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開始喬克利看到沙子的顏色出現改變還沒有什麼感覺,以為只是班吉拉的一種手段,他該攻擊就還是攻擊。

班吉拉和波士可多拉完成了超進化,實力得到了加強,但從氣勢上看還是冠軍級的精靈,佔據屬性優勢的他為什麼要擔心?

邪王寵妃 田園獸世:媳婦,很甜呦! 但是在赤沙出現了一段時間后,整個被赤沙所包裹住的這裡面,整個的溫度直線上升,很快他的臉上就出現了漲紅的神色。

如果此時有人從沙漠的外面看,就能夠發現,原本一望無際的黃色沙漠中,出現了一抹紅色,而且這塊紅色的區域範圍越來越大,有點像是一種病毒,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擴散著。

不過外圍的那些赤沙只是班吉拉隨意而為,他真正集中的目標方向還是在這裡面,這裡才是主戰場。

在喬克利有所感受后,他的兩隻精靈也都感受到了不同。

原本打在他們身上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沙礫,此時打在他們的身上卻有一種刺痛的感覺,甚至在被赤沙衝擊得多的地方還出現了一種焦黑色。

作為草系精靈,他們對這種能量的感覺最明顯不過,這是火系的能量!

但是當他們全都反應過來的時候傾,超級班吉拉的赤沙領域已經完全成型。

青木一步上前,走到了超級班吉拉和超級波士可多拉的中間,看著自己身邊兩隻龐大的精靈,他幾乎一米八的身高,卻只能到他們腰的位置。

在兩隻精靈的背上拍了拍,感受到他們身上傳過來的特殊的觸感,超級班吉拉此刻身體略微有些粗糙,不過卻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溫度。

而超級波士可多拉則完全不同,那是一種透心涼的冰冷的重金屬的質感。

超進化后波士可多拉從原本的鋼系加岩石系變成了一隻純鋼系的精靈,超進化后的物防種族值更是從原本的一百八十點上升到了二百三十點的高度。

單論種族值的話,精靈世界中的精靈,只有極少數的一部分能夠和他的防禦力有抗衡的可能。

而且青木的波士可多拉可是吃著鑽石長大的,其防禦恐怖程度更是上升一個檔次。

「他,看不起你們!去!給他看看你們的實力!」青木笑著說道。

對於這兩隻怪獸級別的精靈,他非常放心。

青木的話很簡單,但卻直接激起了班吉拉和波士可多拉的傲氣。

無論是誰,就算是青木所收服的那幾隻神獸資質的精靈,也不敢看不起他們!

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也能成為神獸!

「班!!!」

「括!!!」

超級班吉拉和超級波士可多拉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樣的信息。

弄他們!

「嘭!」

兩隻巨大的拳頭在青木的頭頂,相互碰撞,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青木站在兩隻精靈中間看起來就是一個小不點,但此刻她雙手抱胸,一副胸有成竹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的模樣卻是成為了經典。

當喬克利反應過來的時候,超級波士可多拉已經邁動著他那承重的步伐,帶著地動山搖的氣勢朝著喬克利衝去。

而且在超級波士可多拉的身旁,還瀰漫著大量的隨時以及赤沙。

尖石攻擊引而不發,這是他此刻的防禦之一,將攻擊技能轉變成為防禦技能,這依仗於青木一直對波士可多拉和班吉拉他們能量的控制。

好不容易勉強適應了赤沙的干擾,就感覺到一陣地動山搖,衝過來的超級波士可多拉就像是一輛移動的裝甲坦克。

四道滕莽在波士可多拉跑動的過程中出現。

打草結技能對於體重越重的精靈,效果越重,但班吉拉的赤沙可不是就看看,它們圍在波士可多拉身旁的原因就是因為防備著對方的打草結技能。

這次的打草結是哥夢奈亞的技能,而另一邊的土台龜則再次使用出了飛葉快刀。

嘭——嘭——

沒有任何意外的,所有的巨型飛葉快刀被波士可多拉像是拍蚊子一眼地隨手拍飛,而剩下的那些小的飛葉快刀攻擊在波士可多拉的身上,除了有點聲響外,對他沒人任何的效果,用另一種話來說,就是沒有破防。

轟隆隆——

當他們的技能剛剛使用而出,喬克利的腳下出現了細小的轟鳴聲。

這次喬克利的反應倒是很快,察覺到異常以最快的速度跳到了土台龜的背上,緊緊地抓住了他背上大樹。

當他剛剛跳到土台龜背上,三根巨大的石柱竄天而起。

斷崖之劍!

喬克利之所以能夠反映過來,完全是因為他對自己的安全意識比較重視,出現了任何一點的變化,他都準備好了去土台龜的背上。

從赤山煉獄開始的時候就反應過來。

雖然他這次的攻擊讓他躲過了這次致死的攻擊,死罪躲過了但活罪卻是要承受一翻。

超級班吉拉的斷崖之劍技能除了和固拉多的斷崖之劍威力差了一些外,其餘無論是外表還是附加的效果完全相同,可以說是擁有了真正斷崖之劍的八成威力!

所以,毫無徵兆的,來自地面的攻擊,成功地攻擊到了只知道一味逃命的喬克利的兩隻精靈。

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直接將哥夢奈亞和土台龜給掀飛!

土台龜是因為自己本身的移動速度慢,而且為了等喬克利跳到自己的背上無法閃躲,而哥夢奈亞這是因為他使用了紮根技能,為了在沙漠地帶讓紮根技能的效果真的發揮出來,他還特意加大了紮根的深度,卻沒想到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好機會!

超級波士可多拉抓住了這次班吉拉所創造出來的機會,前進速度再次加快,圍繞在他身旁的尖石攻擊也在瞬間飛散而出!

青木在命令班吉拉使用斷崖之劍一瞬間就做好了第二手的準備。

一枚精靈球從他的手中快速甩出。

試探已經結束,他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既然對方擅長多精靈的戰鬥,那麼只要在他將所有的精靈都召喚出來解決掉就好了,再不濟也要抓住對方神經最放鬆,最措手不及的時候多解決幾隻精靈。

火焰雞從精靈球中出場后就知道了自己的任務,眼神銳利,一言不發地朝著土台龜衝去,同時在他跑動的過程中,火焰雞的身上出現了大量七彩的光芒,將其包裹了起來。

三重超進化!

只見青木皺著眉頭手中再次握著一枚鑰石,連通了火焰雞身上的超進化石。

心電感應的溝通,超進化時的意志交流,讓火焰雞明確地感受到了青木的那種決心!

嚇莫!

上來就直接超進化加劍舞再加上自我有意識地調動自己的加速特性。

精靈實力越強,再加上平時的訓練和鍛煉,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的特性。

就比如說班吉拉的沙暴。

所以火焰雞在有意識地鍛煉下,加速特性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控制。

超級火焰就身上的超進化額的七彩光芒剛剛消散,就騰起了大量的赤金色火焰,黑色的腳掌在赤色的沙子上邁動,留下了一個個帶著金色火焰的腳印。

直接使用大招,神聖之火!

跑到一半的時候縱身而起,瞬間竄到了半空中,身上所有的火焰全都凝聚在了他的腿上。

黑色的羽毛夾雜著赤金色的火焰,看起來有有一種異常神聖的感覺!

超級波士可多拉快要衝到哥夢奈亞的面前時,后發先至的超級火焰雞的火焰踢已經從空中踢到了土台龜的上方!

轟!!!

不過在超級火焰雞的神聖火焰踢轟在土台龜身上之前,一道人影非常狼狽地從翻過來的土台龜剩下驢打滾滾出,在超能力的幫助下以最快的速度脫離了火焰雞的攻擊範圍。

這個人正是因為自大而一再被青木抓住機會的喬克利!

青木眯著眼睛看到了這一幕,不過他沒有讓火焰雞轉換攻擊目標,還是狠狠地踢在了土台龜的身上。

沙塵飛揚,一部分原本就在班吉拉的控制下,變成了赤色的沙子在火焰雞的攻擊下,直接就融化蒸發。

另一邊的波士可多拉也稍微晚了火焰雞一步衝到了剛剛站起身的哥夢奈亞面前,如果不是在他跑動的過程中一直使用尖石攻擊作為牽制的話,哥夢奈亞應該早就翻身逃走了。

沒有火焰雞那種爆炸式的攻擊方式,超級波士可多拉的攻擊輸出方式屬於持久型。

無視哥夢奈亞的一切攻擊,反正所有的攻擊在他的身上都不過是將將破防,難以發揮出有效的作用。

超級波士可多拉一把抓住了哥夢奈亞的手臂,對於別的精靈來說那看起來就恐怖至極的致命尖刺對於波士可多拉來說就是一個笑話。

再堅硬,再鋒利,上面擁有再多的毒素和波士可多拉有關係嗎?

一把下去所有的尖刺全都粉碎,在哥夢奈亞震撼的表情中,鐵鍋大的拳頭帶著熊熊火焰直接錘在他的臉上。

巨大的力量幾乎是一拳就要將他打成昏迷。

可惜現在他只能後悔他的抗擊打能力比較強,沒有被「簡單」的一拳就打到失去戰鬥能力。

那麼接下來迎接他的就是噩夢一般的連環攻擊。

這次是真·鐵拳,超級波士可多拉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哥夢奈亞的身上,全都如天馬流星一般轟在哥夢奈亞的身上。

如果不是哥夢奈亞這種精靈本就是仙人掌,真怕他被波士可多拉直接打成植物人。

另一邊簡單明了地結束戰鬥,土台龜被火焰雞腿上所凝聚著的赤金色的火焰所包裹,在赤金色火焰全都消散的時候,他所躺的地方直接下沉了三四米,而起原本在他身下的沙子全都蒸發,只有此時最邊緣的沙子凝結在了一個,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透明的碗。

不過這個碗卻是被燒得有些紅,而在這個碗中的土台龜更是一身焦黑,背上的那棵樹都直接消失了,被蒸發成為了空氣。

好一個…玻璃鍋燉老鱉!

眼看是失去了戰鬥能力。

啪嗒——

攻擊結束后的火焰雞緩緩地落在了地上,身上還因為剛剛的高溫散發著白色的煙氣,不過此刻的他卻是從超進化的狀態中解除。

雙重超進化青木能夠堅持的時間是比較可觀了,但三重超進化還是一個很大的負擔,如果不需要的話最好就不要長時間地使用。

不過火焰雞也沒有閑著,在原地默默地使用著劍舞,劍眉下的眼睛緊緊地盯著臉色陰沉的喬克利。

波士可多拉也很快把哥夢奈亞打得他的訓練家都不一定能夠認出他,一時間整個身體都扁了三分,躺在在超級波士可多拉的體重坐出來的深坑中。

拍著手掌一臉舒爽的波士可多拉慢慢地從哥夢奈亞的身上站了起來,很多細小的、斷裂了的仙人掌的尖刺從他的手掌縫、拳頭縫中掉落下來,全都已經斷裂了,唯獨沒有對波士可多拉造成多少傷害。

慢慢後退和火焰雞站到了一起的波士可多拉身上一陣超進化能夠抽動,也結束了超進化。

倒不是青木無法堅持雙重超進化了,而是在剛剛那一頓舒爽的攻擊中,波士可多拉成功地跨出了他那關鍵性的一步,和火焰雞還有班吉拉一樣,即將成功跨入到冠軍級。

身上的氣勢有些波動,忽高忽低,這就是即將突破的徵兆。

青木感知到了波士可多拉身上的徵兆,對面的喬克利當然也感知到了,臉色更加陰沉,自己的精靈成為別的精靈的踏腳石,這讓他怎麼忍得下去?

其實原本他這兩隻精靈並不會這麼快就失去戰鬥能力,就算是班吉拉的赤沙領域對他們有很大的影響,但畢竟是有著屬性優勢。

他就是栽在了大意上,看到班吉拉和波士可多拉完成了超進化卻沒有重視。

青木的超進化和神教的神力灌注,那種半吊子的超進化可是有很大的不同,那種半吊子從精靈的外觀上來看和超進化沒有任何的不同,但畢竟是假冒品,能夠長得一樣就很了不起,要是威力提升的量也一樣的話,神教不是要無敵?

喬克利從百靈身上見識到過這種能力,所以從他的意識深處認為這兩種就是一樣的,這才被班吉拉和波士可多拉抓住了機會。

他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

不知道為什麼超進化后的波士可多拉可以無視草系技能,防禦力能夠恐怖到這種程度。

不知道為什麼班吉拉能夠使用斷崖之劍這種他從未見過但卻威力強大的攻擊。

不知道為什麼超級火焰雞的火焰能夠這麼恐怖,僅僅只是一腳,就能將土台龜給擊敗。

只能說,青木給與他的刺激和驚駭真的是太多,如果他早就知道青木的精靈擁有這種能力,就不會這麼被動,也不會就這麼容易陷入被動中。

不能說青木指揮班吉拉直接攻擊訓練家有什麼錯,也不能說青木突然召喚出火焰雞作為突襲手有什麼錯。

如果是他自己遇到了這樣的情況,也絕對會忍不住抓住機會發起攻擊。

只不過青木在信息上佔據了更多的優勢,這就是所謂的知己知彼。

此刻的喬克利憑藉著自身的強橫超能力懸浮在半空中,身體周圍飄著六個精靈球,能隨時召喚出精靈發起反擊。

所以青木才沒有讓班吉拉和波士可多拉他們一起出手,就是要防備著他的突然攻擊,兵不厭詐,對方說不定就想抓住青木因為擊敗了他的兩隻精靈而高興的時機發起反擊。

不過看到青木足夠警惕,他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但自信的他,自認為在這裡待二十五年,出去就能夠橫掃一切的他,發現面對一個剛剛進入的,一個比他小這麼多的人,反而是他被率先擊敗兩隻精靈,這讓他如何接受的下來。

彷彿二十多年的堅持,意志,自信全都崩塌。

這不僅僅是他戰敗了兩隻精靈,更多的是對他背叛聯盟加入別的組織,在這個韜光養晦二十五年堅持的一種諷刺。

不夠現在卻不是他自怨自艾的時候,這個時候只要能夠在這裡將青木擊敗,那麼所有的困惑也就迎刃而解。

六枚精靈球一齊丟出。

六隻精靈出現在他的身旁,這些精靈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幫他阻擋了赤沙的干擾。

全是草系精靈,清一色的草系精靈,六隻精靈但卻只有三種精靈。

兩隻青木非常熟悉的妙蛙花,三隻城都地區的御三家精靈大竺葵,而站在最中間的那隻精靈,是青木最驚訝的一隻精靈。

甚至於他都認為精靈世界中暫時還沒有這隻精靈的進化形態。

一隻身材嬌小的,長相好像是一隻幼小的犬類精靈,乍一看是非常可愛。

隨便換一個人來看可能都無法認出這隻精靈究竟是什麼精靈,也只有青木看到的第一眼就認出來了。

葉伊布! 穿越特種兵之火鳳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