到這裡,和幾個法師會合,然後前來營救邁爾斯,這個過程中他還是了解不少關於這隻亡靈的信息。不怕任何魔法,甚至能將元素化作自己的力量……這意味在它面前,本傑明也不一定能討到多少好處。

不能貿然攻擊,搞不好反而弄巧成拙。

他想找到巫妖的弱點。

轟!轟!轟!

忽然幾聲巨響傳來,觀察中的本傑明也不由得皺了皺眉。白骨堆積的地面忽然裂開,更多的腐敗藤蔓竄出來,朝著邁爾斯涌去。與此同時,巫妖的身邊幽光一閃,忽然多出了另外好幾個身影。

法師們見狀,頓時露出更加嚴峻的神情。

「……是林子里那另外幾個,它們現在也趕過來了。」男法師倒吸一口涼氣,低聲說道。 本傑明皺了皺眉。

只見前方,三隻巫妖並肩而立,手裡握著類似的骨杖。每隻身體的腐爛程度各不相同,但是那股濃郁的死亡氣息匯聚在一起,讓在場每一位法師都感覺極不舒服。

「這下子好玩了……」就連繫統都開口,有點獃滯地說道。

那一刻,藤蔓的密集度瞬間增加了三倍,鋪天蓋地地散開,猶如一張密不透風的漁網。邁爾斯的閃躲難度瞬間暴增,幾位法師不得不從旁出手,召喚出一片黑色的影刃對藤蔓進行切割,才為他爭取出更多的閃避空間。

只是,戰局依然在惡化。

「不然我們還是撤吧。」男法師猶豫間開口道,「那些亡靈一點都不怕魔法,這要怎麼打?恐怕就連院長也奈何不了它們……」

其他法師雖然沒有開口,但從神情就能看得出來,他們也是贊同撤退的。

然而,就在幾位法師逐漸心生退意的時候,他們卻忽然看見,本傑明伸出右手,攤開掌心,手中一道微光閃過。緊接著,一隻藍色半透明的未知生物便從他的手心飛了出來。

幾人都有些愣神。

「那是什麼?」

從他們精神力感應到的結果來看,那隻小巧的人形生物並不是單純的魔法造物,而是……某種具備獨立生命的存在。一股莫名的威懾力從它身上散發出來,讓每個法師不約而同地感覺到一陣心悸。

他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他們隱隱越覺得,那個靈活翻飛的身影中,似乎藏著某種讓他們不得不敬畏的力量。

「院長大人又研究出新的魔法嗎?」男法師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能望著那個藍色的未知生物,下意識感嘆。

不過,他很快注意到,那幾隻亡靈的注意力也隨之發生了轉移。

三顆並肩而立地骷髏頭,在藍色生物出現沒多久的時候,忽然咔嚓一聲,齊刷刷地轉向了本傑明的方向。它們眼眶之中燃燒著的靈魂之火,也不再死死地對準邁爾斯,而是上下飄動,似乎已經將那隻飛來飛去的藍色生物鎖定了下來。

亡靈們還什麼都沒有做,男法師就感覺附近的氣氛一變。

——它們好像忽然變得緊張了起來。

也因此,法師們心中的愕然變得更濃了。院長剛剛弄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連這麼無敵的亡靈生物都要鄭重以待?

邁爾斯也忽然停在一側的樹榦上,露出疑惑的神情。瘋狂追逐他的藤蔓不知怎麼全都停了下來,而他心中那股沉重的壓迫感,也伴隨著亡靈移開它們注意力而漸漸消退。

他抬起頭,望向本傑明召喚出的神秘生物。

不知道為什麼,邁爾斯莫名生出一股敵意來,好像內心深處有一部分對於那個生物有一種本能的厭惡……甚至憎恨。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三隻亡靈率先動了起來。

只見它們收回漫天亂舞的藤蔓,揮動骨杖,死死地盯著飛舞的藍色生物。隨之,空氣中湧現出越來越多的灰白火焰,陰冷的氣息從他們身邊蔓延開來。

最後,火焰凝聚成一張巨大的鬼臉,張開大口,朝著本傑明撲了過去!

「院長大人……」

法師們都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他們卻看到本傑明只是皺了皺眉,不閃不躲。至於他所召喚出的那隻藍色生物,則是抬起手,忽然一道極細的藍色光線閃過,從火焰當中穿過去,直奔其中一隻亡靈。

嗖的一下,火焰鬼臉還沒碰到本傑明,藍色細絲就從那隻亡靈的眉心直接貫穿!

亡靈的身軀猛地抖了幾下。

法師們都愣住了。他們明顯可以感覺到,藍色細絲應該是由大量的水元素構成的,而元素……在面對這種智慧亡靈的時候應該一點破壞力都沒有才對。

「等等,那隻亡靈身上氣息又變強了!」

不過很快,他們又發現,被藍色細絲穿透的亡靈並沒有倒下,只是身子不停顫抖,身上的死氣反而有種暴增的趨向,彷彿將那一道藍色細絲中的水元素通通吸收了進去。

這一點,讓法師們心中燃起的希望又被撲滅了不少。

「還是被吃進去了嗎?」

本傑明見狀,沒有驚訝,反而點了點頭。他畫出一串字元,利用元素指令?防禦,暫時將火焰鬼臉擋在了自己身前。隨後,他朝著上方飛去,繞過鬼臉,直接飛往了三隻亡靈的位置所在。

水元素精靈緊緊跟在他身邊,像衛星一樣來回飛動。

三隻亡靈抬頭,凝視著本傑明,似乎也在疑惑他忽然靠近的舉動。

然而,也就是這時,他伸手畫了一枚非常簡短的三角字元。

水元素精靈瞬間興奮起來,振動翅膀,一頭撞進了符文之中。那一刻,符文像焰火一般綻放開來,消散在本傑明的身上。隨後,潮濕的感覺漫延開來,就連叢林中原本的沉沉死氣似乎都被瞬間壓制了下去。

本傑明開口,吐出一串古樸的音節。一道波動擴散開來,緊接著,在他身邊三十米的範圍內,忽然浮現出了無數枚三角符文,彷彿一片神秘恢弘的陣法。隱隱的水波蕩漾其中,看得法師們一愣一愣的。

「院長……又變得更強了。」

萊拉回過神來,忍不住驚嘆道。

只是,他們都感覺有些疑惑。本傑明的到底打算做什麼,使用這種手段,就能夠對付這三隻免疫魔法的亡靈了嗎?

在他們的注視下,三隻亡靈因為本傑明的靠近,直接進入了深海領域的範圍中。濃重的水波覆蓋在它們身上,那一刻,它們全都猛地顫抖了起來。

法師們可以感知到,數量大到可怕的水元素朝著亡靈身上涌去,一個勁地鑽進了它們腐爛的骨骼血肉之中。當然,這些元素最終都被一股詭異的力量分解,然後化作可怕的死氣,讓亡靈本身變得更加強大。

沒一會,三隻亡靈身邊都開始升騰起肉眼可見的灰氣了。

然而……

砰!

顫抖得最厲害的那隻亡靈,身軀忽然猛地爆開,化作一灘血污。骨頭碎片四處飛濺,被早有準備的本傑明用一圈水膜給擋了下來。

緊接著,就像是被啟動了什麼按鈕,另外兩隻的軀體也一個接一個炸開,猶如腐肉的禮花,異常慘烈,可怕的臭味在空氣中爆發出來。

法師們都被驚呆了,下意識地捂住鼻子,甚至有人當場嘔吐起來。

就連邁爾斯都愣在一旁,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這是……這是……」男法師的神情驚疑不定,呆了好久,猶豫著開口說,「院長這是……把它們給撐死了?」 本傑明又朝著滿地血污看了兩眼,確認三隻巫妖已經被徹底消滅,才收起深海領域,轉過頭,朝著幾個法師道:「把能用的材料收集起來,然後返回學院吧。」

幾個法師聞言,愣了愣。

「……現在就返回嗎?」

本傑明點了點頭。

撿個金主成個家 法師們見狀,自然沒有再反對。行囊里的食物和水還足夠繼續下去,但如果本傑明希望終止這次探索,他們也不會再說什麼。目前為止,他們的收穫已經相當豐厚了。

他們小心地走上前來,拿出他們特製的工具,把亡靈爆炸后的殘骸一點點收集起來。

邁爾斯卻忽然來到本傑明身邊,臉色不太好看。

「我們還可以接著探索下去,亡靈世界……這只是開了一個頭。」他壓低聲音道,「你難道不想知道更深處還有什麼東西?」

本傑明卻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朝著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轉頭,催促那邊的法師們行動得更快一點。

「那點骨頭碎片就沒必要帶上了,快,我們最好在十分鐘之內離開這個地方。」

「好、好的……」

幾個法師感覺有點奇怪,但他們沒有多問,而是加快了手下的動作。他們將三隻亡靈的頭骨儘可能收集起來,然後在小瓶子里儲存一些血液,便把所有東西帶上,跟本傑明一同飛到了空中。

「可以了,院長,我們走吧。」

本傑明點點頭,轉過身,剛準備要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也就是此刻,整片樹林里忽然升騰起了滾滾濃煙!滿地白骨猛地震顫起來,樹木的枝椏像發生了地震一樣地左搖右擺,轟隆隆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在場眾人都是一愣。

那一刻,就連停在本傑明肩頭的水元素精靈也俯下身子,發出尖銳的叫聲。

本傑明則是神情一凜:「麻煩了,居然沒躲過……」

「院長大人,這是怎麼回事?」男法師有些慌張地問道,「那三隻亡靈不是已經被消滅掉了嗎?到底發生了什麼?」

「因為這片叢林的地下還沉睡著更可怕的東西。」本傑明一邊警惕地望向四周,一邊道,「而我們剛剛的戰鬥,好像無意間吵醒了那個東西。」

他也是在開啟了深海領域之後才開始察覺到不對勁。

就在本傑明用水元素灌死巫妖的同時,他明顯感覺到了另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猛地朝著自己傳遞了過來。死氣、陰沉、怨恨……複雜的波動從地面之下傳出來,猶如一隻沉睡中被驚醒的海怪。

當時他就感覺到了不妙。

他在心中詢問系統,系統則告訴他,它有種很不妙的直覺。深海領域所蘊含的符文之力似乎驚動了什麼東西,他們最好趕緊離開這裡。

——這也就是為什麼本傑明一直催促他們動作快點的原因。

然而此刻,不管地下沉睡著什麼玩意,它顯然已經徹底醒了過來。黑煙之中蘊含著大量暗元素,以及和巫妖身上類似的死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他們用來。本傑明趕忙啟動了元素指令?防禦,形成一個巨大的半圓球體,將所有人保護在裡面。

於是,黑煙裹在元素結界上,發出呲呲的響聲,就像潑在人身上的硫酸一樣。

結界中的水元素被飛快地消耗著,被詭異的力量蒸發至虛無,如果不是本傑明一直往裡面補充新的水元素,可能它瞬間就破了。

在場的法師雖然沒一個擅長水魔法的,但也儘可能調動起自己的元素親和力,幫助本傑明進行防禦。

然而……

「啊——!」

一聲痛苦的慘叫,從他們身邊傳來。 木水的校園青春 所有人愕然地看過去,只見邁爾斯忽然雙手抱頭,蹲在地上,臉色慘白,露出極為痛苦的神情。

法師不敢靠近,只能在一邊問道:「你怎麼了?」

邁爾斯似乎已經完全聽不到他們的話,只是痛苦地抱著頭,無法發出出了慘叫之外的任何聲音。

「他的魔免力場忽然被激活,開始反噬自身。」系統則是道,「你們先別動他,這玩意對人類來說太危險了。」

「那該怎麼辦?」本傑明在心中問道。

「沒辦法,看他自己的意志了。」系統提醒道,「你們還是先對付外面來的那個傢伙吧,無論如何……我有一種非常不妙的直覺,你們不該來這裡的。」

本傑明聞言,又看了不停慘叫的邁爾斯幾眼,最後只能嘆了口氣,另外再召喚一個水泡將他保護進去,也不讓任何一個法師靠近他。

然後,他便努力朝著元素結界外的黑煙中感應而去。

「生者……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精神力剛一試探出去,本傑明便被嚇了一跳。只聽得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彷彿從深淵之中傳出來,緩緩傳進了他的腦海中。

本傑明朝周圍看去,似乎只有他聽到了這個聲音,別的法師還在忙著幫助維持結界,神色沒有異常。

鄉村小神醫 於是,他想了想,在心中說道:「我們也不打算久留,請你放我們離開。」

如果有交涉的可能,他不想與對方起正面衝突。亡靈世界對於魔法本來就存在著一定的剋制,光幾個巫妖就解決得那麼麻煩,現在又來了個不知道厲害多少倍的,硬拼怕是會把自己搞死。

他都有點後悔殺掉那三個巫妖了。

應該直接帶著人離開的,亡靈世界的危險程度,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可怕。

「你……是誰?為什麼身上有股令人厭惡的味道?」片刻后,那個聲音再次傳來,聽得本傑明也是心中一緊。

厭惡的味道?

「快把水元素精靈收起來!」系統忽然這麼喊道。

本傑明一個恍然,連忙透過精神聯繫,將莫名興奮的水元素精靈收回意識空間。而在他藏好水元素精靈的幾秒鐘后,那個聲音則是再次傳來。

「那股味道消失了……」

本傑明連忙在心中回道:「是的,可以請您放我們離開嗎?」

婚後鬥愛:腹黑嬌妻狠狠愛 「不行。」那個聲音卻又變得陰沉起來,「你們違背了規則,擅自闖入死者的世界,我不能放你們就這樣離開。」

本傑明心情再次沉到谷底。

「什麼規則?我們又不知情,不知者無罪,你不能因此就怪罪我們。」沒辦法,他只能一邊跟對方胡攪蠻纏起來,一邊在吩咐系統向外探測,尋找脫困的方法。

「規則就是規則。」那個聲音卻緩緩道,「幽魂裂谷將世界一分為二,一邊屬於生者,一邊屬於死者。擅自跨越生與死的界限,沒有人能夠逃脫規則的懲罰。」

本傑明馬上回道:「那你又是誰?你有什麼資格替規則執行懲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