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紅雲燃燒,大量雷鳴閃電從雲霧之中劈下,給人一種非常陰森、恐怖地感覺。

此刻還是艷陽天,陽光照射在廣闊的大地上。

可是下方高台附近站著的幾百人卻沒有感到一絲溫暖,甚至有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怎麼回事,剛才天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是啊,看著雷鳴閃電的,怎麼和以前看到的雷雨不一樣啊!」

「這,該不會是大鍋里的神珠搞出來的名堂吧?」

「嘖嘖嘖,教主賜下的神珠果然非同小可,剛一出世就引出這等恐怖地異響!現在我有些相信,這神珠真有改造凡人體質的能力了!」

「是啊,這下我也放心了,回去再也不怕那些鄉親們懷疑了!」

「只不過這異響,怎麼給我一種非常不好地感覺,就像是遭到了天譴一樣!」

「廢話,這等逆天的神珠,每次出世那都是驚動天地的大事!這點兒異象,又算得了什麼?」

「不錯,少見多怪!」

「…」

就在台下一群人討論異象的時候,大護法已經拎出了一個大黑色的口袋,從裡面拿出一個個紅葫蘆。

大護法將幾百個紅葫蘆擺放在大鍋旁邊,然後抬頭皺眉地看向天上那股紅光異象。

只因這異象,總給他一種非常不舒服地感覺。

等到大鍋內的水冷了下來之後,天上異象這才消失。

此時,台下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聚到了這口大鍋上面。

下面柴火還在不斷燃燒之中,可是大鍋內的水卻已經不再沸騰了。

一鍋的白水,此刻全都變成了紅色,看上去就像是一口鮮血一般。

「好了,現在你們一個個上台,從我這邊那一個紅葫蘆,然後到大鍋內灌滿一葫蘆的神血!」大護法看向眾人說道。

「是。」

台下幾百人一個個按照次序上台,從大護法那兒拿走紅葫蘆,並將神血灌滿。

我可以成為娛樂圈明星 整個過程,持續了大概一個時辰。

等到所有人都背著一個大紅葫蘆之後,大護法這才繼續道:「剛才的操作,想必你們也都看到了!」

「回去之後,你們就按照我剛才那樣,在門口支一口大鍋,將背上紅葫蘆裡面的神血摻雜熱水倒下去。然後讓那些願意入神教的人上來,一人一碗神血!」

「是!」



幾百人背著大紅葫蘆,高高興興地回去了。

以大護法所在凡人區為中心,方圓幾百個凡人區的百姓,大部分全都喝了蟻神教的神血。

神血雖有神效,但卻並不會一下子就發揮出來。

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那些喝了神血的人才能夠感覺到它的威力。

而在這段時間內,那些喝了神血的人卻找到了一種提升實力的捷徑。

當然,這個捷徑也是蟻神教的人故意散播出去的。

只要能夠抓到一個修行之人,將他身上的血全都喝了,便可以催化體內神血的力量,從而不斷提升實力。

當一個人從這種捷徑中獲得成功的時候,整個東方修行界勢力的災難就此開始了。

那些宗門、運朝才有多少修行之人,與整個東方凡人區的凡人相比,數量又如何?

一時間,整個東方修行界都發生巨變了。

大量宗門和運朝之內的凡人區開始發生動亂,甚至有大批凡人組織起來,衝擊修行勢力集中的靈山、修鍊聖地等等!

那些宗門、運朝內的修行者數量是固定的,總有不夠分的時候。

等到所有的修行者全都被喝光了血之後,附近那些妖獸、精怪們就成了凡人們圍獵的對象。

從前,只有這些妖獸、精怪們吞吃凡人,可是如今天道輪迴,輪到這些凡人來喝它們的血,吃它們的肉了。

有些實力強大的人物能夠擺脫這些凡人,不至於被他們吸光了血。

總統閣下誘嬌妻 可是這些人空有實力,卻沒有改變這種情況的辦法。

就算是附近的宗門、運朝勢力全都聯合起來,組成反抗聯盟,也無法阻止這些已經瘋狂了的凡人。

這些聯盟,只不過減緩了他們被消滅、吞吃的速度,最終結果那都是一樣的。

少仲謀和白驚仙等人在東方修行界看到了這一幕,並將此時告訴了石柱。

地獄門。

石柱聽完了二人的彙報之後,眉頭就一直深鎖,似乎有什麼鬱結在心中解不開一般。

「盟主,我看咱們還是暫時先取消對付應逢秋的計劃吧!」

「這蟻神教,也不知道是從哪個旮沓里冒出來的,居然如此瘋狂!」

「就這一個蟻神教,已經夠這應逢秋頭疼的了!」白驚仙說道。

他是見識過東方修行界所發生的巨變的,知道現在腦子裡還是那些凡人抽取修行者精血的畫面。

一想到這裡,白驚仙臉上肌肉就忍不住抽搐起來。

太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

本以為只有南方修行界的凡人讓人感到害怕,沒想到這東方修行界的凡人更加瘋狂!

有些事情,一旦開了頭,那就很難收拾起來了!

「我倒是並不擔心蟻神教會對這兒怎麼樣,只是他這麼一搞,就將我所有的計劃全都打亂了!」

「如今主動權已經掌握在蟻神教那邊,我天盟想要對付應逢秋的計劃,是越來越偏向主題了!」石柱皺著眉頭說道。

「…………」

原來,原來盟主擔心的是這件事啊!

尷尬,實在是尷尬地不行。

會錯意地白驚仙只能尷尬的站在一旁,不再開口說話了。

「是啊!盟主,這蟻神教背後的勢力所圖不小啊!」 一夜亂了情:搶奪日租妻 少仲謀說道。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我不管蟻神教背後的勢力想幹什麼,總之應逢秋的命,只能在我手中結束!」石柱沉聲道。

「是!」

「我看這蟻神教的圖謀,不會只在東方,接下來很快就會波及到我們這邊,甚至是其他地方!」

「盟主,我們應該早做打算了!」少仲謀分析道。

「嗯!」石柱皺眉地點點頭。

三人在這大殿內商議了很久,實際上只有石柱和少仲謀一直在討論,白驚仙全程陪同,幾乎插不上什麼話。

二人在石柱這邊待了很久之後,這才退下,繼續前往東方,打探消息。 短短几個月時間之內,整個東方都陷入一片絕境。

那些已經被神血改造過的凡人,猶如蝗蟲過境一般,將所有的東西全都強光、吃光、燒光!

這其中,一些快速增強的凡人被蟻神教吸收,能夠管理其他凡人。

林千九此時就指揮著一批凡人,十多萬凡人大軍,走到了東西交界之處,千瘴山附近。

林千九命令大軍就地休息,然後一人上山,準備去看看易十二。

千瘴山上,林千九見到了易十二。

「大護法,我可把你們給盼來了!」

「怎麼樣,教主這次讓你來是不是準備大舉進攻東方修行界了?」

易十二依舊是穿著一身黑袍,看向林千九問道。

易十二的聲音有些興奮,即便是隔著一段距離林千九也能夠感覺到對方身上的亢奮狀態。

「不錯!如今整個東方修行界勢力,盡數歸我蟻神教掌控。其餘宗門、運朝等修行勢力,死的死、逃的逃,早已不堪一擊!」

「根據教主傳來的命令,讓我們走出東方,攻佔其他地方。」

「山下就有我帶來的十多萬被神血改造過的大軍,作為攻佔南方修行界的先鋒!」

「我這裡只是其中一處,還有其他蟻神教高手帶領大量大軍前來,到時準備一起動手,沖刷整個修行界勢力和凡人區。」林千九沉聲道。

「太好了,我等這一天早就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這次攻佔地獄門,我要將地獄門所有人統統吞吃了,給我子孫們報仇!」易十二說道。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股滔天的怒火和不滿,看起來上次那件事情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

「地獄門?」

「不行,我們這次需要先攻佔凡人區,然後再衝擊修行界勢力!」林千九搖頭道。

「為什麼?」易十二不滿地問道。

「這批凡人雖然經過了神血改造,但與真正的修行中人相比,還差的遠呢!」

「若是直接就這麼去找地獄門的麻煩,定然會有去無回!」

「因此,必須先將凡人區攻破,改造更多的凡人,迅速壯大實力。」林千九解釋道。

「山下那些凡人,死就死了吧!」

「有神血在手,害怕沒有源源不斷地大軍嗎?」

「大護法,你太過仁慈了!」

易十二有些不滿的看了眼林千九,若有深意道。

「哼,你若是對我不滿,大可以去找其他人合作!」林千九冷哼道。

「好好好,就按照大護法您的意思辦!」

易十二退讓一步,看向遠處一片凡人區:「大護法,我來這邊已經有段日子了,還沒有嘗過這兒的人血味道。這片區域的凡人,就不要浪費了,全都留給我的那些子孫吧!」

「隨你!」

「兩日之後,我的大軍就要出發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林千九一甩手,飛下山去。

「在我面前擺什麼架子?區區一個凡人,叫你一聲大護法那是給教主面子!」

「哼,等這次神教的計劃成功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易十二看著飛下山去的林千九,眼中儘是貪婪之色。

地獄門。

少仲謀和白驚仙二人從東方匆匆趕回,前來石柱這邊彙報有關蟻神教的事情。

「盟主,不好了!」

「蟻神教瘋了,居然縱容手下那些神血大軍大肆殺戮,整個東方修行界都變成了一片人間地獄了!」

「現在,許多蟻神教教眾帶著無數神血大軍前往其他三個方向,看起來是要大舉出動了!」

「我和仲謀先生在回來的路上,就看到不下上百處神血大軍從東方趕來,應該是朝著咱們這邊來的!」

白驚仙一進來,就急忙對石柱彙報道。

「嗯,此事我已盡知!」

「既然蟻神教想要玩玩,那我就陪他們好好乾上幾場!」

石柱點點頭,看向少仲謀說道:「先生,有勞你趕緊從那些宗門、運朝之中,組織一批大軍,交由寧龍臣統領,給我集中力量消滅所有進入此界的神血大軍!」

「另外,將神血大軍的兇殘、瘋狂等等全部給我散播出去,讓那些修行之人不要心存僥倖心理!我不想在全力對付蟻神教的時候,背後還有一些人拖後腿!」

「是!」

少仲謀拱手一禮,然後退下。

「盟主,那我呢?」白驚仙眼巴巴地看向石柱。

「至於你,這段時間就跟在我身邊,隨我一起出手吧!」石柱考慮了一下,還是將他留在了身邊。

「真的,那太好了!」

白驚仙激動地看向石柱:「盟主,咱們什麼時候動手?」

「不急,現在這裡等上一段時間!」石柱微微一笑,將白驚仙剛湧上來的熱勁兒給掐了回去。

「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