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三天後,洪錚七叔安葬好了,洪家眾人,也搬進了玉涵宮中。玉涵宮,更改了名字,依舊叫作洪府。

新洪府,佔地千丈方圓,巍峨而又磅礴,裡面蘊含了無數繁複真法。有采靈陣,無時無刻都在採集天地靈氣。也有鍛身陣,在裡面修鍊,可以鍛造肌體強度。更有殺陣,護府大陣,防禦大陣。據大茶壺所說,這裡面的防禦大陣,可以抵禦徹地大境高手。

龍城中,湧現的修士越來越多了。所有人經過洪府的時候,都震驚了。這宮殿也太奢華了,採集天地靈氣,日月精華,時而又飛仙之景。

「這是洪府,了不得啊!」有人親眼見過三天前那場大戰,感慨的說道。

「洪家出了蓋世人物,所以才會衝天而起。」

這三天,因為洪家為洪錚七叔舉行葬禮的緣故,並無人去叨擾。夜間,洪錚坐在院子中,抬頭看向天空那一輪明月,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總裁女人一等一 他的身前,有一張桌子,一壺酒,有洪銘,洪不破,洪龍騰,還有白鴻鵠。

「白鴻鵠,做的不錯。」洪錚首先給白鴻鵠倒了一杯酒,敬了白鴻鵠一杯。白鴻鵠受寵若驚,連忙站起。

「跟我在一起,不需要那麼多禮節,咱們就當是兄弟。」洪錚笑了笑,當他知曉白鴻鵠奮不顧身救洪龍騰的時候,他就已經認可了白鴻鵠。

認可了這個腦後長有反骨的人。

白鴻鵠擦了嘴角的酒漬,感慨說道:「洪少爺,我實話實說吧。我所在的一切,都是為了強大,極度強大。沒人能夠理解我要變強的決心。我天生反骨,被無數人瞧不起,認為我不可重用。事實上也是這樣,憑我孕骨四轉的修為,可以在一些小宗門內,當上核心弟子。但……無人會收留我。在靈城,也最多當上護衛隊的統領。其實,我們大家誰都清楚,我只是當初為城主擦屁股的。直到遇到你,你為我煉經,不嫌棄,不拋棄,讓我,很是感動。」

白鴻鵠說完,眼眶紅了,心中有些悲涼。

「幹了。」洪錚舉起酒,一口喝下,原來,白鴻鵠,也是個可憐之人。

上官墨苔如一株青蓮,款款走來,她看著洪錚,眼中情絲萬縷。她很少看到洪錚有如此隨性而為的時候,洪錚的心裡,很苦。

她想到,於是,心底的柔軟,再一次被觸動。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墨苔來了。」洪龍騰臉上出現了笑意,「來,坐。」

「謝謝爺爺。」上官墨苔坐在洪錚旁邊,看著他的側臉,有些滿足。

洪龍騰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道:「洪錚,墨苔,你們……成親吧!」

「不行!」

「不行!」

「不行!」

三道異口同聲的聲音響起,讓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愣。

第一道,出自上官墨苔本人,第二道,則是洪錚,至於第三道……赫然是如仙子一般走來的白玉涵。

白玉涵剛剛走到院子里,就聽到洪龍騰叫洪錚與上官墨苔成婚。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中一慌,腦袋一熱,就那麼直接開口了。

說完之後,她後悔了,臉色唰的一下,紅了。

洪龍騰一愣,隨後苦笑:「我來一個一個問。」

「墨苔,你為什麼不願意呢,難道,你不愛洪錚?」 上官墨苔搖搖頭,說道:「不是,爺爺還不知道吧,李輕依,為了救洪錚而死。如果我現在與洪錚成婚的話,我心中有些……過意不去。。我也做不到,最起碼,在目前幾年內,我說服不了我自己。「

洪龍騰一愣,隨後想起了李輕依,大驚失色。李輕依,竟然死了!

洪錚抬頭看向天空,眼眸中有悲傷之色:「我也做不到,如果我就這樣與墨苔成婚,我不僅辜負李輕依,更多的是,辜負了墨苔。」

洪錚將在祖地,關於李輕依的一切,都告訴了洪龍騰。

洪龍騰再次沉默了,嘆息一聲,不再多語。

洪不破起身,看向白玉涵:「你為什麼不同意呢?」

白玉涵手足無措,臉紅到了脖子。

「不知道。」一縷縷混沌霧靄將她的身軀包裹,隨後落荒而逃。

「對了,洪銘身上發生了一件怪事事,你知道么?」洪不破問道。

「怎麼回事?」洪錚立刻將目光注視在洪銘身上,眉頭皺了起來。洪銘此刻的狀態,很奇怪,氣息很駁雜,給他一種……像是在看洪君臨的感覺。

洪銘苦澀一笑:「一個月前,我修鍊的時候,軀體內,竟然主動運轉我從未接觸過的開脈術。開脈術出現后,你交給我的寶術,我全部在遺忘,短短時間內,居然全部遺忘乾淨。」

洪錚心念一動,低沉而嚴肅的說道:「你將開脈術,施展我看看。」

「好。」洪銘起身,退後一丈遠,身上綻放出了十九道光芒。十九道經脈在體表浮現,每道經脈,爆發出的氣息都是不同。

「混血!十九族混血!」洪錚猛然站起,瞳孔中滿是驚色。

「什麼是混血?」洪龍騰很少見到洪錚有如此震驚的時候,低沉的問道。

洪錚將洪王地洪家的情況講述了一遍,眾人聞言,一個個吃驚的看著洪銘。

「我在祖地遇到一個十族混血,名叫洪君臨,此人極度強大。修為早就已經能夠跨入靈體大境。洪君臨絕對不凡,是我見到天寵中,最為強大的一個。」洪錚說道,「但,洪君臨,只是十族混血。而洪銘,是十九族混血!」

「爺爺,洪銘的母親,我怎麼也沒有見過?」洪錚問道,他早就已經思索過這個問題,洪家女眷,不多。

無論是洪不破,還是洪銘,亦或者是自己,都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

「他母親……我也沒有見過。」洪龍騰說道,「不破,洪銘,都是在生下后一個月,回到洪家的。因為洪家歷來有子弟在外面遊歷的習俗,有些子弟修鍊幾年都是正常。在外面遇到心儀的女子,我也不過問。」

「過來我看看。」洪錚將洪不破招呼到自己跟前,雙手覆蓋在洪銘的肩膀上。頓時,他感覺到洪銘體內傳出了浩蕩的生機。每根經脈,都是一族血脈。

「我明白了,混血族,目前據我知曉的,還沒有哪個煉經師能夠煉製出混血族的寶術。大都是修鍊傳承功法的,但混血族的傳承功法,目前好像,也只有洪王地洪家內有這種傳承寶術。」洪錚眸光閃爍,思索了一會兒,「爺爺,你可聽說過洪王地洪家?」

他想起了當初鳳蒼宇譏諷洪君臨的話語,說洪君臨的術法,很是老套。現在看來,也的確如此。混血族,適合的功法不多。

「難道,真的沒辦法了嗎?」洪銘有些苦澀,如果真的是這樣話,那麼等於他自己就已經廢了。

「不會,我會想辦法,實在不行,我親自去一趟洪王地。」洪錚說道。

「哥,你看看我,看看我,看我體內有沒有什麼牛逼的母族血脈?」洪不破激動的說道,背後魔氣滾動,浮現出了一尊巨大魔影,越加清晰,手持一桿長矛。

「沒什麼特別的。」洪錚說道。

「錯了,他是極致純血。」大茶壺出現了,看著洪不破,「他體內,血脈一脈相承,精純至極,證明他的父族,母族,一直都是洪家人,從未與外族通婚。這種血脈,成活率極低。誕下的胎兒,要麼是畸形,要麼早夭。但他,已經度過了極度危險期,前途不可限量。」

「真的假的?」洪不破根本就不相信大茶壺所說的一切。

「假的。」大茶壺裂開大嘴,露出了二十四顆大板牙。

洪錚低下頭,正在思索間,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龍城近日,為何出現這麼多人?」

「有人生出了一枚經胎。」大茶壺首先開口,「與《億萬刀斧神功》一樣級別的經胎。但極度詭異,被活人硬生生的誕生下來。這種情況,我從來沒有聽說過。」

洪錚再次驚悚了,活人硬生生的誕下經胎,這實在是太詭異,太不可思議。

「那人哪去了?」洪錚問道,大茶壺與七彩天雞這三天都不在,看來是調查這件事情去了。

大茶壺緩緩說道:「多寶齋,三大至尊府介入了,將此人控制住了,正在研究。並且廣發邀請函,邀請各大掌控地的煉經師前來,看能否將經胎推衍成功法。據說,這經胎,可能是八品完整經文!」

八品完整經文……洪錚知曉代表了什麼,當初撼龍經只是八品殘經,推衍出來后,就已經能夠化為三龍神將,若是八品完整經文,那威力該有多大?

「多寶齋,又是個什麼勢力?」

「與聚錦堂性質一樣,二者實力相差也差不多,不過是對頭。」大茶壺說著說著,忽然變的極度猥瑣起來,「奪寶齋這次來的人,有多寶齋的明珠,那妞……嘖嘖嘖。」

說著說著,大茶壺忽然一拍自己腦袋,直愣愣的盯著洪錚:「你什麼時候把傭金給我結清?」

「他不欠你。」洪不破嘴歪眼斜,斜視著大茶壺。

「怎麼不欠?」大茶壺不幹了。

「有憑據嗎?」

「沒有。」

「沒有就不欠!」洪不破直接拋出了大招。

「老闆,你看,做人不能這麼沒品,我累死累活的……」大茶壺急眼了。

「好了好了,給你。」洪錚有些頭疼,扔給大茶壺一個儲物袋。

大茶壺打開后,雙眸亮晶晶的,極度滿足,眉開眼笑,仰天大笑。

洪錚揉了揉眉心:「有沒有消息說,什麼時候開始推衍經胎?」

大茶壺擦了一把自己的口水,在數著晶石:「有,就在明天。」 這一夜,龍城燈火通明,人生聲鼎沸,天空中不時有流光劃過虛空,降臨在龍城。偶爾有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從天而降,神念覆蓋而過,讓修為低下的修士驚懼。

不過洪家一片安穩,因為有洪錚在。更不用說洪錚背後那個如仙子一般的人物。

「早些休息吧,這段日子,你身體不太好。」院子中,只剩下了上官墨苔與洪錚,二人相顧無言。月光如水,灑落在二人的身上,像是一對神仙眷侶。

「嗯,好,這經胎……給你。」上官墨苔取出了經胎,遞給了洪錚,眼中滿是柔情的看了他一眼。

洪錚嘆息一聲,摸了摸上官墨苔的長發,將她摟入懷中。一股幽香撲鼻而來,很好聞,讓洪錚心緒穩定。

「我去……休息了,你也早點睡,明日可能是個考驗。」上官墨苔輕聲說道。

上官墨苔走後,洪錚靜靜的站立在院子中。洪家眾人,全部都陷入到了睡眠中。

一道倩影出現在洪錚背後,怔怔的看著他。白玉涵美艷不可方物,膚色如羊脂白玉,氣質如仙,讓人一眼看去,自慚形穢。

「你心事很重。」白玉涵輕聲開口。

「洪某的私事,與姑娘……好像並沒有太大的關係。」洪錚頭也沒回,雖然白玉涵對洪家,有恩。但洪錚忘不掉李輕依的慘死,與她有莫大的關係。白玉珩,是白玉涵的姐姐,而且,要不是當初白玉涵阻止,讓姚老鼠參與,自己來不及施展軒轅車,就被釘在地上,李輕依根本就不會逝去。

「你還是放不下。」白玉涵幽幽的說道,眼眸中漸漸出現了霧氣,「難道,原諒我一次,就那麼難?以我的身份,我的修為,根本不用如此低三下四的去哀求一個人。你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

洪錚猛然回頭:「姑娘,你好像搞錯了立場。我從來沒有要求你去低聲下氣什麼,這宮殿,你現在要是反悔,隨時可以收回去。洪某無大才,但向來恩怨分明,睚眥必報。」

白玉涵一怔,緩緩轉身,月光灑落在她的身上,身影顯得很是凄涼:「既然你如此憎惡我,明日,我便走吧。」

洪錚沒有理會,轉身向自己所在的房間走去。

白玉涵的身影頓住了,滿臉盡都是苦澀:「你……好狠的心。」

第二天,第一縷陽光照耀龍城,龍城沸騰了,難以計數的修士,浩浩蕩蕩的向龍城中心趕去。那裡原本是聚錦堂的分支。但已經被洪錚給毀去,出現一個大坑。但大坑,今日被一座巨大白玉平台填上了。

平台上,擺放了三十六座青銅經爐。在平台中央,還有一座繁複的大陣,那裡盤坐了一個人,披頭散髮。看不清面容,但從身形來看,是一個女子。

「嚯嚯,嚯嚯。」一聲聲奇異的笑聲從女子口中傳出,聽在耳中,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咻咻咻!

一道流光出現,降落在平台上,他身材肥胖,渾身都是肉,看上去四十歲左右的年紀,笑眯眯的。

而平台周圍,則是已經聚攏了無數修士,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盡頭。

「各位,在下乃是多寶齋的一名堂主,我姓葉。近日的事情相比大家也聽說了,龍城出現了有人誕下經胎這件事。而誕下經胎的,就是眼前這女子。」葉堂主手指那批頭散發的女子。

女子抬起頭,面目憔悴,但一臉猙獰,一雙瞳孔,竟然是漆黑色的,沒有眼白,看上去很是詭異。她修為也不高,只是在化氣三轉左右。

「大家都要死了,都要死了……我看到了魔鬼,也看到了牛頭馬面,還看到了一個人,他們喊他耶律無歸。」女子瘋瘋癲癲的,而後猛然慘嚎,「把我的孩子還給我,還給我。」

洪錚皺起了眉頭,耶律無歸這個名字,他好像在哪裡聽過,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但就是想不起來,似乎這段記憶,不存在。

忽然,女子猛然抬頭,瘋瘋癲癲的說道:「你們聞到禪香味沒有?我聞到了,聽說,聞到這種味道,是你前世的親人,正在給你燒紙,我聞到了,我聞到了……」

「瘋子!」一聲冷哼傳來,手持青銅燈的姚老鼠出現了。

他一出現,洪錚眼眸中殺機爆閃。

「姚老鼠,拿命來!」洪錚瘋狂了,狂吼一聲,就要推動魯班魔裝。

「停下!」白玉涵一把拉住了洪錚,正色說道,「他手中的青銅燈,不簡單。青銅燈的主人,我目前不一定是對手。你這樣上去,是在找死。」

上官墨苔也說道:「洪錚,冷靜,不要衝動。」

洪錚停住了身軀,臉色陰沉不定,隨後收斂渾身的氣息。

「這是誰啊,這麼橫。」一名年輕人手持一把紙扇,笑眯眯的說道。他的修為不弱,已經達到了孕骨巔峰,同時他身上那浩蕩而獨特的氣息也表明了,他是一名煉經師。

「榜眼蓋求實的弟弟。」大茶壺走上前來,輕聲說道,「探花王隆錦,榜眼蓋求實,狀元衡言測。王隆錦雖然修為不高,但能夠在天寵西北聯盟裡面排上前三。因為他乃是八卦龍馬的嫡系後代,血脈強大精純。而榜眼天寵蓋求實,極度不簡單。他不是人族生靈,本體是饕餮的後代,六目吞天獸!這一族,人丁稀少,極度強大。蓋求實的弟弟蓋夢波,同樣很是強大。孕骨巔峰修為,加上本體乃是帝血,能夠與靈體大境高手爭鋒,又是煉經師。雖然未入天寵榜,但無人敢小覷。」

「哦,一個家族子弟,比蓋公子來說,還差的很遠。蓋先生此次煉經完畢后,希望能夠將經文寶術,轉讓給聚集堂一份,在下感激不盡。」姚老鼠說道。

「好說,聽說分支堂主之女袁刀刀姑娘也即將到來?」蓋夢波問道。

姚老鼠笑眯眯的:「當然,刀刀姑娘,還希望蓋公子能夠為她摸骨煉經呢。」

蓋夢波眼睛一亮,滿意點點頭。

「看,那是大梟古清蟾的關門弟子,陸悄雲,是空靈體質。」有人指著平台上出現的一人。 洪錚掃了一眼,發現是個老熟人。當初撼龍經出世的時候,此人也是在場。當初他修為不高,難以看清陸悄雲的細節。現在睜開太初荒瞳一看,眼眸中有驚色。

這種體質,太不簡單了。她全身孔竅每時每刻都在張開,一縷縷波紋在她體表纏繞,無數大道仙光凡胎肉眼難以看見。數不清的符文,從天空中遊離著,時而鑽入到她的體內。讓她,隨時隨地,都有可能進入到合道的境界中。

「老夫來也。」潑墨大師也前來,老態龍鍾,體內氣息衰敗,但眾人眼中都出現了崇敬之色。

方鼎大師,也是緩緩走來,並不說話,臉色平靜。

如果說這三人前來,未引起轟動的話,之後來臨的幾人,引爆了整個場面。

「天機府的天機聖子來了,天機聖子,天機聖子,天機聖子!」有修士滿是狂熱的喊道。

三大至尊府的天機府傳人,一出世,光環無限加身。只見他,面若冠玉,二十七八歲的年紀,眼神凌厲,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劍。背負一對潔白的羽毛翅,聖潔無比。

「此人名叫白鳳,帝血幼獸,本體是白翅雲霄雀,有朱雀血脈。」

另外一人,氣息極度詭異,雖然是人族,但妖氣凜然,一出現,雲朵崩碎,背後有高大骷髏虛影顯化,頂天立地。

「骨族。」白玉涵輕聲說道,「骨族來歷神秘,這一族,本體都是白骨成妖,生出獨立意識,化生血肉。骨體上,纏繞諸多奧義符文。」

「對,他名叫骨伽羅,一年後的天寵榜爭霸賽,他很有可能進入前五。」大茶壺解釋,「天寵榜每十年一換,蓋求實等人的排名,還是十年前的排名。黃金大世來臨了,這麼多的天寵開始入世了。」

兩道流光出現,降臨在平台上。其中一人,赫然是洪君臨。以洪君臨桀驁的態度,在另外一人面前,也是頭顱微低。

他面貌俊秀,氣質高貴,宛若人皇,周身有龍吟虎嘯之勢。天靈骨,混血光滾滾,體內精氣滔滔而涌。體表二十道光芒閃耀,身穿蟒袍,氣度不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