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若風,你最好一起上,否則這小子連老夫一刀都接不下來,這般實在太無聊了。」武乘風冷笑著,臉上滿滿的輕視。就見陳若風默默退到了一旁,看著武乘風搖搖頭,冷眼旁觀。

武乘風見狀,目光凝向張凡,只見這個俊逸青年神色如常,面上無悲亦無喜,他心中不由多了幾分疑惑,即便是如此,他也絲毫不懼,他雖有些忌憚張凡的神秘,但畢竟他背後還有三大渡劫。武乘風思量,哪怕這張凡真如玄天道聖口中那般妖孽可怕,自己也能支持到幻滅道尊出手相救。

想到這,武乘風對著陳若風冷笑道:「待我斬了這垃圾,再來斬你!」

「死人哪來那麼多廢話?」

張凡神色淡漠,平靜開口說道。

他的話音落下后,就抬起了手,雙指並一,一道神念與真元交融,凝出一道極為精純的劍氣。武乘風臉上,還掛著嘲諷的笑容,忽然瞳孔一變。

「嗖!」

這道劍氣一現,一股凌厲之氣頓時爆發出來,這劍氣,雖然沒有以前耀眼的白芒,卻比之前更加凝鍊,隱隱約約已有了飛劍的雛形。

覆滅劍氣!這乃是覆劍仙帝的畢生劍法,張凡雖不能領悟完整,但他以天仙極致的神念相融,足以催動至天仙極限。

「區區劍氣也敢獻醜!烈陽斬!」

武乘風冷笑一聲,手中長刀反手一斬。

崑崙仙宗雖是修仙道宗,但這宗派包羅萬象,不拘泥於任何形態的修仙,就像李新歡以飛刀入道一般,同樣能成為崑崙仙宗的內門長老。

武乘風烈陽之刀已堪至極點,烈陽斬出,可以化作一輪太陽,如滾輪般帶著無比灼熱的氣焰旋轉,就好像一個巨大的車輪帶著火焰滾向了張凡,只是這烈焰攜帶的威勢足以開山分海。

「藉助仙器之力,單單憑這一刀,武乘風足以斬殺普通洞虛圓滿了。」青龍魔尊目光銳利,一眼就看出了武乘風手上長刀的不凡。

崑崙墟中,遺迹、秘境、洞天、福地極多,但每次開啟,大部分資源都被崑崙仙宗所佔據,畢竟修仙者的勢力遠遠大於修魔者與妖修。

「若是我接這一刀,只怕也要受不輕的傷。」 掌心相期 遠端剛抵達的狐玉兒看著心中驚懼,她也是洞虛圓滿的境界,一身修為不弱於武乘風,但奈何手上連一件靈寶都拿不出來,更別說什麼玄妙的功法了。大部分妖修都是憑藉自身妖丹緩慢修鍊,其中悲哀難與人說。

這一刀出來,更多人心中駭然,區區外門長老已經如此恐怖。

那崑崙仙宗的內門長老呢?甚至還有渡劫初期刀聖苦海、知命仙尊道無又是何等恐怖?更別說渡劫後期的幻滅道尊了。

「死!」

武乘風叱喝一聲,雙眼閃耀著可怕的列芒,當烈陽斬出時,他就將真元催動到了極致,烈陽瞬間擴大了數倍之多,張凡在這烈陽面前就如同拳頭般大小,艷紅刺眼,登時紅芒染遍了虛空,映照出灼熱。

「真元果然渾厚!這武乘風怕是臨近破境了。」君無道眼底閃過一絲快意,若是武乘風能將張凡斬殺,也算是替他報了殺子之仇了。

「我看洞虛圓滿之中,也就是有道聖、冥王、魔尊幾人才能鎮壓武乘風了,放眼整個崑崙墟,這武乘風在洞虛圓滿上足以排在前三十!」眾多修士紛紛點頭讚歎,便是不動冥王仇念恨眼底也閃過一絲凝重。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武乘風這一刀必斬張凡的時候。

「去!」

只見張凡神色淡然,隨手一指。

「咻!」

宛如劍神降世,一劍斬空。

這道劍氣,帶著無法想象的洞穿之力,瞬間化作白芒,穿過了烈陽,隨即整個烈陽彷彿脆弱的玻璃一般,砰然生出裂痕。那道劍氣洞穿烈陽后,余勢不減,直接射向了武乘風。

此刻,烈陽已堪至張凡面前,在電光火石的瞬間,張凡徒手一握,巨大的烈陽轟然破碎,真元暴亂而開,狂風捲起。

幾乎同時,劍氣赫然襲至!

武乘風拖刀上揚,狂暴的真元當面炸開,瞬息之中斬碎劍氣。

劍氣有形碎去,無形的神念之劍赫然洞穿了他的靈魂。

最後武乘風猛地一顫,站立在原地,長刀啷噹落下,雙瞳再沒有生機。

全場死寂!

無論是不動冥王、青龍魔尊,還是君無道一方,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便是玄天道聖也都沒有想到,縱橫崑崙墟多年,洞虛圓滿的武乘風,竟然連化神初期的一道劍氣都擋不住,瞬息之中被秒殺了?

「這…這…」

崑崙仙宗眾多弟子瞠目結舌。

一個化神初期秒殺了一個洞虛圓滿?

而且還不是散修或妖修,武乘風可是崑崙仙宗最強的外門長老之一,修為已達到了洞虛圓滿的極致,差一步就能破入渡劫的人物,更是擁有仙器寶刀的超級強者,就這樣被一道劍氣秒殺了?

這真的是化神初期嗎?

玄天道聖心中暗暗駭然:這張凡的神念之力果然可怕!

君無道更是心中慶幸自己忍住了仇恨,沒有直接出手,否則自己就是武乘風的下場,瞳孔猛地縮了縮,看向張凡的目光中終究還是閃過了懼色。

其他佛修、妖修無不心中驚懼。

一道劍氣下,足以讓眾多修士鴉雀無聲,再沒有人敢拿張凡當作化神初期看待。

張凡依舊負手而立,目光掃過崑崙仙宗一方時,忽然一道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她怎麼會在這裡?

這時,一聲淡漠的聲音響了起來:

「張凡是嗎?確實是萬載難遇的天縱之才,但你不該殺我記名弟子。」

就在武乘風與張凡一戰時,幻滅道尊、刀聖斬苦海、知命仙尊道無等人依舊不在意,在他們看來,一個化神再妖孽又能妖孽到哪裡去?還能比鳳天冰更可怕嗎?就算能越一大境界,化神初期無疑也只能與洞虛初期一戰,這已是千載難逢的絕世天驕了。

在幻滅道尊看來,武乘風足以碾壓張凡了。

但他萬萬沒想到,武乘風竟然被張凡一道劍氣秒殺了!哪怕在第一道門內無法調動天地偉力,也不該死的那麼乾淨利落才是。

「是《九轉凝體訣》嗎?」

幻滅道尊抬起頭時,凝向張凡的目光變了。

鳳天冰宛如萬載冰川的美眸中,也多了一絲異色,武乘風在她看來雖然不入流,但終究是洞虛圓滿的存在,就這樣被化神初期秒殺,不由多看了張凡一眼。

聽到幻滅道尊的聲音后,鳳天冰不由又多了一分驚詫,《九轉凝體訣》名頭極大,大到崑崙墟人人皆知的地步,可至今為止,也沒有人真正修鍊成功。

不是沒有功法,而是修鍊條件太困難了!

豪門養成之撩妻在上 「是因為修鍊《九轉凝體訣》才拖下的境界嗎?」

鳳天冰目光中閃過精光,一絲絲戰意漸漸升起,她無法判斷張凡是第幾轉,包括幻滅道尊也無法判斷,但在她看來,張凡能將《九轉凝體訣》修鍊成功,就已有成為她對手的資格,當然也僅僅是資格而已。

知命仙尊道無神色凝重,他自號知命,不僅修為高深,還擅長於堪破天機,就在斬苦海踏出時,他以靈魂之力卜算了張凡命途,看到的卻是一片虛無。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張凡靈魂境界高於自己,二是此子曾逆改了命途。

不論哪一個,都足以讓他凝重忌憚!張凡卻是佔了兩樣,只是他不知道罷了。

至於斬苦海,已落到武乘風身前,心念一動將武乘風的屍體收納在自己的靈寶空間內,目光淡漠看著張凡:「我為刀聖,斬苦海。你若只是殺一些普通弟子,我不會出手,可惜武乘風與我有一分師徒因果,你卻殺了他。」

「我若不替他報仇,只怕會生心魔,難渡天劫。」斬苦海面上無悲無喜,看著張凡淡淡說著。

對於斬苦海而言,他是不願意去糾纏這些事情,只要邁入道門,得一份機緣說不得就能渡劫飛升了,奈何張凡當著他的面,斬了武乘風。

為了渡劫,斬苦海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有一絲心魔留下,唯有斬了張凡。

張凡聞言冷笑一聲,前世他與斬苦海沒有交集,在第一道門遺迹之後,斬苦海直接連破三境渡劫,最終隕落在天劫之中。 你跑不過我吧 不過,前世歸前世,今生是今生。

「你心中有了畏懼,如何能渡過天劫?我輩修士本就逆天而行,若畏懼心魔,如何成就無缺道心,以你這般心境,再修三百年也是死路一條!」

「小小化神也敢如此妄言,我會斬了你以祭奠我的記名弟子!」斬苦海眼中,一寸寸金光凝鍊起來,他向虛空一握,真元瞬間化形,一把真元之刀赫然出現在他右手之中。

(本章完) 謝若妤簡直不敢想。

她後悔剛才一時不忿對上姜雲卿,更是害怕回府後要面對的事情。

她朝前走了兩步,突然身子一軟就朝著旁邊倒了過去。

「謝四小姐?!」

寶珍大驚,連忙伸手扶著她,等站穩之後才發現謝若妤雙眼緊閉,臉色蒼白如紙,居然是暈了過去。

她連忙叫人過來幫忙,將謝若妤扶了起來。

「寶珍姐姐,這謝小姐……咱們怎麼辦啊?」

旁邊的小丫頭低聲道。

寶珍原想上去問問呂太妃,可想起剛才岳嬤嬤的神情和語氣,卻又遲疑了下來。

謝若妤明顯是得罪了呂太妃,而且也吃罪於諸皇子面前,才會被人趕了出來,她要是貿然上去,萬一惹惱了太妃娘娘,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

寶珍低頭看了眼昏迷不醒的謝若妤,咬咬牙說道:「你們兩個扶著她,咱們送她出宮。」

「可是她暈了,要不要先尋個太醫替她瞧瞧……」

「胡說什麼,你以為太醫那麼好尋的?」

寶珍瞪了眼剛才說話的小宮女,然後用力攙著謝若妤:

「太妃娘娘有令,讓咱們將人送出宮去,咱們總不能抗旨,再說太妃娘娘和諸位殿下還在上面賞梅,要是驚擾了他們,惹得太妃娘娘動怒,你還想不想要腦袋了!」

她們可不是謝若妤,有謝家庇護,就算得罪了太妃也只是被趕出宮去。

她們這些宮女大多都是貧苦出身,要是在宮中犯了錯,那丟的就是性命。

寶珍沉聲道:「這些小姐入宮之時,府中的馬車都會在武直門外候著,等她們出宮后再回府去,咱們先將人帶過去,直接交給謝家,至於其他的事情,都跟咱們沒關係,明白嗎?」

那幾個小宮女聞言連忙說道:「明白。」

「趕緊過來幫把手,把人帶走。」

「是,寶珍姐姐。」

幾人一人攙了一邊,幾乎半扶半抱著謝若妤朝著宮外去。

……

望月台上的眾人,絲毫不知道謝若妤昏倒的事情。

席間那些小姐都是被剛才的事情驚到,眼見著謝若妤被呂太妃命人攆出去,所有人都是半垂著頭,誰都不敢吭聲。

呂太妃看著謝若妤被人拉走,還是氣得不行。

李廣延扶著她的手讓她坐下來后,低聲道:「太妃娘娘,你還好嗎?」

呂太妃腿上還有些麻麻的,雖然之前那疼痛只是一瞬,可她依舊滿心后怕。

見李廣延問起,呂太妃頓時帶著怒容說道:「這謝四簡直是膽大包天,胡言亂語擾了哀家的賞梅宴不說,竟然還敢傷害哀家,要不是看在她是謝遠瑚的孫女,哀家今天定然不會輕饒了她!」

席間眾人聽見呂太妃到了這時居然還強行挽尊,想要「碰瓷」謝若妤,都是忍不住嘴角一抖。

這個呂太妃未免太過奇葩了些。

她要是真想處置謝若妤,一句話就行了,何必做這般下作之事來構陷罪名,那謝若妤又不是傻子,敢在宮中謀害太妃,她難道不想要命了不成?

唯獨姜雲卿,目光落在呂太妃不自覺輕捶著的腿腕處,目光輕閃了閃。 ?刀聖斬苦海!

他是崑崙墟當代,最頂尖的修士之一。天生擁有刀意,論戰力,可搏殺渡劫後期強者。整個崑崙墟之中,哪怕六七轉散仙也未必能鎮壓他,在場的恐怕也只有鳳天冰與幻滅道尊能與他媲美。

「張凡兄弟小心,這個斬苦海號稱刀無敵,已經將刀意凝鍊至無刀的境界,而且還擁有仙器戰衣,底牌恐怕也是層出不窮!」

陳若風神色凝重說道。他縱橫崑崙墟多年,對於不少崑崙墟名宿還是相當清楚的。至於其他人,不少聽了張凡的話后陷入了沉思,崑崙墟修仙者到底還是保持了表面的和平,真正的生死經歷遠遠不如張凡,對天劫的畏懼之心莫說極大,但要真正做到無懼,太難了。

「無妨!」

張凡神色淡然,他重生歸來還從未與渡劫期的強者交過手,面對刀聖斬苦海非但不懼,反而眼底洋溢出高昂的戰意。

「好膽!看看你的命是不是如你的嘴巴這般硬!」

斬苦海叱喝一聲,他的身形忽然動了,整個人爆發出青色的光芒,頓時捲起一浪浪風龍,風龍一現,就有轟然的風雷之聲炸響。緊接著,斬苦海瞬間化作一道青色閃電,赫然出現在了張凡的上空。

「轟隆!」

兩人明明相隔了數百米。

但這數百米在斬苦海面前,似乎根本不存在。他的殘影還在原地時,真身已經瞬到了張凡上空,速度之恐怖,堪比於光線。

《如霧似梭》!

崑崙仙宗秘傳的身法之一,與《崑崙劍》、《太極陰陽訣》、《仙極之法》合稱四大秘傳核心功法。這門神通,崑崙仙宗歷代以來,也只有護法以上的強者才有資格修鍊。一旦大成,威力無窮,速度如浮光掠影,快若驚雷,瞬息可游百公里之外,便是天仙都追之不及。

「死!」

斬苦海面帶狂笑,真元之刀凝空斬落,刀光赫然成形,化作刀影,向張凡轟然斬去。他沒有使用任何刀法與刀意,純粹準備憑藉真元渾厚碾壓張凡。

「嗖!」卻沒想到,斬苦海這一刀快,張凡的身影更快,刀影斬落虛空時,張凡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斬苦海瞳孔一縮,反手一刀向他右側上空斬去,真元之刀赫然與一柄長劍當空相撞!

「轟隆!」

真元的碰撞直接炸響虛空,斬苦海抬頭凝去,就見到張凡赫然立在他前方數十米開外,右手之上青光流轉,赫然是一柄真元之劍!

「你竟也能真元化形!」斬苦海神色里多了一分凝重,沒想到張凡不過化神初期,真元已凝如實質,化形似真!

「真元化形?呵呵,這有何難!」張凡單手執劍,悠然的望向他:

「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

真元凝鍊如實質,在以劍意催動,化形確實不是難事,但像斬苦海與張凡這種以真元化形之物交戰凝而不散,絕非易事。這不僅僅要真元凝鍊程度極高,還要在刀劍之意上擁有無匹境界。不過在張凡眼中,他連神念都能凝化飛刀,區區真元化形,更不在話下。

「雕蟲小技?」

斬苦海臉上凝出怒色!他一生修刀,三百年的時間才走真元化形,再以三百年凝鍊真元方走到今日地步,卻沒想連連被化神初期的張凡輕視。

話音落下時!

只見斬苦海的長刀在虛空上一而再再而三連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