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哲明操著一口帶著京味兒的普通話,恭敬地對林飛說道。

「李總客氣了~」

林飛點點頭,跟著李哲明一起朝保安室外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

快走到門口時,李哲明停下腳步,朝林飛歉意一笑后,一臉嚴肅地看向身後的陳木水,問道。

「報…報告李總,我叫陳木水。」

陳木水怯怯應道,內心忐忑不安,自己剛才可是助紂為虐幫了黃華對付林飛,李總現在該不會是想連自己也一道開除吧?

不要啊!

像現在這種工資高福利好又輕鬆的工作,全港可找不到第二份了!

如果被炒魷魚了,自己就什麼前途都沒了。

想到這裡,陳木水悔到腸子都綠了。

「什麼時候入職的?」

「去年六月初……」

「嗯,期間有沒有受過處分?」

「有……是有,可是李總,我是冤枉的,其實……」

「不用解釋,我信你!」

「啊?」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集團新任保安隊隊長了,最遲下午,人事部就會將正式聘書下發給你,你先好好準備一下吧!就這樣。」

「……」

(本章完) 「啪~」

陳木水用手狠狠地朝自己臉上抽了一下,那一陣辣痛從被抽處迅速擴散開,他才確信自己不是在做夢!

天吶!

我居然升職了!

非但不被開除,還被直升為保安隊長。

電信盈科作為港島名列前十內的著名上市集團公司,一向以員工工資高福利好出名。

即便是保安隊長,每月的固定工資也高達五萬以上,還有五險一金,每月每季度每年不等的各種獎勵金,一年下來,年收入接近八九十萬港元。

這個收入程度在港島地區雖只屬偏中等,但對於像陳木水這種出身屋邨的平凡子弟來說,無異於一步登天,直接躋身進中產階級了。

怎能不叫陳木水欣喜若狂?

「不行!」

陳木水強迫自己迅速冷靜下來,但仍激動得手腳發抖,喃喃自語:「我得馬上將這個好消息告訴阿媽阿爸知,叫佢通知曬滴親朋戚友,系村入邊擺翻二三十圍酒席賀下先!」

說干就干,陳木水顫抖著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他老媽電話:「阿媽,我得佐啦……」

電信盈科董事長辦公室內。

林飛被李哲明恭敬地請到距離豪華辦公桌不遠的義大利私人定製頂級真皮沙發上坐下,而李哲明剛拉了一張椅子坐到林飛對面,以示尊重。

「林先生,稍等,我給你親手泡一壺頂級碧螺春!這些茶葉都是雲南茶道世家家主的收藏,平時我一般都只用來招待國家元首或英女王等人而已……」

李哲明假裝不經意地說道,但這話的另一個意思林飛立刻明白。

無非藉此表明,你林飛現在算得上是我李哲明心中等同於國家元首皇室成員級別的人物了,是我最尊貴的客人。

「李總,不用麻煩了。」

誰料,林飛卻擺手,一臉正色道:「我今天為何而來,想必你也清楚,爽快點,我的時間很寶貴。」

艹,你的時間寶貴我的就不寶貴?

為了應酬你,我可是推遲了好幾個高級會議呢!

李哲明聞言后心頭頃刻間奔過幾百萬匹草泥馬,但卻強迫自己冷靜。

繼續微笑后,說:「也好,那勞煩林先生稍等片刻!」

言罷,李哲明立刻轉身回到辦公桌旁,打開抽屜拿出一個支票本,寫下幾個數字及一串零后,優雅地撕下來快步走到林飛跟別,恭身雙手遞上。

「這是五千萬美元滙豐銀行支票,還請林先生笑納,數目少了些,見笑了。」

「哦?怎麼多了一千五百萬?」

「我有一事相求。」

「好!請說!」

「事情是這樣的……」李哲明微笑一下,將他想求林飛幫忙追求墨藍一事說了出來。

「剛才的一千五百萬,只當這事的訂金,事成之後,我定重酬。」

生怕林飛拒絕,李哲明又補了一句。

「訂金我先收下,但我有個條件……」

林飛將支票摺疊放好,笑著將自己的條件說出。

「這個……林先生,能否容我考慮一下?」

聽完林飛說完,李哲明臉色都變了,猶豫片刻后,擠出一絲苦笑問道。

「不急,今晚七點前給我答覆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林飛起身告辭,並婉拒了李哲明的相送,獨自離開。

李哲明看著門口,怔了片刻后,轉身回到辦公桌跟前,拿起固定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老友,有空嗎?老地方見,我有事情找你……」

林飛下到公司大門口,正要準備離開,卻突然見到陳木水興沖沖地跑到自己跟前,激動地抓住自己雙手,張嘴就說:「林先生,謝謝您,太謝謝您了,要不是你,我不可能升職不可能……我都不知該怎麼說了,總之就是感謝您!」

陳木水語無倫次,但臉上激動得通紅的樣子,卻是絲毫沒有掩飾。

不到陳木水不激動,原以為要等到下午任命才下來,沒想到才不到半小時,就接到了人事部的通知,說根據董事長的命令,正式下達聘書,即日起按照新職位計算工資待遇。

任命通知下來后,人事部經理叫陳木水現在就去人事部登記一下,沒想到卻在門口踫到林飛。

「不客氣,是金子總會發光,兄弟,我看好你,加油吧!」

林飛笑了笑,用手輕輕拍了一下陳木水的肩膀,說完便快步走了。

「林先生,等一下~」

陳木水一怔,連忙叫道。

「還有事?」

「你可不可以留個電話給我?方便聯繫……」

說完這一句,陳木水內心很忐忑,生怕林飛不理他,畢竟林飛不是普通人。

「呵呵~」

林飛聞之一笑,隨後掏出手機說:「你號碼多少?」

「啊?」

陳木水一時反應不過來,片刻之後才欣喜若狂地將自己的手機號碼說了出來。

「好!」

林飛點了點頭,撥了過去,隨後陳木水的電話響了。

「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的號碼我已經存了,有空聯繫,再見。」

林飛說完,朝陳木水微微一笑便快步離開。

「Yes!」

陳木水再次怔住片刻,回過神后興奮地握了一下拳頭,隨後才興沖沖地朝二樓人事部跑去。

……

晚上六點半左右。

正在希爾頓大酒店總統套房內,和李逍遙一道看電視的林飛,接到了李哲明的電話。

「李總,考慮好了?」林飛問道。

「嗯,是的,林先生。」

「說吧!答應還是不答應?」

「好!但我最後還想問一下,你敢確保我一定能追到墨藍嗎?」

「不敢,但我能保證可以做讓墨藍不討厭你,你能成功追求到她的概率將達到八成!」

「……」

「你現在反悔也來得及。」

「好,成交!」

「呵呵……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放下手機,林飛伸了個懶腰,轉頭看向李逍遙,笑了笑:「李前輩,計劃進展的比較順利,明天晚上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李逍遙眯著眼,連看都不看林飛,一臉高深莫測地說:「事在人為,你還不快點去?」

「好,那我走了,前輩,你要想我哦!」

「滾~」

一個枕頭從李逍遙手中飛出,精準砸中林飛屁股。

「哈哈~」

林飛一陣大笑,瞬間閃身離去……

(本章完) 港島半山別墅2568號。

這是一棟面積達上千方,兩層半的歐式樓房設計,游泳池及其他各種娛樂設施一應俱全的宜居宜樂一體的多功能頂級豪華別墅,市場造價將近三億港元。

能住進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而此刻,在別墅內的一間主卧房內,一位容貌絕美,肌膚雪白,身材魔鬼的絕世佳人,身穿一件淡紫色真絲透明睡衣,姿態慵懶地半屈美腿坐於梳妝櫃前,嘟著性感的櫻桃小嘴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居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他怎麼還不打電話給我?」

墨藍喃喃自語,透過鏡子看著自己若隱若現的完美身材,腦子裡全是那天在酒吧內深深吸引住她的那個年輕美男子的影子。

毫無疑問,墨藍此刻魂牽夢縈的男人,正是林飛。

上次酒吧相遇,林飛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為第一個讓她芳心顫動的男人,尤其是林飛喝下宏少火舞鳳凰而不醉的一幕,更是讓她震撼不已。

如此特別的男人,不正是她墨藍追尋的真男人嗎?

比起現在那些充滿銅臭味的追求者們,林飛是那麼地與眾不同。

原本上次林飛告別時,墨藍已經偷偷地將自己的住址和手機號碼靠近其耳邊告知,她相信憑藉自己的魅力,林飛一定會用心記住,並會過來找自己的。

但,時間都過去將近一天一夜了,林飛依然沒有打來。

「難道真的是我魅力不夠,他對我不感興趣嗎?」

墨藍再次看向鏡子中的自己,並且用雙手託了托前面的兩個宏偉,場面噴血,誘惑至極,可她卻扁著嘴似乎很不滿意地左看右看,最後說了一句:「難道是不夠大嗎?」

這話若是讓那些飛機場的女性同胞聽見,恐怕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都36D了,還嫌不夠大?

能給我們這些一馬平川的同胞一條活路嗎?

突然,放在梳妝台的手機一陣激烈的震動,緊接著傳來一陣悠揚凄美的來電鈴聲,墨藍聽到,嬌軀為之一顫,心跳加快,快速一把將手機拿了起來一看。

陌生號碼!

而且屏幕顯示的地區是江雲市,正是內地城市來著。

難道是他?!

墨藍激動地按下接聽鍵,深吸一口氣后,柔聲開口:「喂,您好,我是墨藍……」

「墨小姐,您好,我是林飛,之前在您的勁酒吧見過。」

「啊?真的是你?你在哪兒?我……對、對不起,我……讓你見笑了。」

林飛剛把話說完,墨藍就激動地先是尖叫了一聲,接著有點語無倫次地說道。

「沒關係,是我唐突了,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墨小姐,我想我現在應該是在您家門口,如果你昨晚給我的地址沒錯的話……」

「啊?什麼?你真的來了?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現在在我家門口嗎?2568號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