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孫永福雖說是孫家的族長,且輩分極高,甚至比陸奇整整高了兩個輩分,但他還是躬身施了一禮,但陸奇只是平淡的點了點頭;

陸奇對這個孫家族長的印象極差,之前在大殿之內,此人三番五次的想要舅舅躺槍,對此陸奇非常的憤怒,他雖不知其中緣由,但也不願與之回禮。

這一幕,被老謀深算的孫永福發現,有些詫異,但他卻沒多想,可能是以為陸奇正在忙碌之中,並未在意這些俗禮。

接下來,陸奇走過去探查了躺在地上的眾人,發現大多都已沒了氣息,身故多時,便高聲道:「諸位,此地不可久留,我們趕緊離開這裡,等過一會,那個陽苑博便會前來圍剿我們,到那時,將會危矣!」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起身,快速的奔了出去,陸奇點驗了一番,活著的只有十幾個人之多,剩餘的要不已經身死,要不就是只剩下一口氣在,對此,陸奇也不可能一一施救,只能搖搖頭,沒在理會那些將死之人,暗自離開了牢房。

陸奇最後一個出來,發現眾人都在門口等他,而那卓曼青卻是深情的望著他,給他投來了感激的目光。

這一切,陸奇並未在意,而是望著眾人高聲道:「大家暫且跟著我前行,不可隨意走動,若是出了事故,陸某概不負責!」

聞言,眾修士皆是點點頭,並未有所異議,再說大家此刻已經精疲力盡,精血喪失大半,只有跟著陸奇才能活命,誰敢妄言?

而方娜此時望著陸奇,心道,『原來他說的全是真的,我的姐姐果然是被關押在此處,要不是他,以後我可能會和姐姐陰陽相隔。』

想到這裡,她對陸奇也甚為感激,不知如何用言語來表達,之前對待陸奇的冷漠態度完全轉變,化作一副小女人之狀。

之後,陸奇帶領著眾人,順著來時的路線向著地宮出口行去,由於人數眾多,路線略窄,只能分成縱隊,陸奇讓洪天在前開路,而他則是帶著陽平斷後。

眾人發現因為看不透傀儡洪天的修為,頓時覺得陸奇更加深不可測,這人不但手段極高,竟連隨從都是金丹期的修士,果然是厲害非常。

與此同時,那幾位老者慌忙走了過來,抱拳對著孫壯行禮。

至此,他們卻把孫永福給晾在一旁,並沒有理會,這讓孫永福內心極為惱怒,但是面上卻是並未顯現出來。

『突然冒出來一個大外甥,我這族長的地位堪憂啊,這該如何是好。』孫永福望著眾人都去與那孫壯套近乎,內心輕嘆一聲。

換做平時,孫永福哪裡受過這般冷落,如今卻是直接把他給繞了過去,全都去找孫壯,讓他嫉妒不已,漸漸地他的眼中升起一絲陰霾。

孫壯也是有些受寵若驚,一個個的與之攀談,雖然他知道這都是自己外甥陸奇的功勞,但也讓他喜悅不已,平日里被人使喚慣了,如今突然被這些家族族長恭敬施禮,他哪有不高興之理?

這一切全被細心觀察的陸奇看在眼裡,他暗暗心道,『不如這次就把舅舅扶持為孫家族長可好,也好讓我母親從此以後揚眉吐氣!』

想到這裡,他便開始了下一步的計劃,那就是在途中,設法讓那孫永福不明不白的死去,然後便讓這些在場的眾人擁護舅舅繼任族長,豈不是省去了很多麻煩?

若是任其回去的話,恐怕孫家會生出諸多變故,到那時,若是由我出手擊殺的話,也甚為不妥,這畢竟都是孫家的血脈,如何能夠大面積屠殺?

鳶尾琉璃之耽美情緣 陸奇一路上在默默地思索,不知道如何把這孫永福給滅殺,眾人看他低頭不語,也沒有前來打擾他。

而只有方娜離他最近,用玉手輕輕地觸碰了他一下,柔聲道:「那個……之前錯怪你了,對不起。」

「什麼?我沒聽清楚。」陸奇故意逗一逗她,誰讓她之前那麼傲慢呢?

「對不起!聽到沒有?」方娜聲音又大了些,說完,便把頭扭了過去。

「嗯,這次聽到了,你對不起我什麼?」陸奇笑呵呵的說道。

「明知故問,哼!」方娜有些不耐煩,冷哼一聲,便不再理會了。

突然,她似乎想起一事,便從儲物戒中拿出一隻傳音符,捏碎之後念念有詞,不多時,傳音符便化為飛灰,一縷青煙飄向了遠方……

「陸奇!」方娜叫道。

「幹什麼?沒看我正忙呢!」陸奇頭也沒回,喝道。

「我已經把這邊的情況告知了金蠶谷,不出半日,那邊將會知曉,並為你洗脫罪名,之後,你便少了一大部分敵人。」方娜默默地說道;她可能是覺得為了答謝陸奇,想要為陸奇做些事情。

「嗯,謝了。」陸奇毫不在意。

陸奇要不是為了戳穿陽苑博的奸計,他才不會怕這些所謂的修真同盟討伐,以他如今的手段,即便是元嬰期修士也奈何他不得,所以說,根本完全不懼,但方娜的一片好心,他也不能全然無視,心裡也有些感激此女。

方娜看到陸奇還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內心有些生氣,『算了,看在你救我姐姐的份上,就不與你計較了。』想到這裡她的內心稍微緩和了一些。

卓曼青看著陸奇和方娜兩人如同冤家一般,暗自搖搖頭,心道,『妹妹的性格如此剛烈,遇上陸奇也是直性子,兩人還真是針鋒相對。』

陸奇一行人順著地宮的小路緩緩地向前行進,很快的就出了地宮,到達台階處,而後眾人徐徐的走了出去。

此刻,地面上是一片空地,周圍是一排閣樓環繞,遠處還是一座座庭院,陸奇突然想起,還得釋放那些奴隸們,既然之前說過此話,要血洗丹陽族釋放奴隸,可這血洗之事,因為陽婷婷的這層關係,姑且就算了,但釋放奴隸一事,必須做到。

眾修士從那地宮出來之後,一個個如劫後餘生,不由得感嘆起來,特別是眾人望著天空高懸的烈日,雖然極為刺眼和炙熱,但卻是覺得舒服無比,如同再造一般。

陸奇望著眾人的激動表情,高聲道:「你們先在這裡休息片刻,我讓元嬰期傀儡在這裡保護你們,我出去辦些事情很快回來,在此期間,你們切記不可私自離開這片區域,若是誰不遵從,後果自負!」

眾人聽聞元嬰期傀儡,皆是心驚,『那是多高的存在啊,只有那四大宗門的宗主才有此修為,而如今這位年輕人竟然都能驅使,可見此人當真是神通廣大,』

之後又是一片震驚之色。

聽聞之後,眾人點點頭,一個個恭敬的盤膝坐下,特別是有這元嬰期的高手保護,沒人敢私自行動,因為此刻眾人並未脫離危險,他們都知道自己還身在丹陽族的腹地,隨時都有性命之危。

陸奇把陽平留在原地,便起身飛起,在空中向著庭院遁去,那些庭院他之前來過,記憶尤為深刻,所以便直奔目的地而去。

到達庭院上空之時,抬眼望去,發現院落之內竟然空無一人,於是他便降落下去,發現一個人影,正是那裡的監工管事。

監工看到一個人從天而降,便知是高手降臨,嚇得急忙向屋內逃離,可陸奇哪會給他逃命的機會,抬手一道土牆擋住了他的去路;

而後陸奇口中喝道:「這裡的奴隸們呢,都去哪了?」

那監工年約三十左右,其修為在築基初期,發現腳下竟然不能移動,趕緊顫顫兢兢的道:「回真人的話,奴隸們早在一個月前被族長遣散出去,早已離開多日。」

「這是為何?」陸奇喝道。

「這是族內的高層之事,小人身份低微,不可能知曉,」監工道。

「既然身份低微,那麼你可以去死了,留著也是浪費資源,」陸奇冷聲說道。

他也學會了院長司徒郝的那套理論,殺人從不眨眼,想不到這樣倒也爽快。

說完,他手中打出一顆火球,瞬間就把這位監工燒成了飛灰。

對於這種螻蟻之命,陸奇才不會有任何的仁慈之念,抬手就殺。

之後,他又去屋內尋找了一番,卻是空無一人,只能悻悻離去。

陸奇接下來尋了幾處院落,卻都和之前的一樣空無一人,甚至連監工都不曾在那,只發現了兩處院落有著一名監工看守,他便即刻出手滅殺,對於那些窮凶極惡的監工,他甚為痛恨,絕不留下活口。

這一切他大約用了一炷香的時間,便全部忙完,之後他極速的飛了回去,看到眾人還在原地盤坐,並未有一人離開。

眾人看著他降落下來,便全部起身相迎,滿臉的恭敬之色,唯有孫永福一人並未起身,似乎還有懷恨之意,

這一切被陸奇看在眼中,有些微怒,『媽的,老子救了你,你還是這般態度,不就因為你的侄子孫壯高你一等嗎?至於這麼小肚雞腸?』

想到這裡,陸奇很不得即刻出手把他給滅殺,但終是忍住了,這畢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有失風範,況且自己還會落個嗜殺的罪名,讓那些歹人有機可乘,不如尋個契機,好把這個孫永福給陰了。

陸奇忍不住的想起了院長,那位高高在上的司徒郝,『看來院長的方法果然有效,誰不服即刻就給以顏色,或是直接滅殺,根本不給你任何道理可講,』可是他自問還做不到這點。

陸奇望著眾人,朗聲道:「諸位,你們的靈獸袋裡有沒有妖獸坐騎之類的,我們此去最好是飛行離開這裡,要不然太過緩慢。」

「回陸少俠的話,有是有,此事我覺得有些不妥,」那李興昌沉思道。

「為何不妥?」陸奇問道。

「只因我們這些人全都丟了血氣,特別是這些妖獸都是血契相連,以我們現在的體質,根本無法駕馭妖獸,恐怕途中會跌落下來。」李興昌說道。 「是啊,確實不行。」趙天祿附和道。

眾人雖說是暫時離開了牢房,但還沒脫離險境,如今還需依靠陸奇護送他們,至於用傳音符呼喚家族之人前來救援,也沒有任何作用;因為家族的留守之人,修為太低,即便是來了也無濟於事。

「那好吧,我們還是步行離開此地,不過就是速度太慢,恐怕會引來那陽苑博的劫殺。」陸奇無奈的說道。

陸奇也不是沒想過運用『土行之術』帶他們離開,先不說能否大批的帶領眾人運用土遁,單憑這麼多人的口舌,他也不敢施為,這畢竟是他的逃命絕技,若是由此暴露的話,那麼五行大法將會公諸於世,到那時,會不知引來多少隱士高手前來搶奪,這可是師父曾經告誡過他的,決不可泄露五行大法的秘密;再說這些修士全都是各懷鬼胎,真正有良心的沒有幾個,根本不能信任他們,所以陸奇才會放棄此法。

突然,陸奇的神念延伸到天際,頓覺一陣殺意襲來,於是他急忙從儲物戒里摸出了五顆中品靈石,幾個掠步,在眾人的周圍布置起了『混元聚靈陣』。

剎那之後,大陣嗡嗡的運轉起來,大片的靈氣進入陣中化為水珠之狀,滴落在眾人的身軀之上。

眾人被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不明所以,以為這又是陸奇擺弄出的神奇手段,頓時不由自主的吸收著渾厚的靈氣,如沐春風。

「離開? 奪愛:婚外燃情 哈哈哈哈,既然來了就別想著離開!你們全都得死!」一位老者陰測測的笑道,其身後跟著四名修士,竟然全都會御空飛行,可見這些人最少在金丹期以上。

眾人向這隊修士望去,發現為首的是一位瘦弱老者,面無血色,穿一身綠色長袍,披頭散髮,眉宇之間寒氣逼人,身軀枯瘦無比,如枯柴一般。

老者的身後是一位熟人,當眾人看到這位熟人之時,頓時怒火中燒。

這位熟人正是丹陽族長陽苑博,此人正滿臉堆笑,望著眾人。

當幾位族長望見那枯瘦老者之後,臉色頓時變為煞白,如臨大敵。

陸奇也發現竟然看不透那枯瘦老者的修為,忙問道:「這陰森老頭是誰?」

李興昌閱歷豐富,回道:「此人乃是屍陰宗的宗主,名為賈勇軍,修為聽說早已跨入了元嬰中期。」

「哦,」陸奇隨意的點點頭,有些不以為然,『元嬰中期嗎?不足為懼,他只比我高一個境界,根本破不開此陣,所以卓曼青和舅舅他們應該無礙,我便可以放開手腳盡情的屠殺了。』

「那個陽苑博我認識,剩餘幾位你可知道?」陸奇再問。

「左首那位年紀較輕的中年人則是丹陽族的副族長陽苑銘,而那位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是赤煉門的掌門曾向榮,老夫就知道這麼多了。」李興昌應聲回道。

「后首那位年約四旬的修士則是赤煉門的副門主郁成化,其修為在金丹中期,」卓曼青似乎認識此人,急忙道來。

陸奇點點頭,心中暗暗斟酌,至於『混元聚靈陣』的威力,師父早已介紹過,那便是破陣之人除非比他高出兩個境界才能破開,若是比他高一個境界,根本無可奈何;

如今陸奇的修為在金丹期,需由出竅期的高人來破此陣,至於元嬰期的修士,想都別想。

李興昌早已嚇得驚慌失措,可他看到陸奇竟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內心大定,『難道這個年輕人有著絕對的能力對敵?』

接著他轉念又想,『這也不無可能,此人既然能驅使元嬰期傀儡,至於對付元嬰期的高人,也定有把握。』

一念至此,他剛才還有些慌亂的神情,此刻卻十分淡定自若。

至於卓曼青,卻是無比的從容,她之前見到過陸奇的手段,那壽誕上的老頭憑藉元嬰期的修為都奈何陸奇不得,如今再次見到陸奇之後,赫然到了金丹中期,就更不會懼怕這些人了,所以卓曼青對於陸奇有著無比的信任。

當陽苑博看到陸奇之後,恨得咬牙切齒,此人不但洗劫他的族庫,還偷去了地宮之內由萬年所聚的聖火,讓丹陽族徹底斷了根基,也不知道這小子有什麼機緣,竟然把我族的聖火都給竊取,但這一切他卻不能道出,這畢竟是關乎著丹陽族的臉面之事,那族庫被盜還不算太過丟人,可這萬年的聖火被盜,卻是丟盡了臉面。

屍陰宗主帶領的一對修士緩緩降落,而在他身後的一名灰袍老者,口中怒道:「陸奇你這個畜生,還我兒子命來!」

「此人就是赤煉門的掌門曾向榮,其修為在金丹期大圓滿,離元嬰期只差一步。」卓曼青在旁輕聲說道。

「你們都呆在陣中,外面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驚慌,此陣定能護你們周全,」

陸奇此刻站立在陣外,望著眾人說道。

「嗯,」眾人皆是點點頭,而只有卓曼青關切的說道:「你千萬小心,不可輕敵,若是當真有危險,趕緊設法逃離不要管我們。」

「不會的,上次已經丟下你了一次,這次決然不會再丟下你了,」陸奇堅定的說道。

聞言,卓曼青剛才還有些失落的表情,此刻盪起一絲紅潤,『原來他的心裡真的有我,只要有一絲就行,我不需要太多。』

旁邊的方娜看在眼裡,心道,『看來姐姐和這小子關係還不錯,不過此人還算有點良心,不單是大老遠回來相救姐姐,就連這次面對強敵也絲毫不懼,這一點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呢,』

她此刻對待陸奇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認為陸奇有情有義,極為難得。

陸奇聽聞這位老者便是曾鴻雲的父親,頓時哈哈笑道:「殺了小的,老子便來尋仇啦,太好了,我這就送你們父子相見!」

「畜生狂妄!」曾向榮睚眥欲裂,罵完之後,口中吐出一隻針狀法寶,隨著靈力的灌入,變得粗大無比嗡嗡作響,

『烏霜幻草針』

曾向榮望著法寶被他培養的如此強大,嘴角一抹笑意,同時又細細探查了陸奇的修為,卻是築基期無疑,他頓時感覺穩操勝券。

緊接著他道了一聲『去』,法寶竟讓周圍的靈氣有些顫抖,以雷霆之勢呼嘯著向著陸奇刺來,速度極快;

陸奇看著針狀法寶光芒大盛,且品級已經超出了法器的範疇,便知此寶定是被曾向榮淬鍊多年,不敢硬接;

於是他讓身前的陽平口吐『冥影毒炎鼎』,瞬間迎上了『烏霜幻草針』,

只聽得『咣當』一聲悶響,

『烏霜幻草針』被擊倒在地,高下立判,那陽平可是有著元嬰初期的修為,其法寶『冥影毒炎鼎』雖然培養的不夠強大,但因其修為高出對方太多,瞬間就擊落了『烏霜幻草針』。

由於法寶與主人的心意相通,那曾向榮突然悶哼一聲,嘴中噴出一口鮮血,應該是受了輕傷。

「元嬰期高手?怎麼可能?」曾向榮捂著胸口,後退了數步,疑惑的說道。

他所獲知的信息里,陸奇的修為不高,卻突然冒出一個元嬰期的高手助陣,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只因剛才陽平躲在一旁,並未被他察覺,所以才有所疏忽。

『青光霸拳』

陽平趁著曾向榮恍惚的片刻,竟然又一個瞬移,到了他的面前,緊跟著一拳揮出,且附帶著上品靈技,讓他淬不及防。

『嗵』地一聲悶響,

曾向榮的丹田之處,被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頓時感覺頭暈眼花,

『嗵』

又是攜帶者靈技的一拳揮出,趁他病要他命,陽平深諳此道,

「小子大膽!」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那屍陰宗主賈勇軍終於出手了,他一個瞬移,來到曾向榮的身前,同時用眉心一個盾牌靈技打將出去,迎上了陽平的拳頭,

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

陽平後退了數步,拳頭竟然凹陷了些許;

而賈勇軍的靈技也化為虛無,整個人泰然自若的站立當場。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多謝宗主相救……不過在下的金丹已碎……恐難活命了。」

那曾向榮虛弱的說著話語,嘴角的鮮血嘟嘟的往外冒,與此同時,他的鼻中耳中全都溢出了鮮血,眼看是命不久矣。

「哎,你就放心的去吧,老夫定會為你報仇。」賈勇軍嘆道。

其實曾向榮的身死,對他來說無關緊要,相反他還能藉此收編了赤煉門的殘餘勢力,何樂而不為?主要是自己憑藉元嬰中期的修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身死,面子上有些過不去罷了。

曾向榮用最後的一絲餘力望著天空,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兒子,然後嘴角一絲微笑,默默的斷了氣。

趙天祿、李興昌等人看著初次交鋒,陸奇就以雷霆手段滅了赤煉門的門主,手段果然犀利,同時又對陸奇所展現的強橫之威欽佩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