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誰也不知道的情況下,楚辭和蘇眉悄咪咪地回國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掌握了楚家的經濟動向,加上葉家兩年來做的不少手腳。楚辭卓越的領導能力,以及楚誡的袖手旁觀。

僅僅半年時間,楚家的掌權人就從大少爺楚城轉變為一直以來都默默無聞的楚家二少——楚辭。

楚誡果然遵守了他當初的承諾,因為兩邊都是他的親人,所以他一個也沒有幫。

對於楚家的巨變,歐陽殊三人因為不明情況而感到異常震驚,尤其是一切塵埃落定,聽聞這位橫空出世的楚家二少邀請他們的時候,就連忙著鬧矛盾的向醇和簡默都停止他們的動作。

隨後,重磅消息一個接一個打來……

葉容令不知在什麼時候就回到家了!

隱婚嬌妻:總裁心動百分百 葉容令正在跟楚家二少交往!

所以現在,無論是因為想要去跟葉容令見面,還是詢問她跟楚家二少之間的事情,他們都需要去赴宴。

儘管這並非他們第一次踏入楚家大宅,卻是他們第一次有一種被蒙在鼓裡的感覺。

再次見到楚誡的時候,四個人都是懵逼的。

歐陽殊率先出聲,挑眉不解,「楚誡,你怎麼還在這?」

不是說楚家已經被楚二少掌控,作為楚大少的兒子,楚誡怎麼還能安然無恙的待在楚家大宅里?

楚誡笑得欠揍,「他們上一輩的事兒跟我可沒關係,我為什麼不能待在這?」

歐陽殊結結實實被噎了一下。

可是跟他一起來到的池秋關心的卻不是楚家的事情。

「不是說容令也來了嗎,她在哪?」

大約是因為葉容令臨走前曾經借給歐陽殊五十萬作為資金,歐陽殊很快就從自己擅長的技能里做出一番大事業,如今就算是跟歐陽家斷絕所有關係,歐陽殊也能保證他和池秋一生無憂。

歐陽家見此,只知道歐陽殊從一個紈絝子弟成長了,也不再阻止他跟池秋的交往,如今的池秋已經跟歐陽殊訂婚,成為歐陽家名義上的兒媳婦了。

但……就算如今的池秋變成了自己的未婚妻,聽得她還是這般關心葉容令,並且葉容令百合的前科深深埋藏在歐陽殊腦子裡。

歐陽殊不由得捏緊了握住池秋的手。

池秋:「……」

楚誡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出重點,只道:「她早就在等著你們了。」

幾人隨著楚誡走進楚家大廳,傭人們迅速端上茶和糕點,不多時,蘇眉的身影和傳說中的楚家二少從樓梯緩緩走下來。

驚呆了除楚誡之外的所有人!

這位楚家二少,跟他們印象里的高冷校花,楚辭,實在是太接近了!

眾人滿臉玄幻的表情,目瞪口呆地發愣,就連招呼都忘了打,直到楚誡的一聲「小叔小嬸」才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來。 「好久不見啊。」蘇眉直徑走到眾人面前,調侃,「怎麼都這麼一副表情,半年沒見面而已,也不用跟見鬼似的吧?」

眾人:「……」

這真是活見鬼了!

「容令……你……」池秋不可置信,拉住蘇眉的手來回打量,心裡無數的問題想問,可最終開口還是乾巴巴地模樣,「你怎麼會跟楚家的掌權人在一起……」

蘇眉眨眨眼,噗嗤一笑,在四人的迷惑中開口,「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男朋友,也是楚家的二爺,名楚辭。」

「楚……楚楚楚辭?!」歐陽殊瞬間咬到了自己的嘴巴,整個人都凌亂了,瞪著眼睛來回在蘇眉跟楚辭身上打轉,「難道……難道這世界上竟然有同名同姓,還同一個面孔的人?!」

他怎麼都不敢相信,可是「事實」就在他面前,這位楚家二少跟曾經的高冷校花楚辭,除了性別不同,兩人就跟複製一樣的。

聽得對方這麼說,楚辭周圍的氣壓又是一低,被蘇眉急忙拉住,點頭,「可能吧。」

隨後得到了向醇的古怪神色,「難道葉大小姐,是因為放不下過去,所以才跟……」

在向醇的眼裡,葉容令跟楚辭在一起,是把如今的楚辭當成了校花楚辭的替身,畢竟兩人可是除了性別的不同,其他都一樣的存在。

當初的兩朵花在學校里百合可是鬧的轟轟烈烈,以至於後來楚辭出國,誰也不知道她們之間是否還有聯繫,再看如今蘇眉跟「另外一個」楚辭在一起,不由得讓向醇多想。

儘管知道這是一個誤會,但是向醇的話還是讓楚辭再次釋放了低氣壓。

他一眼掃過去,登上楚家掌權人的凌厲,立即讓向醇身子一僵,受到的壓力可是校花楚辭遠遠追不上的。

空氣之中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蘇眉連忙止住了眾人天馬行空的腦洞,毫不留情地說出了讓人懷疑人生的事實真相……

「楚辭就是楚辭,當初他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才不得已女裝。」蘇眉握住楚辭的手,似笑非笑。

「所以……你們當初有沒有對楚辭產生什麼旖旎闌珊的心思啊?」

三個大男人渾身一涼,回想學校里不少男人都在楚辭身後露出的痴漢表情,他們更是風中凌亂!

「我寧願你不要把真相說出來!」向醇咬牙切齒,作為學校里有名的花花公子,對於楚辭這樣的「校花」,他怎麼可能沒有一點想法,但是事實卻在告訴他……

他曾經暗戀了一個男人!

男人!

這特么……簡直令人崩潰啊!

簡默則是把目光放在向醇身上,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的譏諷。

接收到目光的向醇,更是羞憤異常。

「簡默!」向醇狠狠地從嗓子里吐出兩個字,看著簡默的目光恨不得把他撕了,「你這什麼眼神,本少爺性取向正常!」

簡默勾唇一笑,「是嗎?」

韶華緣夢錄 「那前幾次你親了我算什麼?」

如同重磅炸彈的信息在幾人之中炸開,更顯得這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得不純潔起來…… 向醇羞憤難當,只想把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挖出來,然而誰的身份都不能輕易得罪,故而也不知是氣到了還是羞澀了,向醇滿臉通紅。

一場莫名其妙的聚會,算是把他們七個人的關係重新梳理了一遍,在最開始不能接受楚辭還是「女裝大佬」的身份,在經過向醇和簡默之間的曖昧關係后,楚辭的身份也變得不這麼驚悚了。

在幾人臨走前,楚辭再次甩出一個讓人震驚,卻又是意料之中的決定。

「下月初六,我跟容令訂婚。」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是看著蘇眉的,眼神的炙烈不加掩飾,就連他渾身的清冷氣息,都在這一刻化作不容拒絕的強勢,對蘇眉似是期盼,似是宣誓。

蘇眉心中一動,輕輕點頭。

【任務目標好感度達到100】

【正在複製宿主意識……複製成功】

【正在脫離世界……】

目光一轉,她再次回到了茫茫一片白色的系統空間。誘受正在可憐巴巴地盯著她訴苦。

幽怨的語氣透著委屈,「主人,你居然不帶我出去!」

蘇眉:「……」

深呼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因經歷過的太多世界,她對於自己的調整越來越熟悉了。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帶不帶你出去,是要看情況的。」

因為誘受的特殊性質,即使是在任務世界里,誘受也能隨時召喚出來。若是蘇眉沒有召喚,他就只能一直呆在系統空間。

聽到回答,誘受還想說什麼,可也不能不服從對方安排,安靜下來。

蘇眉目光一轉,落在自己的資料上。

【宿主:蘇眉

寄體:葉容令

容貌:35

聲音:35

膚質:35

體力:34

智力:34

魅力:34

星級:4

積分:486300

基點:16

特質:無

技能:黑客(高級)、隱身術(高級)、火(高級)、水(高級)、木(高級)、五行煉體決

物品:小空間(1000立方米)、邪刀虎翼、技能卡*8、特質卡*10、免費技能升級*2】

並不急著分配基點,蘇眉把注意力放在積分上面。

「系統君,你說過因任務世界的天道越強,系統會進入待機狀態,所需物品需要提前購買。可是,你不提示我接下來要進入什麼世界,我怎麼知道要提前準備什麼呢?」

她說的全都站在對方的基礎之上,要求並不過分,從她綁定系統君開始,僅僅在試煉任務以後給了個提示,她本以為系統的功能會隨著等級越高開發越多,但是現在看來……

開發的地方是多了不少,可是在任務世界里不能使用,那又有什麼用?

7351大約也是在分析蘇眉的話,半晌后才回答:

【可以】

蘇眉微微揚唇,她提出的要求不過分,對方的答應也在意料之中。因為任務世界不能跟系統溝通,蘇眉都懶得懟系統了,直接詢問了下個任務世界類型,現在的蘇眉,已經越來越沉穩。

看著自己資料上寫著擁有的東西,蘇眉一邊思索著自己需要準備什麼,確定沒有什麼要提前準備的以後,她選擇了直接進入世界。 要說起向醇和簡默的矛盾,大概是在大二開始的。

一向自詡「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花花公子向醇,在大二的時候,已經把學校里出名的各類系花都撩了個遍。

於是,他開始把目光放在大一新生。

今年的大一新生進來了不少花枝招展的妹子,其中最出名的當屬一個靠著成績被免除學費的學霸。

與池秋不同,池秋作為大一新生進入學校時,出名的只有她的成績,而這位妹子出名的不僅是她的成績,還有她的容貌。

能夠在這樣一所大學里以容貌出名,可見對方當真是個萬里挑一的佳人了。

向醇開始向對方下手。

怎料,對方卻是簡默自小定下婚約的未婚妻,進入學校只是隱藏了身份,並不代表她真的就是平民。

而按照向醇出手必定百發百中,這位未婚妻心悅向醇,要跟簡默解除婚約。

原本只是一紙婚約,簡默也沒有多重視這位未婚妻,可是給他帶了「綠帽子」的卻是他的兄弟向醇,這又叫他該如何自處?

於是……就變成了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

最終的矛盾爆發,還是在簡家談生意時,因簡默是繼承人,自然也是簡默出面談生意,只是這段時間簡默跟向醇之間的關係實在詭異。

故而不知怎麼,簡默和對方代表人物吃飯時,卻被向醇誤會為吃軟飯。

向醇長久藉此羞辱簡默。

兩人真正的關係轉變,也是大三時葉容令的歡送會晚,向醇借著酒勁親了簡默,不僅震驚了一屋子的人,就連向醇內心都是一汪春水。

隨後,是簡默掙扎向醇強吻,兩人的基情四射瀰漫了整個房間,全程腦袋清醒的池秋一臉懵逼,事後無論別人怎麼詢問,她都不願再次回憶。

兩個校草級別的大少爺在她面前忘情的親吻這種事情她會隨便亂說嗎!

回想起來都是十分羞恥的畫面!

在大學里,她不但經歷了好友百合,還親眼目睹了帥哥跟帥哥搞基,池秋覺得自己的大學生活真是多姿多彩……

至此以後,她無論再怎麼看向醇和簡默不對盤,都覺得是兩人在打情罵俏。

事實證明,池秋的想法真的沒錯。

向醇天生愛玩,再加上那一晚大家都是醉的模糊不清,零零碎碎的片段也記不了多少。

可是就在向醇獵艷的時候,簡默開始反擊了……

向醇撩到手一個,簡默就去破壞一個。

兩人的關係延續了大半年,葉容令回來時,簡默第一次對著向醇說出似是而非的話。

「簡默!你這什麼眼神,本少爺性取向正常!」

「是嗎?」

「那前幾次你親了我算什麼?」

向醇:「……」他絕對不會承認,對方說這話的時候,他心跳一點都不正常!

在其他人都沒有注意的地方,簡默悄悄捏住向醇的手,貼近自己,悄聲笑道:「向醇,你以為那時候只有池秋一個人是清醒的嗎?」

什、什麼?

向醇不可置信,對方所說的話是怎樣的目的,可是那晚模模糊糊的片段,他只是當做酒後無德,可簡默他……

「那晚,我只喝了一杯而已。」簡默輕笑。 站在房間里盯著地上安裝好的巨大遊戲倉,蘇眉眨了眨眼睛,穩住腦袋的一陣眩暈。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網游類型的世界,當然清楚這是什麼。 這是命令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