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雖然卡帕拉迪斯的軍力不多,可是他的職位卻很高,地位僅次於奈狄安,所以這兩人將統一歸卡帕拉迪斯指揮。

卡帕拉迪斯點點頭說:「辛苦大家了,我已經給大家準備好了營帳。大家先進去休息,等明天咱們再發動進攻。」

這裡要說一下,地下城的世界雖然沒有光,可是生物們也保存著計時的傳統。他們以一種特殊的草為計時單位。這種草從閉合到伸展開,然後再閉合大概是一天的時間。地下城生物就種植這種草以用計時,從而保持著跟地上世界相同的時間。

聽到卡帕拉迪斯的話,西蒙迪達克和奧古斯塔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露出了喜色。他們經過這一段的行軍,特別是拉著那些重型裝備,顯然消耗很大,現在正需要休息。

等大軍進入營地之後,卡帕拉迪斯看向了海爾瑪克方向,心中暗道:「海爾馬克,我就要來了。」 沖洗完了秀髮的氣泡,唐桂花兩腿站直了,卻還彎著腰兒,用毛巾搓去頭髮的水。

她抬頭瞥了一眼,見羅陽還在不停地泵水,眼卻直直地望過來,嬌笑道:「牛仔,發什麼愣呢?」

「哈?沒什麼。」

羅陽回過神來,才停了手。當她又彎著腰兒搓發時,他的目光溜至她粉嫩的脖頸,在陽光的照射下,她白嫩的肌膚耀眼。

搓了會兒秀髮,唐桂花直起身子,甩了甩濕發,那股嫵媚性感的樣兒風情妖嬈,俏臉粘著幾點水珠,平添三分狂野的氣息。緊身T恤圓領處濕了些許,配著那渾圓而高隆的上圍,給人無限的遐思。

「牛仔!」

忽地叫一聲,見羅陽一臉蒙逼地嚇了一跳,唐桂花格格地笑了,笑得花枝招展的。

「桂花姐。」羅陽咧嘴笑了笑,只覺臉面發燙。

唐桂花噙著笑意,輕輕地白了羅陽一眼,便進屋去換衣服了。

待她出來,已穿上光亮的上衣與A字裙,下擺束在裙里,兩條大長腿嫩嫩的,圓圓的,由大腿至腳踝的線條毫無拖泥帶水,一滑而下,順暢之極。腳穿平底紅色船鞋,清爽不失嫵媚。

用手掠了掠秀髮,再甩了甩,她又用嘲謔的眼神含笑望過來,羅陽忙移開視線。

「上車。」

上了那輛標緻308,羅陽坐在副駕駛位上,在系安全帶時,他下意識地向唐桂花瞥去,果然見到安全帶斜勒在她上身,愣是塑出兩座飽滿的高峰,似乎要破衣而出,極具粗獷的藝術意境。

目光往下移,瞥見她大腿水嫩水嫩的,白皙無瑕,羅陽幾乎想要伸手去摸一摸,總覺得應該很滑很溫潤。

「牛仔,看什麼呢?」唐桂花笑道。

「桂花姐,你的衣服很漂亮。」羅陽又正大光明地瞅了幾眼。

唐桂花笑而不語,發動車子,緩緩上路。

「牛仔,你什麼也沒帶?」

「我帶個人去就行了。」

「你是我見過的最牛的醫生了。空手治病。空空大師。」

「桂花姐,我帶了針灸用的銀針。」

見羅陽目光老是飄向自己的胸前,唐桂花心裡思緒翻湧,想道:「要是他真的能治療胸纖維瘤,那我的就不用切除了。他一個少年,怎地懂那麼多高超醫術?人倒是帥哥,若果又一身本領,他日必是個大名人。得繼續關注他才行。這個世界有能耐的帥哥不多了。」

想到此處,她溫柔地瞥了他一眼,見他倏地縮回了視線,她心裡樂了。

車子經小樹林集市,再往西南方向行駛3里左右,便到了宏運鎮4個集市之一的石錄集市。這個集市比小樹林集市還要繁華,主街道更長,而且是連結幾個鎮的交通樞紐。

林家住宅所在的位置便是石錄集市主街道盡頭處的風水寶地,倚山而建,四棟別墅環繞成環,圈起一塊平地作為花園,小橋流水,亭台樓榭,假山巨樹,應有盡有,端的氣派非凡。一股爆發戶的氣象衝天而起。

這裡是林家老宅,宛似禁地,等閑人不敢輕易接近,大有生人止步的味道。

林天華的3個兒子平日極少回這兒住,偶爾回來小住三五天。

這日,正巧林天華的小兒子,亦就是林玉卿的三哥,林國發回來了,在客廳陪著媽媽與妹妹聊天。

那林國發繼承了他老子的兩坨濃眉,亂草也似的蓋在眼睛上,這也算是林家的正宗標誌。

「妹,你會不會遇到神棍?醫院都說要切,有赤腳醫生能治好你的纖維瘤?」林國發眯著眼睛說道。

「誰知道呢。要是神棍,你幫我揍一頓他就行了。」林玉卿抱著一隻肥嘟嘟的貓咪,歪坐在真皮沙發上。

「若敢在我們林家胡鬧,我卸他手腳。」林國發揚著嘴角。

坐在林玉卿身邊的是她的媽媽張若桃,滿身珠光寶氣,雖上了年紀,依然可以看出年輕時是位漂亮的人兒,可惜也是脂粉氣太重,少了氣質,越老越顯得油膩膩的。

便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車聲,正是羅陽與唐桂花來了。

羅陽曾來過林家豪宅附近,只遠遠地望了望裡面的山水花木,只覺氣象森森,殺氣重重,若無意闖進花園,多半要被揍個半死。不料今兒竟能來林家作客,有機會好好欣賞一下裡面的園林。

車子駛至別墅門口停了下來,下了車,便能見到不遠處停了好幾輛豪車,寶馬,法拉利,還有一輛羅陽發誓賺了錢要買的勞斯萊斯幻影,長發動機機罩、短前懸和長后懸,長軸距造就了寬敞的內部空間,加上垂直式的車前罩和高燈,為它增添了卓爾不凡的氣質。

總裁情緣 「我有錢了要買一台那車。」羅陽指著勞斯萊斯幻影。

「志氣可嘉。你買了就借我開。」唐桂花笑道。

「桂花姐,我到時搭你兜風。或者買一台那種跑車,應該也挺拉風的。」羅陽又指那輛紅色的法拉利。

唐桂花噗哧一聲笑了。

「你先把你那台連擋泥板都沒有的單車換了再說。」她笑道。

「桂花姐,我要麼就不換,要麼就換勞斯萊斯幻影。走著瞧。」羅陽揚了揚下巴。

「喲,這志氣逆天了。少年,那我跟你混了。」她格格笑道。

「跟我混絕對不會錯。」

說話間,二人已走至別墅的門口。 豪門小祕也瘋狂 唐桂花伸手按門鈴。

女傭開了門,帶羅唐二人來至客廳,便退了下去。

林國發一瞥眼間見唐桂花具有沉魚落雁之貌,目光便離不開她了,從頭看到腳,又從腳往上打量。

「坐吧。」張若桃招呼道。

隨即,羅陽與唐桂花便在另一張雙人沙發上坐下。

掃視一圈,見林玉卿二十一二年紀,穿的是低胸上衣,半球微露,短褲很短,兩條腿屈放在沙發上,又白又嫩,腳指甲塗了橙色的指甲油,亮晶晶的。

那隻肥貓咪在她的胸前蹭來蹭去,顯是要跟主人親熱呢。

林玉卿見唐桂花帶了一個少年前來,好奇道:「唐醫生,你不是說要帶一個小神醫給我治病嗎?怎麼不見人?」

唐桂花笑道:「他就是。」

眾人目光一起投到羅陽身上,全是狐疑的眼色。 灰矮人和暗精靈的聯軍到達以後,讓海爾馬克的守軍緊張了一陣,但是那些城牆上的守軍看到敵人沒有立刻發動進攻,便慢慢鬆懈了下來。地下世界是個戰亂頻繁的地方,今天我打你,明天你打我,對於戰鬥他們都已經習慣了。至於地牢生物能不能攻下海爾馬克,他們人還是比較自信的,畢竟他們的新領主頂住了前兩次的進攻。想到那個如殺神一樣的孫立成,大家的心不由得放了下來。

「那些骯髒的地牢生物實在是太討厭了,估計這次進攻我們肯定還是會把他們打退的。」

一個穴居人扛著他自己的長矛,對他的同伴說。此時,他們的裝備比以前已經有了很大提高,兩人不但更新了自己的長矛,而且身上還披掛上了簡單的鐵甲,這也給了他們很大的信心。

「是啊,如果敵人敢過來的話,那麼就讓他們嘗一嘗我們的厲害。」

他的同伴聽到以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同時揮舞起自己的鐵矛。這件製作得精良的武器被他舞動得呼呼有聲,頗有些氣勢。

可就在這時,第一個穴居人猛然停住了腳步。

「約翰,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

他緊張地問。

後者停止了長矛的舞動,側耳仔細聽了聽,然後搖了搖頭說:「喬恩,你太緊張了。」

「有聲音!」

喬恩沒有繼續答話,而是大聲喊道。緊接著,他高喊起來:「大家注意!敵人進攻了!」

約翰這時也收起了笑容,面對可能突然出現的敵情,他不敢怠慢,也跟著大喊起來。

如果敵人沒來,這隻不過是虛驚一場,頂多會受到一次無關緊要的訓斥,可要是敵人來了,自己沒有發出警報,那就算自己能夠活著回去,也要受到嚴酷的軍法懲治。

不過沒過多久,遠處的坑洞中傳來了震動聲,消除了他誤報軍情的擔憂。

「這些傢伙果然進攻了。」

病嬌來襲:少年,請滾 名叫約翰的穴居人在心中喃喃自語。

隨著報警的聲音,大批的海爾馬克的地下城士兵從各處湧上了城牆,更有一些由澤拉塔城來的法師開始念動咒語。

當大部分人登上城牆以後,坑道遠處傳來了一陣號角聲。

「嗚嗚嗚……」

巨大的號角聲彷彿把整個地下空間全部充滿了,在所有人的視線深處,一團團火光猛然從坑道中炸現,大批的地牢生物從那裡奔跑了出來。

「天啊,他們的人馬怎麼會有這麼多?」

一個穿著皮甲,手執狼牙棒的妖怪大喊道。

作為他的長官,迪克亞尼很是生氣,他剛想著上前給這個惑亂軍心的傢伙來一下狠的,但是看到旁邊的士兵又停住了。

只見周圍的士兵雖然握著武器,但是卻不斷顫抖著,有些人表現得極為不堪。

「這都是前一段沒有出現太多的敵人,讓他們鬆懈了,突然見到海量敵人的進攻,頓時失去了膽氣。」

迪克亞尼在心中嘆道。

但很快,他抖擻精神大喊道:「所有人戒備!」

隨著他的高喊,周圍官兵的精神立刻一振,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心潮澎湃,眼神慌亂。

此時安吉娜麗絲也擺動著她的蛇身,從馬道滑到了城牆上。

她看了一眼正在逐漸聚集的士兵,心中不由得感嘆:「好在孫立成陛下為我們提供了不少武器裝備,否則的話……」

她又轉向了前方,看到無邊無盡的敵軍從坑道中涌了出來,心中又泛起了強烈地不安。

「這次敵人太多了,而且氣勢比以前要可怕得多。不知道這次海爾馬克能不能守住,如果不能擋住敵人的第一波進攻的話,估計整個城防可能會迅速崩潰。」

就在美女蛇思慮的這一段時間,坑道中已經湧出了超過五千名戰兵,而且在他們的身後還有同伴不斷地從坑道走了出來。

「這次進攻起碼要有上萬人吧?」

安吉娜麗絲和迪克亞尼對視了一眼,心中湧起了劇烈的驚濤。

「現在城牆上邊上來了大概一千人,不知道能不能擋住敵人的進攻啊。而從澤拉塔城前來的新兵此時正在軍營中換裝,如果得到消息從那裡趕來的話……」

想到這裡,美女蛇嘆息一聲心說:「希望我們能頂住。」

「大家一定要堅持住,魔法師趕快把魔法防禦陣全升起來!」

就在這時,妖怪迪克亞尼的聲音如炸雷般在城牆上響起。

隨著他的喊聲,又有幾個身穿魔法袍的人越眾而出,開始念動咒語。

這是孫立成用威逼撤離海爾馬克的方法從卡爾布萊恩那裡詐來的防禦魔法捲軸和法師。海拉山姆雖然給海爾馬克雕刻了不少防禦魔法陣,可是在前兩次的進攻中大多已經損壞,孫立成自己因為地獄能量侵蝕沒有辦法修復這些法陣,所以這次只能靠澤拉塔城的援助了。

看著隨著魔法的吟唱而不斷升起的璀璨光芒,所有人心中都逐漸安定了下來。只要有魔法防禦陣在,大多數遠程攻擊都可以被魔法防禦陣擋住。這可是高昂的魔法裝備,比紅龍自己繪製的簡單魔法防禦陣厲害多了。用如此貴重的魔法捲軸保衛海爾馬克這樣的小城,還真不多見。

見到海爾馬克城外升起了魔法防禦陣,騎著亞龍怪獸的西蒙迪達克有些皺眉,他低聲說:「這些傢伙竟然搞出來這麼多的魔法防禦陣,有些難辦。」

而在他的旁邊卡帕拉迪斯的臉色也有些陰沉,這次敵人使用的魔法防禦陣顯然比以前的好很多。看來有其他的地下城勢力對他們進行支援了,這可絕對是個壞消息。

而此時,灰矮人將領奧古斯塔已經走出了坑道,他站在不斷行進的灰矮人大軍旁,看著海爾馬克城泛起的魔法陣光芒,冷嘲道:「呵呵。以為這樣的魔法防禦陣就能擋住我們的大軍嗎?笑話!一會兒,我要讓你們看一看我們灰矮人真正的實力。」

想到作為全軍先鋒,只要打破這座海爾馬克城,就可以奪取裡面的資源,想到這裡,灰矮人將領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笑聲極為狂妄。

落筆成婚 因為隱藏在地下世界,所以外界並不知道灰矮人們的真正實力,此時他認為正是顯示自己種族強大的好時候。

又花費了很長時間,最後直到那些巨大的鐵質重型武器被拉到了前線,整個地牢大軍才真正展現在了海爾馬克守軍的面前。

嘶……

城牆上看到黑壓壓的一片敵人以及那巨大的重型戰車,不由得紛紛倒吸一口冷氣,緊接著出現了小規模騷動。

「卡帕拉迪斯大人,我們是不是能進攻了?」

作為一個有經驗的軍官,奧古斯塔已經發現城牆上邊的守軍士氣開始低落,只能依靠著軍官的喝罵才能彈壓住士兵,不由得冷笑了一聲,然後向旁邊的暗精靈問道。

暗精靈看到周圍的部隊已經排列好了陣形,輕輕地點了點頭。

隨著他的示意,侍從官向後發布了進攻的命令,很快,暗精靈大軍中的暗精靈法師開始發動魔法攻擊。

隨著各種魔法的吟唱聲,五光十色的魔法便從暗精靈大軍的后陣猛然射向了海爾馬克。

轟轟一陣巨響,當這些魔法眼看要擊中城牆的時候,數道光幕猛然出現在了城牆的前邊,把這些攻擊全部擋住了。

「這次他們的魔法防禦陣比上次好了不少。」

看到攻擊效果不好,卡帕拉迪斯向周圍人說道,一些人的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

「加大攻擊力度,先把魔法陣打碎!」

此時,西蒙迪達克大喊道。

不一會兒,更多的魔法攻擊從地牢生物大軍中飛升了起來,如一道道彩虹,又宛如一道道流星,更如天空中的火鳥,奔向了海爾馬克城頭。 氣氛陡地尷尬。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林國發冷笑道:「他就是小神醫?小神棍還差不多。」

此話一出,林玉卿嘻嘻地笑了。

「這位先生,在你還不了解別人之前,請不要隨便下難聽的結論。」唐桂花正色道。

「明明就是一個少年,怎麼會是小神醫?我這兩天有點不舒服,先給我看病。來吧。看完再給我妹看病。」林國發鄙夷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若羅陽無法取信於他,則要給顏色看了。

「我給你把把脈。」羅陽立了起來。

有女傭搬了一個半米高坐墩過來,羅陽坐下,煞有介事地給林國發把脈,過了會兒,說道:「你腎虛得很,夜生活太豐富所致。房事請適度,否則被吸幹了,你就一命嗚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