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是,蘇小姐我真有事,有個模特最近不聽話,老闆讓我去教訓她……」

「行了行了,編瞎話也編不像,呢這個給你,半小時之內幫我裱好,哦對了要用最好的材料。」

蘇菲菲這沒事人一樣,從他手裡拿過紙筒,就把小雪的畫像遞了過去。

男人先是一愣,臉上雖然很為難的樣子,但還是乖乖的雙手接過紙筒,再三保證著用最好的材質、裱最好畫框什麼的……轉身,跑了個沒影兒。

「菲菲,這人誰啊,怎麼連呼吸都帶著欠揍。」陳浩瞄了眼男人的背影,低頭看蘇菲菲道。

「不認識,反正她認識我就行了。」

「你不認識他,我倒覺著有點面熟,就是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他了。」

「既然想不起來,那就別想了唄,來,姐夫咱們在這邊坐會兒,裱畫最少得半小時呢。」

陳浩沒再說話,只是蘇菲菲抱著自己胳膊,還很親昵的樣子,感覺有點兒小彆扭兒。

於是眼下,他和菲菲來到大廳一角,陳浩就趁坐到沙發上的機會,輕輕拽開了她抱上來的胳膊。

「菲菲……」

「姐夫你呵呵,你真好玩兒,不會還沒明白剛才什麼意思吧。」

「什麼什麼意思。」陳浩半靠在沙發上,看她站在自己跟前,捂著小嘴咯笑就有點發懵。

只是她這一身睡衣,和這金碧輝煌的大廳,顯得有點兒格格不入。

「姐夫!」蘇菲菲嬌嗔著看過來,隨即就蹲在了他跟前。

「嗯剛才呢,那傻小子不是喊你大爺嗎,所以才故意說你是菲菲男朋友的,氣不死也得羨慕死他,本小姐在東南市還是有點名氣的!」

「哦這樣啊,哈傻丫頭嚇我一跳,還以為你真要跟小雪那啥呢。」

「那啥,是啥意思?」蘇菲菲抿著小嘴,對視上他眼睛壞笑。

「哎死丫頭,調系起你姐夫了是吧。」陳浩咧嘴笑著,故意摸上她腦袋緩和尷尬道,「你是小雪的妹妹,也就是我妹妹,以後不能這樣沒大沒小的,只不過……哎不說了。」

「姐夫你看你,快點兒說說看。」「哈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經過今天這件小事兒,一個你不認識的人都認識你,可想而知這整個東南市,得有多少人認識你老姐了。」

「那是,我老姐可是東南市第一美女……哼,老姐都第一美女了,你還在外面找女人。」

「菲菲你……麗麗?麗麗你怎麼在這兒。」陳浩話說一半,就看見年小麗從左手邊走廊走了過來。

只是她今天,還是穿了前兩次的白色連衣裙,好看是好看,估計她也就這一件能拿出手的衣服吧。

要不然一個模特,怎麼可能只穿一件衣服!

「麗麗你,不會是這家公司的簽約模特吧。」蘇菲菲蹭的站起來,就朝年小麗跑了過去。

「菲菲姐,你也是簽約在這家公司的?」

「是啊是啊,那這麼說,你真簽約在這家公司了。」

「嗯以前是,現在不是了。」年小麗突然收回笑臉,低頭摸起了眼淚。

陳浩猛看到這兒,低頭和蘇菲菲對視一眼,佩服著她個傻丫頭看見年小麗……出現在經濟公司,就能猜到是這裡的簽約模特,也在心頭畫上了一個問號。

「麗麗你別哭,什麼叫以前是,現在不是了?」陳浩脫口問出來,就意識到了點什麼。

「是啊麗麗,看你怎麼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你告訴我姐夫,我讓我姐夫也把他給打哭。」

「菲菲,哎呦我的小祖宗,那有你這樣勸人的。」陳浩伸胳膊把她給拽過來,就抬頭喊了聲麗麗。

「麗麗你別哭,先說說怎麼回事,就算幫不上你解決不了,也能幫你想想辦法對吧。」

「嗯那、那好吧,陳浩大哥我……」

「哎呀麗麗,你剛才在畫室掉眼淚,不會也跟現在是一個原因吧?」蘇菲菲突然打斷她話茬,恍然大悟道。

「嗯是,菲菲姐你真厲害,就是和現在一個原因。」年小麗左手攥著裙角,右手抹眼淚道。

「嗯對,你菲菲姐是挺厲害的,不光聰明,還會胡亂猜!」

「哎呀姐夫,小心眼兒,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你沒有和麗麗那樣不更好嗎。」蘇菲菲嘟著笑著,抱著他胳膊撒嬌道。

年小麗也不知道這些,光是看他倆鬥嘴,就摸著眼淚喊了聲陳浩大哥。

「陳浩大哥,你和菲菲姐說什麼呢。」

菲菲說,咱倆昨天晚上在一起!

這傻丫頭,還說我把你給那樣了!

「哦哈沒說什麼,麗麗先說你的事,你到底是怎麼了。」陳浩沖蘇菲菲使個眼色,就故意岔開了話題。

「嗯是這樣的,陳浩大哥,你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嗎。」

「第一次見面?記得啊,那天下大雨,你好像還摔了一跤。」

「嗯對,就是因為那天摔了一跤,我膝蓋摔磕破了,裙子也弄髒了……我,我總共就這一條裙子符合公司規定,公司要求著裝特別嚴格。」

「我沒辦法,就跟公司請了兩天假,還跟老闆申請下個月的工資,想給自己買條可換洗的裙子。」

「誰知道,今天早晨畫畫的時候,公司打電話說我被開除了,讓我拿走自己的東西……」

年小麗說到這兒,就沒有了聲音,光是捂著嘴巴哽咽。

陳浩沒有說話,只是感覺到了她的委屈,還有一個字……窮。

「麗麗別哭,你先別哭,那這經濟公司,為什麼要開除你?」陳浩也不知道怎麼辦,就隨口問道。

「麗麗別哭,我現在就給老姐打電話,老姐認識的人多,老姐肯定有辦法。」

「小祖宗你等等,先聽麗麗把話說完,要不然小雪問你為什麼開除,你怎麼說?」

「嗯也對,麗麗,那經濟公司為什麼開除你啊?」

「他們說,說我一個小模特,名氣不多事兒太多,說我不來上班光請假,還說我膝蓋磕破了會留疤,以後做模特不好看,連上個月的工資都沒給……」

「麗麗,你別說了,這老闆就是欠揍。」陳浩沒等年小麗說話,就給氣的喊了出來。

「對對對,豪哥對不起,我就是欠揍您別生氣。」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了過來。

陳浩猛聽見這聲音,低頭跟蘇菲菲對視一眼,就朝聲音看了過來。

這聲音,是從左手邊走廊里傳出來的。

而眼下,走廊里正有一群人跑過來,這些人難的西裝革履給皮鞋,女的制服短裙黑絲襪。

這跑在最前面的,是個40多歲的老男人,氣喘吁吁的來到跟前,就揚胳膊擦著汗珠子喊了聲豪哥。

「豪哥,對不起真對不起,之前不知道您回來,也沒機會去拜訪您。」

「你,是這兒的老闆?」陳浩聽他低三下四的喊豪哥,就知道這老東西,又把自己給當成了陳豪。

「豪哥您,您別開這種玩笑,在您跟前不敢稱老闆,就是您剛才說我欠揍……是因為這幅畫嗎。」

老男人話音剛落,就有個男人抱著一個畫框,跟孫子一樣來到了前面。

陳浩瞄了一眼,看畫上的人是小雪,畫框挺精緻也挺好看,而這抱畫框的人,就是剛才張嘴喊自己大爺的年輕人。

「這畫裱的不錯,就是你抱畫的人,有點太磕磣。」

「小王!你看你乾的好事。」老男人猛站直身子,抬腿就朝年輕人踢了一腳,「剛才看見豪哥不打招呼,現在又惹豪哥生氣。」

「小王你說你,你還能幹點什麼事,要不是我剛才看見這畫上的人像嫂子,又追問你誰送來的畫,到現在都不知道豪哥回來。」

「豪哥別生氣,這小子就是欠收拾,辦事兒一點兒都不靠譜!」

異世劫妃 「挺靠譜的,剛才就是他要扣我工資,還要開除我。」年小麗氣呼呼的,突然開口看年輕人道。

「對對對,小王就是不靠譜,他前兩天還在街上偷拍人裙子,結果給人老公打進了派出所。」

陳浩猛聽到這兒,抬頭看看氣呼呼的麗麗,再看看低頭哈腰的老男人,最後朝年輕人看過來,才恍然長哦的聲認了出來。

「哈有趣兒,不是冤家不聚頭啊。」陳浩朝年輕人看過來,見他腿肚子發抖,「我說剛才那會兒,就覺著你小子面熟。」

「原來,你就是那天偷拍小雪的二貨……挺好,前兩天欺負我老婆,今天還是你欺負麗麗,菲菲打電話報警,讓這孫子把牢底坐穿!」

「好嘞姐夫,本小姐最喜歡助人為樂。」

「哎豪哥別,可千萬別報警,您可不能跟自己過不去,因為小王讓您丟人不值當。」老男人連忙阻止蘇菲菲打電話道。

「屁話,一個二貨坐牢,跟我有毛線關係!」

「有關係,有關係太有關係了,豪哥難道您忘了……這經濟公司,反正我是個打工的,老闆另有其人。」

這時陳浩猛的一愣,低頭朝蘇菲菲看過來,見她也是吃驚的要命,抬頭再老男人沖自己使眼色……

「哎那個,你不會想說,我是這經濟公司的老闆吧?」 「你是炎帝後裔?」炎帝後裔並不是神農後裔,因為炎帝這一支貫穿了三皇時代和五帝時代,雖然兩者為一人,卻是不同時期的不同母系分支。

「別想那麼多了」對於求知慾如此強的古虎,趙信也是沒有話說了,現在都這種情況了,別說自己不是炎帝血脈,就算自己是,在現在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可言。

「我改變想法了,那個大塊頭殺了,那個小子我要留著」拓跋天佐指向趙信,態度十分的囂張。

「我也是這麼想的,將這傢伙囚禁在你的芥子劍中,那你豈不是無敵了」鬼歸有些討好的說道。

「那可不,這樣的話他弟弟拓跋天佑估計也張狂不起來了」赫豪的話剛說完,就覺得自己的氣息一滯,一股巨力抓住了自己的脖子處。

「天佐,那個,你別生氣……,你也知道豪豬就是有嘴無心的,說話從不過腦子的」鬼歸頓時被嚇壞了,看著臉已經被憋的紫青的赫豪,急忙去求饒。

「跑」

眼看他們居然內訌起來了,趙信抓准了這個機會,跟古虎小聲說了一句,兩人眼色一對,果斷地向後開跑。雙方對立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和解絕對是不可能的了,即使因為自己逃跑而憤怒,也無所謂了,反正已經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了。

「那兩個小子跑了」就在鬼歸不知道該如此去勸說的時候,忽然看到趙信兩個人跑了,頓覺這是一個機會,所以在趙信他們跑出去了一段距離后,才跟拓跋天佐彙報。

「你記住,我再說一次,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個人,不然的話你就沒有再說話的機會了」拓跋天佐緩緩的放開了手,在對方驚恐的眼神中轉過了身去。再看了眼鬼歸和赫豪一眼,隨後冷笑道:「想要跑?真的是可笑,分頭行動了」。

「是」死裡逃生的赫豪不敢遲疑半分,轉身就跑。鬼歸見狀也只能無奈的笑笑,自己現在已經沒有心情去抓什麼人了,因為看拓跋天佐的樣子,是不會給自己什麼好處了,沒有好處的話任誰也不願意去幫著賣命的。不過,想歸想鬼歸還是不緊不慢的跟了上去,拓跋天佐是在最後走的,深深的看了一眼飛遠的鬼歸,雙眼一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們追上來了」雖然趙信兩個人是先跑出來的,但是奈何古虎力量可能非常強,但是速度實在是一個巨大的缺陷,就算是古狼的速度也要比古虎要強的多了,所以因為古虎拖慢了速度的兩人,很快要就要被對方給抓住了。

「沒事的,大不了拼了」自己的精血量馬上就要見底了,如此跑下去也是死路一條,趙信抓了一大把的荒石,並遞給了古虎一些厲聲道。自己還有九宮八卦陣沒有用呢,如果將自己所有的困陣圖放出,用掉所有精血的話,可能還有一線生機的。

「無言,你聽我說」古虎突然抓住了趙信的手,重聲道。「對方太強大了,在那個人族男子的身上有一個和你那爐子有一樣功能的長劍,剛才我和老二就被囚禁在裡面了,所以他真的能夠將你囚禁了,要知道現在你可不是一個人了」。

……

「我的意思是你的爐子里還有老二呢」古虎緊聲道。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吧」雖然知道古虎的意思,但是這話聽起來實在是有些彆扭。

「我的意思就是你走吧,他們全都歸我了」古虎突然一笑,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說什麼好事情呢。就算是趙信在聽到他這麼說之後,也有半天沒緩過來,雖然古虎不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上一個讓自己跑自己留下來應對的敵人的還是自己的七師兄東方朔,時光匆匆,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趙信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遇到自己的那幾位師兄。沒想到今天居然還有人會為自己這樣做,這跟東方朔的那一次,那一次如果說東方碩可能是九死一生的話,而這一次留下的人絕對沒有活著的可能了,留下也就意味著死亡。

「你一個人的是不行」這不是趙信打擊古虎,而是說的絕對是實話。

「你這就是太小瞧我古虎了,當初比這還難的我都經歷過,只不過當時古狼還沒有倒下」古虎手一揮戴在頭上的已經破碎的面具徹底被揭開了,露出了一個十分剛毅的面孔,而在這張臉的額頭處,刻著一個大大的「王」字。這是趙信第一次看到這位大哥的面容,卻感覺像早就熟識了一般,一點也不覺得陌生。

「恕我這面具有礙,不能以本來面目示人」趙信微微躬身,在這罪孽學府中,沒有任何的真誠和信任可言,如若是摘下了面具,只代表兩個目的,一個是真的將其作為生死與共的兄弟朋友,而另一個則是準備好了面對死亡。當然以兩者的關係不可能是第一種了,況且趙信也沒有那個自信,僅僅接觸幾次就讓對方與自己推心置腹,那麼只剩下他已經選擇面對死亡了。

「照顧好我弟弟」古虎對著趙信深深的鞠了一躬,暴然轉身,一飛衝天,迎上了已經逼近的三人。

趙信沒有半分猶豫,轉身就開跑,沒有了古虎的「拖累」,趙信的速度果真要快了許多,奔跑的同時趙信心中也五味雜陳。今日古虎做出這樣的舉動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八卦爐中的古狼他的弟弟,自己之所以能夠獲得這樣一個逃跑的機會完全是借了古狼的光。

由於剛才吞了一些荒石,趙信的精血恢復了一些,所以這個時候幾乎毫無保留的將精血轉為精氣,化為蓬勃的動力,驅使著趙信快速的前行,很快就衝出了那片森林。

就在剛剛衝出森林的那一瞬間,忽然聽到了一聲震徹山林的虎嘯聲,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轟炸聲,戰況好像瞬間進入了**。讓趙信沒有想到的是古虎真的憑藉一己之力攔住了那三個人,說是奇迹也不為過。(未完待續。) 這經濟公司挺大,大廳的人也挺多。

而眼下,老男人做賊似的看看四周,就拽上他胳膊來到了這邊角落。

「哎兄弟,哦不是老哥,你這幾個意思?」陳浩抬頭看他一眼,皺著眉頭疑惑道。

「豪哥別誤會,那邊人多說話方便,剛才拽您胳膊過來,千萬別介意。」

「哦這個沒事,我又不是泥巴做的,不會躺地下訛你,我是問你為啥把我拽過來。」

「豪哥,這是您叮囑過我的呀!」

「我叮囑你的?我,我叮囑你啥了。」陳浩看他聲音很低,臉蛋子上卻有點疑惑,就試探著追問道。

其實眼下,陳浩已經明白了些什麼,只是有點兒不太敢相信。

封先生的病嬌日常 要真跟自己想的一個樣,那今天可就財神爺附身,用短跑冠軍的速度,也躲不掉天掉下來的大餡餅了。

這時,老男人又往他跟前湊了湊,隨即小聲喊了個豪哥。

「豪哥,您真是貴人多忘事,這公司原本是我的不假,但2年前就給您收購了,您現在才是這公司的幕後老闆。」

「就是您當時特別叮囑過,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這事,才讓我前頭做了這經濟公司的老闆。」

「哎對了還有,豪哥別人都說你前兩年失蹤,我當時就跟他們說不可能……這不,豪哥您還是回來了嗎。」

老男人聲音很低,語速也很慢,臉蛋子上還都是恭維。

陳浩看見他這幅嘴臉,是怎麼看怎麼噁心,但也給吃驚的張大嘴巴,愣是好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儘管在這之前,打從老男人慌裡慌張的跑過來,還跟孫子一樣喊自己豪哥,他就已經猜到了這些。

畢竟在前段日子,東南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級酒店,也是跟現在差不過一個情況,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酒店的股東。

當時那會兒,還因為這股東的身份,隨後沒多久就給酒店打來了200多萬分紅,只是現在這種情況……

大爺的,不會是個圈套吧?

金帝酒店那會兒,是大堂經理想討好我,才牽線搭橋給了分紅!

無敵藥尊 「哎,既然別人都知道你是老闆,為啥還要主動告訴我,就不想往給忘掉,然後你做這真正的老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