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警報瞬間被拉響,魔族兵士們小心萬分,齊齊轉向目標物處。

只見在半空中飛躍著一抹身影,若隱若現。

「攻擊!」

在沒有判斷敵我情況的狀態下,幾名魔族統領下達了命令。

咻!咻!

一道道能量體在空中炸開了絢爛的花朵,那一抹身影左右搖擺著,猶如一架戰鬥機,穿梭於槍林彈雨中。

「這是什麼東西!」

枯竭之泉巢穴首領食人魔達達萊斯瓮聲瓮氣道。

「誰知道呢,不管怎麼樣,都得把他解決了!」惡鬼軍營巢穴首領惡魂幽靈狄克仔哼了一聲。

在魔族的正常軍士行規中,對於無法辨別敵我的生物,最終對待的結果必將是毀滅!

「殺!破壞!」

那一抹身影呢喃著,面無表情,沒有絲毫生氣。

沒錯了,他就是倫貝斯特!

面對咄咄逼人的魔族,倫貝斯特雙眼猩紅,一股殺氣頓時蔓延開來。

他從天空呈現自由體下落,龐大的鬥氣環繞在身上。

「阿朵!阿朵!」

底下的魔族大喊著,這是撤退的意思。

我的1982 轟!

然而,倫貝斯特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在大批魔族兵士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之時,他化為一枚炮彈,轟炸在荒原的土地上。

轟!

整塊大地都震顫起來,第五層的塔身搖晃著,也帶動了整個不歸魔法塔!

能量的轟炸與地面的碰撞,產生了巨大的蘑菇雲,大地寸寸皸裂,深深凹陷下去。

「什麼鬼?」

在上一層戰鬥的扎西等人亦是感受到了這強烈的震感。

「圍起來!」

狄克仔大喝道,圍繞那巨型天坑,所有的魔族兵士面容肅穆,拔出身上的武器。

呼——呼——

一股狂風吹過,煙霧迅速消散,朦朧的洞坑中,一道黑影緩緩走出,他是漂浮在大地上!手中提著一把斷劍!

「人類?」達達萊斯白皺的肌膚舒展,眼眸中擦出憤怒的火花。

剛才那一擊所帶來的後果是嚴重的,不少魔族兵士直接化為湮粉!

「殺!殺!殺!!」

倫貝斯特身上的黑色煙氣越發厚重起來,情緒極其不穩定,口中也反覆念叨著殺字。

「人類,你這是找死!」狄克仔雙手把持雙刀,從原地縱身越過。

「啊!」

面對突如其來的狄克仔,倫貝斯特爆發出可怕的力量,一道鬥氣斬呼嘯而出,割裂開空間!

轟!

啪!

狄克仔帶著愕然的表情倒飛出去,胸口多處了一道長約十寸的傷口。

「這怎麼可能!」

狄克仔不甘的感受著靈魂力量的流逝,並最終在原地散為飛煙。

要知道狄克仔屬於惡魂幽靈一族,是靈體,平常的物理型傷害對他根本沒有效果,然而倫貝斯特的那一擊卻顛覆了一切!

「狄克仔!」食人魔達達萊斯大呼一聲,再對上倫貝斯特猩紅的目光之後不由自主的後退數步。

這個傢伙好可怕!

「殺!殺!」倫貝斯特面目猙獰,手持長刀,沖入了魔族兵士群眾大開殺戒!

一時間,血肉橫飛,這是一場一邊倒的大屠殺!讓人猝不及防!

一個人,一把刀,殺到魔族膽寒心驚!

剩餘的數位首領下達了撤退了撤退的命令,這個人類的實力絕對在傳奇之上,可規則的禁制又怎麼允許他進入的?空間難道沒有崩潰嗎?

「咳咳!」

另一邊趕到的艾克聞到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不由咳嗽起來。

他眺望過去,入目的是屍山血海!殘肢枯骨!宛若修羅地獄!

「這又是怎麼回事?」

艾克迷茫了,他原以為這個假扮倫貝斯特的傢伙是魔族的人,可他現在卻又屠戮著魔族!完全不符合他的猜想! ?不歸魔法塔第六層。

激斗正酣,忽然從入口處湧來一批魔族兵士,領頭的自然是各個巢穴首領。

「情況不妙。」阿拉貢心中一沉,該來的還是來了。

「嗯?有古怪?」一旁的納菲定睛凝視,這群魔族行動慌亂,神色恐懼,彷彿碰見了什麼東西。

下一刻發生的事情也驗證了納菲的猜測。

咻!

只見一道流光翻轉,刀氣縱橫交錯,漫天的血色飛揚!

「達達萊斯!」原本還有些擔憂的倫納多在見到自己的同伴之後面露喜色,可倫貝斯特的出現讓他一顆心徹底沉陷。

「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知道,這個人類也不知道從上面地方冒出來,實力強大,連狄克仔都死在了他的手上!」達達萊斯與倫納多會和之後哆嗦道,顯然倫貝斯特給這頭食人魔留下了陰影。

「為何每一次計劃的執行都會出這種事!嗯?」

憤怒的倫納多在看清楚倫貝斯特的模樣之後瞪大了眼睛。

「是當年那個小子!」

「你認識他嗎?倫納多?」達達萊斯撓了撓頭。

倫納多陰沉著臉,重重的點了點頭。

當初那一屆學院祭典,他們為了解除古神大人的封印,足足準備了近十年!

然而兩名少年的橫空出世,讓這個計劃付諸東流。

如今,時過境遷,見證過當年戰事的首領也只剩下倫納多一人了,像達達萊斯這樣的新晉首領都太過年輕。

「不可能,當年他已經死了。」倫納多滿臉的不信,他並不知道不歸魔法塔封界中發生的事。

「殺!殺!」

陷入狂暴狀態的倫貝斯特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他每舞出一刀,必將帶走一條生命。

「伯伯!」扎西也瞧清楚了倫貝斯特的模樣,他心中的震撼遠遠超出了倫納多!當年他是親眼看著自己伯伯的棺材下葬!

「這怎麼可能!」但丁等人都見過倫貝斯特的照片,見到此時的他時,心中生出的感覺可想而知。

嗖!

「扎西!阿拉貢!」

終於,艾克也從第五層的入口闖了進來,他避開了倫貝斯特屠殺的區域,直奔萊爾瑪吉斯代表隊。

「艾克,你終於來了,沒事吧?」納菲道。

「沒,還好。」

「艾克,這是怎麼一回事?」扎西情緒異常激動,一隻手抓住了艾克的胳膊,聲音不免顫抖起來。

「實際上,我也不知道。」艾克苦笑一聲。「我和奧斯汀戰鬥的時候,他就從規則壁壘中躥了出來,還打傷了我。」

「之後我以為他是魔族假扮的,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他好像也不是魔族一方的人。」

「會不會這就是倫貝斯特?」阿拉貢沉聲道。

「不可能!我的伯伯才不是這副鬼樣子!」扎西大聲反駁著。

此時的倫貝斯特陰氣森森,一身魔影重重,根本不像個正常人。

「艾克,你說他是從規則壁壘中跳出來的?」卡西冷靜道。

「是。」

「聯眾巢穴中的規則壁壘只有兩處,第一處是最外圍的巢穴壁壘,第二處便是不歸魔法塔區域內的封印壁壘,那麼他就來自於···」

卡西沒有繼續說下去,可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個倫貝斯特來自於封印壁壘!而封印壁壘中存在的不正是黑暗古神嗎?

「不可饒恕!竟然用我伯伯的樣子!」扎西發泄似的大喊著,如脫韁的野馬徑直衝出去。

「扎西!扎西!」艾克大喊著,那倫貝斯特的實力他可是見過的,就算是整個萊爾瑪吉斯代表隊一起上都不見得能打過!除非他再次使用降印!

「該死的,真是條蠢狗!」卡西低罵一句,動作卻不滿,追逐過去。「艾克,你們替我和扎西掩護。」

「明白。」

幾年的默契讓這群少年早已習慣了團隊作戰,在卡西邁出第一步的同時,其他人便行動起來,組成一個常規的行進方陣。

「達達萊斯,你們給我在這裡頂住!」倫納多當機立斷,他的目光瞥向了遠處的封印之石。

雖然瞧不清楚那裡的兩個人在幹什麼,但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而且他要控制住那塊區域,以便封印解除!

「好。」達達萊斯雖然心中懼怕,可想起這一次的任務還是壯著膽子應承了下來。

啪!

「你要去幹什麼?」

瑪莉蓮瞥見了雪莉的動作,淡淡道。

「我要去幫忙!」雪莉急促道,在瞧見艾克的第一眼之時,她的整顆心就掛在那了。

「你去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留在這裡吧,若是封印之石出了問題,我們都得死。」瑪莉蓮扔下一句話後繼續操作起來。

「可是···」雪莉的心仍不平靜,正想再爭取,餘光卻瞥見了衝鋒而來的倫納多。

「你要真想找你小情郎,那就去吧,死在一塊倒也不錯。」

「你··你怎麼··知道的···」雪莉瞪大了一雙眸子,瑪莉蓮的話語雖然難聽,但她更奇怪的是為何她會知道這件事。

「我可是魅魔。」瑪莉蓮嘴角微微一揚,一股妖媚的氣質頓時如香氣砰然灑出。

雪莉微微失神,很快清醒過來,魅魔族的天賦真是可怕,連她這個女人都快中招了,更何況男人?難怪她們被評為十個最美的種族之一。

魅魔的天賦不止如此,她們對於情感也有著非常敏銳的捕捉能力,或許這就是常說的第六感吧。

啪!啪!

倫納多的靠近打斷了雪莉的思考,有這個傢伙在,她也別想再去找艾克他們了。

咻!

數息后,雪莉便攔在了倫納多的面前。

「給我讓開!小鬼!」倫納多憋著一肚子火,一道道幽冥之魂環繞其身,看起來陰森可怖。

啪!

雪莉抽出自己的鞭子,在麥基克的灌輸下,它如靈蛇般遊走。

傳世兵術·蛇行三十六道!

呼啦啦!

漫天鞭影流連,自四面八方向著倫納多抽去。

隨身空間之悠閒農家 倫納多大喝一聲,身上湧出一圈黑色漣漪。

古代魔法·暗魔庇佑!

啊————

隨著鞭影落下,那漣漪不斷擴散,一道道陰魂飄蕩,在星空中發出凄厲的慘嚎。

雪莉身子微微凝滯,被那聲音所影響。

這個古代魔法不僅有防禦的作用,還能通過敵人的攻擊製造精神攻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