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感覺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哎我跟你說正經的,就算你覺得人家喜歡你——」

楚昭陽打斷他:「沒有我覺得。」

「好好好,就算人家喜歡你,你也不能等著姑娘表白,你一大老爺們兒,主動點兒怎麼了?」

楚昭陽認真地想了想,覺得韓卓厲這意見還算是句人話,點頭說:「知道了,請你喝喜酒。」

說完,就掛了電話。

先婚後愛,大佬要離婚! 韓卓厲對著手機忍不住「卧槽」了一聲:「八字沒一撇呢還,喝你妹的喜酒!」

楚昭陽把半杯威士忌放在床頭柜上,拿著手機上了床。

搜到了顧念的微信,而他自己的微信名就是楚昭陽,正猶豫著是否要申請加顧念為好友。

一直躲在被子里的咖喱見躲不過去,總算是把腦袋露了出來,毛茸茸的腦袋亂糟糟的,甩了幾下,伸腦袋看楚昭陽的手機。

「不要玩手機了,陪我玩啊。」咖喱的腦袋拱著楚昭陽的胳膊,狗爪子撒嬌的搭在了手機屏幕上。

卧槽!

楚昭陽眼睜睜的看著咖喱的狗爪子正好拍在了屏幕上的申請鍵上,把楚昭陽一直猶豫不定的好友申請給發了出去。

楚昭陽:「……」

咖喱叫喚了幾聲:「嗚嗚……」

楚昭陽渾身冷氣涔涔的看著咖喱。

咖喱吐著舌頭搖尾巴,還企圖跟楚昭陽撒嬌:「一起玩啊!」

楚昭陽單手把咖喱夾在腋下,就把它抱到了客廳中屬於它的床上,警告它:「老實睡覺。」

「嗚嗚……」咖喱叫喚兩聲,前爪子不甘心的刨了兩下床墊,才卧倒,一臉生無可戀的把頭枕在了它的拖鞋玩偶上。

***

顧念正坐在床上玩手機,穆藍淑下午跟蘇阿姨吵了一架,這會兒正在房間里鬥地主。

顧念刷微信的時候,看到通訊錄多了一條提示,點進去看,見竟然是楚昭陽的好友請求。

她不記得有給過楚昭陽手機號啊?

醉-傾城 可是看好友申請提示,分明寫著:通過手機號搜索。

顧念狐疑良久,想著不接受好像不太好,好歹楚昭陽也幫過她兩次,雖然他後面做的事兒,實在是讓她對他感謝不起來。

糾結了下,還是通過了他的申請。

不知道楚昭陽加她幹什麼,又是從哪裡知道的她的手機號,於是問:「楚先生?」

楚昭陽正忐忑的等著,申請已經發過去了,楚昭陽反覆研究了半天,各項功能都點了個遍,還在網上搜索了下,都沒有撤回申請的方法。

正擰眉盯著屏幕忐忑,要將屏幕洞穿似的,手機突然震了一下,是顧念回信了。

楚昭陽激動地差點兒把手機掉了,手機在雙手中撲騰了好幾下才拿穩。

點開,手指噼里啪啦慌張又迅速地在框中輸入:「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是我家狗點的申請。」

寫完又煩躁的刪掉,癱著臉鬱悶的撓頭。

過了好久,顧念才收到楚昭陽高冷的回復:「手滑。」

顧念:「……」

呵呵,手滑是嗎?

顧念直接刪除了楚昭陽的好友。 姜雲卿將紙筆放在一旁,動了動脖子,捏著後頸的位置說道:「之前去尋的藥引還有多長時間能夠送到?」

徽羽說道:「再有五、六日吧。」

姜雲卿聞言眼底多了些笑容。

她習慣依靠自己,而有些時候武力才是最好的保障。

哪怕徽羽在她身旁,哪怕有暗衛能夠時時護佑,可是她自己若是不能恢復內力,姜雲卿總覺得沒有安全感。

等到藥引送來,她配置出了解藥,恢復了內力之後,她行事便能更少了一些顧忌。

姜雲卿一邊朝著裡面走,一邊說道:

「池郁這兩日大概就要露面了,你瞧著池家一點,有什麼消息及時告訴我。」

徽羽點點頭。

姜雲卿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腳下一頓:「對了,孔順那些人的消息打探到了嗎,還有,查到他身後的主子是誰了沒有?」

徽羽聞言搖搖頭:

「沒有,奴婢已經讓暗衛在皇城打探過了,雖然尋到了清風齋,可是卻沒孔順等人的消息。」

「至於孔順之前說過的那個主子,奴婢將這皇城中所有的皇室之人都打探過一次,沒見有人與清風齋有什麼關聯,這裡畢竟是赤邯,我們的人手不多,怕驚動了外面的人,所以也沒敢直接入他們府中細查。」

姜雲卿皺眉:「那衡王呢,查到他是誰了嗎?」

徽羽回道:「也沒有,這赤邯皇室當中好像就沒有衡王這麼一個人,奴婢讓暗衛探過宗衛所,尋到了放皇室宗籍的地方,只是還沒來得及翻看就被人察覺了。」

「奴婢只能讓人先退了回來,準備另外再尋機會去探。」

姜雲卿聞言神色有些暗沉。

流年已盡,愛未涼 她沒想到她那個所謂的「生父」居然會查不到身份,也沒想到她的身世會這麼複雜。

赤邯皇室里沒有衡王這麼個人,那衡王十之八九已經死了,可是就算是死了,也不該毫無消息才是。

姜雲卿沉吟了一會兒說道:「繼續去查,從那些已經死了的皇室子弟身上下手。」

徽羽聞言愣了下,瞬間就懂了姜雲卿的意思。

她點點頭道:「奴婢明白。」

……

姜雲卿住進了呂氏商行的別院之後,前來拜訪的人就沒有斷過,其中有八大顯族的人,也有京中權貴,甚至就連赤邯皇室的那幾個皇子也曾上門。

姜雲卿不是人人都見,卻也不是人人都不見。

剛開始時,那些想要拜訪的人被拒之門外之後,還想著這呂氏商行的人是不是對他們有意見,或者是已經傾向了那些願意相見的人,可是時間長了,他們才發現。

那個江青願意見人完全是憑著他心情。

他若是心情好時,哪怕是尋常之人他也讓人入內,可若是心情不好時,那就是天王老子去了她也不見。

皇城中那些人對於這個江青一時間議論紛紛,覺得這個人有些詭異,特別是在呂氏商行那邊傳出消息,他們家主被人迫害失蹤的事情之後,那些人看待江青時就更多了幾分熱切。 楚昭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刪除,想著反正已經加上了,就聊聊天。

楚昭陽:「沒睡?」

系統提示:念念不忘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TA好友,請先發送好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對話。

楚昭陽:「……」

顧念這是又把他刪了?

楚昭陽不死心的又去百度提問:「我剛加了對方的好友,就說了一句話,第二句的時候,出現了系統提示我們不是好友,這是為什麼?」

回答:「恭喜你,你一句話就讓對方把你刪除好友了。」

楚昭陽:「……」

楚昭陽覺得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回到微信又試著給顧念發了條消息,結果收到了同樣的系統提示。

楚昭陽只能再次發送了好友申請,只是這次沒法再用手滑當借口。

楚昭陽始終鬧不明白,顧念沒事兒刪了他幹什麼。

顧念沒想到,又收到了楚昭陽的好友申請。

她嗤了一聲,難道又是手滑?

顧念就當沒看到,壓根兒不接受他的神情,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存著這事兒,就算去干別的,也時不時的就打開微信來看一眼。

看著他的申請後面,綠色的接受按鈕,總有種強迫症,想要點下去。

楚昭陽卻因為申請發出了半天,都快一個小時了,還沒見她接受,又面無表情的重新發送了一遍,但顧念仍然沒有接受。

楚昭陽煩躁的扔下手機,又拿起來,找出顧念的手機號,撥了過去。

當手機鈴聲響起,還把顧念嚇了一跳,手機差點兒從手裡掉了下去。

穩住一看,是陌生的號碼。

顧念以為是什麼騷.擾電話,接起來,「喂」了一聲。

楚昭陽捂著胸口,明明只有一個字,可聽到她的聲音,他的心跳還是特別快。

好半天都沒能平復下來,而顧念因為遲遲沒有聽到回復,掛了電話。

楚昭陽:「……」

他咬牙切齒的再次撥通,顧念再接起來的時候,就有點兒不耐煩了,「喂,你好?」

「是我。」楚昭陽這次趕緊介面。

顧念感覺自己的心跳彷彿都頓了一下,簡單的兩個字,她卻辨認出,這是楚昭陽的聲音。

明明與他一共才只見過兩面,明明見得這兩面中,他話少的可憐,就沒說過幾句。

可她竟還是一聽就聽出來了。

「我又加你好友了。」楚昭陽沒有情緒起伏的聲音從手機中傳過來。

看著窗外漆黑的夜,顧念竟莫名覺得這聲音有點兒暖意。而且,還從中聽出了他有點兒控訴的委屈意味。

腦中猛然衝出楚昭陽那張面癱臉,很難想象他控訴委屈時,是什麼樣子,怎麼想都不搭。

顧念用力甩頭,把他的臉從腦海中甩出去。

「又手滑了嗎?」顧念沒好氣的問。

「……」楚昭陽現在終於確定,她刪他好友就是因為他那句手滑。

默默地呸了一聲自己的右手,叫你手賤。

「沒有,是特意加你。」楚昭陽解釋道,竹節似白皙如玉修長的食指在床單上畫圈圈,「你一直沒通過。」

顧念掏了掏耳朵,怎麼好像又從他的話里聽出了點兒委屈似的。

顧念甩甩頭,學著楚昭陽的面癱臉:「哦,我手滑了。」

楚昭陽:「……」

她是不打算放過這個梗了是吧。 池家的事情很快就有了結果。

惠氏母子嘴硬不肯說,可是他們身邊的下人卻是經不住用刑,特別一直跟在惠氏身邊替她辦事的那個婆子,被拉到池家暗牢里剛用上大刑,就痛哭流涕的招了個乾淨。

那惠氏本就是花樓的女子,在入池家之前曾經和越王有段露水姻緣,只是那時越王與她一夜之後便將她拋在了腦後,時隔一月之後,惠氏又剛巧遇到了前去尋歡的池天朗,委身於他。

事後懷孕時,照著月份孩子是越王留下的,可是那時候的越王還是個無權無勢的皇子,隨時都有性命之憂,再加上越王對她無情,惠氏怎麼肯舍了當時已經有望成為池家家主的池天朗,去追隨一個隨時都會沒命的落魄皇子?

所以惠氏便將這孩子說成了是池天朗的種,後來更是借著這孩子成功入了池家,成了池天朗的妾室。

幾年後,池天朗接管了池家之後,惠氏憑著一副溫柔性子,哄的池天朗對她寵愛不已,她也一心一意的呆在池家,從未想過旁的事情。

越王被封了王位之後,雖然顯貴,但是他早已有了正妃側妃,府中侍妾更是大把,膝下更是不缺兒子,所以惠氏一直瞞著池易的身世,從來沒有想過要讓她去認生父,直到三年前池易闖了大禍,無意間害死了林家前去池家探親的表小姐。

惠氏知道這事情如果暴露出去,池天朗護不住池易,池夫人和林家的人更不可能放過他們母子。

惠氏的後半生和池易息息相關,若是沒了池易,她的榮華富貴也算是徹底葬送了,所以她才去尋了越王求助,讓他保池易一命,而越王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池家的三兒子居然是他的孩子。

後來的事情順理成章,越王野心極大,怎可能放過這般好能掌控池家的機會,而池易一心想要勝過府中嫡子,毫不猶豫就選擇了幫越王。

據惠氏身邊的婆子說,惠氏每月初一十五前往燭龍山寺廟祈福,實際上都是暗中與越王私會,而池卓喪命的原因,也是因為惠氏跟越王相會時,被越王長子無意間發現,跟池易有了爭執。

兩人大打出手的時候,無意間被池卓、池郁兩人撞上。

他們怕越王和惠氏的事情暴露出來,所以惠氏母子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害死了池卓,嫁禍給池郁,想要一箭雙鵰,既除去池家兩個名正言順的嫡子,又能給池易將來掌握池家騰路。

這些事情一出,引起驚天嘩然。

池家的人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將惠氏母子恨得咬牙切齒,而池天朗更是氣得當場吐血昏迷了過去,醒來的時候便渾身動彈不得,竟是被直接氣得中了風。

池卓被殺的事情真相大白,惠氏和池易被送進了大牢,而池郁則是名正言順的回了池家。

池天朗倒下,池家不能一日無主,池郁身為池家的嫡子,在池家幾位族老,還有林家的支持下,名正言順的接管了池家。 「不過,你怎麼有我的手機號的?」顧念疑惑的問,手指無意識的一下一下的揪著床單,把那一處揪起了一塊小尖,皺了起來。

「……」楚昭陽望天,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轉而說,「你去通過申請。」

顧念:「……我問你問題呢!」

楚昭陽選擇性失聰:「別再手滑,晚安,念念。」

說完,楚昭陽就匆匆掛了電話。

顧念低頭看著已經被掛斷的手機,整張臉都紅透了。亮紅的顏色一直滿演過耳朵,脖子。

他……他剛才叫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