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咕嚕哼唧!咕嚕哼唧!」小豬香香蹭了蹭劉阿妹的褲腳,揚起黑黑的小腦袋,期待地小眼睛注視著劉阿妹。

劉阿妹的注意力瞬時被分散。

「啊喲,香香,你肚子又餓了嗎?我早上多蒸了幾個紅薯,現在拿給你當點心吧。」

秦旭回到房間,早就不耐煩的老秦師父,讓秦旭擺好閱讀器,開始趴在閱讀器上看論文了,據說還是什麼獸醫雜誌。

面對這種爭分奪秒的學霸師父,秦旭還能說什麼呢?

當然是……

先睡一覺吧!

睡眠的作用,並不止消除疲勞,恢復體力。

當多日在外,回到熟悉的卧室,親近的被窩,舒舒服服打個滾,伸個懶腰,對秦旭來說,大概所有的煩心事,都可以拋到一邊。

以秦旭那不及格的生物知識來判斷,他覺得這應該是所有動物的本能。

跟乖乖窩在塑料盒裡的白毛粉紅蜘蛛打了一個招呼,秦旭覺得這個小傢伙的粉紅毛又長了,更像一個毛線球的樣子。

億萬老公多關照 趴著不動的時候,幾乎都看不出八隻腳的位置,只有一片粉嫩嫩的長細毛。

它白天精神不太好,即便知道秦旭回來,也只傳遞來一些歡快的情緒,抬了抬一隻腳,抖了抖一根衝天辮似得筆直修長的白毛,慵懶地回應。

秦旭沒有打擾它休息,把警服里的小青蛙也放在桌面上,直接換了睡衣,躺床上去了。

好在這兩隻小傢伙,都是老實孩子,不折騰,不打鬧,各自蹲著。

這一覺,沒有煉獸訣,沒有靈氣小魚兒,只有老秦師父細碎的讀書聲,自己黑甜黑甜的呼吸聲,自在極了。 這一覺睡了十個小時。秦旭回家的時候,還沒有到中午,等睜開眼睛,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

睜開眼睛,秦旭打了一個哈欠,對窗邊發出一點屏幕光亮的方向說道:「嘿,老秦師父,還沒休息呢?」

老秦師父的休息,就是閉目養神,修養神魂。

秦旭的修鍊進入緩慢進步狀態之後,但=老秦的催促越發減少,絮絮叨叨的細碎聲音,基本消失,秦旭忙碌時,他在閉目養神,夜晚無人時,他就怡然自得讀書看文。

聽到秦旭說話,老秦師父長袍飛舞,神采飛揚,穩穩飄落在秦旭的衣袖上。

「老朽正在研究你們世界獸醫論文,覺得裡面有些問題,剛才用了些記錄下來,倒是想寫一篇論文,等整理完畢,請你幫老朽在電腦上投寄。」

老秦師父看秦旭醒來,長袍一舞,飄到秦旭的衣袖上,認認真真地說道。

「論文?」秦旭剛醒來的時候,還覺得自己頭腦清明,神清氣爽,聽完老秦師父這一番話,頓時頭腦打結了。

這一覺,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這位老祖宗開始寫論文了?

「啊,額,那個,不是……」難得一向說話很溜的秦旭,忽然舌頭打結了,「那個,你要投稿論文?」

「正是,你們世界實在有趣,研究之物,刊發公眾之書,可供他人閱讀研究,或者進行反駁,如果修真界也有這種精神,想必更多修鍊者的修行之路,會更為順暢。」老秦師父的娃娃臉上,一臉老學究的表情說道。

「……這個,那老秦師父,你準備用什麼身份來發表這個論文呢?」秦旭只好問道。

「……你的?」老秦師父頓了頓,試探地問道。

「絕對不可以!」秦旭堅決地搖頭,「我這破成績,別說寫論文,也就是檢討書寫的最溜了,真用我的名字發表的話,那真是鬧笑話了。」

在這一點上,秦旭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當個別人印象中的「靈媒」,以他的腦筋,還是能玩得轉,反正滿口忽悠話,能圓回來就行了。

但是,弄個論文學霸這種東西,距離他簡直是十萬八千里,肯定露餡。

如果被熟悉他的人知道他跑去寫了什麼論文,除了蓋一個「抄襲」的戳,沒有別的想法。

再說了,他一個小民警,發表什麼獸醫雜誌的論文!

這不是不務正業嘛!

老秦師父沒想到,研究透了雜誌里的投稿說明,竟然會難在這個問題上。

他摸著懷裡的肥兔子,陷入深思。

「你慢慢想,我給我師父打個電話。」秦旭看了看時間,順手把蹲在桌子上吐舌頭的小憨蛙撈進口袋裡,然後讓粉紅蛛爬進塑料盒,他準備把這兩隻傢伙,帶進局裡。

局裡蚊子和蟑螂多,給它們改善一下伙食。

睡了近十個小時,秦旭可精神著,也不願意在家裡繼續待著。

他原本是有兩天假期的。

不過,他睡醒之後,仔細算了一算,長陽分局這十來天缺了他和丁黎明兩個人,剩下的兄弟們,輪班的頻率變高了。

果然,打電話一問,這段時間,大夥值夜班的頻率變短,手上的事情也多了許多。

今晚值夜班的是他師父黃正浩和正在和女朋友鬧矛盾的盧李輝同學。

秦旭剛到分局,久不見面的盧李輝就衝上來,鼻頭上的痘痘,都寫滿了亢奮,「秦爺,你太行了,咱們警局裡面都傳遍了,孔周森連環殺人案啊!這一輩子都碰不了一次的事情,你居然被調過去了。」

秦旭來的時候,警局內沒有案情警報,盧李輝和黃正浩坐在值班室閑聊。

盧李輝對內情所知不多,只知道一些警方不許要保密的情況,他只知道秦旭被調派到總局,參與孔周森連環殺人案專案組的工作。

就這一點,都讓他覺得羨慕極了。

盧李輝平日里,對各類刑事案件很感興趣,比起民警工作的雞毛蒜皮,那種能列入教科書的案件,才是他最感興趣的工作。

可惜,他可沒有秦旭的運氣。

「我打雜呢!」孔周森的案件,有許多不能為外人道的東西,秦旭只能這麼介紹自己的作用。

黃正浩眯著眼睛,仔細打量了一眼秦旭,然後打了一個沉沉的哈欠,說道:「管你打雜還是幹嘛的,待在裡面了,就好好學,老印那傢伙,人雖然不咋地,但幹活還行,跟著他,機靈點,少聽多看。」

「明白了,師父,看你樣子,又有兩三天都沒睡好了吧?趕緊去躺躺,我來代班。」 至愛逃妻,騙婚總裁很專情 秦旭從考入長陽分局開始,就跟著黃正浩,對他這師父的狀態也算了解,主動說道。

「對呀對呀,今天本來是他休息,老楊孩子發燒,又主動加班了。」盧李輝玩著手裡的水筆,跟著吐槽。

「去休息,趕緊休息,我今天可是睡了一個白天,從早到晚,現在可精神著呢!」秦旭一用力,將黃正浩的椅子從值班室的電腦面前推開,自己伸腿勾過一張靠背椅,直接一坐。

「也行。」雖然嘴上不承認,但黃正浩也知道自己不比當年,精力下滑地厲害,小年輕們熬個夜,喝個咖啡,也就過去了。

而他這個年齡,已經到了給年輕的拚命,還欠債的時候。

總裁大人,100分寵! 每次辦案的時候,就是撐著一股勁頭。

等到閑下來,該腰酸的腰酸,該背疼的背疼,該胸悶的胸悶。

黃正浩剛去休息室躺下沒五分鐘,值班室的警情通知就來了。

盧李輝直接嘟囔了一聲好險。

「幸好黃哥休息去了,要不然,按他的性子,肯定跑去出警了。」

「行了,我去跑一趟。」秦旭拍了拍盧李輝,主動攬過事情。

挖了十天的土坑,撿了十多具的骨頭,秦旭也想要改變工作,換個心情。

東城區京輝路樂華小區二號樓303室,報警有人報警,發生暴力毆打事件。

京輝路樂華小區,秦旭到這裡處理過案子,距離長陽分局電動車大約十分鐘,晚上這個點,秦旭加快速度,能在七分鐘之內趕到。 老秦師父那個神煩。

他剛還想讓秦旭打開電腦,讓他看通緝犯的資料呢!

沒想到椅子還沒有坐熱,又得跟著跑了。

老秦師父老套地懷念起以前窩在仙獸門藏書樓里,逍遙自在的日子了。

如果老秦師父是玩遊戲的主,大概會仰天長吼,能不能跟這廝解除綁定啊!

可惜,成為傳承神魂,註定他只能跟在傳承者身邊,頂多只能在他上廁所的時候,背過身不看,或者乾脆進入沉眠修養狀態。

哦,這一點還是老秦師父自覺。

秦旭這臉皮厚的傢伙,對長個五六歲小孩模樣,還是相同性別的老秦師父,是沒有什麼忌諱。

可老秦師父想要自己溜達逍遙?沒門沒窗戶。

警用電動車一路飛奔,直接通過社區保安,進入報案的2號樓303室。

在樓下的時候,秦旭就聽到一個女子慘烈的哀叫聲。

不等電梯,秦旭轉到樓梯間,大長腿一跨,三級台階並做一級,以最快的速度,衝到303室的門口。

套房的大門緊閉,門內一個男聲罵罵咧咧,夾雜著幾聲痛苦的叫喊,以及細細的哭泣。

秦旭大概也能猜到,裡面發生了什麼情況。

秦旭聲音一沉,用強硬的聲音喊道:「警察,請馬上上開門。」

防盜門內,安靜了數秒,又響起一陣男人的方言叫罵,大意是「閑人別多管別人家閑事」。

秦旭既然接了警,就沒有離開的道理。

他眯了眯眼,不耐煩地盯著鎖眼。

等了半分鐘,沒等到人開門,秦旭掄起拳頭,對著堅硬的防盜門,「哐哐哐」就是幾下猛錘,那聲音彷彿要將這道堅固的防盜門給砸成爛鐵。

別說屋內的人,就是隔壁鄰居,聽著都覺得心頭亂跳。

當然,秦旭嘴上還是十分客氣,除了說話的聲音,喊得幾乎半棟樓都能聽到。

「請立刻開門,警方接到報警,有權進行查看,請配合警方工作,否則以妨礙公務罪處理!請立刻開門!」

秦旭虎氣一漲,別說普通人,就是警局裡的幾個老傢伙,看得也會暗自心驚。

這回,沒等秦旭多說,暗紅色貼著一個福字的防盜門,終於打開。

一個大約一米七五,體型結實,長得人模人樣的男子,拉著一張臭臉,沒好氣地說道:「警察?你來幹什麼?我們這是夫妻吵架,別多管閑事。」

秦旭的執法記錄儀在對方開門時,剛剛打開。

他冷著臉,直接跨步,擠開這名男子,氣勢十足地走進屋內。

身高優勢不僅僅體現在男人對女人上,秦旭整整比這男人高了二十厘米,無論體格還是力氣,都是絕對碾壓。

這個男人被倉促擠開,心頭一梗,剛想發火,抬頭看秦旭警服下的彪悍體型,到底忍住心頭的憤怒,口氣反倒變得軟了一些,重複解釋了一句。

「真沒什麼事,就是夫妻吵架。」

真沒什麼事?

秦旭一聲冷笑,大步跨過七零八亂的客廳,首先抱起一個臉色慘白,表情畏縮,滿眼恐懼的男孩。

男孩約莫只有七八歲,秦旭抱住他的時候,能明顯感覺得他發自內心的恐慌和害怕。

「別怕,警察叔叔來了,別擔心,你媽媽在哪裡?」

小男孩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往東側的卧室指去。

他指完之後,立刻摟住秦旭的脖子,渾身顫抖地埋在秦旭肩膀上,把老秦師父都擠到秦旭的耳朵上了。

「別怕,你很勇敢,警察叔叔來了,我來處理。」秦旭大手掌拍了拍小男孩的背脊,冰冷地看了一眼眉頭陰鬱的男子,用柔和的聲音安撫說道。

小男孩沒有說話。

秦旭單手抱著男孩,一隻手推開緊閉的卧室房門。

站在客廳角落的男人,抖了一下肩膀,抿著嘴想說些什麼,但目光落在秦旭高大彪悍的背影上,到底沒有開口。

等秦旭走遠了一點,他才敢偷偷小聲地嘟囔抱怨:「那個傢伙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這就是分局領導和黃正浩特別偏愛秦旭的原因了。

這小子真兇起來,在潮海市這個地界,還是很能鎮得住場子。

卧房與客廳一樣凌亂,衣服散落一地,擺設砸在地上,而雙人床上,躺著一名穿著睡衣,抱著腦袋,低聲啜泣的短髮女子。

正值夏天,睡衣是短袖短褲,沒有布料遮擋手臂和腿部的部分,露出青青紫紫的毆打傷,按照秦旭的經驗判斷,這些傷口,明顯不是同一時間造成。

從秦旭這個外人來看,這些傷口已經讓人不忍多看。

家庭暴力,是基層民警經常處理的案件。

秦旭當民警的時間不長,接到這種案子,也有好幾起,但大多數情況,是夫妻倆人互相打架,一個巴掌,一個推搡,夫妻大鬧,衝動報案。

民警通常在其中充當調解人的身份。

而這位女子,很顯然是遭遇長期,極為嚴重的家庭暴力。這種情況,秦旭負責單獨接警,尚且是第一次。

秦旭倒是知道,有一部分年齡大一些的民警前輩,對於處理這種家庭暴力事件,往往將其當做家庭內部糾紛,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認為清官難斷家務事,儘可能進行調解。

當然,也因為某些受害人的態度反覆,民警依法處理,反倒兩面得罪,所以選擇更明哲保身的辦法。

但是,秦旭對家庭暴力事件處理的態度,完全不是這種黏答答糊稀泥風格。

他的想法很直接。

他始終認為,家庭暴力行為和普通的社會暴力行為,沒有區別。

他辦案所依據的《治安管理處罰法》《刑法》等法律規定,並沒有因為施暴者與受害者之間的特殊關係,而豁免行為人責任。

同樣,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家庭暴力,還是社會暴力,民警只能在受害人提出依法處理時,他才能進行處理。

這個時候,就涉及到兩種不同觀點的處理辦法了。

一些民警,認為夫妻之間無大事,受害人沒有強烈的處理願望時,往往只進行現場調解,並沒有帶到警局處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