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更何況,」趙寧又道,「如果再配上毒藥,配上機關呢,真正厲害的大家,莫說以一敵十,便是以一敵百都做得到。阿梨半年奔波,為的便是今晚,她怎會不做足準備,她的厲害我是見識過的,所以我說今晚對皇上而言是為順暢,半點不假,因為我和阿梨都放了他一馬。」

對於趙寧想要煽動百姓的謀算,魏從事不知,楚管事卻清楚。

楚管事望向街口另一處緩慢朝前的馬車,真好奇趙寧跟這麼一個小小女童有段什麼樣的交情,才讓對誰都冷漠提防和算計的趙寧,唯獨待她這般推心置腹。

馬車很慢很慢,好在街上雖然擁堵,卻也是流通的。

開闊的街道口共通三條大道,南邊往錦峰湖橋去的大道街口,數百個男人正在收拾屍體,火把照耀的夜色里,他們抬著平民的屍體往路旁堆去。

重生洪荒情 夏昭衣的手掀著帘子,那些屍體血跡斑斑,有些傷損的嚴重的,臉上肌膚成了兩半。

「馮磊乾的,宣武軍統帥。」沈冽說道。

「這個急性子的莽夫,」夏昭衣皺眉,「他現在應該很後悔,不過李據都離京了,他沒什麼可怕的了。」

說著,夏昭衣朝沈冽望去,說道:「沈冽,你怎麼會出現在兆安橋?」

沈冽的目光從那些屍體上收回,「嗯」了聲,說道:「我猜到你會去那。」

「你來時便已負傷了。」

「小傷。」沈冽回答。

不過提及身上的傷,傷口便又開始作痛,尖銳刺骨。

今日他離開尚食閣,本要去東平學府,剛到淮周街時,遇上了先前苦尋的趙大頭。

趙大頭被人捆綁著往一條街口拖去,高呼救命,沈冽不作他想,念著救人要緊,跟了進去,未想是一場暗算。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至少有十個拿著弓弩的人藏在暗處,待他一追進去,那些弓弩便迅疾射來。

他猝不及防,負傷往一個視線盲角處藏身,隨後有二十多個殺手奔來,沒有多餘的話,揚刀便砍。

至今,沈冽都不知道這些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用趙大頭做誘餌來暗算他。

以及趙大頭,不知道他現在是生是死。

夏昭衣的目光落在沈冽的手背上,僅這幾道傷口便已不是小傷了,入肉之深,撕裂了皮肉,怎麼會是小傷,更不論他身上那些口子。

這時,遠處忽然響起極響的鑼聲。

雖然百姓們絕大多數都在街上,但眼下快凌晨了,所有人都困頓深乏,鑼聲在風雪中一起,甚至沒人能反應過來。

夏昭衣循著聲音朝外望去,不知發生了什麼。

不經意的一瞥,她瞬息愣住,而後眸中神色大變。

沈冽注意到了,說道:「阿梨?」

夏昭衣心跳狂奔,收回視線,飛快說道:「我有要事要辦,你回去后好生休息,我他日來看你。」

「何事這般急促?」沈冽不解。

夏昭衣沒說,告了辭,抬手掀了帘子。

緩慢行走的馬車根本不需要停靠,夏昭衣同車夫說了聲,直接跳下了馬車,朝西邊跑去。

沈冽跟了出去,抬頭見到女童已在數十丈之外了。

「沈郎君,」趙寧留下的車夫說道,「您要下車么?」

沈冽看他一眼,搖了搖頭:「不了。」

沒人喜歡被人這樣糾纏跟著,而且她應該沒有什麼大危險。

不過,她這般不淡定,看到了什麼?

夏昭衣跑進了一條小巷裡,四下望著。

四周很多人,可是,沒看到她所看到的那一個女人。

精靈之短褲小子 那個女人,陶嵐

是不是她看錯了? 董夫人說道:「是呀,我也猜到了,是這樣的,當時第二天醒來以後,我兒子董明在,董陽不在,他去操辦葬禮的事宜了,因為我丈夫是省城第一富豪,所以來的賓客,有三百多人,董陽在招待他們。」

羅小冬說道:「然後,你小兒子董明,怎麼說?」

董夫人說道:「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他說,我遇到了幻覺,我昏倒在地上,所以他叫了救護車,來救治我,然後,我就說,我看到你爸爸了,你爸爸沒死,他就是不信。」

羅小冬說道:「那屍體呢?」

孟山擺擺手,說道:「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屍體似乎是不見了。」

羅小冬奇道:「什麼叫似乎不見了?」

孟山說道:「似乎,就是不確定唄,因為瞻仰遺容的儀式,被取消了,在葬禮上,誰也沒看到遺容!」

董夫人點頭,說道:「是啊,葬禮舉行的時候,我強撐著去看了,董明對大家宣布,瞻仰遺容的步驟被取消了。」

羅小冬奇道:「那原因是什麼呢?」

孟山說道:「根據董明和董陽兩兄弟的說法,這遺容,被一直黑貓給破壞了。」

羅小冬奇道:「黑貓?」

董夫人說道:「當時,我在客廳里,的確聽到過貓叫聲,但是,卻沒看到過貓。」

羅小冬奇道:「你們家院子里養貓嗎?」

董夫人說道:「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我們不養貓,也不養狗。但是那天,卻確實有貓叫聲,我聽到貓叫聲,覺得滲人,就沒去看貓在哪裡!」

羅小冬奇道:「那後來,你有再見到那隻貓嗎?」

董夫人說道:「沒有,不過,我想起了一個古老的傳說。」

孟山說道:「什麼傳說?」

董夫人說道:「有傳聞,說是,當電閃雷鳴的時候,一隻黑貓在半夜子時,跨過一個剛死不久的人的屍體,那麼這個人,就會死而復活!」

羅小冬驚道:「這!」

董夫人忽然,臉色大變,說道:「我,我想起來了!」

羅小冬驚道:「你想起什麼了?」

董夫人說道:「我想起來了,那天的那個時刻,正好是子時剛過!」

羅小冬也驚出一身汗,說道:「這,這!」

孟山說道:「也就是說,你猜測,在你下樓之前,那隻黑貓,巧合的在半夜子時,跨過了那董放先生的屍體,讓他死而復活了?」

董夫人狂點頭,說道:「是啊,是啊!我就是這麼想的。」

孟山說道:「那你,後來,怎麼想到來找我們偵探所呢?」

董夫人說道:「後來,沒有瞻仰遺容的環節,我問董明,和董陽,董明說,是因為遺容被一隻野貓破壞了,不好,而董陽則驚了一下,抽搐了一下,然後,附和著說,兒子說假話,我一眼就看的出來的,我就追問董陽,董明這個人,比較的有心計,而董陽比較的老實實誠。」

羅小冬說道:「那哥哥董陽怎麼說呢?」

董夫人說道:「董陽顯出為難神色,說,不要問了,然後,說道,具體他那天不在,也是聽弟弟董明說的。似乎是把事情,推給了弟弟董明了。」

羅小冬說道:「董明始終矢口否認你遇到的董放站起來看著窗外的那一幕嗎?」

董夫人說道:「是啊!」

孟山沉默良久,問道:「羅小冬,現在事情說清楚了你看呢?」

羅小冬又看了下報紙,說道:「你調查過這兩個小偷嗎?」

孟山說道:「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拘留五天,然後,暫時不判刑,董明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羅小冬奇道:「董明已經知道此事了?」

董夫人說道:「他當然知道了,我今天早上去吃早飯,我喜歡吃油條,每天都去吃,然後,在攤位老闆那看到了省城日報的。」

羅小冬說道:「是啊!然後,你肯定會追問董明先生的!」

董夫人說道:「我當然會追問董明我兒子了,我想知道是不是我丈夫沒死。然後,被他給囚禁起來了。」

孟山沉默一會,說道:「之前他們的父子關係如何?」

董夫人說道:「父子關係一般般吧,我們母子關係很好,但是父子關係,一般般,董陽長期在海外,這次也調回國內工作了。」

羅小冬說道:「他們兩個人現在誰主要負責董家的企業?」

董夫人說道:「生意上的事,我從來不過問的。但是我看,遺書上說都,董明得到的企業股份多一些。」

孟山點頭,這時候,來電話了,孟山一看,大喜,說道:「我徒弟來信了。」隨後開了免提,羅小冬聽到,那邊氣喘吁吁的說道:「師傅,有消息了,董明先生決定不追究這兩個賊的責任,五天拘留,也放棄了,只是要求這兩個人保密,不許胡亂說!」

羅小冬奇道:「那這就更可疑了!」

小弟說道:「對啊,我們還在繼續查,但是顯然,董明先生身邊,五個保鏢,我們不易靠近。」

董夫人說道:「是啊,我兒子,董陽還好一些,但是董明,最近好像怕死一樣。身邊帶了不少的保鏢。」

羅小冬說道:「這,他有什麼敵人嗎?」

董夫人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他們父子之間關於生意的事,我從來不過問的,我其實,我其實完全不懂生意。」

孟山想了想,問道:「那你和商界大佬董放先生,是怎麼認識的呢?」

董夫人臉上露出一絲甜蜜,說道:「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羅小冬說大:「具體說說看?」

董夫人點頭,又喝了一杯咖啡,說道:「大概是五十二年前,我在東南亞一個美麗的城市,和我的父母在一起度假,我家裡家境比較好,但是,好女也愁嫁呀,我父親為了我嫁人的事,給我介紹了幾個公子哥,我都不滿意,這一天,我們正在東南亞的海邊玩,忽然大海里,衝來了一具屍體一般的東西,我們嚇一跳。然後,當我父親去看的時候,那屍體居然活了,原來,那是一頭鯨魚的屍體,在這小鯨魚的屍體裡面,出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呢,就是我後來的丈夫董放了。」

說著,董夫人回憶著,露出甜蜜的笑容。

董夫人氣質高雅,雖然已經七十開外了,但是依然顯出高雅的儀態來!

孟山問道:「他被鯨魚吞了嗎?」 夜晚時分,外邊雪花飛舞,搬到廚屋隔間的蘇喜兒幸福的冒泡泡!

這土炕可真是神器!晚間做飯燒水,如今躺上暖暖和和,可比暖水袋,電熱毯舒服多了!

而她之所以在這裡,還要感謝張婆子!

今天白日發了棉衣,張婆子晚間問過簫公子,得了應允,要家去送衣。這晚間寒冷,怕凍著蘇喜兒,就讓小丫頭搬到這裡,不但暖和,也能幫她看護著隔間的食材。

鑽在被窩裡,拿出自己所有積蓄,心裡美滋滋的!這小銀稞子雖小,可也有二錢,也就是二百文,這下小金庫就有二兩三錢銀子並96文錢!

小心收好,心裡感嘆,還是簫公子大方,一出手就是她兩個半月的月錢!

見時間尚早就打開直播間,查看今天觀眾留言。發現還有幾人在線,與他們打招呼聊天。

痞痞的泰迪:小丫頭你可回來了!嗚嗚嗚,我肚子好餓!

甜蜜蜜最好:嗚嗚嗚,我也好餓,為了和小寶貝見一面,我可是犧牲了美容覺時間!

就喜歡穿越:咳咳,說重點!

一頭霧水的蘇喜兒,看著屏幕上閃過的字幕,頓覺無語!原來,這是一群吃貨啊!蘇喜兒忍不住吐槽!

甜蜜蜜最好:今天的飯菜看著好好吃,好想嘗一口呀!

痞痞的泰迪:尤其是那個面,哇,一根根細細的,跟頭髮絲似的,看著就好吃!還有那個湯,聞著就香。

蘇喜兒黑線,好奇的問道:怎麼你們還能聞到香味兒?不是只能直播嗎?

這下群裡面又炸開鍋。

世界我最帥:哇哈哈哈,小喜兒,你竟然沒有仔細看說明嗎?這個直播間可不是你們那種落後星球的直播間,我們這兒不但能看到聽到,還能嗅到香味,說實在的,那個焦黃的肉看著很不錯。

看著他一副饞樣,蘇喜兒心裡好笑,就忍不住調侃道:真可惜,你們這麼發達的技術,卻是吃不到落後星球的食物!

一霎那,直播間靜寂下來。

世界我最帥:小丫頭片,你是不是皮痒痒了!小心大爺給你寄顆炸彈。

這下得意的蘇喜兒整個人僵硬住了,我的媽呀,她怎麼忘了還有懲罰制度呢!

忍不住抽抽嘴角道:哈哈哈,我就是說著玩兒的。要不你們過來,我專門讓張媽媽給你們準備豐盛的飯菜。

直播間里又是一陣靜寂。

女王大人:也不是不行。

這話一下子吸引了蘇喜兒的注意力。難道說他們真的能過來?

誰知下面痞痞的泰迪就解釋道:我們是過不去的,但是你能把東西寄過來。

寄過去?這要怎麼寄?難道說這邊還有郵局?於是痞痞的泰迪一通科普,蘇喜兒算是了解到了。

原來這個直播間里所有的觀眾,雖然不能直接出現在主播的空間,但是主播卻是能將一些觀眾喜歡的物品寄給觀眾!而觀眾要給予較高報酬!這些報酬,直播間是要扣除一半兒的手續費用。

家有悍妻 蘇喜兒在心裡忍不住對直播間佩服萬分!要知道這種單方向的斂財,簡直不要太爽!只不過是傳遞下物品,就能掙來一半的手續費,簡直是太沒人性了。

不過這也開啟了蘇喜兒未來的致富之路!雖然這裡是古代,還是個她不熟悉的歷史年代,但是對於那些外星人來說,這裡的東西很稀奇!她考慮著要怎樣能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更多的回報。想著想著蘇喜兒漸漸陷入夢鄉。

直到翌日清晨,張婆子的敲門聲把蘇喜兒從美夢中驚醒。

看著張婆子大包小包的拿在手裡,蘇喜兒緊了緊身上的衣服,伸手就去幫忙。看著除了今天的食材,還有兩個包袱,忍不住好奇道:「媽媽這是要搬家嗎?」

張婆子在爐火旁暖了暖手,去去身上的寒氣。這才坐在炕沿邊上,把手裡的包袱打開。原來那裡頭竟是昨天的兩件棉衣!雖說是舊的,可面料卻都是好的。

蘇喜兒人瘦小,昨天試了,穿起來有些不大合身。昨晚上張婆子帶回家中簡單修改,今日拿來正好她換上。

看著合身的棉襖,蘇喜兒眼中有些濕潤,她在現代不過是個孤兒,給予她最多溫暖的就是院長媽媽。到了這個陌生的時代,雖說原主有父母姊妹親人,可在這暗潮洶湧的袁府別院,她一個初來乍到的小丫頭,能得張媽媽的照顧,說實話,這讓她心暖。她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值得張媽媽利用的,即是人的好心,她就會加倍回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