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嗡!」

瞬息之間,無盡蟲族躁動,充耳雜亂的尖銳聲音響徹天地,旋即帶著強烈的敵意。

轟隆一聲。

蠶蛹巨蟲噴發如火的柱子,天地約有數萬這種巨蟲,一起出手,火柱的威勢驚人,放眼望去,彷彿有數萬座火山爆發,紛紛瞄準許辰,衝天而起。

與此同時天地嗡鳴,數不清長著翅膀的蟲族遮天蔽日黑壓壓的飛向許辰,肢體如刀鋒豎起。

更有諸多蟲族飛天瀰漫毒霧。

這些蟲族之中有強有弱,有的堪比洪荒上的尊上強者,有的也弱小如凡人,但此時一起出手彷彿要掀翻天地,威勢恐怖。

「螻蟻之蟲,卻是送死。」

九天之上的許辰冷哼一聲揮手,一股純粹的金光瀰漫,籠罩無盡蟲族。

金光速度飛快,從四面八方散步,似太陽的光芒,所過之處將一切黑暗驅逐焚滅,吱吱吱!漫天漫地都是蟲族凄厲的叫聲。

一切不過在一瞬間發生,金光一閃過後,許辰身下百萬丈範圍皆夷為平地,其中的億萬蟲族,全部毀滅成渣、煙消雲散,不論是凡物還是准聖級強者。

「昂!」

天搖地晃,一聲暴戾的憤怒聲音響徹天穹,一片遮天的陰影出現,一隻類似蜈蚣的節支巨蟲突兀的出現在許辰對面。

這巨大的蟲族巨口如穴,牙齒像是某種通道,裡面內三層外三層布滿了森然的鋒利牙齒,最外面一層的獠牙圍繞口器一圈,猙獰無比,在它的頭頂之上有一片密密麻麻的綠色光點,是它的眼睛,其中綻放綠光,凶戾之色逼人。

最讓許辰重視的是這蟲族的實力氣息,與他相同都是問鼎境界,已經站在了這天地的最頂端之上。

「桀!」

猙獰的巨蟲並沒有搶先攻擊,怪叫一聲如同在說話。

雖然不同世界不同種族,但大道深意在身,靈魂層面可以讀懂這巨蟲的深意:「你是誰,從哪裡來?」

巨蟲在詢問,它同樣能感覺得到許辰的實力氣息,那種氣息與它一樣都是問鼎,甚至比它還要強大幾分,這讓它驚疑,它已經是天地間的最強者,難道在問鼎之上還有強者?

最讓它吃驚忌憚的是,這個強者是怎麼憑空出現的?!從哪裡來?!

「我是許辰,從別的位面來,其他廢話就不用說了,與我一戰!」

許辰強硬開口,雙眼之中皆是唯我獨尊的睥睨戰意,不等蟲族強者回應,他抬手之間已是一掌出手。

純粹問鼎級力量的一掌,罩天拍下。

「桀!」

蟲族強者怪叫一聲,巨大的口腔轉動,其中光芒閃耀,一股刺目的綠色光柱衝天而起。

手掌與綠色光柱皆是超過想象的速度,幾乎在瞬間碰撞,轟咔一聲,天空撕裂,萬頃漆黑的虛空裂縫吞噬了大片天地,兩者撞擊的恐怖力量倒卷。

許辰任由這碰撞的力量降臨身上屹然不動。

巨蟲卻是嘶叫,在這力量面前一退再退,身上有一些鱗甲皮肉被刮飛,流出了綠色如血液的東西。

「我們素不相識,你為什麼要對我出手!」巨蟲退後怪叫,充滿忌憚。

許辰一身戰意沖霄,唯我境界的獨尊之意厚重,他睥睨巨蟲,冷漠開口:「我之來意已經說明,別無他因,只求一戰!」

唯我境界的悟道方式就是戰鬥,一場戰鬥一種大道,以戰悟道。

「我若不戰?」巨蟲頭頂密密麻麻的眼睛不斷閃爍。

許辰戰意瞬間籠罩巨蟲,再度出手:「由不得你!」

掙,長劍出鞘,劍光凌厲,一劍所過無物可擋,巨蟲猶如受到巨大的刺激,全身出現了彷彿觸手一樣的密集肢節,這些肢節覆蓋它全身上下,彷彿穿上了一件盔甲,將它本體完美保護在中間。

「桀!」

它怪叫一聲,是欺人太甚的意思,戾氣和怒氣達到頂峰,身前出現四支鋒銳如刀的四肢。

鏗鏘!

劍芒和巨蟲碰撞,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旋即只見許辰和巨蟲皆消失了身影,下一刻又在天地中出現,彷彿瞬移一樣強悍交手。

轟隆隆的強烈聲響不停,在兩人戰鬥之下天崩地裂,一切都被夷為平地,恐怖的力量餘波在平地四周衝擊起彷彿隕石坑一樣的坡度,聲勢尤為可怕。

這一戰持續許久,有數不清的蟲族被連累至死,之後就是無盡生靈和蟲族的逃竄,但凡兩人所過之處皆是鳥獸一空。

「還算不錯的對手。」

也不知道多少回合之後,許辰身形停下,目光落在巨蟲之上,對方的確是問鼎級的強者,以他的實力不動用其他手段的情況下也只能壓制卻做不到誅殺。

「但也到此為止了,我尚有上千場戰鬥在等待,就不與你再糾纏了。」

誅天劍出鞘,血紅的光芒煞氣森然。

「斬天一劍!」

至強一劍揮動,恐怖的紅芒徹底淹沒了這個世界,驚人的血紅色劍氣從天而降,不可阻擋的落在巨蟲身上。

「桀!!」

巨蟲驚恐大叫,全身同樣綻放詭異綠光,體內冒出了更多的觸手肢節,形成如盔甲的防禦更厚更強。

「嗤啦!」

一劍所過,巨蟲極盡所能的防禦被直接撕裂,摧枯拉朽的力量,將它切成兩半。 許辰一劍無物可阻。

問鼎級戰力的巨蟲被一劈兩半掉落地上,無數的觸角在顫動。

許辰在天上俯視它,見巨蟲再沒有戰意,他這才抬頭看向這片世界,所有的位面皆有特有的大道,他伸出手去,霸道的氣息籠罩天地。

「唯我稱尊,此地大道歸於我身!」

他伸手一股大道之光在天地間出現,籠罩在他身上,讓他心頭直接有了一種頓悟。

「吞噬大道?這些蟲子強大到這種地步看來吞噬了不少生靈。」

許辰冷笑一聲,再度低頭看向被他劈成兩半的巨蟲。

這巨蟲並沒有死,無數的觸角和細小的血肉神經鏈接在一起,它在快速的恢復,但感受到許辰的目光,它一切動作又停了下來,似乎害怕許辰再度出手徹底殺死它。

癡心纏綿:女人,你不要招惹我 「本是該死之物,不過我在這的目的已經達成,卻是沒時間與你浪費。」

冷漠的說了一句,許辰收回目光,腳步一動時空長河出現,穿過這片世界帶著他瞬間離去。

許辰一消失整個蟲族的世界都是傳出刺耳的叫聲。

尤其地上被劈成兩半的巨蟲,它飛速痊癒重新飛到天上,在之前許辰所在的位置尋嗅了幾下后,轉而怒叫:「桀!」

許辰奪走了它這片天地的大道,之前它尚不覺得什麼,但這一刻它卻清晰的感受到它的實力進化到盡頭了,它將永遠不可能再有實力的提升。

對此它除了憤怒再無他法。

……

本源之地,許辰返回歸來,掠奪了一種大道的他睥睨之色更濃,同為問鼎強者但他仍舊擁有碾壓之力,剛才的一戰他只出了一半的綜合實力,還有一半的手段卻是沒有動用。

那蟲子就像是他剛突破到問鼎之時一樣,除了本身具備的大道別無其他,但他許辰經歷了忘我又到現在後已是身具一千六百多種大道,這一千六百多種大道都是他的手段,而剛才一戰中他一種也沒有動用。

「唰。」

停滯只是一會,它再度構架時空橋樑,連接下一個位面世界。

這是一個蠻荒的萬獸世界,巨型獸類稱霸天地,但卻沒有問鼎級戰力的存在,甚至連聖人級戰力的存在都沒有。

許辰失望而歸,再度尋找下一個地方,如此他見過了種種異形一類、甲獸一類、甚至是金鐵為尊的各種各樣的位面世界,很多世界中都沒有問鼎強者,其中倒有幾個擁有問鼎,但實力如之前的蟲類世界的巨蟲一樣,並不是他對手。

經過了許久的往返,許辰最少去了數百個位面之後對這裡已經有了足夠深的了解。

不管在哪個位面世界,最強者都是問鼎級別,但問鼎難求,能具備問鼎強者的都是強大的世界,而後還有很多的弱小世界,其弱小程度甚至比不上洪荒崩潰之時的一個普通種族。

此外,問鼎強者想要來去其他位面必須掌握時空大道,同時也必須尋找到起源之地,在起源之地才能進行位面穿越。

而就許辰所知,像他這樣經過了忘我,又到達唯我之境的問鼎少之又少,能夠穿越時空者更是少的可憐。

不能說沒有,但起碼現在的許辰還沒有遇到過。

時空橋樑架起,許辰再度前往新的位面,神念掃視,感受到問鼎的氣息,他眼中精光一閃,戰意滔天:「此地問鼎者,出來一戰!」

這是無數金鐵的世界,全身都是鋼鐵的巨人遍布天上地下,有的在空中飛行,有的在海中穿梭,此時聽到響徹天地的聲音,皆是停下動作,發出機械的聲音。

「有外物入侵?」

「曾經的慘劇又要發生?」

「我們怎麼辦?」

天下大亂。

許辰皺眉看向大地深處,他感覺到這裡有問鼎者,但對方並沒有回應,彷彿沉睡了一樣。

「唰!」

一伸手,他抓起一個鋼鐵巨人到了面前,目光鋒銳如刀的看向對方:「你們的問鼎者呢。」

「你是在說終結者?」鋼鐵巨人發出沉悶發出機械一樣的聲音。

盜墓筆記 「我在說這裡的最強者。」許辰道。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鋼鐵巨人身體扭動,似乎有些不安,雙眼中的光芒忽明忽暗:「終結者被人擊敗,正在深眠。」

「被人擊敗?是什麼人。」

許辰眉頭一挑。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有人先他一步來過這裡了?能擊敗一個問鼎者,那對方……

能和他一樣穿行必然是領悟了時空穿梭能力的人,或者說就是和他一樣,起碼也是到了唯我之境的強者,果然,這無盡位面中他並不特殊。

「是一個與你差不多,但有兩個頭的人。」鋼鐵人嗡聲道。

「什麼時候的事,描述一下戰鬥情況。」

許辰繼續問,同時鬆開了抓住鋼鐵巨人的金色手掌。

「並不久,就在最近百年時間,至於戰鬥情況……終結者堅守一天就敗了,而且無限接近銷毀。」鋼鐵巨人道。

許辰眯起眼睛,一天就敗了,接近銷毀也就是接近死亡?

他沒再出聲,看向地底后道:「它是不是在下面。」

「……」

鋼鐵巨人沒有再說話。

許辰冷漠一笑,身形一閃消失原地,再度出現已經到了這片世界的地底深處。

在地底深處有一個巨型的矩形空地,其中漂浮著一個紅藍色的鋼鐵人,這鋼鐵人身上有著可怖的傷勢,如經脈一樣的線條不斷閃爍著電光。

凝目看了一會,看到一切都是真的后他展開時空橋樑回到了起源之地。

漆黑的起源之地內,許辰環顧四周,在這裡看位面只是無數的光點,沒有任何不同,除了他所在的洪荒位面和去過的位面外無法分辨哪一個是哪種位面,也無法分辨是強是弱。

「有和我一樣的存在,而且也在穿梭中求證唯我,如果他找到洪荒世界后發動了毀滅……」

許辰沉默,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有一個威脅在身邊總是讓他不能安心。

「只能先找到這個人,然後敗他。」

念頭落下,許辰盤膝在這本源之地之中,不再動身。

茫茫位面要找人何其之難?找是行不通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反正對方在穿梭位面,遲早要回到本源之地。 本源之地的黑暗浩瀚無邊,許辰在黑暗中靜悟,不知時間的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空間中有波動出現。

「唰!」

許辰睜眼起身,認準一個方向閃身離去。

在無邊黑暗的另一邊,一個龐大的身影屹立在黑暗之中,這身影之巨大不可想象,一眼望不到邊,極目所能看到的只是這身影的兩隻巨爪,不能看到全貌。

巨大的身影抬起一直爪子,其中時空波動出現卻沒有投放出去,在原地躊躇了片刻,似乎有猶豫,最終它放棄了面對的方向,朝著另一個方向的光點開闢了時空通道。

「慢。」

黑暗中傳來的聲音十分突兀,巨大身影的動作一停,俯下身子后一顆巨型狼頭出現,比星辰還要大的雙眼盯向了黑暗深處。

許辰很快出現,神念縱觀巨型身影,他皺了一下眉頭。

好大的生靈。

大到超過他想象的存在,能夠在本源之地穿梭時空,這也是一個問鼎級的強者,而且這個聖靈並不是他要尋找的雙頭人,這是又一個與他相當的強者。

這無盡位面中的問鼎強者不少,與他相差不多的唯我境強者也不少啊……

「掙!」

許辰拔劍,不過管它是什麼人,既然是同為唯我之境的對手那遇到了卻是要戰一場。

「昂。」

巨型生靈低吼,傳遞出它的意思:殺。

兩者都是唯我之境的存在,都為了超脫要敗盡一切對手,雙方沒有絲毫的猶豫,在一瞬間動手。

黑暗空間嗡鳴一聲,巨型生靈出手,巨大到遮天蔽日的爪子抬起落下,速度不僅不慢反而有違常理的迅速,蘊含毀天滅地的威勢。

「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