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是這個卻沒有見到公孫婉兒他們了。

公孫婉兒他們已經是去找那火神的手下了。

燭神他快速地走出星宿神殿,想要去找公孫婉兒他們,要讓他們知道這雲芙蓉的真正面目,可是雲芙蓉又不是一個傻子,她早就知道燭神會將自己揭穿了。

於是她一直都在星宿神殿等著燭神呢,燭神看到雲芙蓉從迎面走來,立馬是嚇得汗毛都豎了起來。

燭神迅速的轉身想要逃離這裡,可是雲芙蓉叫住了。

「不知道你這是要去哪呢?」

燭神瑟瑟發抖的說道:「沒有啊,我沒有想要去拿呀。」

雲芙蓉沒有一絲緊張,反而是十分不慌不慢的說道:「你這是想要去找蘇神的吧?想要把我的事情都告訴她吧?」

燭神:「沒有,我可沒有這麼想。」

雲芙蓉:「可是我從來都不相信一個活神會守住秘密的,我只相信死神的。」

燭神聽到這話之後,立馬是嚇軟了腿,他還想要在這個神界之上多待幾年了,他還想要作為作風的他還沒有當夠這九重天的天神,他不想死。

燭神已經是開始求饒:「放過我吧,我絕對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的,就算你放過我吧,我還想要活著,我這才當上這九重天的天神。我不想死,我實在是不想死啊!」

燭神剛剛的時候還有十分大的勇氣,想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公孫婉兒。

可是當燭神看到雲芙蓉的時刻,立馬是嚇軟了腿,不知道自己的初衷是什麼了,他只想一味的求饒。

可是雲芙蓉一直都十分的心狠手辣他絕對不會給自己留下任何的威脅,她覺得這個燭神已經是沒有任何用處了,留著只能是一個禍害了。 雲芙蓉準備是要下手動燭神了。

燭神知道自己是怎樣反抗都沒有用,雖然他已經成為了九重天的天神,但是他的神法還是十分微弱了,根本就比不上眼前的這個雲芙蓉一半的神力。

但是,燭神又不會就這樣坐以待斃。

燭神立馬是打起了感情牌,他苦苦哀求地說道:「哪怕是看在蘇神的面子上,你也放過我好不好,想蘇神對你是如此的真心真意啊,你就不能做一件好事了。」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雲芙蓉的內心確實是有一絲波動的,她凝聚神法的右手在半空中停留了許久,都沒有對眼前的這個燭神痛下殺手,因為她的內心已經是開始糾結了,有一股熱血從身體的底部噴涌到了自己的心臟上,將她黑色的心臟緊緊地包裹住了,這難道就是良心嗎?

雲芙蓉的心,被一根針狠狠地扎了一下,十分的刺痛,是啊,蘇婉對自己那麼好,我自己卻要如此的欺騙她,如果要是蘇婉死了的話,可能這個神界,這個世界上都不會有人在如此的牽挂自己了吧。

但是,雲芙蓉不能停手,只要停手的話,這所有的計劃都會暴露的,她不想受到威脅,她覺得受威脅的日子是十分痛苦的,因此燭神是一定要死的。

燭神哀求:「我不要死,我真的不要死,哪怕是讓我去凡界進入無限的輪迴也好,我也不要變成一銀河的一顆星星啊。我求求你放過我,我去輪迴也好啊,我真的是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我一定將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的。」

最後燭神是消失在這個神界了。

他活生生地除神境跳了下去。在那一瞬間,燭神的神魂,他被活生生的吸走了。

他身上的身骨也被去除了,也是重新換了骨頭,他身上的神血也被新的血液注入了進來。

這個過程就是脫胎換骨,當然是十分痛苦的。

燭神似乎已經明白了當初蘇婉到底是有多麼痛苦了。

當初萬神讓蘇婉受到神罰,要讓她去凡界輪迴的時候,蘇婉所遭受的痛苦一定是這個的100倍1000倍,因為蘇婉身上的骨頭是九重天天神的骨頭,她身上流的血液是九重天天神的血液,她要受到的是比燭神還要強9倍的痛苦。

燭神現在十分的痛恨雲芙蓉,他也知道,當初的蘇婉也一定是十分恨這些神靈的吧,她肯定是很恨風華頌為什麼沒呢救下自己了。

顧少一寵成癮 要是當初風華頌當初再勇敢一些的話,這蘇婉也不會是那樣的結局了,所以燭神似乎明白了,為什麼公孫婉兒已經擁有蘇婉的記憶了但是公孫婉兒卻對風華頌沒有一點點留戀的情誼。

燭神突然是明白了這一切了,可是他現在已經是凡人了,而且曾進入輪迴之後就不會在以後關於神界的記憶了。

往後自己就是一個人了。

燭神的胸口當中還是放著那把扇子,這把扇子是華北笙送的。

燭神的眼角流淚,他最難過的是他要忘記曾經凡界當中的一切美好。

公孫婉兒,封漠,華北笙,陳奎,孫子涵……

我過永遠想你們的,如果可以再見的話,我希望能跟你們永遠在一起。

燭神慢慢的進入了凡界。

他沒有進入閻王的輪迴輪,就可以直接進入凡界了。

這一點是十分有蹊蹺的,當然這一切都是雲芙蓉在背後操縱的。

當然是不可以讓他經過閻王的手了,要是讓閻王他知道了,他肯定是會將這件事情告訴公孫婉兒,到時候又要惹出軒然大波了。

雲芙蓉隨後便離開了這個星宿神殿里。

公孫婉兒他們已經是來到了火神店手下的住處了,可是卻在這兒根本沒有找到那個手下。

當然這個手下已經是傻乎乎的來到了星宿神了。

手下看這星宿神殿沒有什麼人,便覺得很奇怪,走進去問道:「蘇神在嗎?我已經是來了呢?」

「啊,真的是奇怪啊,這叫我來了,可是蘇神又不見了。蘇神,在嗎?蘇神,在嗎?」

這手下還在這兒,走了一圈又一圈。

他倒是發現這地上有一顆十分明亮的夜明珠,於是他就把這個夜明珠撿了起來,放在手上把玩了一會兒,覺得十分的奇怪:「這兒怎麼丟了一顆如此珍貴的夜明珠?」

這一刻夜明珠就是燭神的夜明珠,還記得當初在凡界的時候,孫子涵就送給燭神這樣的一顆夜明珠了,所以這顆夜明珠之後就一直都是放在燭神的身上了,燭神都是簡單的做寶貝一樣的供養起來。

因此見到這一顆夜明珠,就等於是見到了燭神一樣。

公孫婉兒倒是在這個火神手下的房間里發現了一包墮胎藥,這麼多太陽與火神殿當中的那包墮胎藥是一模一樣的。

這真的是一個十分意外的收穫,這下子就可以證明這個火神手下就是真正的殺死胎兒的兇手。

可是,就在發現這包墮胎藥的同時,發現了一把匕首殼子。

邪王囚妃 紅衣:「這把匕首殼子的造型有些獨特呀,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匕首殼子啊!」

水神看了看那把匕首便皺緊了眉頭說道:「除神匕首?這把匕首怎麼會在這兒呢?他拿著把匕首又有什麼用呢?」

公孫婉兒突然是想到了什麼,這個火神的手下就是想要用這包墮胎藥來陷害燭神,但現還不成之後,他又想要用這把除神匕首的殼子來殺燭神的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麼燭神就有危險了。

公孫婉兒他們立馬是又趕回了星宿神殿,因為現在在星宿神殿當中,燭神就一個人待在那兒,根本就沒有人保護他。

燭神他只有這一重天的神法而已,他根本就打不過這個火神的手下。

公孫婉兒趕到了星宿神殿。

他們看見那個火神的手下。

這個火神的手下一隻手正拿著火神的夜明珠。

這真的是一個天大的災難啊,難不成現在燭神真的已經是受難了?

火神手下覺得十分的驚奇,他立馬說道:「蘇神,不知道你找我做什麼呀?」 紅衣更是看見在地板上放了一把匕首,而這把匕首正是那把造型獨特的除神匕首。

最為主要的是除神匕首的尖端上還沾染了血跡,難不成燭神已經是……

「燭神,燭神!」

「燭神,燭神!」

…………

可是無論怎樣叫,這個宮殿當中都沒有回應。

火神的手下也是一臉懵逼,他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叫燭神呢?

火神手下,還走到了公孫婉兒的面前問道:「不知道蘇神找我來做什麼呢?」

公孫婉兒直接是用了一個擒拿,將火神手下按在了地上。

火神手下疼得哇哇大叫,他喊道:「你這是做什麼蘇神?」

公孫婉兒:「你把燭神殺了是嗎?」

火神手下:「我才剛剛到這兒不久,怎麼可能呢?」

「你手上的這顆夜明珠是哪裡來的?」

「這是我剛剛在地上撿的啊,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地上的呀?」

「那這為何會有一把除神匕首呢?為什麼上面還有血跡呢?」

「這我也不知道啊,剛剛的時候,這好像還沒有匕首吧。為何這兒突然出現了一把匕首,這我也實在是不知道啊!」

「而且在你的房間當中為何還有這匕首的外殼呢?」

「我也不知道啊,你問我我怎麼會知道,這根本就不是我拿的呀!」

「那你的房間當中為何會有墮胎藥呢?你一個大男人那都他要做什麼?你是不是一直都想要至燭神於死地呢?」

「燭神,我雖然是痛恨他,他是一個陰險小人,但是我卻沒有殺他的心呀!因為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膽子!」

「現在已經是罪證確鑿了!你還想要說些什麼嗎?」

公孫婉兒突然覺得自己問出的這句話,就像是前幾天在大殿上,眾神問燭神的那句話一樣。

那時候眾神也說現在已經是罪證確鑿了,燭神你還想要說些什麼嗎?

那個時候,燭神也是百口莫辯。

而且今日又是這樣的場景,公眾網路開始有些懷疑這個火神的手下會不會是遭人陷害了呢?

「我真的是冤枉他,這燭神真的不是我殺的!」

火神手下依然在辯解著,他真的沒有殺任何人。

封漠倒是覺得這件事情十分的奇怪。

惡魔哥哥我怕黑 就在這個時候,雲芙蓉進來了。

異能萌寶霸氣孃親 她已經是淚流滿面了,她哭喊著說道:「快去看銀河,當中似乎出現了一顆星星。」

公孫婉兒立馬就是沖了出去。

她抬頭望著這片銀河,只見著銀河的東南方向,確實出現了一顆十分小的星星。

燭神雖然只是九重天的神吧。

但是他的神法是十分微弱的。

所以他的信心只能出現在東南方,而且他的心情是十分小的光亮,並不是很強,他要是不仔細看根本就沒有辦法看見。

公孫婉兒是星宿神,但是她卻是一個沒有神法的神,所以她現在還不能馬上確定那個星星,就是燭神。

於是,公孫婉兒急忙是走進了星宿神殿,急忙是打開了星宿書冊,只見這本及時更新的書冊上面的名單,確實多了燭神的名字。

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公孫婉兒差點就是要昏厥過去了。

燭神陪伴了自己那麼久,雖然他一直都講究要有勢力,一直都是貪圖權勢,可是他的心還是十分善良十分好的,最主要他對公孫婉兒好。

公孫婉兒三連問:

「你殺了他,是嗎?」

「你殺了他,是嗎?」

「你殺了他,是嗎?」

火神手下當然覺得自己是十分無辜的,他大聲的呼喊著:「這並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封漠倒是覺得這件事有些奇怪,但是也不知道哪裡很奇怪,總感覺這些事情都是似曾相識的。

他還是懷疑這這件事另有蹊蹺。

就在這個時候,在殿內,一個小角落裡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哭泣聲,這個聲音是一個小仙子的,只見小仙子蜷縮在那角落裡瑟瑟發抖,她的手腳都在顫抖著。

她流著淚,一副十分慌張的樣子,感覺很驚悚。

紅衣走上前去問道:「你怎麼了?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我看到了……」

小仙子說話都不利落了,她一直結結巴巴,吞吞吐吐,像是受到了十足的驚嚇。

小仙子還沒說完話,她就直接是暈厥過去了,她已經是滿頭大汗了。

等到小仙子起來的時候,她說道:「我看到是他,是他用那把匕首殺了燭神的。就是他這張臉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現在已經是有證物了,再加上小仙子的證詞。公孫婉兒便是認定了這件事情一定是火神手下做的。

公孫婉兒覺得心痛難忍了。

她直接是將紫淵劍召喚了出來。

一瞬之間,整個天地都已經被紫黑色的光芒給包裹住了。

凌冽的風吹了過來,一陣又一陣的地在了公孫婉兒的臉上,她長長的頭髮被吹了起來。

她的眼睛當中透露了一股強大的肅殺之意。

她現在就想將這個燭神手下直接送去銀河當中陪伴燭神。

水神立馬勸解道不可以。

公孫婉兒:「為什麼,為什麼不可以?」

公孫婉兒現在一點也不想聽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