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燕飛!」蘇牧野鬆了口氣。

「你手機怎麼回事?怎麼打不能?你一直在家裡嗎?」

「對啊,怎麼了?我手機剛才掉在地上,摔壞了,對了哥,你回來順便給我帶個手機回來吧。」

別說一個手機,就算是十個手機,蘇牧野都願意買。

只要蘇燕飛再也不要招惹霍擎天了。

說句讓他狂妄自大的話,寧城地界里蘇燕飛招惹誰他都不怕,只要不是霍擎天就好。

他都有辦法搞定。

但是一但沾上霍擎天,他束手無策。

「嗯,知道了。」蘇牧野輕快地應了聲。

蘇燕飛越來越聽話,最近都沒有出去,只在家裡看片子,追網劇。

反正蘇家不需要她掙錢,等她出嫁時,還能給一筆豐富的嫁妝。

蘇牧野走到門口,對霍擎天說:「燕飛在家裡,出了什麼事了嗎?」

霍擎天低頭不語,眼睛看著電腦,監控錄像反反覆復看了好幾遍,都沒有看出什麼破綻。

小星星,你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此時,沈星被人關到了一間裝飾很精緻的房子里。

這是什麼地方?

沈星既看不見,也動不了,四肢都被綁著,嘴裡塞著毛巾。

只有耳朵能聽,但是四周靜悄悄的,連個小蟲叫都沒有。

心裡盼著霍擎天能發現她不見了,能找到她。

突然,外面有動靜。傳來一男一女對話的聲音。

「你不能進去。」

「我為什麼不能進去?哈哈,我就要看看如今她的真面目,看她還囂不囂張得起來?」

「你答應過我,只要將她帶來,她就是我的。」

「我沒說她不是你的,等我見過了她,你想對她怎麼樣,想對她做什麼我都不管。」哼,就算把她弄死都無所謂。

沈星眉頭一皺,這兩個人的聲音,怎麼那麼像?

沈妍和葉南?

可是葉南,怎麼會?葉南怎麼會跟沈妍在一起?

沈妍綁架她,她並不奇怪。可是葉南?

沈星不相信,也許是聲音相像的兩個人。

這個世界上長相相同的人都有很多,何況只是聲音像? 國民男神離婚吧 肯定不是同一個人。

門被鑰匙打開了。

進來的果然是沈妍。

沈星看不到,但是沈妍的聲音,她聽了那麼多年,肯定不會錯。

「沈星,你還好嗎?」傳來沈妍得意的聲音。

「婚禮的滋味很幸福吧?只可惜,你的幸福只能是一片泡影。」

沈妍拿掉沈星嘴裡的毛巾,幸災樂禍地說。

沈星不理會她的冷嘲熱諷。

而是問:「剛才跟你說話的人是誰?」

「噢,你問他啊,你猜?猜到了我考慮給你摘掉眼罩,讓你親眼見見他。」

沈星不說話。

沈妍的無恥,她見識過,不想跟她說太多沒有意義的話。

沈妍既然能將她綁到這裡來,肯定不會讓她好過。

「喲,我的好姐姐,你這是做什麼?不想跟我說話?可是我很想跟你說啊,你知道嗎?我的身體現在與正常人無異。」

「你看,沒有你的腎我也一樣健康。你知道爸爸當年為什麼一定要挖你的腎嗎?哈,那是因為他懷疑你不是他的孩子,所以他根本就不想讓你活著,他都提前跟醫生交待好了,挖你腎的同時就結束你的性命。」

「沈星,你活得悲哀吧,有沒有想過自己根本就是一個棄子?」

「沒有人希望你活著,可是你卻活得那麼好,沈星,你憑什麼?」沈妍越說越咬牙切齒起來。

「你本來就該死,不管你是不是沈家的人,你都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你是多餘的!你的父親母親都討厭你,你是多餘的!」

聽著沈妍的那些噁心人的話,沈星心如止水,畢竟事實並不像她說的那樣。

至少周若雲是愛她的。雖然重逢不久,那是那份發自心底的愛,來源於血液里的真情。不是裝就能裝出來的。

沈星冷笑了一聲,說:「沈妍,你不覺得自己很可憐嗎?」

「你胡說,可憐的人是你,你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憐最悲哀的女人!」沈妍笑得猙獰。

沈星不再說話。

沈妍最氣得就是沈星的這股傲氣勁,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命活了,驕傲什麼?

沈妍舉起右手,在沈星的臉上重重地扇了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在沈星臉上的同時,也打掉了她臉上的眼罩。

沈星的臉,頓時腫了起來。

火辣辣的疼。

這時,衝進來一個人。

沈星盯著對方的臉,驚呆。

來人是葉南,真的是他?是他!

不可置信地盯著他,彷彿要將他一次性看透。

「沈妍,你為什麼打她?」葉南紅著眼睛質問沈妍。

沈妍咯咯一笑,說:「我不打他你會進來嗎?你不進來我能看到這麼一場好戲嗎?」

「沈星,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震撼?」

「這是救過你命的人,今天綁你來的人也是他,是不是很刺激?」

「沈妍,我住嘴!」葉南喝斥道。

「我為什麼要住嘴?你那麼喜歡她,為了她差點命都沒了,可是她多看你一眼了嗎?還不是屁顛顛嫁給有錢人?」

「我讓你住嘴!」葉南臉都漲紅了。 「好,你們故友重逢,我就不打擾了。 陰碑 我的好姐姐,你就在這裡好好的和你的愛慕者聊聊天吧,那張床挺大,夠你們兩個折騰的。」

危情陷阱:女人,別想抗拒! 沈妍轉身出去了。

這裡只有沈星和葉南。

安靜了幾秒,沈星先開口,聲音十分冷靜,沒有怒,也沒有悲,只是像流水一樣的平靜的聲音。

「為什麼?」簡短的三個字。不溫不火,不急不緩。

彷彿是平常時的聊天。

葉南逐漸平靜了下來,他也緩緩的重複了一遍沈星的話:「為什麼?」

然後彷彿自嘲似的說:「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低了低頭,又抬起頭來說:「你難道不知道為什麼嗎?你從來就沒有多看我一眼嗎?哪怕我死了,你都不會多看一眼,心疼一分,是嗎?」

「葉南,你……」

「我什麼?我用命救你,你卻要去嫁給別人,沈星,你的心腸真狠。」

「可是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嫁給別的男人呢?不行,絕不可以!」

「葉南,我們是朋友,你不應該這樣做。」

「不應該?有什麼不應該的?我喜歡你,我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你難道不是更應該嫁給我嗎?」

「葉南,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不能勉強?誰說的?」葉南雙眸通紅。

「現在你不是就在我的掌握之下嗎?」

「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是嗎?別擔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葉南嘴角扯出一絲古怪的笑容。

沈星終於開始緊張,葉南,他,他會對她做什麼?

「葉南,你不可以,你會後悔的!」

「後悔?才不,我只後悔為什麼沒有早早的將你搶過來。」

葉南一步步朝沈星走近。

「不要,你不要過來,你會後悔的,霍擎天不會放過你的,葉南你不要再往前走了!」

「你害怕了?」葉南停在沈星的面前。看著她嬌好的面容。

手指輕撫上沈星的臉頰。

「你說,你的心那麼狠,我究竟喜歡你什麼?喜歡到……」葉南的手停駐。

「小星,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會對你好,我有錢,我同樣能給你美好的生活。跟我在一起好嗎?」他的聲音喃喃著。

靠近沈星。

沈星緊張的往後面蹭。

「你不要再過來。」

在這裡,如果葉南真的想對她做些什麼,她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正在沈星想著魚死網破之時,葉南突然停下靠近她。

眼睛看著她的面容,萬分不舍地說:「我不會對你做什麼,小星,我不會傷害你,只要你不願意,我不會碰你,可是你必須跟我呆在一起。」

葉南站直了身體。

對沈星說:「從今天起,你就住在這裡。會有人來給你送吃的。」

葉南轉身走了。

房間外面,沈妍見葉南這麼快就出來了,詫異地說:「這麼快?」

眼睛往他的身下瞄了瞄,眼神里有鄙夷。

葉南沒理會她的目光。

沈妍卻不甘寂寞,追著葉南問:「喂,你真的那麼快?不會是車禍將你撞殘了,失去那方面的功能了吧。」 沈妍一邊說一邊用眼睛在他下身的部分逡巡。

「砰!」的一聲,葉南進屋,將沈妍關在門外。

沈妍撇撇嘴:「切!不會被我說中了吧,這麼開不起玩笑!」

葉南回到自己的房間,回想著曾經和沈星最初相識的畫畫,那時的她,一件簡單幹凈的白色T恤衫,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腳裝一雙帆布鞋。

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值錢的衣服和首飾,卻像是珍珠一樣閃光耀眼。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里。

自那一刻起,再也沒有能忘得了他。

在國外的這一年裡,許蓉一直照顧他,就算是他對她極其冷淡,許蓉也不跟他計較,還是盡心盡意的照顧他的身體和起居。

有時候,他故意對許蓉發脾氣,趕她走,她只是笑笑,離開他的房間,卻也沒有離開他,而是去廚房為他煲湯。

他曾試著接受許蓉。試著放下沈星。

可是,無法做到。

愛是不能勉強的,不愛也不能勉強。

他對許蓉說:「你不要在跟著我了,去尋找你自己的幸福吧,在我這裡,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不要虛度光陰了。」

許蓉並不在在乎,她說:「如果有一天,有一個好女孩照顧你,我不會再打擾你,我會轉身就走,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死纏爛打。但是在那個照顧你的人沒有出現之前,請讓我留在你的身邊吧。」

許蓉還是照常做她認為該做的事。不管葉南對她是如何的態度,都不離不棄。

葉南體會得出許蓉對他的深愛,可是,他卻無法回應。他的心裡,依然是沈星的影子。

許蓉勸過他:「你愛的那個人已經有了自己的幸福,你何苦還要抓著不放?放下執念,這樣對你、對她,都好。」

葉南只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並不說話。感情若是真的那麼容易拿得起、放得下,就不稱其為感情了。

感情這東西,看不見,摸不到,可是卻蝕在骨里,刻在心上,融在血肉里。

與身體的每個細胞都糾纏在一起,又怎麼能連根拔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