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兩個星期之中,每天晚上秦岳都會與蘇亞進行對戰。

最初阻擋蘇亞一秒鐘的約定,秦岳依然沒有完成,而同樣施展著狂燕突襲的秦岳,也沒有辦法突破蘇亞的狂燕突襲,攻擊到蘇亞的身體。

冥想,秦岳每天都在進行,秦岳精神力的強度,已經達到了青銅的級別。

這就意味著現在的秦岳的精神力,已經能夠支撐他完成大部分的通用魔法。

但是,秦岳現在依然只能夠繪畫最為簡單的清晰術,否則他的魔法元不足以支撐他的魔能消耗。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今天,是秦岳準備架構魔能漩渦的時候。

在向著季同索要了那件測試武器房間的使用權之後,秦岳便是獨自一人將自己鎖在了房間之中。

在構建的時候,秦岳需要一種安靜的空間,不能夠有人打擾。

漩渦的構建,在秦岳精神力達到了青銅級別之後,秦岳便是成功的在蘇亞的空間之中完成。

但是,當一切轉化為現實的時候,秦岳還是無法保證輕鬆的心態。

已經失敗了無數次的秦岳,心中非常的清楚魔能漩渦構建失敗的後果。

「呼,就像前幾天一樣就行~」

秦岳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慢慢的放鬆著自己緊張的心情。

當秦岳心如止水的時候,秦岳駕輕就熟的開始調動著自己體內的魔能,漸漸的向著自己丹田的位置積聚著。

在秦岳小心的控制之下,魔能漸漸的在丹田之中旋轉起來。

隨著魔能的不斷注入,漩渦的轉速開始慢慢的增長著,同時規模也在不斷的擴大。

秦岳小心翼翼的控制著每一個地方,若非秦岳的精神力已經增長到了青銅級別的話,或許現在秦岳已經開始手忙腳亂了。

當計劃之中的最後一股魔能安穩的融入到漩渦之中的時候,秦岳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終於成功了!

秦岳用著精神力小心的探查著自己身體的情況。

秦岳體內的魔能濃度已經降到了正常的水平線上,原本幾乎停滯的魔能,開始平穩的在身體之中運行起來。

原本搖搖欲墜的魔法元,已經平穩了許多。

「終於算是解決了一個難題啊~」

秦岳睜開自己的眼睛,直接躺在了地面之上,雖然他依然無法使用魔法。

但是秦岳已經不再擔心自己的身體會因為魔能的刺激,而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這對於即將要與大量魔法師交手的秦岳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當秦岳從測試房間出來的時候,已經過了晚上的九點鐘,秦岳匆匆的洗漱一下,便是上床睡覺。

「今天,我會做到你的要求的!」

當秦岳再一次的見到蘇亞的時候,秦岳的目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蘇亞,手中的短棍橫放在自己的胸前,做出一副防禦的姿態。

連續半個月的時間來,秦岳每一天的晚上都會和蘇亞戰鬥,雖然每一次蘇亞都會在一秒鐘的時間之內結束戰鬥。

但是,蘇亞不得不承認的是,秦岳正在成長,他已經能夠開始抵擋她的進攻。

而當秦岳反過來進攻的時候,僅僅使用狂燕突襲的蘇亞,也漸漸的感覺到了壓力。

————————

求推薦,求收藏 「想要過關,就拿出你的本事來吧。」

蘇亞依舊是面無表情,在訓練的時候,蘇亞總是如此嚴肅。

幾乎沒有任何的預兆,蘇亞便是已經突襲到秦岳的身邊。

已經被蘇亞「擊殺」了無數次的秦岳,沒有任何的慌亂,抬手,同樣的狂燕突襲。

短棍在一瞬間交織,二人的身影變得虛無起來。

密集的敲打聲,從虛影之中傳出。

說時遲,那時快。

二人出手的頻率已經不是肉眼可以捕捉的到的了,一秒鐘的時間,二人已經交手了上百次。

兩秒鐘,三秒鐘。

直到第四秒的,秦岳的身影才再一次的清晰起來,只不過,他的身上已經布滿了大量的血洞,身體已經變得血淋淋的。

「哈哈哈哈,我終於成功了!」

當秦岳再一次的重生的時候,秦岳終於忍耐不住自己的興奮,放聲大笑起來。

連續半個月的時間,秦岳每一天的晚上,都要承受著身體被短棍戳出數個洞口的痛苦,幾乎每一天,秦岳都要「死」上那麼幾次。

現在,他終於完成了蘇亞的目標,而且不僅僅是一秒鐘,他足足擋下了三秒。

精神力上的幫助,對於秦岳來說,不言而喻。

「不過是堅持了三秒鐘而已,一個三秒男有什麼好激動的?」

正當秦岳開心的大笑的時候,蘇亞依舊是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秦岳,只不過,蘇亞的目光微動。

狂燕突襲,融合了蛇形步,以及大量揮棍的技巧,而且其真正決定勝負的關鍵,就在於接觸到敵人的一瞬間,能否獲取優勢。

一旦對手穩定住了形式,對於突襲者來說,已經輸掉了。

「呃……」

剛剛還是很開心的秦岳,頓時笑不出聲來,雖然蘇亞這話沒有毛病,但是怎麼就覺得那麼的不對勁呢?

「不要高興的太早,你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已,下面換你進攻。能夠完成我的第一個要求,只是證明了你揮棍的頻率足夠的高,僅此而已。」

蘇亞冷聲的向著眼前的秦岳說著。

聽著蘇亞的話,秦岳心中的興奮也漸漸的回歸到了平靜之中,他還沒有完全完成蘇亞的要求。

「狂燕突襲,要求的可不僅僅是使用者揮棍的頻率,能否完美的融合蛇形步,才是狂燕突襲的關鍵。」

說話間,蘇亞便是擺好了防禦的姿態。

「放心吧,我可是將貢獻點全都用在了重力室上面。」

秦岳看著眼前的蘇亞,微微的翹起自己的嘴角。

狂燕突襲!

同樣眨眼之間,秦岳欺身到蘇亞的面前,但是,秦岳卻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出手進攻。

秦岳腳尖點地,直接順勢繞著蘇亞,來到了她的側面。

蘇亞心中一驚,抬手急忙的向著自己的側面防過去。

但是,令蘇亞沒有料到的是。秦岳從自己側面的一擊竟然也是佯攻,短棍在半空中被秦岳換了手,而後順勢向著蘇亞的身後揮去。

只一眼,秦岳便是判斷出來,眼前的蘇亞不可能躲開,心中激動之餘,自己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但是,就在秦岳手中的短棍接觸到蘇亞的後背的時候,秦岳卻是沒有一丁點打在實處的感覺。

空了!

這是秦岳心中的第一想法,但是,秦岳來不及過多的思考,身形移步,繞著蘇亞不斷的進攻著。

但是,除了第一下之外,秦岳每一次出手,都打在了蘇亞手中的短棍之上。

直到秦岳精疲力竭,也沒有再創造出如此接近蘇亞身體的機會。

「算你過關。」

蘇亞看著地面上一動不動的躺著,大口喘息著的秦岳,聲音清冷的說道。

「啊?」

秦岳很是費力的將自己的目光挪到了蘇亞的身上,有些茫然的看著蘇亞。

他明明沒有打到蘇亞,為什麼會算自己通過?

「休息夠了,就過來接著進行煉金師基礎訓練吧。」

蘇亞並沒有為秦岳答疑解惑,只是留下一句話之後,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耶~」

秦岳望著蘇亞消失的地方,開心的笑著,有些費力的用著自己的手指比出一個勝利的手勢之後,便是躺在地上專心的恢復著自己的體力。

「能夠在突襲的瞬間,改變自己的方向,同時能夠進行佯攻,這些,都是我沒有想到的。如果不是我臨時改變了戰技的話,我是無法躲開的。少主,希望你能夠成長到能夠接觸那個秘密的地步,只是,為什麼我想不起來,那個秘密到底是什麼?」

在暗處觀察著秦岳的蘇亞,不禁漸漸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今天是星期天,白天剛剛起床的秦岳,直接被季同叫了過去。

「臭小子,把你手邊的零件給我拿過來。」

正在焊接著什麼的季同,回身看到了進來的秦岳的時候,直接沖著秦岳喊道。

「秘銀?你要幹嘛啊?」

當秦岳隨手將零件拿起來的時候,頓覺重量不對,低頭看了一眼,低聲的向著季同詢問道。

秘銀質軟,能夠很好的傳遞魔法師的魔能,故而被大量的用於魔法裝備的製造上面。

「當然是做實驗啊!難不成是玩過家家嗎?」

季同伸手直接將秦岳手中的零件給接了過來,轉身安裝在工作台上的半成品上面。

「這個東西?不會是之前的燒火棍吧?」

秦岳看著工作台上面的短棍,下意識的向著身邊的季同說道。

「什麼燒火棍!」

季同回身用著手中的扳手,在秦岳的腦袋上面輕輕的敲了一下。

「這個東西是槍! 總裁嬌妻太撩人 魔能槍!不懂就不要瞎說!」

庶女狂妃:鬼帝大人寵翻天 季同連聲的向著秦岳解釋著。

「隨你,隨你。」

秦岳看著工作台上面那根黑黝黝的短棍,頓時低聲的對著季同說道。

「能不能借我點東西用一用?」

秦岳環顧著季同的工作室,低聲的向著季同請示著。

「隨便用,但是如果被我發現你浪費材料的話,你這個月的工資就沒有了!」

季同大手一揮,正當秦岳興奮的去「垃圾堆」裡面尋找合適的材料的時候,季同如是說道。

「喂喂喂,你不能這樣啊!今天可是這個月的最後一天,你不能扣我工資啊!」

秦岳望著身後的季同,頓時無奈。

季同給自己的可是學院的貢獻點啊,之前他不清楚這個東西的重要性,但是,在這麼長的時間之中,秦岳早就明白了貢獻點在學院的地位。

除了吃飯可以不用貢獻點之外,其餘的場地以及設施想要使用的話,幾乎都需要花費不同數量的貢獻點。

————————–

求推薦,求收藏 「開個玩笑而已,做實驗的話,哪有人能夠保證一次成功的?」

季同看著眼前秦岳苦惱的樣子,頓時笑了起來。

「你想要做些什麼東西?或許我可以幫你參考一下。」

季同看著正在材料堆裡面不斷的翻弄著的秦岳,低聲的詢問著。

「燒火棍~」

「滾蛋!」

當被攆出去的秦岳,在門外解釋了很長的時間,最後還不及融田的一句請求。

「還是個煉金大師呢,怎麼這麼的小氣~」

秦岳感受著季同的目光,暗暗地嘆息著。

「嘻嘻,你就別說話了,季爺爺心還是很好的,誰叫你故意擠兌人家的?」

同樣在材料堆中幫著秦岳尋找著材料的融田,在聽到了秦岳的聲音之後,不禁低聲的笑了起來。

「我哪敢故意擠兌啊~我說的真的是實話啊~」

秦岳翻了個白眼,這年頭說實話也不行?

洛心的學院大比在下個星期,秦岳想在此之前給自己做出來一柄趁手的短棍。

在比試的期間,允許學員攜帶自己的裝備,但是一些殺傷性的武器,比如說魔裝,比如說秦岳手中的微型炸彈,都需要進行威力的限制。

否則,一旦在比武場上發現參賽者使用未經限制的武器的話,學院會直接取消參賽者的資格。

秦岳就沒有打算攜帶微型炸彈,那個東西在限制了威力之後,也就只能夠聽個響,幾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而無法使用魔法的自己,根本就不用考慮魔法裝備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