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正當馬康出手之時,一旁的白蒼虎竟是一個虎撲而來,如同一尊移動的土包,帶著一雙鋒利的前爪凌空而降。

楊青三人瞬速閃開,龐大的虎軀就像一顆山巔磐石迭落山谷一樣,撲出一個四米多的大坑,旁邊的巨石也在白蒼虎的利爪下留下了數道裂痕。

巨星的彪悍媳婦 馬康跟周海跳到了溪邊的一棵歪脖子樹上,馬康看著身邊的周海道:「周師兄,現在怎麼辦?那畜生性子剛猛,一時半會還降不住他,這邊又蹦出個找死的。」

周海沉吟了片刻,說道:「我來拖住這畜生,你以最快的速度了結掉那小子。」

馬康點了點頭,「明白。」

剛說完,馬康就將視線轉向水邊的楊青,右腳一登腳下的樹榦,揮著手裡的青鋒劍繞開白蒼虎就直奔楊青而去。

「小子,一劍取你狗頭。」

楊青撇著嘴,腳尖一轉,就輕鬆的繞開了這一劍,然後一掌對著馬康的後背拍去。

「噗……」

一口氣血頓時就從馬康的嘴裡噴了出來,身體就跟一發炮彈一樣,急促的撞在一邊的樹枝上。

「馬康……」

站在樹榦上的周海還沒來得及對白蒼虎出手,就見一道人影從他的眼前飛了過去,當看到倒在地上的馬康后便急促喊道。

楊青緊接著扭過頭,將目光投向周海,恰好周海也看向楊青。

四目相對,周海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而眉頭卻是微微挑起,這次遇上硬茬了,對方的一對看似幽黑平靜的瞳孔後面卻隱藏著驚人的實力,馬康就是因為小瞧了他才落得這般下場。

「一掌能有這般威力,實力應該在二重巔峰。」馬康盯著楊青心底尋思道,然後又看了下正對他虎視眈眈的白蒼虎,頓時將他難住了。

現在的白蒼虎已是可遇而不可求,眼前的這頭還是拿一瓶固元丹換來的,此番已經驚動了這孽畜,這要是讓它逃走了,再想找到它就不容易了。

所以這頭白蒼虎說什麼也不能讓它逃走了,可另一方面又跟那小子糾纏上了。

「真是進退兩難了。」 農門毒醫小福女 事情到這種程度了,現在只能先拖住他,然後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侯飛師兄身上了。

馬康看著楊青說道:「這位道友,事情皆因為我師弟出言不遜,我待他向你賠禮,而道友你也教訓了他一番,這事是否可放下了。」

此時馬康的態度跟之前比起來判若兩人,見他放低姿態想和解,楊青又豈會不知道他的小心思。

「哼……一句賠禮就算完事了?」

「那道友的想法是……」

「我還是之前那句話,白蒼虎你帶不走了。」

馬康又是說道:「之前是我兄弟倆眼光低略,冒犯了道友,不如我們三人共享這頭孽畜的精血,道友你看如何?」

楊青笑了笑,「你倒是不做賠本買賣。」

突然,山澗邊的白蒼虎見馬康對它放鬆了警惕,一個虎躍就跳上了石壁。

見此,馬康當即殺了過去,「孽畜,哪裡跑。」

馬康的一道劍氣斬斷了白蒼虎的去路,隨後又是一道劍氣劈向虎頭。

「吼……」

虎嘯的渾厚衝擊波硬是扛了馬康的這一劍道劍氣,但實力終歸差了一個階層,白蒼虎又從石壁上被逼了下來。

而下一刻,楊青一個墊步飄向馬康,既然捨不得走,那就給我留下吧。

此時的馬康也顧不得白蒼虎了,提手就是一劍斬下。

綜穿再穿就剁手! 「白雲藏劍。」

犀利的劍氣洞穿空氣,發生一陣嘶啦聲,瞬間就出現在楊青的面前。

「大浪淘沙。」

這是楊青根據碧海濤天捏造出來的第一式,而在楊青一掌打出的時候,紫色的元力像是一道大浪,洶湧澎湃的撲向對方的劍氣。

轟……

兩股元力對碰,掀起了一道氣浪,一塊碩大的磐石直接被擊碎。

但楊青的這一掌並沒有結束。

「大浪淘沙,一浪淘一浪!」隨後第二波浪潮再次朝著馬康席捲而去。

突如其來的一掌打了馬康一個措手不及,紫色的掌力狠狠的拍在他的胸口上,身體直接飛了回去。

馬康也顧不上去擦嘴角的血腥子,從地上爬起來后,面孔就顯得有些猙獰,「小子,我要你死。」

元力在馬康身上暴漲,通靈二重巔峰的實力全面展現在楊青的面前,而藍色的元力正急速朝著他手裡的青鋒劍凝聚,不到片刻,劍體已是一片深藍。

「元力壓縮么?」在一代神王面前,他的所做的一切都逃不過楊青的眼睛。

右手輕輕一握,納靈戒微光一閃,一把三尺長劍就出現在楊青的手裡。

「小子,給我死吧。」馬康竭力一劍從半空斬了下來,壓縮在劍體上的藍色劍氣瞬間得到了釋放,形成一股強大的劍氣衝擊波,射向楊青。

「一劍穿雲!」

「如此一劍也妄想殺我,試一下我這一劍!」楊青隨手將劍一拔,紫紅色的劍氣如同利刃出鞘一樣,只見光芒一閃,如同一道流星劃了出去。

嚓……

楊青的一記拔劍斬直接將馬康的劍氣斬斷了。

愣住了,楊青的這一劍瞬間令馬康愣住了,就連一旁的白蒼虎都停止甩動它那條大尾巴,大氣都不敢喘的看著楊青。

這還是頭一次見到,劍氣居然能被斬斷,這樣的一劍估計宗門長老也施展不出來吧。 馬康徹底的敗了,楊青的隨手一劍就斬斷了他一劍穿雲。

他神色頹廢的望著楊青正一步步的朝著他走來,要結束了嗎?

但在驟然間,一道強勁的氣息出現在楊青的神識範圍內,剛扭過頭,只見一道火紅色的劍氣從白蒼虎的頭顱中掠過。

「噗嗤……」

毫無徵兆的一擊頓時將通靈一重白蒼虎的堅硬頭顱削成了兩半,鮮紅的血液如同噴泉一樣,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半息時間血液就射滿了一地,龐大的身軀也緊接著倒在血泊中。

「好剛猛的一劍。」待灰塵沉澱后楊青才看清來者的樣子,同馬康一樣穿著一身雲劍宗的劍服,不過他的那雙眼睛如同鷹眼一般,給人一股犀利感。

男子來到馬康身邊,看了他一眼,問道:「怎麼樣?」

馬康低著頭,「侯飛師兄,我不是他的對手。」

「周海呢?」侯飛又是問道。

「周海被打成重傷,現在還是昏迷未醒。」說完馬康給侯飛使了個眼神。

侯飛順著目光看去,只見周海倒在溪邊,滿臉血跡,一副重傷垂危的樣子。

「竟然傷了雲劍宗弟子,你是我見過最不知死活的人。」侯飛看著楊青說道。

楊青回視著他:「這話我聽過很多遍,結果我還是站在你面前。」

「狂妄,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狂妄的資本。」

「資本?呵呵……」楊青笑了笑,又是說道:「別拿你雲劍宗說話,就算你是雲劍宗弟子又如何,你雲劍宗我都沒放在眼裡何況是你。」

楊青這話說的很是隨意,可落在侯飛的耳中卻如針扎一般,隨即臉上就怒顯出一抹殺意,「希望你等下還能笑的出來。」

起風了,一陣風從山頂吹了下來,在山谷中迂迴了一圈從身後的樹林中吹向小溪邊,一片綠葉隨著風飄落在侯飛的面前。

而下一刻,一道劍光一閃,面前的樹葉被劃成了兩半,一道犀利的劍刃便從侯飛的手裡斬了出去。

楊青步伐一轉,避開對方的一劍,順勢一掌推了出去,「大浪淘沙。」

這一掌頓時將飄落在地上的樹葉凝聚一團,急速卷向侯飛。

「劍起雲端。」

侯飛手裡長劍一揮,翻身便又是一劍,紅色的劍氣從手裡射出,朝著楊青的一道掌力碰去。

轟……

一聲爆破,掀起了一道氣浪,同時也掀起了一陣落葉。

「通靈境三重,你是聖焰宗弟子?」侯飛元力護體直接劈開迎面而來的氣浪,爾後挑著眉頭看著楊青說道。

楊青並沒有回答他,身體往前踏了兩步又是一掌推了過去。

「這種年紀就有通靈境三重的實力,確實有自傲的本錢,但你惹上了我雲劍宗那也得給我躺在這。」侯飛旋即就下了狠手。

「天火流星劍——斬星!」

在得知楊青的身份后侯飛下手就更加不留餘地,百年來聖焰宗跟雲劍宗就是一道死結,一道用了幾代人結下的死結,永遠都解不開的結。

侯飛的這一劍動用了他七成元力,在使出天火流星劍的那一瞬間,體內的元力驟然噴涌而出,覆蓋在他手裡的長劍上。

氣勢也頓時飆升,僅僅用了半息時間就達到了通靈境四重的水平。

而這也正是侯飛的真正實力,通靈境四重武者。

被侯飛划動的劍氣像是夜黑中璀璨的流星,在隕落之際托著一條長長的焰尾預示著速度、威力與降臨,隨著斬星從劍體斬出后,火紅的劍氣以驚人的速度對著楊青的那一掌迎面撲去。

「無風起浪!」

楊青見到侯飛的天火流星劍急速的斬了過來,隨即就又在大浪淘沙之後又推了一掌出去,也就是大浪淘沙的第二浪。

爆破聲在山谷中響起,緊接著又是一波水浪破空的景象。

「竟然接下來了。」侯飛的臉色有些難看,這也是他所沒想到的,明明只有通靈三重的實力,居然能接下『流星』一劍。

侯飛微微的蠕動了一下嘴唇,帶著殺意的眼神又添了幾分戾氣。

狂暴的元力再次從侯飛的身體中涌動起來,紅色的元力比起剛才愈加濃烈了,「小子,真有本事的話就接下我這一劍。」

「天火流星劍——斬月!」

話一落口,元力隨著侯飛一道月弧而凌空斬了出來,在速度和威力上,比起剛才那『斬星』要提升好幾倍。

侯飛的這一劍直接劃開了空氣,摩擦出一陣『咻咻』聲,僅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在楊青的面前。

也在這一刻,彷彿時間得到了凝固,楊青的雙眼微微一瞪,身上的氣息驟然爆發,從納靈戒中抽出利劍,帶著神行步橫空一擊。

「拔劍斬!」

劍光一閃,紫色的劍氣傾斜而出,跟侯飛的『斬月』碰去。

「轟隆……」

兩股強大的劍氣對碰隨即產生了一道強大的衝擊波,楊青腳尖點地身體後仰,帶著元力護體將衝擊波緩衝了過去。

血影邪君,神醫琴後 而侯飛卻是悶聲退了一大步,踉蹌了一下才穩住身體。當看到在他全盛狀態下施展出來的一劍竟然沒有傷到對方分毫,臉色瞬間被拉了下來。

然而更多的是不可置信,「怎麼可能,通靈三重的實力怎麼可能扛得住我的斬月?」

「還是說著小子故意了隱藏實力?既然這樣,就別怪我不給你留個全屍了。」侯飛的眼睛直接黑了下來,由濃濃的殺意轉變成了一股死氣。

盯著楊青道:「在你通靈境三重的外表下掩藏著不弱入四重境的實力,確實讓我意外,也確實有了自傲的資本,但在我接下來的這一劍之下,你仍舊什麼都不是。」

在談吐期間,在無風的情況下侯飛的一頭長發竟是飄動了起來,身上的元力再次有著大幅度的增長,而隨著他的元力增長,眼睛開始慢慢變紅,眼球急速陷入充血狀態,直到最後兩股血液從眼角處流了下來,眉心中也匯聚了一抹死氣。

楊青由下而上的仰視著他,看著侯飛的種種變化,道:「利用秘法來提升實力嗎?」

秘法,是武學功法中的一種獨特存在,可以在瞬間將自身的實力提升到一定的程度,甚至翻上幾倍,數十倍。

但是這種違反常規的東西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如果功法完善的話,小則身體虛脫,導致機能下降,大則氣血虧損。

若是功法缺損,修鍊中出了偏差或者強勢施展出來,小則減少壽元,大則當場喪命。

讓楊青意外的是,侯飛竟然還有這樣的東西…… 從他身體在狀況來看,侯飛顯然是在強行的提升自身的實力,血紅的眼球令他的變得無比猙獰。

在秘法的幫助下,侯飛的氣勢一路直升,直到通靈四重巔峰才緩平下來,但他身上的氣息卻是極為凌亂。

侯飛目光陰暗的看著楊青,「這都是你逼我的,也是你自找的,受死吧。」

體內的狂躁被侯飛強行聚攏在他手裡的長劍中,白色的劍體在受到元力的灌輸后頓時一片血紅,比起之前的兩劍這一劍的氣勢更加驚人,而在劍體之上竟然有著火光在爍爍跳動,猶如地底下的高溫岩漿正在劍體上流動一般。

「天火流星劍——斬日!」

狂暴的劍氣從侯飛的手裡斬了出去,在斬出去的那一瞬間如同一頭脫韁的野馬,又如一頭下山的猛虎,勢如破竹般的撲向楊青。

楊青卻是挑了挑眉頭,顯得有些意外,「沒想到他的天火流星劍還有第三劍,從氣勢上看,這一劍要遠遠超於前兩劍,威力至少翻了五倍。」

看著狂躁的劍氣正朝著自己撲來,楊青的神色顯得濃重起來,既然這樣的話……

楊青手裡的利劍在前一秒還是淡然無奇,可在楊青目光裂開的那一剎那,長劍像是被賦予了靈魂一樣,瞬間活了過來。

紫色的元力像是一團火焰在楊青手裡的騰騰燃燒,顯得極為妖艷。

而下一刻,楊青動了,縱身一躍,橫空一劍劈下,「青雲劍!」

這是目前楊青的最強一擊,這一劍彙集了楊青的全部元力,也是他的巔峰一劍。

紫色的劍氣如同一頭蛟龍,隨著楊青的這一劍斬出,一股霸道的氣勢直接碾壓了過去,一聲咆哮,撞向侯飛的天火流星劍。

「吼……」

一聲爆破不由讓腳下的大地隨著一顫,緊接著掀起了一團塵土,隨後一道人影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從塵土中飛了出來,狠狠的砸在身後的石壁上。

「噗嗤……」

一口氣血從侯飛的嘴裡噴了出來,敗了……

侯飛做夢都沒想到敗了居然是自己,而且敗的是如此徹底,從始至終未傷對方分毫,就連施展秘法強行提升實力后施展出來的『斬日』也都被他一劍擊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