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勿念我,有我念著你,就足夠了。

卡片後面,是她親手畫的心,心上是他和她。

穆夜池捧著卡片的手有些輕微的顫抖,眼眶微紅。

傻瓜,你叫我怎能不想你,那會要了我的命。

他伸出大手,細細描繪著她甜美的微笑。

穆夜池一直呆坐著,很久很久,目光痴痴的望著照片上的她,一眨也不敢眨。

*……

蘇城機場。

江緋色趕到機場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豬八戒之尋覓真愛 她帶的東西很少,少得可憐。

她的家在這裡,她的心也在這裡,她不想向要移民一樣帶太多的東西。

包里的東西只有兩樣。

一樣是昨天她死纏爛打讓穆夜池厚著臉去女士專賣店買的潤唇膏,而且要跟店員強調是他用的,一直走到家門口他還在嘟嚷說這輩子沒做過這麼丟臉的事。

其實她的目的很單純,她想他的時候就拿出來潤潤聞聞,就像聞到他最親密的氣息一樣。

還有一樣東西是她強烈要求,兩人逛得兩腿發酸才找到的戒指,就像是他第一次要給她定戒指被她拒絕掉的哪一個一模一樣,那是他給她的第一個禮物,也是最讓她感動,最有紀念價值意義的禮物,雖然並不是太名貴。

「您好,先生在那邊等你很久了。」

超級狂仙 男人聲音在身邊響起。

江緋色從思緒里回過神,望了眼身邊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點點頭,跟他往裡面走去。

兩人並肩走著的背影,被從角落裡走出來,嘴角冷冷勾起冷笑的冷傲女人捕捉了下來。

找到KING時,已到了他們登機的時間。

一路往入口走去,江緋色有些不自在。

她好幾次小心翼翼的想要遠離KING忽然的親昵動作。

她越是想逃離,他就越是靠近,溫潤的微笑和他的動作,讓身邊的人都以為他們是一對甜蜜的情侶。

兩人身影一消失,入口處走出來的女人冷冷的笑了笑。

帶著大大墨鏡的臉色看不到什麼表情,但是她的笑很陰沉。

*……

到達國外后,江緋色就像是閉關了一般。

整整兩天,她都沒有踏出房門一步。

第三天的時候,她被KING通知才踏出房門,而且是迫不及待的出門。

上了車,車子在平坦的路上飛奔,越是靠近那一坐如宮殿般的雇傭房,江緋色的心情就越發的無法控制顫抖。

眼裡難掩的全是激動和興奮。

多久了……

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他了。

她現在的心情可想而知是多麼的興奮。

「很久沒看到他了,是不是很開心呢?」帶著墨鏡的KING溫和一笑,笑得很溫柔。

「恩,開心,也謝謝KING,如果沒有KING,他是不可能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也別說還如此的健康成長了。」江緋色這一次的感謝,是真誠的。

雖然對KING,她現在每一次碰面都要帶著十二分的警惕,惟獨這件事,她真的很感謝他。

也正因為這件事,她對他的要求和命令,一點也不敢違抗。

這就是她為什麼要回來的原因。

「不用每一次都說謝謝,最應該感謝的是你自己,沒有你的意志力和他頑強的生存意識,怎麼能如此堅強活下來呢?」

江緋色嘴角的笑容轉淡,沒有在應答。

KING笑了笑,車子在宮殿般的房子門前停下。

車門打開,便能聽到裡面傳來陣陣孩子的歡笑聲。

「今天的時間都是你們的,當然,如果你想讓他跟在你身邊東跑西奔也可以帶他回去。」

KING看著有些緊張的江緋色,低聲與她說明。

車子在江緋色的微愣中呼嘯離開。

他這是威脅她嗎?

他是在給她忠告,如果想讓他看到她想離開他身邊,想回去穆夜池身邊,回去蘇城,就帶著她的心肝寶貝離開嗎?

他明知道她不敢的,還要提醒她……

江緋色把心頭的陰霾壓下,緩緩踏入房子里去。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裡面的人和老師都認識她,也知道她來找誰,所以他們只是對她點頭微笑並不阻攔她。

江緋色深深呼吸,將負面情緒壓了下去。

她跨過童話般的欄杆,坐在草地一角的凳子上,淺淺的微笑著望向嬉鬧的那群孩子身上。

他們應該是在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那原本應該很強大的老鷹,怎麼也捉不到那長長的小雞,急得這隻胖胖的老鷹滿頭大汗,馬不停蹄的跑來跑去。

領頭的那隻母雞很是強大,一身高貴的黑白小西裝打扮,帥氣的小平頭,微紅汗水的小臉上紅撲撲,看出來玩得很開心。。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546章:心肝寶貝穆夜池皺著的眉一愣,倒是忘記了今天有一個宴會。

他本來是想一口回絕的,但是心頭縈繞著一股憋氣。

去宴會當做看樂趣也好,反正裡面的你訛我詐倒是挺特別的。

最後一次望了望電腦,什麼消息也沒有。

穆夜池挺起身軀,把失望的臉色遮掩去,沉著的俊臉擠出一絲冷笑,恢復了往日的生人勿近。

「走吧!」

顧瀾在身後點頭,「是。」

來到宴會,處處是熱鬧。

金碧輝煌的宴會盡顯奢華之風。

紳士的彬彬有理和淑女的嬌媚艷麗,無一不是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547章:女人心海底針 他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想要跟他說什麼他也能猜得到是跟江緋色有關。

但穆夜池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他的女人,什麼時候讓人這麼當著他的面冷嘲暗諷。

除了他能,沒有人有資格對她進行人身攻擊。

哼!很快,你就會對她恨之入骨了,你們的愛能經得起幾次背叛和欺騙。

7被他的冷態度諷刺得臉色紅一片青一片。

她看著穆夜池毫不留情轉身離開,冷冷一笑,望著穆夜池的眼光沈生的陰狠,她很快就隱藏起來,轉過的臉,得體與身後跟她打招呼的男人談笑風生。

大燈在下一秒打開。

7正想移動腳步,忽然一個身影撞過來。

暗紅色的葡萄酒,全潑灑到7白色長裙子上,一片狼狽。

「哪個不長……怎麼這麼不小心呀!」不長眼的粗口話被7咬牙咽回去,她心裡無端的冒著火氣,但是礙於面子,她笑得比哭還難看。

「總裁,我幫你擦擦。」有秘書跑過來,緊張的幫她擦拭。

7真相一巴掌揮開。

看秘書手忙腳亂的越擦越狼狽,7柳眉就快要爆炸了,要不是礙於面子,這個秘書早被她一腳揣飛。

「不要擦了,去樓上給我找套乾淨,等我上去換。」7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出聲。

秘書身子一顫,停下動作,急急忙忙奔跑上樓。

轉過身子,7望了望賓客們驚訝的臉色和完全不知情的臉色,隱忍著怒氣朝他們微笑。

「不要緊的,也許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倒了而已,大家玩,我先失陪一下了。」7越過眾人,轉往樓梯口,眼中憤怒幾乎就要爆發了。

7站在樓上,望著樓下。

她陰狠的眼眸在角落裡看到有一個身穿墨黑色晚禮服的女人,正端著手裡的空杯子,笑得很得意。

她身邊,還有個冷傲的女人正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是他們,一定是他們故意——

7眼裡一怒,把他們的影子記到腦子裡。

總有天她要他們加倍難堪。

*……

回到別墅。

穆夜池的眉還是皺得緊緊的。

一念成婚! 宴會那個身影,現在他想起來了。

那個身影很像夙夜,江緋色唯一一個男性摯友。

不一會,顧瀾敲門。

房門被打開,顧瀾的身影閃了進來。

「調查到了嗎?」穆夜池眉一揚,朝顧瀾問。

「少爺,這個女人絕對不是這個身份,我們調查到的這個女孩不叫夏琪,她身份是名大學生,而且學校是江小姐當初回去血設計的大學。」

「說說這裡面的蹊蹺。」

日日與君好 穆夜池眯眼,知道怎麼回事了。

「嗯,這裡面很有問題,而且是有很大的問題。」顧瀾頓了頓,接著開口:「她是江小姐同學,跟江小姐主動討好關係,當然,這是少奶奶去之前就存在的,問題就出在這個女人有很多個身份,每一個似乎都跟江小姐扯上了關係。」

「你的意思,是這個女人是有目的的故意用不同身份去接近她,就是現在的總裁身份,也跟離職的她有關係?」

「什麼?」顧瀾有點聽不明白。

穆夜池皺了皺眉,說道:「林總,她就是江小姐。」

顧瀾啊了一聲,「我就猜嘛,果然是!」

穆夜池冷冷看過來一眼,顧瀾立刻發誓他不會說出去。

「少爺,根據我們了解,好象江小姐曾遭遇幾次莫名其妙的襲擊,都跟這個女人有關係。」

顧瀾說完這話停了下來,嘴巴張了張,似乎想要說什麼,但他還是閉上了嘴,沒有繼續說下去。

「原來是這樣,那顧瀾你覺得她是單純的恨江小姐呢,還是另有目的,有人暗中指使?」

「初步判斷和了解到的情況,她會做這樣的事情,完全是因為嫉妒江小姐,深入一點來判斷,她會殺死這個原來的女孩混進學校,是對江小姐另有目的。」

「那就是有意為之,背後有人了。」

穆夜池皺了下眉,沉思半會回了顧瀾的話。

聯繫她今晚在宴會的表現,也不難看出來她的目的是針對寶貝和他了。

「那少爺……?」

顧瀾等了會,沒看到少爺在問話,揪了下眉他主動反問。

按照道理來說,少爺不應該問問傾心少奶奶的校草嗎?

「沒有什麼,顧瀾你先回去,有事情明天在說。」

「好,那我先退下了。」

顧瀾恭敬的點頭。

顧瀾離開后,穆夜池陷入了沉思,呆坐在發涼的深夜裡。

他抿了口茶,發了涼的茶水沁入心底,在接近三月份的晚上,還是讓他滿身涼得透心。

很久之後,他坐在落地窗前,抬頭望著滿天的黑夜,久久不語。

懷裡沒有她,身邊的位置涼得讓他難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