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南兄真是大手筆,這樣一本獸書便是那些權貴都不願意輕易給別人的。」李秋水一臉的佩服,單單就是對南星這種行為就很欽佩。

「就是,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南哥哥可就是不同的。」一旁的李秋甜一副鄙視的看著李秋水,絲毫沒有在眾人面前將自己哥哥的面子放在眼中。

李秋水一臉的尷尬,但是並不生氣,一臉調笑般的看著自己的妹妹,開口道「小妹,你這麼誇獎南兄,難不成你對南兄有什麼想法不成?南兄身邊可是已經有了這三位了哦!」

「哼!」李秋甜哼了一聲並不多說,只是嘴巴嘟囔在了一起。

南星一臉的無奈,表示自己很無辜,玉秋三女則是掩嘴輕笑,南星看著後方,在自己目光之下漸漸消失的蛇聖城,心中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終於還是沒有任何的想法,轉過頭來,目光直視著前方,那裡才是自己要去仔細考慮的事情,還有就是自己的轉者等級,要儘快的成為轉師才行。

李秋水的虎馬車是很大的,前面兩匹有著虎紋的高頭大馬在緩緩的拉著這車子,就好像是拉著一間小房子一樣,而南府的角馬車則安靜的跟在後面,按照李秋水說的,一路上沒有什麼事情,還不如一行人一塊說說話。

雖然在南星他們踏入這虎馬車的時候,那個騎著馬的老人似乎有些猶豫,但是最後還是什麼話也沒有說,這也讓南星心中暗暗訝異,這李秋水的身份,在這京城之中定然有著不菲的家世。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路上前往京城求學的學子並不在少數,李秋水的虎馬車雖然看起來威風不凡,但是在整個前往京城的道路上來說,並不算是什麼,南星可是看到了有人竟然是用三匹上等的龍紋馬拉車,氣派非凡,只不過這李秋水在看到之後神色就一直不對。

不過李秋水的護衛卻是讓南星感嘆不少,因為玉秋可是說過,這些護衛雖然實力不如她,但是卻也不會相差太多,尤其是那個騎馬的老人,南星可是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轉力波動,讓南星自己感到心驚,這個老人的轉者實力要超過自己太多太多,最起碼都是轉侯,或者更高的級別。

「不是說在這種路上很容易遇到什麼匪徒嗎?」看著窗戶外邊,李秋甜一臉萌萌的開口,看起來很是可愛,如果不是因為還有別人的原因,玉秋她們都忍不住將甜甜抱在懷裡好好疼愛一番了。

「怎麼會?我大孟這種事情還是很少的。」李秋水則是一臉的放鬆。

「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就算是少也不是不可能發生。」南星很是理性的開口道「我們走的本來就不是官道,雖然護衛看起來很多,但是這虎馬車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就算是有匪徒心動也不是不可能的,都是亡命之徒,又有什麼是不敢做的。」

李秋水看著南星,最終還是點點頭,吩咐讓這些護衛多多注意,算是有了警惕,南星也不在乎,如果真的是有人要對付他們,那麼就算是這裡千里內沒有一個匪徒都會出現匪徒,若是沒有,那麼就真的是運氣,也可以說是人品的問題了。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相比較官道,他們所行走的山路,小路自然要快了很多,南星大概一算,這樣下來,他們起碼會節省幾天的時間,現在已經是第八天了,距離這京城已經不是很遠,大孟國算是北方之國,冰雪覆蓋極廣,就是現在,都是雪花覆蓋。

嗡嗡!嗡嗡!

地面的雪花突然之間有了輕微的顫動,或者說是地面有一些顫抖,騎馬老人猛地停了下來,手掌一揮,所有的護衛都停了下來,並且做出了防禦姿態,一些人甚至從他們隨性的車輛之中取出了一面面盾牌,將虎馬車護衛在了中間。

「李叔,怎麼回事?」李秋水看到虎馬車停了下來,當下來到了車外。

「似乎是來了什麼了不起的人了。」騎馬老人也就是李叔淡淡開口,那些護衛也是一樣,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只是握緊了手中的盾牌和長槍。

南星看著這些護衛,面色雖然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心中卻已經是有些吃驚,這些人的行動實在是讓想不到,在聽到了指揮之後,能夠迅速的做出反應,而且這盾牌和長槍,這種配置讓南星第一時間想到了軍隊,而南星自然而然的就將這李秋水的身份想到了某個京城軍中的少子。

踏踏,踏踏。

遠處傳來了馬匹奔跑的聲音,並不是很高,但是卻能夠讓人聽到,這些護衛更是將自己的護盾緊緊的豎了起來,手中的長槍束在了前面,這個動作更是讓南星確認,這些護衛絕對是來自於軍隊,這樣的整齊,這樣的規範。

「來人止步,」騎馬老人聲音很大,如同一面敲響的打鼓,讓人能夠聽得清楚,「弓箭手準備。」

這些護衛之中還有幾人手持著弓箭,此刻已經將這弓拉彎,隨時準備出擊。

「這麼一個護衛隊之中還有弓箭手?看來是條大魚啊!兄弟們,舉起護盾。」一個粗狂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之中對於騎馬老人的話絲毫沒有放在心中,遠處已經出現了一隊人馬,人數足足有百人之多,讓所有人心中微微一沉。

「放箭,」騎馬老人卻不在乎,直接下達了命令,那拿著弓箭的幾人瞬間鬆手,數只羽箭如同流星一般,急速射出,其中相間不過是片刻,便又有數只羽箭射出,這其中的時間差竟然只有幾秒鐘而已。

彭!

那強盜那邊卻是緩緩的升起一個巨大的護罩,漂浮在天空之中,化作一面巨大的護盾,將這所有的羽箭都攔了下來,從天空之中落了下去。

「擁有防禦獸書,這可不是普通的強盜所擁有的。」李秋水緩緩開口,目光之中已經有了憤怒,自己可是不知道在這京城的附近會有盜匪的出現,而且還是擁有獸書的盜匪,在看到這樣的弓箭等東西的時候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這麼說的話,是有人想要在這裡對付自己了。

騎馬老人也是瞳孔微微收縮,當下也不大意,直介面中念動,從空中直接召喚出一隻擎天蒼鷹,再次念動咒語,召喚出了一頭火紅色的巨虎,足足有兩頭牛大小,而且全身上下燃燒著火焰,讓人知道這是侯級轉獸,赤炎虎。

「你們到底是誰?」李秋水站了出來,目光冷徹的看著那裡的那個領頭人,雖然那人帶著頭盔,看不到面孔,但是這肅殺的氣氛,讓李秋水明白這不是普通人,和自己的護衛一樣,都是來自於軍中。

「殺,死活不論。」那人沒有理會李秋水,直接開口,身後這數量足足有百人的隊伍,這些人竟然拿出了陌刀,這完全是來殺人,這如何是盜匪要做的事情,一般的盜匪只會搶劫財務,很少去直接殺人,但是這些人的目的就是來殺人。

那領頭人將一本獸書收了起來,如今距離近了,這弓箭的作用已經變得很小了,已經不需要這些弓箭了,同樣不需要獸書了。

「殺,」騎馬老人眼神變得冷厲,下達了命令,那赤炎虎直接躍了出去,身上的火焰越發的澎湃,向著那些人跳了過去。

戰鬥一觸即發,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殺,」這些護衛拿著盾牌,拿著長槍,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恐懼,直接就沖了上去,面對著這多於自己多倍的敵人,絲毫不懼。

虎馬車內,李秋水將自己的妹妹眼睛遮住,這種事情他還是不想讓自己的妹妹看到,南星讓小荷和蟬兒陪著甜甜留在了虎馬車內,就算是有人來到這裡,還有蟬兒,而他自己和玉秋還有李秋水直接走了出去。

那些盜匪看著出現的李秋水眼睛頓時發亮,這才是他們的目標,已經有人悄悄的摸了上來,只是又被那些護衛阻止。

轟!那領頭人看樣子就是一個武將,手中握著一柄長刀,對著這巨大的赤炎虎,絲毫不杵,直接便是一刀劈了上去,這刀上面還有著點點的光芒出現,這人竟然已經修鍊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竟然可以將武力覆蓋在這刀具之上,將那赤炎虎劈飛了出去。

赤炎虎慘叫一聲,騎馬老人心中心疼無比,連忙將其收了回去,否則再待下去會有生命危險。

重生學霸小甜妻 「子將亂神。」李秋水看著赤炎虎都已經敗了,大叫一聲,手中拿出一本獸書,發著光芒,出現了淡淡的波紋,所過之處,那些盜匪身上的氣勢在慢慢的減少,或者說在消散,一些看起來血氣滿身的盜匪都已經慢慢的消退了這血氣,士氣頓時消散。

「雕蟲小技,」那領頭人冷笑了起來,手中長刀一斬,竟然在空中斬出一張薄薄的黑色紙張,化作一個凄慘的血字,這字遇刀而散,化作點點繁星落了下來,籠罩了所有的盜匪,硬生生的將原本消散的血氣全部漲了起來。

「能夠知道本公子擁有這亂神獸書,你是三哥派來的,」李秋水眼睛更是嚴厲,充滿了殺意,如同一隻雄鷹。

「殺,一個不留,包括女眷。」那領頭人大聲叫喊,所有的盜匪更加兇殘,完全不顧自己身上的傷痕,這些護衛已經抵擋不住。

「南兄,只要你能幫我這次,在下定然不負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李秋水突然向著南星擺手,一臉的期待。

「你就知道我有辦法?」南星一臉疑惑的看著李秋水,自己的底牌自然就是葉孤城,可是這便是玉秋都不是非常的清楚才對。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李秋水微微搖了搖頭,開口道

「不知道,但是在下感覺南兄應該有辦法,即便是到了現在,南兄都沒有絲毫的緊張感,單單是這一點就足以讓在下信服。」

「是嗎?」南星微微一怔,自己的表現有這麼突出嗎?看了眼玉秋,玉秋的神色很是明了,那就是確實,便是玉秋自己都認為南星自己有著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辦法。

八千里路雲和月 南星頓時一囧,看著玉秋和那裡充滿期待眼神的李秋水,還有這些已經無法阻止衝擊的護衛,只好開口道

「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功,只是試一試。」

「如今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騎馬老人開口,他也是無奈,想他堂堂轉侯,這種事情如何能夠為難住他,可是他的轉獸剛剛有了重傷,都在空間修養,只剩下赤炎虎和擎天蒼鷹,其他的都無法召喚,為之奈何。

南星只好從懷中將《陸小鳳傳奇》拿了出來,身上的轉力滾動,這還是因為他的轉力有了突破的原因,一股煙霧頓時出現,南星知道可行,當下滾動全身上下所有的轉力,大聲叫道

「天外飛仙,葉孤城。」煙霧凝實,一個白衣劍客出現,面孔還是那副萬年不變的表情,如同冰山一樣,出現之後只是靜靜的看著南星。

「殺了那個人,」南星臉色蒼白,手指著那裡的那個領頭人,自己全身的轉力都已經用盡,也不知道這葉孤城到底能夠出現多少時間。

「殺人嗎?」葉孤城看也不看其他人,直接跨過所有人,看到了那個領頭人。

那領頭人頭皮一麻,以他殺了如此多人的身體竟然被這個突然出現的白衣人一眼看的全身難受,就好像是被貓盯上的老鼠一樣。

「只有片刻時間嗎?不過,也足夠了。」葉孤城淡淡開口,腰間的長劍被拔了出來,劍尖直指著那人,讓那人忍不住有一種想要逃跑的衝動。

「如此人,片刻時間真當是高看你了,」葉孤城冷聲,那領頭人不覺羞愧難當,更是惱羞成怒,一臉憤怒的看著葉孤城。

叱!葉孤城動了,誰也沒有看到他的動作,只是看到一道白色的匹練,就好像是一條飛越了歲月長河的白色長條,也好像是一個漂浮在天空之中絕美的仙女一般。

下一刻,葉孤城已經到了那領頭人的身後,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放佛時間都禁止了一樣,只有葉孤城。

這個白衣劍客輕輕將劍收了回去,緩緩開口道

「此種人也配讓我出劍,真當是侮辱了我的劍。」說完這話,葉孤城就徹底的消失了,化作白色的煙霧,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只是在葉孤城消失的瞬間,那領頭人的脖頸處出現了一條細微的紅色,下一刻那裡噴洒出了鮮血,這領頭人就好像是失去了線的風箏,從馬上落了下來,倒在了雪地之中,染紅了一片雪白,只是那一對眼睛至死都沒有閉上,死不瞑目。

嘶!這些事情僅僅只是一瞬間,騎馬老人倒吸了一口寒氣,便是自己的轉獸沒有受傷,想要將這領頭人拿下也需要一些時間,可是這被召喚出來的白衣劍客,只是一瞬間,便已經將這人殺掉,如果自己是對手的話,想來會更快。

其他人都有一種麻木,他們都不知道葉孤城幹了什麼,或許只有南星一個人才知道,那不就是自己獸書種所寫的『天外飛仙』嗎?

找本站請搜索

「6毛」或輸入網址:. ?京城,又被稱之為孟都,是大孟國的最大的城市。

京城之中也是最為繁榮的地方,不光是有著無數的高官達人,最主要的是因為在這裡有著很多的學門,這些學門才是讓孟都成為京城的原因,雖然說這些學門在大孟國內都會受到管轄,但是大陸的人都知道,學門其實不受國家管制的。

來到孟都的時候,南星的眼睛可是發亮的,這孟都實在是宏偉壯觀,牆壁之上有著各種巨大的骨骼,還有一些奇特的東西,最重要的是在這高高的城牆之上有一張巨大的紙,或者說是和紙一樣的石板,巨大無比,在這石板上面刻著古怪的文字,就像是守護著這座城的護盾,這也是讓孟都成為京城的一個原因。

據說這石板是曾經建立大孟國的國柱留下的,平時或許沒有什麼作用,但是當遇到外敵的時候,這不僅僅是石板,更是可以覆滅強大軍隊的存在,當然這只是一種說法,可是這東西到底是如何的,卻是少有人能夠知道。

「巍巍高看,宏偉難以言說。」南星真心讚歎,這孟都之內估計便是隨便一條街都大過了風蛇鎮了,看來自己選擇出來果然沒有錯,否則這樣的東西自己又如何能夠看到。

李秋水聽到南星讚賞,心中也是一樂,不過看著自己這些護衛,心中便又是一沉,即便是那日那盜匪的領頭人被擊殺,但是對方還是人多勢眾,雖然最後他們將其都擊殺了,但是自己的這些護衛卻也死傷了一半之多,李老的轉獸也個個負傷,讓人憤怒,不過他沒有將他的憤怒表現出來,可是這些護衛和李老都知道,越是如此的平靜,就證明這李秋水越是生氣,以後表現出來就會越發的恐怖。

不過李秋水終究沒有直接離開,而是看著南星手中拂柳先生給他們的地契,很快就知道了南星他們要住的地方是哪裡了。

「是在那一塊?」李秋水張著嘴巴一臉驚異的看著南星,似乎這房屋有些不正常,只是李秋水的眼睛之中還有著羨慕,這又是什麼意思?

「那裡的區域被稱之為文道街,住的都是一些復有薄明的先生們,這些老先生很少有將家屬帶入其中的,那裡更是住著曾經在我大孟國當朝為三公的先生,看來拂柳老人是將自己的房屋直接給了你啊!」李秋水看著南星解釋道。

南星聽了頓時嚇了一跳,這可是大恩啊!雖然說拂柳老人說過是為了百城大賽,但是也不至於如此,這已經有了栽培的意思,而且,那裡絕對是保護嚴密的地方,這份恩情對於南星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那裡的護衛都是父,當今國主親自吩咐的軍隊直接守護,那裡都可以算是整個孟都最安全的地方了,好大達官貴人都想要去那裡,但是卻沒有機會。」李秋水似乎是猜到了南星所想,當下笑了起來,「看來以後可以沾著你的光去那裡了。」

「哪裡哪裡?我們還是先過去吧!」南星謙虛道,這孟都實在太大,讓南星頭都有些暈,聽說達到一定的轉者修為之後可以依靠轉力飛起來,那個時候一定要飛在這孟都的上空好好的看一看,南星的心理暗暗想到。

李秋水點點頭,當下吩咐這些護衛離去,不過這個時候李秋水的表情很是嚴肅,而且看他說的話,似乎是讓這些護衛去親自給那些在這途中死去的家屬帶些東西過去,也只有這些同為袍澤士兵,才不會去貪圖他們兄弟以死換來的錢財。

進入這孟都,南星更是有一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想法,這孟都著實是豪華,只是在城門前的第一條街道,就可以看出整個孟都的繁榮,所謂窺一葉而知全面,這第一條街道之上便是充滿了熱鬧,讓南星想到了蛇聖城最繁榮的街道,和這孟都相比也不過爾爾。

聽說很多學子來到孟都都會因為孟都的繁華而產生自卑,有一些會沉迷於其中,只有寥寥少數能夠淡眼想看,沒有什麼變化,一心求學。

像南星這種,就是單純的心中讚歎,並沒有因此沉迷,也不會自卑,這種人很少,而更少的便是那些在這一刻充滿了野心的人,他們看到這些東西后滿眼的羨慕,但是想到的卻是自己若是能夠掌管這一切,或者說也融入其中,成為其中的一員,這些人更是少之又少,可是這古往今來的人中,到底哪種人更好一些,這還真的不好說。

有的人喜歡這些這些有野心之人,而有的人則是喜歡那些淡泊名利之人,這就是另外一種了。

穿梭過一條條街道,南星才發現,這虎馬車在這孟都之中也不算是一般的行車,這幾條街道過去,能夠與虎馬車相比的也不過是寥寥而已。

「看來李兄在這裡定然家世不菲了。」南星感慨道。

「怎麼?難道在下有一些家世,南兄就不與在下交往了嗎?」李秋水饒有興趣的看著南星,這個問題他可是問過很多人,但是這些人的回答實在是不能讓他稱心。

「我?哈哈!」南星笑了起來,「李兄是什麼人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只要知道自己是來這裡幹什麼的,你是誰又有什麼好問的,這問題實在沒有什麼好回答的,難道要說李兄家世豐厚,我就要去討好,或者故作清高的不屑嗎?」

李秋水一時無言,尤其是這最後一句,似乎其他人的回答不是討好,便是故作清高,從此劃清界限,或者是當作不知道,表面看起來光明正大,實則不光明磊落,憑的讓人感到不舒服,反倒是南星的回答,雖然說有些取巧,但是卻也讓李秋水沒有鬱悶不舒服。

「還是南兄會說,以後總會知道的,」李秋水苦笑一聲,看著虎馬車在這街道之中快速的穿梭,突然之間慢了下來,開口道「就要到了,南兄還是準備一下,這文道街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進去的,就算是有這東西。」

李秋水指了指南星,正是那拂柳老人所給的地契,看來這裡還另有乾坤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文道街。

一個頭髮黑白不齊的老頭悠閑的坐在一個搖椅之上,一旁有一個並不是很大的女孩,估計和甜甜差不多,一心一意的坐在那凳子上,口裡面塞滿了各種零食,老頭斜視了一眼小女孩,又繼續閉著眼睛。

這老頭可不是一般人,在這周圍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暗暗的保護著他,當今國主的老師,那也就是帝師,曾經擔任了這大孟國的三公之位,司徒司空太尉等位置,如今年歲以高,便停歇在了這文道街,雖然說他人已經老了,但是可沒有誰真的將這位曾經的帝師當作是一個老人,百年前轉獸悉城,被這老人當空吼出幾個大字,化作凄厲的墨雨如同割破一切的刀子一樣,斬碎了一切。

孟安,這是這位帝師的名字,可是整個大孟國的人見了他都會尊稱一句孟師,而那些所謂保護他的人也只是以個態度而已,否則這大孟國內能夠與孟師一戰的人還真的難以找尋,無法找到。

「嗯?」孟師眼睛微微一咪,看著遠處一亮虎馬車緩緩的行駛過來,這虎馬車的速度並不快,就好像是一個行人走動的速度而已,這是規矩,在文道街除非是什麼大事情,否則是不允許策馬賓士的。

這虎馬車到了孟師面前之後終於是停了下來,從車上一溜煙的走下來六個人,為首之人是二十歲左右青年,看起來瀟洒風流,身旁有一三個美麗的女子,身旁還有一個少年和少女。

「見過孟師,」看到孟師之後,李秋水的眼睛頓時就是一亮,俯身便拜了下來。

「這不是九公子嗎?」孟師看到李秋水之後,這才睜開了眼睛,不過也就是這樣,並沒有其他的動作。

李秋水絲毫不在意,反而笑了笑道「您可別叫我九公子,叫我秋水就好,不過這一次卻是真的沒有想到會是您在這裡。」

「怎麼?你要入住這裡?你這看起來像是剛剛從拂柳那老東西那裡回來的吧!」孟師看著李秋水笑罵了起來,「以前怎麼就沒有看出你小子這幅模樣。」

「孟師爺爺,」李秋甜卻是直接撲了過去,叫的很甜,孟師連忙借住,將甜甜抱在了懷中,也是一臉的開心。

李秋水苦笑,這孟師對待女孩都是一臉的和善,對待男孩卻是比較嚴肅,甚至於嚴厲,當下只好解釋道「這次確實剛從拂柳先生那裡回來,不過卻不是秋水要住在這裡,而是拂柳先生將自己這裡的住所轉給了南兄,這一次也是帶著南兄來這裡的。」

孟師的眼睛剎那間就有了亮光,不過很快就熄滅了,將甜甜放了下來,從這躺椅上站了起來,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南星,南星卻是沒有什麼變化,很是坦然的面對,按照南星的想法,這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老頭,便是讓他看看又能如何?

「想要入住這文道街可沒有那麼的容易,」孟師看著南星突然又坐回了躺椅,開口道「想要進入這裡,起碼要自己本人作出獸書,或者寫出的詩文引發異象,只有這樣才能進入文道街,否則就算是那個老東西來了也沒有辦法。」

「只要作出獸書就可以吧!」南星開口道。

「這個自然,若是你有作出獸書的能力,那麼就證明你有著足夠的能力,文道街自然會歡迎這樣的人,若是不行,你也可以將地契留下,文道街自然會為你在別的地方找到一塊讓你居住的地方。」孟師淡淡一笑,這些都是規矩,法家子弟最喜歡講的就是規矩,這大孟國的國學雖然是儒門,但是孟師卻是一個法家學門的弟子。

南星也不多說,直接將自己所寫的《無心湖行》,這算是自己第一本拿在手中的獸書,當然《西遊記》不算,這是特別為了自己的孫悟空創造出來的,無法直接使用,所以南星就拿出了《無心湖行》,這本擁有幻術能力的獸書。

孟師伸手接了過來,這原本不過是一張薄薄的白紙,但是當成了獸書之後,竟然化作很是堅硬的鐵塊一般,可是和鐵塊不一樣的是,這獸書依舊可以捲起來。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好好,不錯。」孟師讚揚了一句,不過眼睛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口道「雖然說這是你寫的,但是卻也只能說明這是你偶然得到的,這種詩文所做的獸書也不是沒有過,你再有沒有其他的獸書?」

南星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開口道「您好像說過只需要一本就足夠了,要入住這裡這麼的麻煩嗎?反正我也只是來這裡求學的,那麼您給我換一個住的地方吧!」

南星當下便從玉秋那裡拿來地契,直接就要交給孟師,這個舉動讓人震驚在了原地,別說是孟師,就是李秋水都在這個時候楞住了,這可是孟師啊!大孟國的人那裡一個見了不是畢恭畢敬的,若是孟師讓他們做什麼,誰敢說麻煩,都是畢恭畢敬的將事情做好,但是南星竟然直接做出了這樣的舉動。

「孟師,南兄剛到京城,這,」李秋水想要去辯解,但是卻被孟師揮手打斷,孟師也沒有露出如何的表情,沒有生氣,沒有憤怒,只是靜靜的看著南星,開口道「你確定要這麼做嗎?這裡可是文道街!」

孟師說話說的很重,而且說的很明確,這裡是文道街,這裡是孟都最重要的街道,而且也是最為獨特的街道,每個孟都人都以住在這裡自豪,但是現在這少年卻因為一些小事而要求將這地契換去,這裡若是還有別人,絕對會罵南星是傻瓜,然後自己一臉諂媚的去討好那裡的孟師。

「住在哪裡和我求學沒有任何的關係,若不是這是拂柳老人給的,我都不會來這裡。」南星淡淡搖了搖頭,並不在意。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你可知道你要換的房屋是什麼樣子的?」孟師看著南星,眼睛望著南星的眼睛,但是看到的是一汪清澈的湖水,這個少年是純凈的,孟師心中冒出這樣一個念頭,「若是一間陋室,沒有其他的東西,到時候怕是會被你要報的學門所嘲笑,這是你願意看到的嗎?」

「嘲笑?」南星喃喃。

「是的,嘲笑,」孟師開口,那裡李秋水想要說什麼,卻被孟師身邊的小女孩所阻止,這女孩雖然口中吃著東西,可是卻一直看著南星和孟師,將李秋水攔了下來,而李秋水卻不敢說什麼話,而且眼神看著這個小女孩還有一些奇怪的神色,若是南星看著絕對會發現這神色就是恐懼。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學門,那麼如何有資格自稱是道門。」南星整個人變得嚴肅起來,不再像是之前那樣的溫和,整個人都有一種變化,讓其他人看了都是一凜,此刻的南星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威嚴,有種壓迫力,「若真的是這樣,我必然會取而代之,道法雖自然,然人不自然。」

孟師的眼睛再一次發光,他的眼睛和其他人不同,他的眼睛之中有著一道紅色的不知名的光彩,在男性說了取而代之之後,他竟然看到南星身後出現萬丈紫氣橫空而起,但是瞬間又消失,但是僅僅只是這樣就足以讓他震驚了。

「道門?」孟師眼睛微微一咪,心理暗暗念叨著這個道門,似乎是很早以前有過名氣的學門,如今應該只是一個小小的學門吧!為何這個少年會如此的看重。

南星不知道孟師心中的想法,還以為他還在向著陋室的,當下便是輕輕一笑,開口道「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唯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吾曾曰:何陋之有?」

轟轟轟!

天空之中突然像是響起了驚雷,連續響動三次之後,這聲音才停了下來,但是這驚雷之聲就好像是打在了每個人的心臟之中,讓人心神震動,無比的震撼。

「因為沒有紙筆,所以天地響雷以表敬意嗎?」李秋水說話都有些結結巴巴了,一臉震驚的看著南星。

孟師更是驚異的看著南星,這響雷實在是說明了一切,尤其是到了最後南星的那句話,最後一個字剛剛說出便聽到天空之中三聲驚人的響雷,估計此時很多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以為是有什麼人出現了呢!

「現在這位先生能夠明白我的想法了吧!」南星沒有理會這響雷,他的身體發生了輕微的變化,不過現在可不是去理會的時候。

「很好,很好,剛才算是老夫的錯誤,現在你可以入住這文道街了。」孟師開口,單單就憑藉這短短的文章就可以看出一切,天空出現三聲響雷,若是將這話寫於紙上,一定可以成為獸書,而且級別不會太低,這一點是無需非議的。

「嗯!什麼?還讓我進入這裡?」南星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這老頭竟然還同意自己入住這文道街,南星心裡的不舒服,無非就是因為這老頭突然出爾反爾,這才是他不爽快的原因,現在突然同意,這一下子讓南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和我走吧!我帶你們去。」那個一直在吃零食的女孩突然將南星的地契拿了過來,直接就在前面走了起來,讓南星一下子不知所措,「對了,剛才那短篇文章是你的寫的吧?有什麼名字嗎?」

「是我,叫《陋室銘》」南星也不知道怎麼的,看著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女孩,但是一問自己,竟然不知不覺的就說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